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蚕食 > 第40章 云山雾罩

第40章 云山雾罩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崇城那边形势却越来越严峻。

    恒盛科技咬得很死,几乎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傅宁砚虽有几家公司的经营权,但握在手里的股份却少得可怜,几乎没有任何实质的发言权,股份的大头还是握在傅在煌手里。当年让傅宁砚继承这一部分公司是傅宁砚爷爷亲立的遗嘱,虽说死者为大,但只要傅宁砚行差踏错,后果便不堪设想。自管理手头的公司以来,董事会都几乎是拿着放大镜死死盯着他,就巴不得他出一点差错,就此兴师问罪。

    而段文音母家殊无势力,只凭着自己的本事在董事会里占领了一席之地。但母子两人手里资本有限,真要在傅家站稳脚跟,还得有一场恶战。

    傅在煌是忌惮段文音的。这个女人当年敢自己在厕所里生孩子,不出月子就去拦他的车,说到底还是有几分狠意。可惜傅在煌当年没有早早看透这一点。傅在煌与傅宁墨兄妹的生母辛木芳是政治联姻。那是个殊无趣味的女人,被家里教育得死板木讷,除了长得有几分好看,便没有其他好处了。

    由是,段文音这个年轻漂亮,还懂画画,偶尔逆反,但大体体贴温顺的女人,就成了他的心头好。后来正室在傅宁书六岁那年得了急病,撒手人寰,段文音顺理成章上位。当上傅家主母的段文音表面上还是做低伏小,背地里却一点一点在收购小股东手里的股份,同时搜集傅在煌的罪证。时机成熟之后,一跃成为董事会的一员,便再也懒得对傅在煌曲意逢迎了。

    此后两人的婚姻基本有名无实,而傅在煌也渐渐看清楚了段文音真正的性格。但他有把柄握在段文音手里,除了憋着一肚子窝囊气,再没有其他办法。

    在他眼里,段文音和傅宁砚,一个是老怪物,一个是小怪物,一脉相承的蛇蝎心肠。

    傅宁砚让钟凯查出苏嘉言落脚的地点之后,订好了机票,却被事情绊住了脚步。

    谢老爷子亲自打电话过来,说要和他谈谈能源循环系统的问题。原来Marion的企业破产之前也在做这个事,谢老爷子也投入了不少资源,但是受到破产的波及,元气大伤,项目就暂时搁浅了。

    “我这边研发团队都在,东西也都成型了,调试之后就能立即上马。我是之前不知道宁砚你要这套玩意儿,要是知道的话,早就和你谈了。”

    窗外日光白灼,照得外面的高楼大厦都好似化成了一滩泥。

    这几天他眼皮一直在跳,心里不安,总觉得这事从头到尾都带着几分阴谋的意味。事情早不发生,晚不发生,偏偏攒到谢泽雅归国之时一起发生了。

    谢老爷子似是觉察到他的犹豫,便继续劝说:“你也知道,泽雅父母去得早。她是失恃,我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爷俩儿相依为命,我心疼她,所以事事都想顺着她。她中意你,我自然也会帮着你。”

    傅宁砚便笑说:“我理解您的苦心,但是此事关涉甚重,我不能贸然做决定。”

    “这是自然,人情归人情,生意归生意。明天我手下的人就过来和你详谈,咱们一切照章办事。如果能通过,与你与我都是好事。”

    “老爷子费心了。”

    “哪里,还不是盼着泽雅高兴。”

    挂了电话之后,傅宁砚却高兴不起来。拿人手短吃人嘴短,若真要承了谢老爷子的情,可就不是人情归人情,生意归生意这么简单了。

    无论如何,明陵市是去不了了。

    他叹一口气,起身一边朝外走去,一边给谢泽雅打电话。

    ——

    山下热浪滚滚,山腰处的避暑别墅却是温度适宜。

    院子里架了葡萄架,底下摆着藤椅桌子,朝远处望去,一片绿意盎然。新鲜的荔枝镇在碎冰里头,谢泽雅正吃得兴致盎然。

    她穿一件一字领七分袖的浅绿色上衣,手臂上带着一串翡翠的手串,脖子上扔挂着傅宁砚买的祖母绿项链。

    “听阿姨说你在忙,我也不敢找你。”

    “嗯,遇到一点麻烦,倒也无妨。”

    谢泽雅擦了擦手指,眼梢含着笑意,看着傅宁砚,“比那天憔悴了。”

    傅宁砚不自觉摸了摸下巴,才觉有几分扎手。这几日都在加班,三天只休息了不到十个小时。

    他便笑了笑,“你变化不大。”

    谢泽雅笑意盈盈,“你和爷爷都是,只会哄我。都二十六岁了,还差点就结婚,怎么会变化不大。”

    傅宁砚看着她,又哄了几句,不动声色问起:“Marion如今如何?”

