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蚕食 > 第6章 进退维谷

第6章 进退维谷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吃完之时夜已沉沉,杜岩歌一直看着苏嘉言的身影消失在重重树影里,才一边哼着歌一边回到停车的地方。

    苏嘉言刚刚走到楼下,就听见一阵清脆的歌声,晚风里如小溪清流一般——楼下便利店旁的自动贩售机前,一个穿着格子短裙的女生正在往里投币。

    “君君,你怎么还没睡。”

    女生今年读高二,住在苏嘉言楼下,叫做聂君君。聂君君转过头来甜甜一笑,“嘉言姐,请你喝苹果汁!”说着抬手又摁了两个按钮。她从出货口取出两只冰冻的易拉罐,递给苏嘉言一只,将退币口里的零钱抓出来,随意往手里的粉色钱包里一塞。

    苏嘉言没有立即打开,见聂君君眼角眉梢皆是喜色,便问:“发生什么好事了?”

    聂君君将苹果汁咕噜咕噜喝了大半罐,转过头来笑着露出两颗虎牙,“我要和他一起去省里参加作文大赛。”语尾上扬,仿佛能看见附在后面的一颗粉色桃心。

    聂君君口中的“他”指的是邻班的班长,自三年前苏嘉言解救过月经初潮的聂君君之后,两个人就成了忘年之交。这个父母离异后跟着父亲单独生活的孩子对她毫无戒心,不加保留地与她分享各种少女心事,俨然将她当做半个亲人。

    苏嘉言手指扣住易拉罐的拉环,微一用力将其拉开,笑问:“所以高兴得大半夜都不睡?”

    “反正明天不上课啊。”

    “你爸又留在工地了?”

    聂君君毫不在意地点了点头,上前来挽住苏嘉言的手臂,扬起的脸上鼻尖处有一颗明显的青春痘,“嘉言姐,我今晚能不能去你家睡?”

    苏嘉言洗完澡出来时,聂君君正趴在床上看她的书,听见脚步声也不立即回头,只问:“前几天看到有个很帅的哥哥在楼下看你家窗户,嘉言姐你谈恋爱了吗?”

    苏嘉言一怔,半晌之后语焉不详地“嗯”了一声,将干净的浴巾盖到聂君君头上,“头发擦干净。”

    聂君君从床上爬起来,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问:“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嘉言姐你都不告诉我。”

    “最近。”

    “我看他开奔驰车哦,人也很帅哦,嘉言姐你眼光真好。”语气里带着全然天真的羡慕。

    苏嘉言一时默然。这一点她极其羡慕聂君君,在她这样的年纪,还可以用“帅”“打篮球超赞”“数学很好”这样的的字眼将人单纯分类,天真得理所当然又无可辩驳。十六岁本就是如此混沌却又干脆的年纪,爱恨都天经地义。

    苏嘉言不想多聊傅宁砚的事,说了几句话将话题引到聂君君喜欢的男生之上。半个时辰后,前一刻还在说话的聂君君下一刻就突然安静下来,传来稳定平缓的呼吸声。

    苏嘉言替她掖好被子,翻了个身,睁眼看着从窗帘缝隙里露出的小片夜空,深蓝里衍着深灰,像是画家信手抹上去的脏颜料。

    ---

    早起苏嘉言跑了两圈步又练了练嗓,拎着热腾腾的早餐回家,聂君君还在沉睡。她一个人看着早间新闻默默吃着,吃到一半电话响起来。本以为是傅宁砚,却发现是在国外交流的师兄打来的。

    黎昕是苏嘉言最亲的师兄,两人几乎同时入戏班,一个唱小生一个唱旦角,平日里其他同门打趣,都称二人张生莺莺。十几年戏里戏外相处,黎昕就是除了师傅和懿行之外,她最重视的亲人。

    “嘉言,猜我在哪里。”

    他用的是崇城的号码,自然此刻已不在德国,苏嘉言惊喜道:“你回崇城了?”

    两人仓促聊了几句,黎昕去给陈梓良打电话,而苏嘉言则是去订中午吃饭的酒店。订好以后才想起傅宁砚说今天要接她过去,她踌躇片刻,翻出傅宁砚的号码。

    那边过了许久才接,声音含混不已:“喂。”

    “三少,今天中午我要给师兄接风,能不能明天再……”

    傅宁砚静了片刻,声音清醒了些,“你打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抱歉。”

    “如果我让你立即过来呢?”

    苏嘉言沉默,握着手机有几分进退维谷的意味。

    “嘉言姐,这么早就和男朋友打电话呀。”正僵持着,君君揉着眼睛从卧室里出来,与此同时,电话那端挂断了。

    苏嘉言怔了片刻,将手机收起来,对聂君君露出一个笑:“来吃早餐。”

    中午时,戏班的人将偌大的包厢坐得满满当当。陈梓良来得稍迟,见人几乎都到了,顿时喜上眉梢。和大家打过招呼之后,就坐到了正中桌子的上席上。他又环视一周,问苏嘉言:“嘉言,小傅没来啊?”

