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蚕食 > 第9章 大难临头

第9章 大难临头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牧神记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若没有今天的事,在苏嘉言眼里,傅宁砚依然还是一个欺男霸女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姑且不论他的本意如何,从结果看来,他确实帮了聂武。而他和傅在煌一番交锋所说的话,也透露出了更多的信息。

    是以,苏嘉言此刻对傅宁砚的态度有些复杂。傅宁砚这样一问,她一时陷入沉思。

    苏嘉言半晌没有回答,傅宁砚只当她不知如何应对,也只微微一笑作罢。他在沙发上躺下,闭眼道:“我睡一会儿,晚饭好了叫我一声。”

    片刻后,空间就安静下来。苏嘉言看着他在沙发上蜷做一团,还是起身去房里找了一条薄毯,为他轻轻盖上。

    傅宁砚这一觉却是睡得极沉,到了饭点时苏嘉言不忍心打搅,便让他继续睡着,只嘱咐厨房随时准备吃饭。而她自己则是去书房里找了一本书,坐在沙发上静静看着。

    傅宁砚醒来时有片刻怔忡,过了许久才确认了自己所处的位置,转而手指触到了盖在身上的薄毯,再一偏过头,就看见苏嘉言正在看书的模样。

    她是极专注的,对于他醒来的动作没有半分察觉。细长白皙的手指托着书页,而脸上的表情也随着内容的发展变化,时而蹙眉时而浅笑,倒比面对他是更生动一些。

    当傅宁砚意识到自己竟有几分嫉妒她捧在手里的小说时,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他掀开薄毯,佯装刚刚醒来,声音几分含混:“几点了?”

    苏嘉言连忙放下书,“你醒了,”拿过一旁的手机看了看时间,“七点半。”

    “我睡了这么久——你吃饭了没?”

    苏嘉言摇头,无论她愿不愿意与傅宁砚共餐,撇下他先吃都是极其不礼貌的行为。

    苏嘉言发现其实傅宁砚对食物并非真的那么挑剔,合意与否全看心情。中午在医院时,她拿高压锅蒸熟的鸡肉和潦草熬出来的汤是否好喝她自己都没有底气,但傅宁砚却吃得极其开心。

    好比现在,这一桌食物在她看来都是质量上乘,傅宁砚却似乎没有多少胃口。

    “三少心情不好?”

    傅宁砚本在喝汤,闻此立即放下汤碗笑道:“你在关心我?”

    苏嘉言自知自己毫无幽默感,有时候甚至严肃过头,这一点也在自小交往的所有朋友中得到了印证。是以多数时候,面对傅宁砚无时不刻的调侃,她总会觉得手足无措。

    或许这句话放在其他人身上,都可以发展成为一场不动声色的*,唯独她不愿如此也根本做不到。

    “三少知道答案是否定的,又何必多问。”

    傅宁砚哑然失笑,她这话,倒是反过来说他在自取其辱了?

    对于他们不是一路人这一点,傅宁砚比任何人都清楚。在少年宫第一次见到她,她正在示范《长生殿》里的几句唱词,眼波流转笑意盈盈,那种生动的光彩极难在和他一路的人身上见到。下课之后,许多学生围过去请教,不管是问题多蠢,她都一一认真解答——的的确确是个标准模样的好老师。

    这十几天相处下来,也印证了他的第一印象。善良、严肃、有原则、爱憎分明……这些刻板的形容词都可以冠到她的头上。因此,她也是无趣的,比他曾经最差的女伴都要无趣。

    但是他却从这种无趣中发现了乐趣,那就是用各种与她格格不入的话语去撩拨她的神经——观察她的反应是一件让他乐此不疲的事情。

    ---

    聂武停工了几日就复工了,苏嘉言听聂君君说,聂武和食堂的一个女员工谈恋爱被赵士德知道了,不巧那个女员工是赵士德从老家带来的,本来赵士德有意从中获取好处,却被聂武捷足先登,一气之下便设计陷害。

    而这一周,傅宁砚从公司回来就到她的家里蹭吃蹭喝,而聂君君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快地和他打成一团,两个人霸占了她本来就小的空间,一天一个花样玩得不亦乐乎。

    “快跑!快跑!噢耶!姐夫我又赢了!”聂君君扔掉游戏手柄,跳起来一阵欢呼,“我赢你三局了,说好的礼物你可不能耍赖!”

    傅宁砚笑道:“我对女人从来都是说话算话——不过你不觉得你胜之不武吗?”傅宁砚举起自己受伤的手臂。

    聂君君重新在坐垫上坐下来,拿起面前的薯片嚼起来,“就是照顾你这个残障人士,我才只用了平时的一半水平好吗?”

