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驸马不高(gl) >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裕萦不知道这两个月来究竟是如何渡过的,紧闭的房门如同她的心扉一般,似乎日复一日眼前都是一片昏暗,从那天顾长谋丢下那句话扬长而去之后,她的心也冷了。

    深宫大院,空有的一片富丽堂皇。

    这世间自己唯一的嫡亲将自己变成了一道令符,一道能将皇位巩的更加牢固的令符。若是郑沅溪还在,顾裕萦怕会用尽一切手段去阻止,然而如今这个世间究竟还有什么值得她留念的人或事?似乎这天下所有的纠纷都止于郑沅溪丧命的那一天,而她的心也在那一天被挫骨扬灰。

    顾裕萦活了二十一年,若说长也不过是生命中的四分之一,可若说是短,人生又有几个二十载。在此前的十九年里,顾裕萦是无畏的,尊贵的身份,至高无上的宠爱,而她的心却是不安于室的,虽是女子却是个卓越的策略家,曾经西衾的皇室兴衰,她与顾亦珅一般看得重要。

    而郑沅溪的出现将她的生活乱了个天翻地覆,这是顾裕萦自己也不曾料想过的,她以为一切都能够任由自己掌控,如同曾经一般,可她错了,爱情可以让一个人熠熠生辉,却同样可以让人心如死灰。

    郑沅溪的死,让顾裕萦彻底的颠覆了。那样生无可恋,死无可顾的空荡让她别无所求,即使是西衾的存亡,她也可以做到冷眼旁待。

    如果再给顾裕萦一次机会,她宁愿不顾所有,不惜一切,也不会让郑沅溪以死的方式结束了这一切。

    人总是可笑的,在眼前的时候不懂得把握,当一切消弭,却又悔不当初。

    眼泪似乎流干了,顾裕萦终于从床上强撑起了身子,披上了衣服,站在门前犹豫了半晌,终于还是轻轻的推开了房门。

    这个天似乎是快要入春了,阳光那般温暖,却依旧抚慰不了顾裕萦那颗已死的心。门口一直候着的宫女太监迎了上来,却又被她无力的挥手遣走,顾裕萦只想再看看这片天地,再看看这生活了二十年的宫殿,这片自己与郑沅溪曾经一同踏足过的地方。

    西衾的存亡不再重要了,若是一月后的大婚如期,她不愿意再下嫁给任何人,宁死也不。

    沅溪,即使在地府,在阎王殿,我也要追逐到你,直到你原谅。

    顾裕萦抬起头闭上眼睛,任由阳光铺洒在她的脸上,嘴角终于扬了上去。

    五日后顾裕萦的寝宫来了一个人,让顾裕萦想不到的人,聂蓝。

    一年多前的东夷宫变,聂蓝连同大理寺卿刘恂澈劫狱,帮重罪之身的郑沅溪逃离,虽然最后郑沅溪死于崖下,可聂蓝和刘恂澈还是成为了东夷的叛党,甚至牵连到衔西将军刘世康,所幸刘世康手中兵权牢固,郕王和新皇辰锦空也不敢对他咄咄逼人,却还是布了皇榜赏重金缉拿二人。

    那日里一波又一波袭来的援兵,刀光剑影,扑上来,倒下去,可一人之力如何匹敌千军?聂蓝捏着手中的冷剑砍倒一个又一个,直到变成了麻木了砍劈,失了招数。

    或许逃不了了,她这么想,手里却没有停下动作,身体里空荡荡,力气快要流失殆尽,一个体力不支背上便被砍了一道,踉跄了一下,没有倒下去。

    东夷侍卫见她已经快要脱力,前赴后继的涌了上去,聂蓝眼睁睁看着数十把大刀落下,心里坦荡荡的,漾生,因果报应。

    刀锋迎上了脸庞,却在那千钧一刻被一只手搂住了腰,一股力量轻盈的将她向后拖行了半寸,险险的从皮肤前划过。聂蓝甚至没有力气回头,但身后那人身上的气息让她安稳,卸了气力,瘫软了身子终究是昏了过去。

    醒来后身上已经被包扎好,躺在一个小屋里,床边那精致的人依着床沿打着盹儿,脸上写着她的疲惫和困乏,这人,莫不是一只守着自己吧。

    刘恂澈似乎感觉到什么,睫毛抖了抖睁开了眼睛,看着醒转的聂蓝先是呆愣,下一刻便挂上了笑容。

    刘恂澈打着哈欠笑道:“你睡了三天三夜。”

    竟已经睡了这么久吗,聂蓝抬眼看向她,心知她为了自己付出多大的代价,虽然并不明白她的原因,可心里还是多多少少有些眉目。

    想要关心一下眼前的这人,话出口却是:“漾生她,安然逃走了吗?”

