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驸马不高(gl) > 第31章 番外之辰漾生

第31章 番外之辰漾生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叫辰漾生,是东夷国的四皇子,或者说是曾经的四皇子。我有一个温柔的母后,有一个成天追在我后面的大皇兄,还有一个对我视而不见的父皇。

    从我记事开始,聂蓝就一直跟在我的身边,母后告诉我,聂蓝是她一个旧友的孩子,我也问过母后聂蓝的父母去了哪儿,可是母后只是一脸忧伤的看着窗外不回答我。

    对了,我是一个女人。除了我的母后和聂蓝,没有人知道东夷的四皇子竟然是个女孩子,我不知道为什么母后要将我扮作男子,每次问她她也只是哭着将我抱着,一直说对不起,我怕她哭,所以后来也就不问了,直到十五岁的时候李丞相才告诉我为什么母后会将我扮作男子。

    我的大皇兄总是笑意吟吟的将我抱在他的肩膀上,带我在花园里到处跑,他总是“漾生漾生”的叫着我的名字,眼神里尽是宠溺,一切都那么的好。

    直到在我五岁那年发生了一件事,将我的命运彻底颠覆。

    那天的天气很好,阳光很明媚,许久不见的父皇却叫人将聂蓝带了过去,我想父皇可能是要向聂蓝询问我的功课,便自己欢欢喜喜的去玩耍了,可是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她还是没有回来,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有些发慌,我跑去找母后,告诉她聂蓝被父皇带走了,现在还没回来,让她带我去找聂蓝。母后听了后却慌得一下子站了起来,还差点儿跌倒,连忙拉着我冲去父皇的寝宫。

    母后一向温暖的手却变得有些微凉,拉着我的劲道也很大,让我有些疼痛。到了父皇的寝宫后,母后却让我乖乖的在外面等着,自己不管门口公公的阻拦推了门进去。过了一会儿,屋子里传来母后的哭声,还有一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打碎了的声音,我很好奇,一时间忘记了母后的叮嘱跑了进去,直到我看清楚里面的情景,我才知道为什么母后会这样失态。

    屋子里一片狼藉,母后像疯了一眼扯着父皇的衣领嘴里一直骂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母后说:“辰丰你这个禽兽,她才四岁!才四岁阿!你有什么报复在我身上好吗!你为什么要对她下手阿!”父皇一耳光将母后扇到在地上,我连忙跑上去将母后抱住,乞求道:“父皇,别打母后!是我让她来的!”父皇闻言竟然一脚踹在我的脸上,火辣辣的疼,他还说:“别以为朕不知道你的事!先不说那孽种是那个贱人的孩子,你以为朕不知道你和郕王的那些勾当?”说罢又操起身旁的剑向我和母后斩来,我吓得闭上了眼睛,感觉到母后紧紧的把我抱在怀里。

    幸好婉妃娘娘来了,她拉住了暴怒的父皇,跪在地上求他息怒,父皇这才放下了手里的剑,狠狠的将我和母后打了一顿囚禁了起来,还告诉所有人母后与皇叔私通,将她打入冷宫。

    我这才睁开眼睛,看到面无表情却一脸泪水的聂蓝,她紧紧的抓住手里的被子,靠坐在床上。她的衣服都被撕碎了扔在地上,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一个月后我被先放了出来,有人将我带去了父皇的书房。父皇看了我半晌,眼里没有一点的感情,他对我说,要宣告天下我去世了,让我入西衾的国籍,做西衾的子民,想方设法也要将东夷能够悄无声息的进入西衾的法子找出来。我很疑惑,也不愿意,我明明是东夷的皇族为什么要去西衾当个平民?父皇却告诉我,如果我不去,那母后就会死。我怕了,我不要让母后死掉。这时候父皇叫了一个人进来,我认识他,他是我们东夷的丞相,父皇告诉我李丞相也会一同“死去”,陪我去西衾,助他完成大业。

    出了书房后,李丞相摸了摸我的脑袋对我说:“四皇子,想要救出皇后娘娘,只能强大起来。”

    我似懂非懂,只是点了点头。这时候大皇兄走了过来,我已经一个月没有见过他,连忙跑去他身边,他却反常的一把将我掀开,表情里有种我看不懂的感觉。

    当母后知道我要离开的时候,出乎意料的母后并没有哭,她的表情有些游离,只是叫来李丞相,让他好好看着我,并将我是个女子的秘密说了出来。我看得出来李丞相很吃惊,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母后说会照顾好我。

