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驸马不高(gl)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色在郑沅溪刘恂澈聂蓝等人离开后越发深沉,顾裕萦熄了蜡烛却没有就寝,而是鬼鬼祟祟的遣走了宫女太监们,一路上小心翼翼的避开了侍卫来到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

    宫殿里同样熄了蜡烛,没有半点的光亮,或是知道自己要来,竟然半个候着的宫女太监都没有,顾裕萦站在门口皱了皱眉头还是轻轻迈了进去,就着月色顾裕萦微微打量了一下房间的摆设,左侧的翡翠绿色玉屏后摆放着一个青白相间的打盘,盘内盛着几个金黄玲珑的大佛手,右侧则是红木书架,架上藏书不知几许,面上还挂了一副画,顾裕萦慢慢走了过去,端详那幅画,画上的背景是风水山河,在背景中亭亭而立了一名绿衣女子,画似乎有些久远了,竟让画中的女子眉目不甚清晰。

    黑暗中在这时传来声音:“你果然还是来了。”顾裕萦转过身子,看着从黑暗中渐渐走近的身影,将手里捏着的纸条放在桌上问:“不知您叫我来时何意?”黑影看了看桌上的纸条,上面赫然写着:“今夜子时,凤鸾宫。”

    黑影自然是林萱儿,这是顾裕萦第一次见到这个让郑沅溪奋不顾身忍辱负重的母亲,想来这太后也是三十好几的年岁,看上去却丝毫没有岁月留下的痕迹,那般年轻。暗红色的宫廷华袍,肩若削成腰若约素,面目柔和淡扫蛾眉。林萱儿闻言面无表情的答道:“哀家想要和你做一笔交易。”顾裕萦有些疑惑,从收到聂蓝偷偷塞进自己手里的纸条后就觉得一切有些不寻常,林萱儿见她疑惑的样子,微微笑了下道:“哀家知晓你登上皇后的位置如同铁板上的钉,毫无变数。”顾裕萦皱眉回答:“所以太后的意思是怎样?”

    林萱儿看了她一眼,冷言道:“你知道皇上是个女子。”顾裕萦却笑了,“那又如何?太后是想要我离开皇上吗?”

    林萱儿的表情不变,接着道:“哀家也知道你的所作所为和打算,你不过是想报仇,将漾生拉下皇位。”顾裕萦听她这么说,眼色刷的变冷,“太后说笑了,裕萦别无二心。”林萱儿却盈盈笑了一声,道:“不用担心,哀家不会告诉皇上。”

    顾裕萦心里有些震惊,却还是面色无常的道:“裕萦不懂太后在说什么。”

    林萱儿向她又走近了两步,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哀家只是想和你做个交易。”“太后请讲。”

    林萱儿敛了笑容,从嘴里轻轻吐出一句话:“哀家会帮你夺回西衾。”顾裕萦这下是真的愣住了,这人可是东夷的太后,郑沅溪的母亲,为何要帮自己,可她还是定了神问道:“太后可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林萱儿却不答,兀自说道:“我帮你拿回西衾,你帮我将东夷易主。”

    顾裕萦倒吸了一口冷气,一时间不明白这太后究竟想要做什么,“为什么?辰漾生是你的孩子。”林萱儿点点头道:“没错,如假包换。”

    “那到底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只需告诉哀家你可否愿意做这个交易。”顾裕萦低着头思索,虽然不明白这太后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她却心知肚明,若是自己说了一个不字,可能今夜就走不出这凤鸾宫了,一朝太后,找自己商谋这等事情,不可能没有后招,若是自己拒绝,她也一定会杀人灭口,可是她更多的却是有些心疼郑沅溪,还是出口道:“她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你是她最重要的人。”林萱儿却苦笑道:“你也是一样的,可是你还是这么做了。”

    顾裕萦摇摇头说:“国仇家恨,不得不报,可你却不一样,她为了你坐上这个位置,我知道这并非她所想。”