    刘恂澈的笑容一下子便僵硬了,郑沅溪作为东夷“假皇帝”的身份,那日自己离去后的死亡传遍了天下,刘恂澈在得知后夜行前往将军府询问父亲,刘世康在宫变后的两日才得到消息,带着大军返回东夷,可惜为时晚矣,刘恂澈作为“要犯”潜回将军府,一顿必不可少的责骂后,她还是得知了当日事情的原委。

    而将郑沅溪真正送上死路的,却是那把自己送于她自保的匕首。

    刘恂澈的眼睛还是红了,她虽与郑沅溪这个假皇帝的接触不深,可也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人,一个女子,沦为国家政治的牺牲品,拼尽全力为东夷谋得了史上最强盛的时期,所以刘恂澈在得知郑沅溪身为女子的时候,第一感觉并非常人的“该诸”,而是欣赏,而在郑沅溪被至亲至爱背叛之后,她更加为这个瘦弱女子心酸。

    郑沅溪对于聂蓝的重要性,刘恂澈是心知肚明的,所以当聂蓝发问的时候,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坦言告之?可聂蓝刚刚苏醒,身子还虚弱着,而自己并没有依照诺言,帮她保护好那人,甚至还亲手送上了凶器,聂蓝又会如何恨她……

    可聂蓝看不见她心里所想,只是见她表情徒然变得悲伤,心里还道是不是自己这般言语让她难受了,想要出言安慰,又不知该如何说起。

    刘恂澈敛了敛心神,她还是不想要欺瞒聂蓝,聂蓝当有权利知晓那人的事情,至于她会如何责怪自己,恨自己,打骂都好,只不要离去,自己当全数接受。

    刘恂澈理了理头绪,轻声对聂蓝道:“聂蓝,辰漾生她…不太好。”

    聂蓝轻轻拧起了眉头,刘恂澈一向和自己斗嘴惯了,也每每都是一副不怕天不怕地的模样,现下却一脸的忐忑和不安,这样的刘恂澈让聂蓝微微有些费解,听她说漾生不太好,心里隆起了一股子不详的意味。

    “到底发生了什么?”聂蓝也不多做说辞,心里担心着辰漾生,直接问了出来。

    刘恂澈见她这般焦急,沉了沉心里的不舒服,踌躇了一下还是说道:“那日我依言将她送去山顶皇……顾姑娘那里,之后担心你的安慰便离开了,走前交予她一把匕首,好让她有些自保的能力,谁知……”说到这里刘恂澈顿下看了看聂蓝的神情,见她情绪没有太大的变化这才继续道:“谁知那郕王和西衾北瞰旧部不知怎么也追到了那里,逼得辰漾生生生捅了自己一刀,跌落山崖……”刘恂澈的声音越来越弱,还是无法直截了当的告诉聂蓝,辰漾生死了。

    刘恂澈的一字一句敲打着聂蓝的心,山水转去,漾生最终还是没有逃过一死,而这一切,都被聂蓝归根为自己的过错,是自己的辜负,背叛,才导致了这一切。

    聂蓝这么一想,胸口一闷竟又吐出一口血,刘恂澈一见立马站起身子将她环在自己怀里,心里也跟着揪痛起来,她知晓聂蓝必定是将一切原因强加在自己身上,刘恂澈将她抱住,手臂的力量也更加大起来,用劲吸了一口气道:“是我没有做到你的要求,也是我将那把匕首给了她,你不要跟自己过不去,要怪就怪我……”

    聂蓝却轻轻从她怀里挣开,伸出手就着袖子就擦了擦嘴边的血迹,垂首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去责怪刘恂澈呢?她的付出和牺牲,都用心良苦,反而是自己,对不起漾生,也对不起她了。

    一年悄然逝去,聂蓝却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西衾的深宫禁地,顾裕萦一时间也岔了神,只是那样静静的看着她。

    然聂蓝也只是一言不发的看着顾裕萦,两个人的目光交错,似乎都想要从对方眼里看出些什么来,聂蓝除了蓝衣,换上了她曾不甚喜欢的白衫,脸上的表情虽是一如往年那般冰冷,却没有任何的颓靡,聘婷玉立。

    而顾裕萦虽然也如以往一般美丽如仙,甚至在见到她之后强打起了精神作出无异的模子,聂蓝却看出了她的不同,顾裕萦不再是那般精神气爽,取而代之的是消沉,身子也瘦了一大圈,原本就有些瘦弱的身子如今看来更加虚弱,甚至那曾经灵动的眸子里也只剩下了一片迷雾。

    最后还是聂蓝先开了口,她问道:“那日在郊外山顶,将辰慷等人引去的人,可是你?”

    顾裕萦心里苦涩,自己在她们心里竟然已经冷漠残忍到这个地步?即使自己再怎么复仇心切,可郑沅溪始终也是她深爱的人,她怎么可能忍心让她死。

    心里的苦闷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目光淡淡的看着聂蓝道:“若我说,不是我,你会信吗?”

    聂蓝闻言也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死死的看着顾裕萦的眼睛,似乎是在确认她言语中的真假,其实心里却已经有了答案。

    若说她来之前心存疑惑,要问个水落石出,要真是她,自己便为漾生报仇,可在看到顾裕萦的那一刻,她几乎就消了对这个人的怀疑。

    聂蓝看着顾裕萦,突然松了脸色,道:“我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驸马不高(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碍之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碍之人并收藏驸马不高(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