    出发的那天,父皇没有出现,来送我们的只有母后,母后说,漾生,照顾好自己。

    我也不知道从那次父皇寝宫的事情之后,聂蓝去了哪里,母后不告诉我,没有人知晓聂蓝到底去了哪儿,只是我再没有见过她了。

    就这样,李丞相成了西衾庆远镇的一家小茶铺老板,我成了他的养子。他让我叫他李老叔,并叮嘱我以后万万不能再叫他李丞相了,我也明白是为什么,因为我们现在已经不再是东夷的四皇子和丞相,而是来到西衾的细作。

    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的过去,李老叔会让我看很多书,却不让我去私塾,遇到什么不懂得,他也会轻声细语的慢慢讲给我听,我慢慢明白了很多的事情,比如那天在父皇的寝宫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比如父皇认为我不是他的孩子所以对我冷血无情,比如大皇兄突然的冷淡,比如当日李丞相告诉我的强大起来才能救出母后是为了什么,我统统明白了。我逐渐收起笑容,每天做着李丞相给我的功课,没日没夜的思量着要如何强大,如何救回母后,如何报仇。

    聂蓝再次出现已经是在五年后,她就那样悄无声息的站在我的房间里,微笑的对我说:“漾生,我回来了。”那一刻我的眼睛湿润了,我哭着跑过去抱住她,问她去了哪里,为什么让我一个人那么久,她明明比我小,却已经出落的漂漂亮亮,比我高出一小截儿了,她像个大姐姐一样拥着我,轻轻拍着我的背,让我别哭,她一直笑着,可我分明听见了她的那一声叹息。

    我不再提起当年的事情,我不想让聂蓝回忆起那些不堪。聂蓝没有再离开,只是日复一日的陪在我身边,听着我的打算和谋略,看着我慢慢的成长。我不知道聂蓝离开的五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当她回来后,便有了一身高强的武艺,和那已经不再明媚的笑脸,我在做着功课学着四书五经学着战争策略的时候,她也在院子里拼命的练着功,也拼命的学习琴棋书画。

    直到我十三岁那年,我们依旧没有一个好的法子可以实施,可是聂蓝却告诉我,大皇兄已经在蠢蠢欲动,想要来西衾将我除去,我听到的时候有些不信,大皇兄对我的宠爱历历在目,即使因为皇位而对我那样排斥,我也不敢相信那喜欢将我架在肩膀上,脆生生叫着我名字的大皇兄会想要杀了我。可是李丞相和聂蓝却每天都在布置着些什么,脸上写满了担忧,我这才明白,大皇兄可能真的容不下我了。

    我的心里突然冒出一股火来,这么多年来,我心心念念的要夺回权势,要救回母后,要替聂蓝和母后报仇,即使是辰锦空,我也不允许他破坏了我的计划,他不仁!我也不义!他要来,我便杀了他!从那一天开始,我知道,你要活着,才能有希望,你要强大,才能活下去!我的笑容更加少了,我的计划也在慢慢的成型,很多时候让聂蓝出去打探的消息,很多时候需要的情报,在得到后,我都会面无表情的让聂蓝将人“处理”掉,我明白,弱肉强食是这个世界的自然守则,我如果不心狠,就只能等着灭亡。

    我一天一天的强势起来,李丞相和聂蓝的表情却越来越担忧,我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如今在西衾的我们基本是无权无势的,当大皇兄来了后,若是我抱着玉石俱焚的心,可能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死去,我也知道这对于我的计划来说有害无益,于是当聂蓝不知道从哪里带回来一碗汤药的时候,我选择喝了下去。他们告诉我,我会暂时失去记忆,等待合适的机会,再让我恢复过来。

    汤药并不苦,甚至有些微微的甜,服下后我的身子慢慢的软了下去,头脑里似乎有些什么东西要抽离,我安然的躺着感受着,突然一阵疼痛从心口发出,我有些慌张的想要起身,却无能为力,直到那种感觉渐渐融入了我的身体,不再发疼。

