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驸马不高(gl) >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时光荏苒一年过去,西衾还是西衾,东夷还是东夷,南启还是南启,唯一不同的是北瞰作为了西衾的附国,唯一不同的是曾经叱咤天下的东夷不再独大。

    西衾的皇帝换了,顾长谋作为太子理所应当的坐上了皇位。东夷也易了主,传闻当年几乎快要一统天下的小皇帝是个女子,最后不知道死在了哪里。

    这一年里,天下大变了。

    这一年里,顾裕萦病了。

    顾裕萦被带回了西衾,曾经那般执迷要得回的国家摆在眼前,顾长谋得其所愿坐上了皇位,西衾的土地不增不减,一切都那么的从了自己的愿,可是为什么沅溪去了东夷那么久还没回来呢?让自己在这偌大的皇宫中这样的无助。

    顾长谋来看过她几次,他说:“裕萦,仁康愿意等你好起来。”

    从回到西衾开始,没有人提起过在东夷的一切,顾裕萦一开始只是哭,摇着头止不住的哭,无论顾长谋和丛仁康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吃不下东西,整日呆滞的坐着,整个人消瘦了,慢慢也病了。

    顾长谋和丛仁康以为她对郑沅溪不过是一时的放不下,时日一久慢慢就好了,整整一年过去,顾裕萦的脸上竟然开始有了笑容,所有人都开心着,觉得她已经慢慢好起来。

    直到那一天,顾长谋推门而入,原以为顾裕萦今日也和往常一般静静的躺着,可是门一开,浓厚的血腥味让他惊恐万分,连忙唤人去叫丛仁康前来,自己冲进里屋。

    眼前的场景让顾长谋堂堂七尺男儿也红了眼睛,顾裕萦如同一朵残破的花儿,躺在血泊当中,手上直挺的竖着一道已经看不清深浅的口子,顾长谋不敢耽搁,大声向门外的太监喝着:“快去唤御医!”

    顾长谋突然就想哭了,从自己登基开始,太多太多的事情要处理,顾裕萦的表现出了病态之外也没有反常,自己竟然忽略了这个妹妹。

    他没有想过顾裕萦会走到这一步,会为了一个已死的叛国者而自寻短见。血泊里的顾裕萦让他难受的不行,轻轻的将她的手执起来看了看,竟然是深可见骨的口子,顾长谋想要将她抱到床上去,却不知道该怎么下手,生怕自己一个力度不对,顾裕萦就香消玉殒了。

    丛仁康和御医几乎是同一时间到了门口,丛仁康见到御医的时候,心里的不详越发深沉。敞开的大门散发着浓浓的血味,丛仁康一趟子就冲进了里屋,看到的是顾长谋通红的双眼,和已经陷入昏迷的顾裕萦。

    躺在血泊中的顾裕萦,已经分不出衣裳的颜色,是她中意的绛红色?还是完全是被血给染红了的?丛仁康的心里像是被一万支剑羽刺了个遍,他不是白痴,他知道顾裕萦为什么要这样做,顾裕萦不想嫁给他,她只想陪郑沅溪离去。

    御医将顾裕萦就地医治,摸了摸脉搏,所幸还在微弱的跳动着。

    顾裕萦没有死,她还是活下来了。

    醒过来之后的她像是变了一个人,开始有了笑容,该吃的时候吃,该睡的时候睡。顾长谋甚至觉得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或许顾裕萦死过之后,豁然开朗了。

    没有人再提起那天的事情,就连顾裕萦都像是不知晓一般。

    顾长谋再来看自己的妹妹时,他有些担忧的说:“裕萦,既然好起来了,你和仁康的婚事……”

    顾裕萦却一脸的不解,娇嗔道:“皇兄说什么呢,裕萦已为j□j怎可再嫁!”

    顾长谋愣住了,却听顾裕萦面带微笑看着门外道:“沅溪该是快回来了,都这般久了。”顾长谋的眼睛徒然睁大,心里惊涛骇浪般的翻腾着,断断续续的问:“裕萦……郑……她已经死了,你忘了……吗?”

    顾裕萦一时半会儿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的皇兄,似乎是在分辨他言语中的真假。

    顾裕萦徒然一下站了起来,哭喊道:“谁说她死了!她怎么可能死了!沅溪活的好好的,出去,你给我出去,不准咒我的驸马!”言罢便用力去推攘顾长谋。

    顾长谋愣愣的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和屋里传来的低泣声,一国之君忍不住哭了。

    他终于明白了,顾裕萦没有好起来,没有快乐起来。

    裕萦她,疯了。

    **

    在亭阁山上的一个院子里,正是百花齐放的季节。满庭的花香充斥着这里,犹如天上人间一般。

    院子里的黄梨树上坐着一个女子,一身鹅黄色的衣衫与梨树映的相得益彰,女子施施然在坐在树上,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冰冷,却深深的透出一股淡然的感觉,寐含春水脸如凝脂。她手上捏着一片梨花的花瓣,出神的不知看向哪里,美中不足的是那一脸病态的苍白,似乎表明着女子的虚弱。

    她想起那一天,绝望的自己从山崖上掉落,闭着眼睛静候死亡的她却掉进了冰冷的水中,激流勇进,她没有挣扎,胸口的疼痛在冰冷的水冲刷之下更加疼痛,她终于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醒来时眼前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而是一间素雅的屋子。她想要动动身子,却毫无力气。

    房间吱呀一声开了,一名着翠烟衫的娇媚女子入了房内,手里端着赫然是一晚汤药。

    她来到床前,笑意盈盈的道:“你醒了,那今日便自己喝药吧。”

    床上的女子却不言语,而是一脸死灰的问:“为何要救我?”端着汤药的女子似乎是没有预料到她会这么一说,愣了一下,想起自己当日在河边捞到这个人的时候,这人已经是半只脚踏进了阎王殿,胸口的刀伤足以致命,不过她运气好,伤口偏了心脉半寸,又因为没有将刀取出血液没有流尽,自己花了两个月才将她救醒,这两个月来,吊着她一口气的不过是每日灌下的药物。

    她将汤药放在桌上,双手环胸道:“|救也救了,想死也迟了,我若想一个人活,她便死不了。”

    床上的女子微微动了动眼睛,想起那痛心的一幕幕,再次将双眼闭上。

    “你叫什么?”