    苏嘉言在厨房里切着菜,听着外面动静,有些哭笑不得。她性格极静,只能和极熟的人在一起才会比较放松,但也只在一定限度之内。

    懿行就说,她的生活其实是极单调的。在遇到傅宁砚之前,只有拍戏、演戏、交流和上课,业余时间的休闲也只是看书或者听戏,甚至连电影都看得极少。

    “姐夫,给你看我男朋友。”

    苏嘉言一个分神,外面的剧情就已经发生了变化。

    聂君君将套着花哨外壳的手机拿过来,调出相册里的照片。那是偷拍的邻班的班长,他刚刚晨练完,迎着晨曦的侧脸非常俊秀。

    “眼光不错。”傅宁砚赞了一声。

    苏嘉言却是一怔,突然意识到聂君君对班长的称呼发生了变化,从“我喜欢的人”变成了“我男朋友”,而聂君君五天前参加完作文比赛回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很大的进展,关键是……聂君君没有告诉她。

    她们一贯无话不谈,可是这么重要的信息,聂君君没有告诉她,这是为什么?

    她一个心不在焉,刀口沿着指甲上端的皮肤斜斜地切了下去,她忍不住低呼一声,抬起手指看去,已有血珠沁出来。

    傅宁砚立即跑进厨房,“怎么了?”

    她将手指对准水龙头,微微冲洗了一下,“没事,稍微切到了。”

    傅宁砚将她手拿过来,仔细看了一下,伤口很浅,堪堪擦破了皮,“家里有碘酒吗?”

    “没事,”苏嘉言将手抽回,“你回客厅吧,我菜快切完了。”

    傅宁砚将正要拿起的菜刀放到一边,伸手抓住她的手臂,“别做了,我们点外卖。”

    在傅宁砚给她手指消毒包扎的时候,聂君君就蹲在一旁一边吃着苹果一边笑着观察她二人。苏嘉言有些拘谨——她是剧院的比较大的师姐,又是懿行和聂君君的姐姐,从小到大甚少扮演被照顾的角色。小时候练基本功的时候也时常受伤,但都是自己处理,从未假以他手。

    此刻傅宁砚替她处理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伤口,让她有种微妙的角色错位感。

    “姐夫,你们真恩爱。”聂君君将最后一口苹果啃完,这样笑着下了结论。

    “君君,别瞎说。”苏嘉言尴尬阻止。

    傅宁砚满意地看了看自己打的结,微一挑眉道:“她说得很有道理,怎么算是瞎说。”

    外送点的是披萨,苏嘉言其实不爱吃这样的食物,但是聂君君想吃,傅宁砚也没有异议,她也就未曾表态。

    傅宁砚见她吃得极少,便问:“你不喜欢?”

    “还好。”

    傅宁砚放下手中的披萨,抽过纸巾擦了擦手,十指交叠搁在下颔处,手肘撑着木质的桌面,极认真地看着苏嘉言,“宝贝,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尽可以直说,我从来不让女人受委屈。”他目光微冷,语气虽是轻缓,却含着几分难以觉察的怒意。

    聂君君在场,苏嘉言不想让自己的表现露出破绽。但她性格如此,不愿惹不必要的麻烦。当下只好又拿了一块披萨,埋头吃起来。

    她能感觉傅宁砚的目光并未移开,有实质一般,让她有几分如芒在背的不适感。

    聂君君察言观色,当即伸手摇了摇傅宁砚的手臂,“姐夫这是我的错,你别生嘉言姐的气,我忘了她不喜欢吃快餐了。”

    傅宁砚敛了目光,微微勾起嘴角,又重新拿起一块披萨,“我没生气,我只是在帮忙纠正她这个口是心非的毛病。”

    苏嘉言心里顿时一梗,微微抬起目光看了傅宁砚一眼,遣词带了几分不悦:“那你真是费心了。”

    “不客气,我有的是耐心和时间。”傅宁砚笑得意味深长。

    聂君君看他们一来二往,气氛有几分不对,又不明白症结何在,一时一头雾水。正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敲门是声音。

    聂君君正愁不知如何逃离这诡异的氛围,当下放下手里的食物朝门口奔去,“我来开!”

    苏嘉言将目光转向门口,大门打开,出现在门口的是苏懿行。比起辩论赛那天,他看起来似乎清减了几分,头发却长了一点。

    而此刻苏嘉言脑袋里嗡的一声……顿觉大难临头。

    ——她还没告诉懿行她“谈恋爱了”的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蚕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明开夜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开夜合并收藏蚕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