69书吧 > 驸马不高(gl)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郑沅溪回到府上的时候公主大人已经坐在书房里看书了,见郑沅溪回来便问:“本宫听说沅溪今日老早就下了朝,怎地这个时辰才回来?”

    今天的顾裕萦没有穿着华贵的宫装,也没有在头上插着琐碎的金饰,一身白色的衣裳,上面用银线绣了些图案,虽然抬头看着郑沅溪,但也没有放下手中的书本,端的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郑沅溪被惊艳到了,屁颠屁颠的跑到公主大人的面前去拉了跟椅子坐下来。

    “今日下了朝便被大学士邀去了他的府上作谈,便回来的暗了些。”

    顾裕萦皱了一下眉头:“田智?他为何要找你?”

    郑沅溪哪里知道原因;“可能是仰慕本驸马的才华吧,哈哈哈哈。”

    公主大人见小驸马一脸的愚蠢,白了她一眼道:“你倒是不害臊。”

    郑沅溪本就是开个玩笑,当下被杵了两句也就摸着鼻子笑。

    夜晚总是来的很快的,接下来的三天郑沅溪都不用再去上朝,也就不用老早就睡觉了。顾裕萦向来爱干净,若是哪一日不洁身便觉得难受,于是在这驸马府内也搭建了浴池,名作“涤漪”。顾裕萦嘱咐了小驸马在此等候便唤了儒香前去,因自己不喜自己的身子被人看见,便命儒香在外守着,自己进了“涤漪”。

    郑沅溪等了一炷香的时间还不见公主回来,手上的书也看的似懂非懂,当下觉得无趣便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心想,公主怎么还不回来,莫不是遇上什么事了吧,不去想还好,一想便有些心慌,连忙跑去了“涤漪”查看。

    儒香正巧被一名小厮叫去不知干什么了,于是当郑沅溪小驸马来的时候门口竟然没有一个人,心下有些忧心便允自推了门进去。

    顾裕萦泡在温热的水里,心里放松了一片,突然听闻开门声,以为是儒香进来服侍,便继续眯着眼睛享受,郑沅溪站在屏风的外面本欲出声,却见屏风上倒影出来的撩撩身姿,顿时间看楞的眼睛。

    顾裕萦见半天没人出现,心下有些疑惑,便从水里站了起来,唤道:“儒香?”

    郑沅溪听见公主大人出声,有些尴尬的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嘶——白嫩无暇的酮体,高耸的双峰,双峰上面一点红。脑子里嗡的一声,鼻子有温热的液体留下。

    顾裕萦见是郑沅溪,立马就将身子沉入了水中,脸色微红正要责骂,却见那小驸马竟然留下了一串鼻血,登时又是惊又是怒。

    顾裕萦呵斥道:“郑沅溪,你怎么在这?儒香呢?”

    郑沅溪似乎还不知晓自己留了鼻血,只是觉得鼻子有些发痒,便揉了揉鼻子说:“阿?我见公主那么久还没回来便过来看看,一路上没有见过儒香阿?”

    顾裕萦见她那副样子,气得不行,心想这儒香是越来越没规矩了,自己吩咐她在门口候着,居然没了人影。

    自己想要起身,却见小驸马还是一脸痴迷的把自己给盯着,“郑沅溪!转过去,本宫要更衣!”

    本以为郑沅溪见自己这么说了便会听话的走开,谁知道这人不仅不转身,还笑盈盈的走到池子边上,蹲下身来说:“裕萦这般模样真美。”

    顾裕萦圆目一瞪:“那你的意思是说本宫平日里就不美了?”

    郑沅溪搓着手道:“哪有,公主是沅溪见过最美的人,不过今日……”说着将沉在池子里的顾裕萦仔细看了看,“今日尤其的美。”

    顾裕萦见郑沅溪一脸色狼的模样,心里恼的很,这小人儿今日竟敢调戏自己,要是自己在这里败了下来,哪里还有颜面,当下就笑开了一张脸,对着近在咫尺的郑沅溪说道:“是吗?那妾身这般模样,夫君可是喜欢?”