    林萱儿的眼眶红了,背过身去不看顾裕萦,她说的自己都明白,漾生深深的爱着自己这个母后,拼尽全部,不惜弑父篡位背叛爱人,只是为了要营救自己,可是自己从一开始就在算计她,算计自己的亲生女儿,激怒辰丰是她故意的,请求辰丰让漾生去西衾是她故意的,传出自己在冷宫受到凌/辱是她故意的,她知道漾生不会不管自己,会不顾一切来救自己,甚至不惜杀了自己的父皇,一切都是她二十年来的苦心经营,这样天大的计谋,牺牲品却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爱自己更甚于爱她本身更多的亲生女儿。

    可她还是低声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你为了恨,我却为了爱,不过目的都是一样的,又何必纠结与这些。”顾裕萦听她这么说,也不再问,心里却有些为郑沅溪难过,她爱的人,一个一个在背后算计她,一个一个在背后要将她置之死地,她却茫然不知依旧掏心掏肺的对她们好。可是她没得选择,父皇的仇不能不报,太子哥哥不能永远流浪在外,顾裕萦想要拒绝可却突然想到,这不就是自己一直以来的目的吗,她强忍着心里撕裂般的痛处说:“你要我怎么做?”

    林萱儿转身笑着附在她耳边,轻轻的说着。

    立后大典很快就到了,这日一早郑沅溪就亲自带着忠臣使官去了奉先殿祭告先祖,随后又派了礼部尚书去天坛地坛以及太庙祭告天地,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待这一切琐事都完了之后便回了坤和殿。

    王公百官毕恭毕敬的分作两边站着,聂蓝也将那纳彩问名的黄色缎子拿了出来,铺于紫檀木桌上,礼部尚书站在堂中于王公百官前宣告。宣旨官也站在殿中宣读册立制文,这些过去后又让正副使节将正式的册封制文记录送于顾裕萦处。

    等着一切都告一段落,郑沅溪才缓缓站起身子率领群臣到凤鸾宫去行礼,郑沅溪走了进去对林萱儿躬身,道:“母后,儿臣来行礼了。”林萱儿的眼睛有些湿润,将郑沅溪扶正死死的端详着这张脸,许久才笑道:“漾生真的长大了。”

    郑沅溪的鼻子也有些酸涩,吸了吸鼻子道:“是的,漾生长大了,可以保护母后了。”林萱儿却失了笑,心里百感交集隐隐作痛,眼泪有些忍不住的滑落下来,轻声说:“母后希望皇上日后能和皇后鸾凤齐鸣,举案齐眉。”郑沅溪见母后流泪,也不顾其他直接用袖子为她擦拭,又微微一笑说:“儿臣谢母后吉言。”

    前一日顾裕萦便被老嬷嬷们从别沅送去了凤宁宫,凤宁宫是皇后的寝宫,自然是提前一日将她送了过去。

    晚宴开始前的时候,郑沅溪站在皇擎殿门口急急的张望着,直到远处的顾裕萦一行人进入眼里才露出笑容,今日的顾裕萦着了一身水红色缕金的广陵月华凤袍,袍上那有东夷最好的师傅绣上的凤凰纹,腰间是一条金黄色的腰带,镶着名贵的宝石和白玉,三千青丝绾住,玉镶金的簪子将青丝箍住,略施粉黛,让郑沅溪看的出了神。

    顾裕萦走到郑沅溪面前来唤了一声:“皇上。”郑沅溪这才回了神,嘴角裂的老开的看着顾裕萦道:“皇后今日着实太美,让朕的眼睛都花了。”这一番话肆无忌惮的在那么多人面前说出来让顾裕萦有些尴尬,无奈了看了眼郑沅溪两人才移步进了皇擎殿。

    文武百官王侯将相纷纷行跪在案前高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这一呼似有直上云霄的气势,尾音还余留在殿内久久没有散尽。郑沅溪今日的心情自然是大好的,执着顾裕萦的手徐徐入了座,满脸笑容的大手一挥道:“今日朕与皇后大喜,举国同庆大赦天下,诸位爱卿万万不要拘泥,随意便好。”

