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蚕食 > 第20章 前尘往事

第20章 前尘往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霎时间,苏嘉言有种狼狈被撞破的尴尬,她捋了捋头发,笑得几分干涩:“杜教授,好巧。”

    杜岩歌指了指山顶,“上面有天文观测站,我过来办点事。”他将苏嘉言上下打量一番,“苏老师你都淋湿了,要不上车我送你回去?”

    苏嘉言并不愿意自己的最困窘的时候被人看到,从小到大她只有面对傅宁砚时才最难堪,但因为了解傅宁砚是怎样的人,所以她反而无所忌惮,有几分破罐子破摔的意味,然而这并不意味自己这“破罐子”还得摔给无关的人看。

    但眼下她已经顾不得太多,只想尽快离开这个让她浑身不舒服的地方。她便扯开一个笑,“那麻烦杜教授了,将我送到山脚下就可以了。”

    许是怕苏嘉言觉得冷,杜岩歌体贴地开了暖气。

    苏嘉言身体暖和起来,衣服那种湿重的难受之感反而更加明显。

    杜岩歌一边开着车一边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苏嘉言,之前她上车时他便注意到她动作有几分别扭,“恕我冒昧,苏老师你脚受伤了吗?”

    苏嘉言尴尬一笑,“一点小伤。”

    “苏老师男朋友……”

    “他在工作。”苏嘉言双手环抱着手臂,目光看向窗外,明显的抗拒交谈的姿态。

    杜岩歌知情识趣,微微笑了笑,便不再多谈。

    十五分钟后,车子到了山脚下,杜岩歌将车停在路边,“我还是送你回去吧。”

    苏嘉言打开车门,“不用,麻烦您了。”

    然而刚一探出头,苏嘉言就看见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她脸色霎时变得苍白,立即坐回车里关上车门,紧张问道:“杜教授,后面那辆车跟在后面多久了?”

    “你上车之后不久就出现了,”杜岩歌见苏嘉言神色有异,忙关切问道:“苏老师,怎么了?”

    苏嘉言深深吸一口气,闭眼请求:“麻烦你了,杜教授,把车开去崇城大学吧,我去找懿行。”

    杜岩歌心中疑惑,盯着后视镜看了片刻,还是照做。

    车子一直开到生科院实验楼楼下,苏嘉言假装打了一个电话,片刻后为难说道:“杜教授,懿行的电话没有人接,能不能麻烦您上去帮我看看他在不在实验室。”

    她来崇城大学自然不是为了找苏懿行——她这幅模样完全百口莫辩——而是为了甩开法拉利的跟踪,所幸车子进了校园,赵姗姗就没再跟过来了。她见杜岩歌进了实验室,立即飞快下车离开,也不论方向,只一径地往前走着。

    此时已是下午四点多,雨小了些,天色却依然阴沉。苏嘉言漫无目,很快就到了一栋教学楼前。刚刚逢上下课,大批的学生从楼里涌了出来。

    都是三五成群,有说有笑。她站在一旁尤其显得突兀,便默默退到近旁的香樟树下,避开了人群。十多分钟后,人都走得差不多,苏嘉言拉住一个男生问大门方向,却听见身后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苏小姐?”

    苏嘉言回头,金色细边眼镜,面容清隽气质儒雅,穿剪裁合身款式简单的衬衫和西裤,手中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却是傅家大少傅宁墨。

    傅宁墨走到她跟前,“苏小姐怎么……来崇城大学了?”他中间微妙停顿的瞬间便在观察苏嘉言。

    “我……”苏嘉言低头看了看脚上已不成样子的拖鞋,“一言难尽。”

    ——

    校医务室里只有一个人在值班,淡淡地瞥了一眼苏嘉言的伤势之后,就丢了一管烫伤膏,继续玩扫雷去了。

    傅宁墨领着她去冲了冲脚,然后扶着她在走廊座椅上坐下。

    “苏小姐穿多大的鞋子?”