    小驸马哪里见过公主大人这般娇媚的样子,一张小脸涨的通红,忙不迭暇的点头道:“喜欢得紧,喜欢的紧。”

    顾裕萦伸手抚上郑沅溪的脸,微笑道:“看得出来,不过夫君还是先将自己的鼻血擦擦吧。”

    郑沅溪整个人都已经飘飘然了,继续点着头,嗯?鼻血?什么鼻血?反应过来的郑沅溪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竟是一抹血渍。当下就窘迫的不行了,自己竟然只是看了一眼长公主的的身体便流鼻血了?太丢人了!

    顾裕萦不给郑沅溪时间说话,又接着道:“妾身现下要起身了,夫君可是要为妾身着衣?”

    郑沅溪见公主大人这般样子,更是如同小鸡啄米的般的点着头,却见公主大人突然神色一冷,“哼,郑沅溪,你想的倒美,本宫命你马上转过身去站在墙边,没有本宫的允许不准回头!”

    公主就是公主,架势一上来那气势直接就将小驸马那丁点大的胆子吓破了,郑沅溪闻言连忙站起身子跑到墙边背对着顾裕萦蹲下,两只手还将眼睛捂的死死的,小声说:“不看就不看嘛,干嘛那么凶!”

    顾裕萦也不理她的抱怨,见她真的老老实实的蹲在那里背对着自己,便从水里出来,准备穿衣。郑沅溪听见簌簌的水声,知道顾裕萦起来了,心里又开始痒痒的,想要再看一眼刚才的美景。捂着眼睛的手渐渐松了,却听公主大人冷不防的说道:“你敢偷看试试?”原来顾裕萦也一直注意着郑沅溪这边,见她又开始蠢蠢欲动连忙出声喝止。

    郑沅溪立马又将手捂上眼睛,像只小狗一样蹲在那里,顾裕萦见状连忙拿了衣衫套上,这才出声:“转过来吧。”

    郑沅溪小心翼翼的把手拿开,转过身去。顾裕萦已经换下了方才的白衣,穿上了一身大红色的袍子,领口松垮垮的,似乎再低一点便可以看见里面的美妙风景。

    顾裕萦脸色冷冷的,却因为刚刚泡了澡有些发红,实在是秀色可餐。

    郑沅溪生怕公主大人怪罪,忙笑嘻嘻的走上去拉了公主大人的手,“裕萦果然穿什么都这般好看。”

    顾裕萦哪里会不知晓这小驸马的意图,冷哼一声也不回答。郑沅溪尴尬的笑笑,悻悻然的站在原地。

    两人回了房间便熄了蜡烛就寝,躺在床上的郑沅溪脑中不停回闪着在“涤漪”的艳福,公主大人那完美的身躯,绝世的容颜,让郑沅溪想的喉咙有些发干。

    “你不睡觉,翻来覆去的作甚?”

    顾裕萦平静的声音从身旁传来,将在意淫中的郑沅溪唤了回来。

    郑沅溪翻了个身抱住公主大人,满怀的温香软玉,心下有些温暖又有些惆怅,公主对自己总是忽冷忽热的,是真心喜欢了自己还是?想起对公主痴心深种的丛仁康,又想起那面冠如玉还与公主有段旧情的北瞰太子,心下便有些沉闷,也不出声,只是抱着公主的手又近了几分。

    顾裕萦似乎是觉察了郑沅溪的反常,也翻了一个身正对着她,摸了摸小驸马的脑袋,问道:“沅溪这是怎么了?有心事?”

    郑沅溪摇了摇头还是不说话。

    “有什么问题想问便问吧,我知无不言可好?”顾裕萦又把自称唤作了我,让郑沅溪心里稍微舒坦了一点,想了一下,还是出声问道:“当初父皇将你赐婚给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顾裕萦有些惊讶小驸马竟是在想这些,反问道:“沅溪既是状元郎,年少有为,有甚不妥?”

    只见郑沅溪自嘲的笑着摇了摇脑袋:“你也莫拿这番说辞来敷衍我了,沅溪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虽然我考取了状元,但是论年纪,我尚小了你几岁,论功名,比我更加合适的大有人在,论家室…我更是两袖清风,平民一个,皇上如此宠爱公主你,怎么会这般草率的就将你嫁给了我?而皇上当日说是公主亲自向他要了沅溪,沅溪更是不信,从我们大婚之日开始,公主哪里有半点喜欢我的意思?”