    歌姬舞姬慢慢入殿,歌舞升平。郑沅溪看着身旁坐着的人儿,心里越来越开心,凑到顾裕萦边上轻声说:“今日你我大喜,裕萦可开心?”顾裕萦看了她一眼自顾自的拿起了案上的酒杯不做理睬,郑沅溪厚脸皮的又继续说:“今日立后,按理我今晚是要留宿凤宁宫的。”顾裕萦抬眼看她,郑沅溪那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让她有些不好意思,道:“皇上还是正经一点,文武百官都看着呢。”郑沅溪也拿起酒杯一脸不以为意的笑着。

    所有人都兴致勃勃的看着表演,只有坐在左侧刘世康身边的刘恂澈觉得有些闷,左顾右盼的寻找着一个蓝色的身影,却一无所获,她看了看自己那正在一脸笑容看着表演的爹,心里有些不满,娘还在家里等着,爹却在这里满面红光的看着美人,男人果然是天下乌鸦一般黑的。刘恂澈觉得这表演无聊到极点了,终于忍不住偷偷从后面溜出了皇擎殿,天色暗的很,不过整个皇宫都灯火辉煌的,深呼吸一口,果然还是外面的空气好阿!

    刘恂澈四处走走看看,丝毫不理会自己在皇上的喜宴上跑出来是多么无礼的一件事,逛了许久肚子有些饿了正准备回宴上时,却忽的看见不远处的梨花树下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坐着,登时眼睛一亮就要过去逗她两句,可当她走到聂蓝面前的时候却说不出话来了,一地的酒瓶倒在地上,刘恂澈捡起一瓶,已是空空如也,聂蓝闻声抬起头,刘恂澈一下子就呆了,聂蓝的脸色尽是泪水,眼神忧伤又有些迷惘的看着自己,刘恂澈从未见过这样的聂蓝,连忙也就地坐了下来,问道:“你……你这是怎么了?”聂蓝这才反应过来面前的是什么人,连忙提袖去擦了脸上的泪水,有些恼怒的说:“你不在喜宴上呆着出来干嘛!”刘恂澈有些担忧的看着她道:“宴上有些闷,我就出来了,到处逛逛就看见你了。”顿了顿又说:“为什么你不去晚宴?”聂蓝闻言突然像只斗败了的公鸡低着头不语,刘恂澈看了看地上空空的酒瓶,又见聂蓝那垂头丧气的模样,脑中闪过一道光,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指着聂蓝说:“你,你,你喜欢皇上!”

    聂蓝闻言像是被扎了一针一样也站了起来喝道:“你在那胡说八道什么!”刘恂澈上下来回的将她打量了一遍,一脸吃惊的说:“啧啧啧,想不到你居然会喜欢皇上。”聂蓝黑了一张脸答:“闭嘴。”刘恂澈却又围着她转了几圈指着地上的酒瓶说:“你失恋了,所以你在这里一个人借酒消愁?”聂蓝一把将她扯了过来,一字一句道:“你,给,我,闭,嘴!”刘恂澈闻见聂蓝身上的清香和言语间传来的酒香,有些失神的说:“别伤心,我借你肩膀。”也不顾还被掂在半空中拍了拍自己的肩膀,那样子实在滑稽的不行,让聂蓝也忍不住扯了下嘴角,将她放下仔细看了看,第一次觉得这人也不是那么讨厌。

    又突然想到郑沅溪今日和顾裕萦大喜,眼神又变得有些恍惚,却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所包围,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的怀抱,本想推开却被那温暖灼了心,想起郑沅溪的笑脸,鼻子一酸将脸埋入刘恂澈的肩头处,眼泪肆意。刘恂澈感觉到温热的液体将自己的衣裳打湿,心里居然有些心疼这个凶恶的疯女人,用手轻轻拍了她的背。

    “哭吧,哭完了,就好了。”

    待聂蓝的眼泪流完,才轻轻将刘恂澈推开,说了句:“谢谢。”

    刘恂澈看着她小心翼翼的道:“你那么厉害,居然会哭呢。”

    聂蓝轻声说:“我早就说过了,看着你那面目可憎的样子,忍不住就要流泪的。”

    “……”

    哦,呵呵,果然对敌人的仁慈便是对自己的残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驸马不高(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碍之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碍之人并收藏驸马不高(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