    后来的事情我便不得而知了,只是再次醒来的时候我能感觉到“我”不再是“我”了,起码不再是完整的我了,我的脑海里凭空多出了一大堆的记忆,一大堆的人。我看见了自己沉睡后发生的事情,一个叫郑沅溪的蠢货占据了我的身体,虽然我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那人与自己完全不同,温润而懦弱,却能有着不输自己的政治大观和才情,不,是比自己更加好。她考取了功名,做了驸马,娶了长公主。对了,不知道为什么,顾裕萦这个名字竟然比聂蓝还要更加深刻的刻在了自己的心上,让我不停的想起她的笑容,她的冷漠,她那一切的一切,心底有一半的位置被那郑沅溪夺了去,我分明能够听见她在呼喊,在试图着挣扎,我尝试着将她赶出去,却无能为力,幸好我是辰漾生,我有着坚定的信念要救回母后夺去西衾,我占了优势,将她彻底的压在底下,除了一些面对着顾裕萦的时候。

    可是慢慢地我和郑沅溪算是完完全全的融入在一起,无论是灵魂还是身体,我们共同拥有着对辰丰的仇恨,对母后的执着,对聂蓝的感激,以及,对顾裕萦的爱。

    所以我愿意将清白之身给了顾裕萦,所以当我成功夺去西衾的时候,当我面无表情的杀掉田智以后,当我心狠手辣的除掉父皇以后,面对着她失望的眼神,却还是忍不住难受的不行,所以当她挥剑而来的时候,我坦然的接受了那一剑,是的,很疼,可是我还是忍不住要再次抱抱她,亲亲她,像她这样的人,我应该立刻诛杀,可是我没有,我只是看着她飘身上了城楼,心里的难受还因为这一剑而舒服了一些。

    当我得知她被赐婚给丛仁康,又穿了迷信给云仲辽的时候,我心里很愤怒,真的很愤怒。我走进宣合殿的时候,正好听见她对丛仁康说的话,无比的刺耳。我想要杀了丛仁康以绝后患,她却挡在了前面,我舍不得伤害她,只能让人退下。当云仲辽来的时候,她还不知晓我已经截获了她的迷信,可是还能怎么样呢?我的成功不可能还有意外,我歼灭了十万的龙啸军,因为龙啸军是北瞰最忠诚的军队,若是放置不管,也是留下了后患,显然自己为了顾裕萦而放过了后患已经够多了,如果再加上这十万的精兵,那便是对自己的残忍了。我让聂蓝去杀了云仲辽,她却再次挡了上来,甚至为那云仲辽挡去了一剑,那一刻我还顾不上愤怒就已经被心疼的感觉所掩盖,可是她却求我,为了云仲辽的命而求我,求我放了他,那样低声下气如同尸体的顾裕萦让我不得不就范,我居然放过了云仲辽。

    可是随之而来的怒意让我迷了眼睛,我让聂蓝杀了顾亦珅,那个宠她爱她的西衾皇帝,她还想要自尽,我心里的难受更加剧烈,顾不上什么便抓住了那把剑,我愤怒的告诉她,从今往后,她顾裕萦的命便是我的。

    在回东夷的路上,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她那万念俱灰的样子突然让我将十年的信念抛诸脑后,竟然开始后悔了起来,我不仅伤害了她,还杀死了她的父亲,取走了她的国家,我突然开始害怕,我怕我和她这辈子再也不可能站在一起,我怕她会这样恨我,恨不得我死。我自然不怕死,可是我却怕她对我的恨,对我的心灰意冷。

    回到东夷的两个月后,便是我的十六岁生辰,我去请她陪我一道出席,她却拒绝了,当她嘲讽的说出驸马两个字的时候,心里本来和我融在一起的人却突然像是疯了一般挣扎起来,这是我第一次觉得身体开始失控,快要无法掌握,身体比心里更快的说出一些话来,我终于昏了过去。我本以为她不会去了,可当她出现在皇擎殿的时候,我那麻木的心竟然又开始生龙活虎的跳跃,我想要让她当我的皇后,可是不仅是百官,连母后也是反对的意思,如果不是她让我收声,我竟然是要对母后还嘴了。

    我们坐在一起,她却告诉我她是那丛仁康的未婚妻,我心里的愤恨满满,却也知道这是我一手造成的,可是我依旧忍不住,我说,我要杀了丛仁康。她的一句话让我愣在了原地,她说,若我杀了她,她也会杀了我。我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

    后悔,难过让我不得安生,然而一切已经是定数,我不能回头。却在这一刻我也明白了过来。

    或许在对着所有人的时候,我都可以是辰漾生,但在对着她的时候,我只是郑沅溪。

    我是辰漾生,却也是郑沅溪。

    即使死不足惜,我也不会放弃让顾裕萦原谅我的机会,无论代价如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驸马不高(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碍之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碍之人并收藏驸马不高(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