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蚕食 > 第32章 再起波澜

第32章 再起波澜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嘉言,你过来了,”陈梓良走到近前,“正好有事和你们商量。”

    黎昕立即敛了表情,恭顺地立在一旁。

    陈梓良从桌上的文件里翻出一张邀请函,摊开递到苏嘉言手里,“有个酒会邀请我过去,你知道我不喜欢这种场合,你和黎小子代我去吧。”

    苏嘉言垂眼看了看邀请函,落款处写着欢宜文化有限公司。欢宜文化和剧院一直有合作,若说不去到底不太合适。

    答应下来之后,陈梓良又问:“前几天煌安派人过来讨论改建计划,情况如何?”

    黎昕回答:“我看过了,大体没有问题,如果师傅想知道详细情况,我再和您细说。”

    陈梓良颔首,“事情交给你我放心——有没有什么重要信件?”

    黎昕面色一沉,苏嘉言见此心脏顿时悬到嗓子口,无意识摩挲着自己的手指,拼命克制想要往抽屉看去的冲动。

    黎昕默了片刻,回答:“没有,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信函。”

    陈梓良“嗯”了一声,笑道:“那行,你继续看着,我出去看看小崽子们练功。”

    苏嘉言一直维持着淡笑的表情,目送着陈梓良出了门,这才敛了笑意,长舒一口气。她立即将抽屉的文件拿出来,塞进自己包里,“师兄,此事一定要瞒着师傅。”

    黎昕抿了抿嘴,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苏嘉言叹了口气,“你知道师傅心脏不好。”

    黎昕拳头往书桌上重重一砸,沉默片刻,终是点了点头。

    苏嘉言目光在书桌上扫视一圈,“师兄,这文件是谁寄过来的?”

    “不知道,没有署名。”黎昕找出快递袋子递给苏嘉言。

    快递单收件人信息是打印的,而寄件人地址姓名都是空白,唯独留了一个电话。苏嘉言立即去掏自己的手机,黎昕伸手拦住她,“不用打了,是空号。”

    苏嘉言目光沉下去,心里浮起一股不安的预感,随即脑海中闪现出赵姗姗的脸。

    是了,知道她的软肋,又对她和傅宁砚的事情一清二楚,还有机会拍下约会照片的,也只有她了。

    想到此节,她心里更觉沉重。赵姗姗在暗,她在明,若是此事未达目的,赵姗姗必然还有后招。

    一个被雪藏又对她怀恨在心的女明星……苏嘉言身体忍不住微微一颤。

    黎昕觉察到她面色不好,立即询问:“怎么了嘉言,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苏嘉言摇头,将快递袋子折起来,也塞进自己的包里,“没事,我先回去了师兄。”说完就匆匆朝门口走去。

    “等等嘉言!你还没看讲座计划!”

    黎昕喊道,然而苏嘉言的身影已经飞快远去了。

    ——

    夜色沉沉,傅家大宅灯火通明。

    谢老爷子坐在北边的沙发上,孙妙彤翘腿坐在他身旁,而傅宁砚则和傅宁墨坐在谢老爷子对面。

    谢老爷子将面前的茶杯端起来浅唱一口,不由赞道:“好茶!”

    “这是前几日才弄回来的武夷大红袍,老爷子喝得爽口就好。”声音是从二楼传下来的。

    除了傅宁砚,众人都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谢老爷子笑道:“文音啊,可算是见到你了。”

    段文音,傅宁砚生母,如今的傅家女主人。她身形微丰,穿一袭墨蓝色锦缎旗袍,手上戴着一串佛珠。头发盘成髻,梳得水滑光溜。她眉毛极淡,眉尖下挑,缓缓走下来,面上虽带着几分笑意,却依然显得严肃异常。

    她走到近前,停在傅宁砚身侧,“宁砚。”

    傅宁砚没抬头,淡淡喊了一声“母亲。”

    段文音好似对这态度见怪不怪,神色没有任何变化,不紧不慢走到傅老爷子左侧边的沙发上坐下。

    “阿姨,身体可好些了?”傅宁墨出声询问。

    段文音神色淡淡,“都这把年纪了,左不过如此。”

    傅宁墨也是见惯段文音态度的,微微一笑收了话头,只专心品着茶。

    段文音目光转向孙妙彤,“这可就是孙老爷子的外孙女,出落得越来越标致了。”她声音含笑,笑意却未抵眼中。

    “越大越不懂事了,回来尽给宁砚添了些麻烦。”

    傅宁砚声音平淡:“老爷子客气了。”

    段文音扫了傅宁砚一眼,“若是连谢老爷子都招待不好,他也算是白活这些年了。”

    谢老爷爷哈哈大笑,“宁砚招待得很好,我这都想迁回崇城了。”

    “回来也好,”段文音语气说不上淡漠却也并不熟络,“国外再好毕竟不比崇城。”

    “那是自然,人一老了,就格外熬不住了,一到秋天就想念这三清湖的大闸蟹。”

    段文音“嗯”了一声,“老爷子家里人身体可还康健?”

