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驸马不高(gl)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坐在房间里的郑沅溪算了算日子,李秋海在这两日应该就要将药送到了,不过不是治病良方,而是让人上吐下泻的东西。自己在那日就已经吩咐了下去,这些药送到的日子应该和让田智找回的药物的日子所差无几,到时候偷梁换柱,明目张胆的让那毒药由西衾的手发放下去,所有得到消息的东夷子民毕竟不再怀疑,而西衾在这里的子民也会民心大乱,待东夷大军来临,再把田智收来的解药以东夷的名义送出,不禁得了民心,也增强了自己的势力,一箭双雕。

    郑沅溪脸上微微漾着一些笑意,母后,再稍等一些日子,很快,很快。

    三日后田智终于收集到了足够的药材,而李秋海那边也如期而至,为了掩人耳目,郑沅溪用虎符让一些兵马以为是自己他处寻来的药物前去接待,又在路上将药物先是混淆在一起,让他们以为是集中了药物,最后再说药物出了问题,偷梁换柱的让人将两批药物调换过来,再下令那些军人封口,一切做的天衣无缝,没有人察觉到有任何的不妥。

    不明就里的田智依着郑沅溪的吩咐,将已经被换掉的药兑在米饭里发放出去,吃了那些米粮的人们开始上吐下泻,整个应子城一片哀天悯人的声音,如郑沅溪所想,本还有些怀疑的东夷旧民吃了朝廷的米粮,尽数中招,全部尽信不疑,原住的西衾子民以为是吃了霉米,咒骂不断。应子城一日之间大乱,大部分的东夷子民本来听了那样的风声,这些日子来对于西衾派下的米粮都存着防范之心,被毒倒的也只是少数,剩下的人们见自己的兄弟亲人受到了这般的迫害,一瞬间全部暴怒,与应子城边关的兵马开始了以血为代价的抗衡,也等着东夷的人马前来。

    就在第二天,聂蓝来了,带着六十万的兵马,还有那御驾亲征的东夷皇帝。

    有了应子城的东夷旧民,那些多年没有好好操练过的边关守卫本就应付的吃力,当东夷的大军来临之时,甚至连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东夷不伤一兵一卒的拿下了应子城,又立刻将解药发了出去,稳定了民心。

    得到消息的郑沅溪不慌不忙的在自己的房间里饮着茶,想了一天的田智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了这一切的缘由,怒不可遏的冲进了郑沅溪的房间,将那日郑沅溪写下的方子摔在桌子上。大声的问道:“这都是你做的,对不对?”

    郑沅溪并没有看他,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田智向前走了几步,将郑沅溪手里的茶杯打落,再次发问:“你说话阿!你为什么不回答我!?”郑沅溪终于站了起来,呛着笑意抬头看向眼前愤怒的人,说道:“大学士不是平庸的人,既然已经笃定,又何必再来问沅溪?”

    田智颓然的坐在了凳子上,似乎不敢相信的摇了摇头,问:“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你对得起皇上对得起公主对得起…我吗?”郑沅溪还是一脸的风轻云淡,只是换成了居高临下的方式看着他。“为什么?因为我是东夷的四皇子!皇上?呵,不过也只是将我当做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至于你?”郑沅溪突然就笑了,她俯身用两只手摸上了田智的脸,继续道:“田大学士如此足智多谋的人,这次却被我如此蒙骗了过去,为什么?田大学士你自己心里有数。我唯一对不起的人,只有顾裕萦,再无其他。”

    田智又猛地一下站了起来,抓住郑沅溪的双肩,狠狠的盯着她的眼睛。“四皇子?好一个东夷的四皇子!你会有报应的!你会有报应的!”郑沅溪笑着拉开他的手,走到门口,背对着他说:“报应?如果真有,就尽管来吧。不过如今的西衾…我必然要拿到!”

    言罢便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田智见她要走,连忙追上去,嘴里还叫着:“来人阿!拿下这个逆贼!”闻言而至的人马见到大学士口中的逆贼竟然是驸马大人,全部呆立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田智喝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她不再是我们西衾的驸马!她是东夷的细作!你们还不将她拿下!”