    顾裕萦见小驸马竟然能够想出这般多的不对劲来,叹了口气道:“既然现在你我已经一起,我也不想瞒你这些。当日在为三鼎甲接风的晚宴上,父皇的圣旨也是让我吃了一惊,隔日我便去寻了父皇问个究竟。”顾裕萦说到这里停了下,看了看听的一脸仔细的郑沅溪,继续道:“父皇定是知道我要去寻他的,那日便早在御书房等着我,父皇告诉我,南启皇对于两国的联姻看的十分重要,铁了心要我嫁给那南启太子,父皇知晓那南启太子不学无术自是不愿的,几次驳回南启的请求,两国便闹的有些僵了。可是我已经年逾十九,再留在宫中也是招人话柄,放下便出了计策让我十日之内出嫁,南启到西衾的路程少说也要半月,如此就算我出嫁的消息传过去,南启那边也是来不及了,这样一来我无须远嫁,南启也无话可说。”

    郑沅溪听罢点了点头,又问:“可为什么是我?”

    顾裕萦轻抚两下小驸马那迷惑的脸,轻声道:“沅溪方才说的对,你虽考取了状元,但家室寒薄,并不是不二人选,相对于沅溪,丛仁康的确更有资格也更为合适。”郑沅溪听了不免努努嘴。

    顾裕萦好笑的看着似乎十分不满的小驸马,继续道来:“沅溪必然也是听说过当年父皇收复失地,平南王以身挡箭的事情吧?虽然平南王对父皇有救命之恩,但是这么多年以来,平南王的势力日益壮大,不仅手握了二十万的陵骥军,更是又掌管了御林军三万,虽然数目不多,但是御林军职责在保护皇城和父皇,总共也就只有八万,而平南王在军中的威望又高,父皇不可能直接削了他的兵权,一则是如此可能会激怒朝中大臣,二则是也给自己抹上了恩将仇报的污名,如今若是再让平南王世子成了驸马,平南王便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独揽重权。父皇无法,时间又甚为紧迫,刚好看见你科举时的诗篇政论,心里也觉得你是个可用之才,背后又没有半分势力,想要控制起来便不会太难,就算日后你少年得志有了不轨的举动,反正你也没有家族的支撑,大不了…”顾裕萦有些无法开口,一个是自己的父皇,一个是自己的爱人,父皇当初的举动虽然没错,但是郑沅溪听了多半还是会不舒服。

    郑沅溪叹了口气,自然知道顾裕萦不好开口,便自己接道:“大不了就杀了我,清理门户对吗?”

    顾裕萦并不言语,只是兀自摸着小驸马的青丝,这般心如明镜又毫无争功之心的郑沅溪,就算是依着她那喜欢自己的心,哪里会作出对西衾不利的事情来呢?

    这般心境的郑沅溪,年纪尚轻又没有什么大的放人之心在这朝堂中,自是吃亏的。心下有些心疼这个小小的人儿,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本宫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沅溪是本宫的女人,无论是谁,都不可以伤害你,即使是本宫的父皇。”

    郑沅溪闻言眼里蓄了一筐的热泪,顾裕萦自称本宫,代表了对自己的这番话是多么的威严,公主大人的言下之意是会保护自己,不让任何人伤害自己,一个当了十九年的尊贵公主,竟然对自己说出了这番话,无论未来会如何,起码她郑沅溪会陪着公主大人,用自己的绵薄之力保护她,爱护她。

    想到这里,郑沅溪再也忍不住,眼泪瞬间就喷薄而出。

    因为在黑暗里,顾裕萦看不见郑沅溪的眼泪,但是自己抱在怀中的身子微微抽动,表明了小驸马此刻的脆弱。顾裕萦松开抱着郑沅溪的双手,抚向她的眼角,叹了一口气,小驸马的脸竟然都被泪水打湿了。顾裕萦倾身向前轻吻郑沅溪的眼角,泪水渗入她的口中,微咸。

    “沅溪,莫再哭了,眼泪有些苦呢,我不喜欢。”

    郑沅溪泪眼朦胧的望向公主大人,心里的柔软被狠狠的擂了一拳。

    唇覆上了唇,苦涩的眼泪在两人的唇舌间流淌。

    公主,郑沅溪不过一个平凡女子,何德何能,能拥有你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驸马不高(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碍之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碍之人并收藏驸马不高(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