    “都还不错,平日一点小病小灾倒也不妨事。”

    段文音端起茶杯,极浅地喝了一口,淡漠的目光在缭绕的茶烟里,却是看不分明。她放下茶盏,好似顺着方才的话题,又好似漫不经心:“倒是许久没有见到泽雅那孩子了。”

    傅宁砚眸光一沉,脸上的神情却依然淡漠。

    “泽雅啊……”谢老爷子长叹一声,“她也还好,只是……”

    “她去年就已经和Marion解除婚约了。”孙妙彤眨了眨眼,突然接口道。

    傅宁砚顿时抬眼朝孙妙彤看出,后者在他她看过来时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看来消息封锁的得还不错,你们果然一无所知。”

    “妙彤,”孙老爷子喝止,“不得无礼。”

    孙妙彤耸了耸肩,“经济危机以来Gerard家族一直经营不善,Marion前年跑去吸毒了,然后又是……promiscuity(*),泽雅表姐就和他分手了。”

    谢老爷子目光错开,脸上浮现几分尴尬和羞愧的神色。

    傅宁砚眸光一敛,放在膝盖上的手指无意识的敲了几下。

    谢老爷子总算暴露此行的目的了。

    傅宁墨和段文音都是心下了然,段文音又喝了一口茶,语气平静:“让泽雅有空回来看看吧,都是多年未见了。”

    傅宁砚和傅宁墨脸上顿时露出几分惊讶,傅宁砚开口:“母亲……”

    段文音做了一个制止的手势,并不看傅宁砚,继续对谢老爷子说着:“泽雅和宁砚都是单身,以前也都认识,我倒是以为他们可以接触接触。”

    谢老爷子立即大笑:“宁砚一表人才,自然是求之不得。”

    傅宁砚神色愠怒,冷冷出声:“母亲,不用你擅自做决定。”

    段文音依然不看他,手指拨动着佛珠,“怎么?你不高兴?你不是一直很喜欢泽雅吗?”

    傅宁砚脸色沉下来,眸中浮起冰冷的怒意,他隐忍又隐忍,终是无法忍住,霍地起身,紧紧盯着段文音,“母亲,现在已经不是七年前了。”

    段文音这才将目光转到傅宁砚身上,“怎么?我说错话了?”

    傅宁砚露出几分微嘲的冷笑,“当然不是,您怎么会错。”

    段文音静了片刻,眉头微蹙,几分不悦,“宁砚,你和我说话的方式,我很不喜欢。”

    傅宁砚和她对峙片刻,突然缓缓勾出一个冰冷的笑容,“随意,我不在乎。”

    说罢,他便整了整衣服,起身朝门口走去。他背景挺直,如果一棵孤高的树,很快隐入夜色之中。

    这边段文音立即向谢老爷子道歉,而傅宁墨目光看着外面,露出几分担忧的神情。

    ——

    傅宁砚上车之后,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支,点燃之后夹在指间,手伸出窗外,一动不动。

    缭绕的烟雾在他指间升起又消散,夜色中他神情隐而不明。许久之后,他突然掐了烟,身体往后靠去,脸上浮出一层难以言语的沉重疲惫。

    又静静坐了片刻,他掏出手机给苏嘉言拨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苏嘉言恬静悦耳的声音传过来:“三少,有事吗?”

    傅宁砚焦躁的心情一时沉静下来,他微微勾起嘴角,故意逗她:“没有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

    那边静了一会儿,“随你。”

    傅宁砚轻轻一笑,“你现在在做什么?”

    “看书。”依然轻轻淡淡的语气。

    “吃饭了吗?”

    “当然。”

    “吃的什么?”

    那边又安静了几秒,“三少,我觉得没话找话很没意思。”

    傅宁砚哈哈一笑,也不再继续调戏她了,“我还没吃饭,你帮我下碗面,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就发动车子朝着剧院的方向驶去,在一路的绿灯中,他的心情也变得越来越好,眼看着那栋楼房就在门口,放在一旁的电话突然响起来。

    他拿起来看了一眼,脸色顿时一变,猛地踩下刹车。

    电话号码以001212开头,来自纽约。

    作者有话要说:weiai010102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11-19 21:19:06

    weiai010102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19 21:22:44

    weiai010102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19 21:25:48

    ——————

    谢谢W君的雷,破费了QUQ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蚕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明开夜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开夜合并收藏蚕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