    那些人还是有些举棋不定,但是见田智那副样子,还是慢慢地走上前去,却见郑沅溪一个转身,手里拿着的赫然是皇上给她的兵符。“虎符在此,尔等还不听令?”那些士兵连忙一个立正,整齐的站在她的面前,郑沅溪笑着把玩着手里的虎符,头也不抬的说:“大学士田智密谋造反,被我抓了个正着,恼羞成怒还想嫁祸于我,实在是可恶。”慢慢的抬起头,看向田智。“居心否测,就地正法。”

    田智似乎不敢置信一般的看着她,那些士兵一下子左顾右盼起来,这大学士可是皇上御赐的一品大官,这该如何是好?

    “哦?下不了手?”郑沅溪又笑,“一群酒囊饭袋……聂蓝!”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带着二十万精兵前来的聂蓝站在郑沅溪的后面,闻言轻移莲步走了出来,从身后的士兵腰间抽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大刀,走到了田智的面前。田智依旧不可置信的看着郑沅溪,那个让自己心神晃荡的人,那个单纯清澈的人,此刻却只是一脸狠决,一脸玩味的人。田智红了双眼,“为什么?”

    郑沅溪站在原地不动,只是依旧玩味的看着他。“因为你太聪明,留着你,日后只会是我的畔脚石。”田智彻底的放弃了抵抗,颓然的坐在地上,并不看站在自己面前的聂蓝一眼。

    手起刀落,田智的人头在地上滚了几圈,似乎还是不敢相信的瞪圆了双眼看着郑沅溪。

    郑沅溪的表情僵硬下来,不再看那人头一眼,兀自走了出去,聂蓝将刀刃扔在地上,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

    “儿臣参见父皇。”刚在街道上处理了不肯屈服的西衾士兵的东夷皇帝辰丰高高的坐在马上,见郑沅溪跪在自己面前,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漾生不愧是朕的孩子,做得好,这次必定要一雪前耻,将西衾踏平!待我们大获全胜之时,东夷的太子东宫必然是由朕的漾生入住。”

    郑沅溪起身坐上辰丰身后已经备好的马儿,嘴边上的阴狠笑意,没有人看见,除了眼睛里尽是担忧的聂蓝。

    后知后觉的那五万兵马终于反应过来大学士的所言非虚,连忙拿上了刀枪冲了出来欲要将郑沅溪拿下问罪,对上的却是东夷的六十万大军,相比起来渺小的队伍瞬间便乱了个彻底,坐在辰丰边上的随行将军张燎大声喝道:“全部跪下!尔等眼前的便是这西衾即将的新主,若是你们不想死的,扔下刀刃,俯首称臣!”

    话音落下,一片寂静。不知道是谁先扔了手里的刀跪了下去,接二连三的西衾士兵便跪了个七七八八,缴械投降,跪在地上高呼:“我等愿意誓死追随!”辰丰见状再次仰天大笑,担心这些士兵不老实便自己留了十万兵马在此,这些西衾的士兵也一并守在这应子城内,堤防北瞰从背后夹击,若是这些西衾的士兵想要反,也有十万的兵马在这里镇压,这也是聂蓝向他转告的郑沅溪的意思。

    东夷大军挥军直上,一路来势如破竹,在到达琉璃县的时候,仅仅损失了两千兵马,却俘虏了西衾这些城池的数万人马。

    琉璃县不大,周围却有着西衾最主要的耐以生存的米粮生产,周遭全部是农庄,郑沅溪下令不得伤害琉璃县周边的农户们一丝一毫,只是缴了所有的米粮。东夷属于中部,此时正是晚秋,陈米已经基本告罄,新米还没来得及入京便断在了这里,如此一来应上了郑沅溪先前说过的西衾断粮,而马不停蹄赶来没有时间好好准备干粮的东夷士兵也能够有充足的粮食。琉璃县这个要塞,虽然重要却处在西衾中央,并没有强大的兵力,闻风丧胆的琉璃县县令直接开了城门俯首称臣,没有一丝一毫的还击,不过短短的七日,东夷以仅仅两千的兵马夺得了西衾八个城池。

    西衾宫中的宣合殿一片嘈杂,文武百官跪了一地,龙椅上的顾亦珅受到八城失守又痛失大学士的消息,气的勃然大怒,一本又一本的奏章被他砸在地上,一世英名的自己竟然被那小小的郑沅溪如此愚弄,气血攻心,竟是生生的咯了一口血出来。朝下的臣子们大惊失色,连忙一边唤来御医,一边高呼着:“皇上保重龙体阿!”

    顾亦珅抹去嘴边的血迹,眼神狠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驸马不高(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碍之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碍之人并收藏驸马不高(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