    床上的女子闻言先是毫无反应,最后苦笑了一声,道:“我只知道我不想活着,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床边的女子听她这般说不以为意,她胸口上伤的角度明显是她自己所为,竟然能对自己下了这样的狠手,想必已经是不想活着的。

    不过这人失忆了?自己没有发现她头部受过任何的撞击,这样的情况按道理来说应该是不会丧失记忆的,她相信自己的判断,或者说,那人是不想再提起有关于从前的任何事了。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会让一个妙龄女子这般心如死灰。

    笑了一下,道:“我叫习颖儿,这里是百花谷。”见床上的人闻言也没有反应,习颖儿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道:“无论曾经发生过什么,既然活着,便忘记前事,活在当下吧。”

    床上的人儿睁开眼睛,却没有转头。她有些想笑,老天让她受到这样的痛苦,却不让她死,活在当下?忘记前事?呵,干涩的嘴唇微微开合:“生不如死。”

    习颖儿却笑了,“我只知生死有命,天不让你死,活着便好。”

    床上的女子闻言微微皱了皱眉,却没有再出言反驳。习颖儿又道:“若是前事苦痛,忘了也好,从前的名字若你不想再提起,便换个称呼吧,名字,不过是个代号。”

    “希末,叫我希末。”习颖儿听到这个名字,心里有些说不上来的滋味。希望的落没便是绝望的意思吗?竟然连名字也要这般的决绝。

    希,意味希望,又与溪同;末,结束,或许一语双关吧,别了从前,希望终结。

    没错,习颖儿救下的这个女子便是那日一心求死的郑沅溪,如今的希末。

    习颖儿看着她道:“总归要有个姓氏吧,普天之下,没有希这个姓氏。”

    希末终于扭了扭头,她的心里没有意思的涟漪,如同死尸。胸口的疼痛却似乎在一刻不停的提醒她,你还活着。她看着习颖儿,魅惑妖冶的脸,似乎二十出头的年纪,想了想道:“你救了我,那便让我跟着你姓吧。”

    习希末吗,提议不错,救了她,她的命便也算是自己给的,她看上去不过十几岁,自己没有亲人,有个妹妹也是不错的。

    “习希末,甚好,喝药吧。”

    一年过去,习希末没有踏出过百花谷半步,时至今日她也不知道百花谷到底处在哪里,属于哪个国家,她不在意,也不想听到有关外面的一字一句。她没有仇恨,也没有想要夺回一切的心,如果活着,也不要再有任何的牵绊,只是偶尔想到某个人,还是会忍不住捂住胸口。

    习颖儿采药回来后,见到的便是坐在树上捂住心口却毫无表情的习希末,她叹了口气,一年来这人从未笑过,自己叫她吃饭她便吃饭,自己叫她喝药她便喝药,无论什么事情,只要自己说了她便去做,却如同行尸走肉,失了灵魂一般。

    习颖儿问过习希末的曾经,却换来了她那心绞痛的毛病,从此不再提问,只是每每看见她捂住胸口便知道,那人又想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事情。

    习希末自从那时被自己所救之后身子便越来越弱,胸口的伤更是养了半年才慢慢好起来,自己想过要帮她取了那狰狞的疤痕,却被习希末拒绝。

    “人总是好了伤疤便忘了痛,让它留着吧。”

    习颖儿也好奇,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经历了什么样的痛不欲生才会自寻短见,又为什么坚守着那样的痛苦也不愿意忘怀。可习希末并不是不愿意忘怀,而是无法抹去那样的记忆,疼痛能够让一个人害怕,能让她怕到不再敢去接触那个人的一丝一毫,能让她怕到不再对那个人心有不舍。伤疤能够让她记住那些伤害,能无时无刻的提醒着她,让她不再有任何的希望。

    若说习希末如今唯一可以再依靠,可以有微末信任的人,便是眼前的习颖儿,一年来虽然习颖儿总是一副无所谓终日玩世不恭的笑脸,可却是真正对她好的,时不时便上山采药给自己调理身子,不过问自己的前情往事,想方设法的让自己不再自寻短见。

    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习颖儿会救一个萍水相逢的人,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生无可恋的人抱着“不准死”的心态,可没有理由偏偏是最大的理由,她知道习颖儿自小在百花谷中长大,只有一个师傅和师妹,几乎是没有出过谷的,自然没有任何害她的理由,再说了,若要害她,还救她作何?不过习颖儿的师傅师妹自己素未蒙面,只是听说很久以前便云游四海,留她一个人守谷了。

    “希末,明日开始,跟我学习武功医理吧。”

    “你身子太差了,习武强身习医自理我也好放心一些。”

    习颖儿的话让习希末从思绪里回过神来,既然活着,便好好活着吧,即使自己已经对外世无望,在百花谷中与世隔绝的活着,也好,前情往事不再,将失忆顺理成章,也罢。

    “好。”

    习颖儿微微张了张嘴,一年来,习希末终于笑了,即使只是微微扬了嘴角,嗯,真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驸马不高(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碍之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碍之人并收藏驸马不高(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