    黎昕也笑问:“是啊,怎么没看到傅先生,我倒想见识见识这个真正的张生呢。”

    苏嘉言尴尬不已,只好撒谎道:“他公司有事,抽不出时间。”

    陈梓良叹道:“那着实可惜,剧院还能开下去全亏了小傅,我都还没正经请他吃过饭。”

    席间傅宁砚的名字每每被提及,苏嘉言对他几乎一无所知,被问到细节处就像人赃并获的小偷,盘问审讯时破绽百出,补了这处又忘了那处,遇到不了解的只好以两人相识未深搪塞过去,整个过程用胆战心惊来形容倒是恰如其分。

    过半时,苏嘉言突然接到了助理钟凯的电话,黎昕见她神色有异,忙问:“怎么了?谁打来的?”

    “没事,我出去接一下。”苏嘉言放下碗筷,飞快地走去洗手间。

    那端钟凯的声音听起来极为急促,“苏小姐,我问你个事。”

    苏嘉言本以为是傅宁砚要找他,听是不是,便放松下来,问:“什么事?”

    “三少一直在发火,摔了几回碗了,说是买来的鸡汤都不爽口,非让厨子照着你的方法做,苏小姐你说说看吧,我让酒店里的人现弄……”末了又嘟囔道,“他从早上起来一直在输液,现在还半点东西都没吃。”

    苏嘉言一怔,“为什么输液?”

    钟凯反而惊讶:“三少昨晚就住院了啊,他没和你说?”

    回到席上,苏嘉言有几分神情恍惚。黎昕坐在她身旁,自是看得真切,“嘉言,怎么了?”

    苏嘉言摇了摇头,“没事,傅宁砚住院了。”

    “住院了还叫没事?你快过去看看吧,反正饭也吃得差不多了。”

    或是黎昕怂恿,或是鬼使神差,傅宁砚住不住院,本是和她没有半分干系的,然而等她反应过来时,已经进了酒店厨房,开始准备煲汤。

    四十分钟后,苏嘉言拎着保温桶到了医院楼下。踌躇良久,还是上去了。她在病房门口敲了敲门,里面无人应答,心想或许傅宁砚睡着了,便径自将门打开。

    就在门被推开的一瞬间,一个杯子忽然朝着她飞了过来。同时里面传来傅宁砚冰冷的声音:“钟凯,你再糊弄我试试!”

    苏嘉言吓得几乎魂飞魄散,下意识退后一步,杯子堪堪落在她面前的地板上,玻璃碴子溅开一地。她立了半晌,待心情平复几许,才跨过一地狼藉走到傅宁砚床边,低声说:“钟凯不在。”

    傅宁砚身影微微僵滞,立即翻过身来,眼中惊喜之色一瞬而逝,“你怎么来了。”

    他右手手臂上缠了一圈绷带,头发睡得极为凌乱,面色苍白,唇上起了一层死皮,然而眼神依然深邃清亮。

    苏嘉言不答他,只低头将保温盒打开,盛了一小碗鸡汤递到他跟前。

    傅宁砚一直静静看着她的动作,嘴角忍不住上扬。他左手端住碗,看了自己右手一眼,笑问:“我怎么吃?”

    苏嘉言淡淡瞟了一眼,“又没骨折。”

    “差不多了,医生说若是伤口开裂就要重新缝一遍。”

    傅宁砚见苏嘉言眉头微微一蹙,笑意更深:“不过宝贝儿你不愿意喂我的话,我只好自己动手了。”说着作势要抬起右手去拿调羹。

    下一瞬苏嘉言就从他手里接过碗,拿起调羹,在床边坐下。苏嘉言是极不情愿的,傅宁砚却越来越开心,喝完汤又吃了一碗饭。

    吃完之后,苏嘉言打扫了门口的碎玻璃杯,又将保温盒收拾妥当,之后便有些局促地立在床边。傅宁砚自然是看出来她想走了,突然伸手将她柔软白皙的手握住,“嘉言,陪我一会儿。”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取姓唤名,声调刻意放软,清越中带几分慵懒,竟有种恳求的意味。

    苏嘉言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看着傅宁砚目光恳切,终是没忍心撒手离开。傅宁砚住的是高级病房,床比较宽敞。他往右边挪了挪,将左边空出来一大半,“过来躺着。”

    苏嘉言站着不动。

    傅宁砚轻声一笑,“我都这样了还能把你怎么样。”

    苏嘉言尴尬地咬了咬唇,最终还是依言在傅宁砚身侧躺下。傅宁砚左手环住她,亲了亲她的额头,笑问:“你怎么不问我是怎么受伤的。”

    苏嘉言闭眼,声音淡淡的,“与我何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蚕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明开夜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开夜合并收藏蚕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