    “37码。”

    傅宁墨点头,“稍等。”

    苏嘉言将烫伤膏抹在脚背上,清清凉凉的膏体让那种钝痛稍微缓解了几分。抹完之后,她就将脚搁在椅子上,抱膝仰头看着走廊里的日光灯管。

    有几分陈旧的白色,皮肤和头发的颜色被照得略微失真。

    真是一件奇怪的事,她不愿意接受杜岩歌的帮助,不愿意见到苏懿行,却可以坦然面对傅家的人。

    没过多久傅宁墨就回来了,手里提着一双平底鞋和一只纸袋,“都是我女朋友的,鞋子她开车的时候穿过一两次,衣服是全新的,若你不介意……”

    苏嘉言摆摆手,“不会,谢谢你,傅先生。”

    她拿着袋子去洗手间将一身湿透的衣服换下来,才总算从那种黏腻湿重之中解脱出来。衣服大小刚刚合适,颜色却俏丽鲜嫩了些。她总觉得自己好似在装嫩,有几分不自在。

    傅宁墨却并无过多反应,见她出来微一打量,微笑说道:“看来还算合身,苏小姐要是不介意,让我代宁砚请你吃饭赔罪吧。”

    傅宁墨神情恳切而礼貌得体,她拒绝的话到了嘴边,还是无疾而终了。

    一家不大的餐厅,就在崇城大学附近。餐厅装修雅致,里面坐着的都是大学生。

    傅宁墨看她一直在不自觉张望,忍不住笑道:“苏小姐没必要刻意拉开自己与他们的距离,仅从外表,看不出你不是他们之中的一员。”

    他恭维得不着痕迹,又让人极其舒服,苏嘉言一笑,“傅先生谬赞了。”

    傅宁墨点了几个炒菜,“不知道合不合苏小姐胃口?”

    “都可以,傅先生自己做决定吧。”

    服务员拿走菜单之后,傅宁墨笑了笑说:“听说苏老师是南方人,口味应该比较清淡吧?”

    “嗯,我需要保护嗓子,忌口很多,所以通常都是自己做菜。”餐厅里灯光柔和,空气中盈着一阵不明的甜香,空间很温暖,而对面的傅宁墨气场温和,苏嘉言神经总算彻底放松下来。

    “我们一家人口味却很不一样,我是典型的崇城口味,宁砚偏好西餐和清淡的食物,宁书则喜欢吃甜。”

    苏嘉言听傅宁墨这么一说,方知在傅宁砚和傅宁墨之间还有一个傅宁书,“二少爷叫傅宁书?”

    傅宁墨微笑摇头,“宁书是我妹妹。”

    “哦抱歉……”

    傅宁墨微微摆手,“宁书一年到头都不在国内,能见到她的机会也是少之又少。”

    “令妹是做什么工作的?”

    “做音乐的,时常去非洲南美一些地方采风。”

    苏嘉言顿了顿,“也就是说,只有三少在经商?”

    傅宁墨微笑,语调却多了几分喟叹,“是我和宁书太自私,”他目光飘向窗外被雨水模糊的灯光,“爷爷去世之前,执意要一人立即继承傅家的部分企业,宣称若非如此,就要将自己手中股份转给外姓股东。当时宁砚在巴黎艺术学院进修,宁书在筹备自己的音乐会,而我刚正在读博。父亲其实一直属意让我继承傅家基业,我还曾经在部队待过几年。但是我对商业一类毫无兴趣,宁书一贯自由不羁,自然更不会愿意受此束缚。后来,阿姨去巴黎找到宁砚……”

    “阿姨?”

    傅宁墨目光转过来看着苏嘉言,几分意味不明,“哦,苏小姐应该不知道,宁砚与我和宁书是异母兄弟。”

    苏嘉言一怔,这一点她倒是从未想过。

    傅宁墨觑着苏嘉言的神情,微微一笑,继续说:“阿姨去巴黎找到宁砚,要求宁砚立即回国。”

    “他答应了。”

    “是的,宁砚从小到大都不曾忤逆过阿姨的意思……”傅宁墨顿了顿,似乎是在斟酌措辞,“甚至……阿姨从来没有给过宁砚选择的自由,包括读书,包括回到傅家,包括继承企业,甚至……”

    傅宁墨的话戛然而止,不自然地笑了笑,“好像说了太多不相关的话了。”

    苏嘉言自然注意到了这个突兀的停顿,忍不住追问,“甚至……什么?”

    傅宁墨手指无意识轻敲着桌面,片刻后还是略带歉意地笑了笑,“没什么,苏小姐不要在意。”

    苏嘉言不知自己是受了蛊惑亦或是鬼使神差,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而她身体已经先于意识做出了反应:“……泽雅?”

    接下来她便看到傅宁墨动作完全停下来,像是有人突然对这时空按下了暂停一般。

    这情况持续了仅仅两秒,傅宁墨微微耸了耸肩,“苏小姐果然很聪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蚕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明开夜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开夜合并收藏蚕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