    谢泽雅目光一闪,再开口时声音带了几分伤感:“他在戒毒所,他母亲跳楼自杀了。”

    “听说,你们订婚是谢老爷子安排的。”傅宁砚十指交握,闲适地搁在桌上。

    “不是,”谢泽雅摇头,“当时爷爷的公司资金链出了一点问题,我不想让他操心,所以主动提起这件事。”

    傅宁砚笑了笑,“那你爱他吗?”

    谢泽雅一怔,面上现出几分委屈,“我以为宁砚你很清楚答案。”

    “是我的错,”傅宁砚立即伸手轻握住她的手,“我想知道得更确切些,所以才问你。你回来,我很高兴。”

    谢泽雅便又露出笑容,将傅宁砚的手指翻过来玩,“当年你可不会问这些黏黏腻腻的问题。”

    傅宁砚也笑,“当年不知天高地厚。”

    谢泽雅便抬眼认真看着他,“那现在呢?”

    傅宁砚目光几不可察地一沉,面上仍然带着笑,“我不知道。便如当年我们都可以为了家里的利益选择放弃,如今也不是不可能重蹈覆辙。”

    谢泽雅立即将傅宁砚的手攥紧,“你还在气我当时说的那些话?”

    “当然不是。”

    谢泽雅目光便更加急切,“那你……你曾经说的……”

    傅宁砚看着她,不动声色平静反问:“我说了什么?”

    谢泽雅神情一滞,突然将傅宁砚的手一甩,身体猛地往后靠去,拿手掌紧紧地掩着面,随即传来极轻微的哭声。

    傅宁砚目光变了又变,还是起身走到她跟前,蹲下|身,将她揽进怀里。

    谢泽雅顿时抱住傅宁砚的脖子大哭,“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这么多年我一直不想说,可是难道你真的不懂吗,是段阿姨拜托我这么做的。”

    傅宁砚身体顿时一震。

    “她说你要回来继承家业,傅家不能没有你,她走到如今的地步,更不能功亏一篑。” 她身体微微发抖,声音也带着颤,“她向我下跪,宁砚,她是我的长辈,可是她下跪求我。我不能拒绝她。所以我说了那些气话,我不希望你真的因为一事无成。”

    傅宁砚静静听着,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态。

    许久之后,谢泽雅从他怀里退出,擦了擦颊上的眼泪,声音喑哑,“我知道你很痛苦,我比你更痛苦。宁砚,你原不原谅我都没关系,现在见到你了,我就心满意足了。”她站起身,“我……我明天就回纽约。”

    傅宁砚伸手一把将她拉住,靠过去,声音含着笑意,“我可舍不得让你走。”

    ——

    见过谢泽雅之后,傅宁砚又马不停蹄地去见段文音。

    在车上,他对谭睿说:“你是对的。”

    谭睿摸不着头脑,“三少,我说什么了?”

    傅宁砚笑了笑,没有回答。

    段文音正拿着一把剪子修剪着盆栽,听见傅宁砚的脚步声,也不抬头,只说:“你倒是有工夫过来见我了。”

    保姆端来茶,傅宁砚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只问:“泽雅和你说了能源系统的事?”

    段文音手里动作一顿,“我还以为你是过来兴师问罪的。”

    傅宁砚不以为意,“如果你是指七年前的事,的确是你的作风。你不想吵架,我也不想。”

    段文音便放了剪刀,擦了擦手,端起放在一旁的茶盏,浅浅喝了一口,“你也知道现在局势紧张,和谢家合作,是双赢的事。”

    “恐怕请神容易送神难。”

    段文音瞟了他一眼,“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傅宁砚静了片刻,又问:“景兴那边,你有没有听见什么风声?”

    段文音一贯淡漠的脸上却难得现出一丝慌乱,她忙接着喝茶掩饰过去,只说:“你处理好了眼前的危机就行,这事儿和景兴没什么关系。”

    傅宁砚自然心里存疑,但听段文音语焉不详,也知道问不出什么。

    正要走,段文音又说:“我听说宁书回来了。”

    傅宁砚点头,“她去了明陵市。”

    段文音顿时抬高声音,“去找齐树?”

    傅宁砚没回答。”

    段文音不自觉地敲了一下桌面,眉头蹙起,过了半晌,她说:“宁书和老大不一样。”

    傅宁砚有些奇怪,“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段文音只是摇头,“没事,你走吧。”

    傅宁砚虽是离开了,却始终在仔细想着段文音的话。她说傅宁书和傅宁墨不一样,不一样在哪里?

    脑海里一时闪过各种念头,忽然,傅宁砚眉头紧蹙,好似想到了什么可怖的事情一般,脸上现出了几分震惊的神情。 到了车上,他立即给钟凯打电话,“景兴和恒盛科技的事情继续往下查……”他闭了闭眼,“先从辛木芳身上查起。”

    作者有话要说:……相信我下一章我就让男主女主会和!(看我真诚的眼睛。

    以及三少真的不是愚孝啊他和段文音只是……母子关系不好而已_(:з」∠)_

    顺便三少也不是真的要和谢泽雅在一起!你们一定看得出来对不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蚕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明开夜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开夜合并收藏蚕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