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蚕食 > 第73章番外·傅宁砚心路

第73章番外·傅宁砚心路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傅宁砚七年前与谢泽雅分手,那场分手异常惨烈,几乎摧毁了他多年构建的信念。他不得不选择回国,从事自己厌恶的职业。

    七年以来,占据他最多的时间的,是硬塞给他两个已经成了烂摊子的破公司。是以,工作之外他并不愿意费心感情,干脆利落的情人关系最符合他的需求。

    有次应家族里有个长辈的委托,顺道去少年宫接一个表妹回家。就在那个不过二十余人的昆曲班上,他第一次见到苏嘉言。

    第一眼想的是,这人长得极像谢泽雅。

    再看一眼,便觉她与谢泽雅全然不同。她身上那种风流蕴藉的气质,旁人是学不来的。

    他也并不是没听过这个人的名字,但只知道是崇城的昆曲名旦,以前觥筹交错之间,也听人提起过。

    具体是谁提起也无可考了,只记得那人说:“兰亭剧院的当家花旦,端的是一个妙人。多少人请她吃饭,豪车豪宅游艇现金送钱来毫不手软,她却看都不看一眼。也不知道是是真骨子里心高气傲,还是端着架子待价而沽呢。”

    那时他身边已大半年没人了,少年宫一见之后,心思顿时活络起来。正好傅家在争静霞区栖月河的地皮,政府的意见是栖月河南岸的老城区全部推倒重建,兰亭剧院正好在规划拆迁的范围之内。

    将开发案拿下以后,傅宁砚便抽空去看了趟苏嘉言的演出。他对这些本是一窍不通,家里母亲段文音也听戏,但更喜欢京剧,嫌昆曲拖拖拉拉听得着急。但听了一折《思凡》,他便被苏嘉言眼角眉梢浑然天成的风情折服。心想,不若保下这剧院。

    当时存着一个念头,如果苏嘉言真的不愿答应,他也就算了,毕竟这种关系,你情我愿才有意思。

    但没想到苏嘉言竟然真的愿意为了剧院委身。他当时只想,果然是待价而沽。心里存了三分鄙夷,行事起来就颇不顾忌。

    真认识以后,才发现自己是大错特错。她这人是真性子烈,一方面她知道这段关系本就是各取所需,是以需要她尽职的地方她做得滴水不漏。但除此之外,决不会给他半分好脸色看。

    她越能隐忍,他就越想看她失控的模样。存着恶作剧的心理,总想着逗她生气。

    最初意醉情迷之时,他曾不小心脱口而出叫出了谢泽雅的名字。苏嘉言和谢泽雅虽然皮囊相似,脾性却全然不同。他与她相处,就未曾将她当做过谢泽雅。但那时不知道怎么就魔怔了,叫错了名字。

    而自己也因为这一声称呼,彻底魔怔了。他想,过了七年,他竟然会在这样的时刻脱口唤住谢泽雅的名字,自然是因为他还放不下她。七年以来没有一时一刻放下过。

    然而明陵市一行,却让他咂摸出几分不一样的意味。

    明陵市是苏嘉言的故乡,是以极衬她的性子。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想来也不无道理。

    不只是景色太美,亦或是月光太过醉人,和苏嘉言的在明陵市的相处,切切实实让他有种魂悸魄动的感受。心脏被一种极其陌生的情绪涨满,总觉得不满足,却又不知道为了什么而觉得不满足。

    当时画画,只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真的非常美丽。胜过他这辈子所见的任何一个女人,笔画之间,便将她分毫不差的勾勒下来。他最后才画眼睛,当时注视着苏嘉言清澈的双眸,仿佛自己的灵魂也瞬间跌落进去。

    然而很快孙妙彤回来,提醒了他谢泽雅的存在。

    是的,他曾经许诺过,只要谢泽雅回头,他就会第一时间回到她身边。但这份信念,在遇到苏嘉言与其他男人相处时,又发生了动摇。

    那个时候他只想迫切宣告自己的占有权,被一种强烈的妒意占领了心神。因为他发现,他虽然和苏嘉言保持这样的关系,却并不是真正地拥有她。

    傅家三少,说起来身边从来不乏莺莺燕燕,但真正恋爱的经历确实乏善可陈。是以,他选择了错误的处理方式,让事情开始逐渐往一个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

    直到后来谢泽雅回国,和谭睿的一番话才彻底点醒他:“其实男人都是贱骨头,总觉得得不到的才最好。”

    回忆具有强大的美化作用,是以人们总是会对逝去的事情长吁短叹,以为过去的时光才是最好的时光。

    他也不可避免陷入了这种误区。

    再见到谢泽雅,他总是忍不住想。她当年笑起来是这样的吗?她当年的眼睛是这样的吗?的确时间会改变很多,然而为什么谢泽雅已经全然不再是记忆中的谢泽雅?

    果然,男人都是贱骨头,总觉得得不到的才是最好。

    后来又去见了聂君君,她告诉他,苏嘉言是喜欢他的。

    最初他只觉得匪夷所思,因为他一直以为,苏嘉言恨不得将他剥皮抽筋,所谓的喜欢,究竟从何说起。

    然而仔细回想,他终于明白,苏嘉言的确是喜欢他的。

    不喜欢,便不会由着他肆意妄为得寸进尺,不会任由他屡次伤害却从不出声抱怨。这个女人,真正不在意一个人时,便是彻头彻尾的冷漠,便如她对徐沛珊那样。

    而他呢?

    在悄然之间,在他自己都未曾意识到时,也已经爱上了这样一个看似冷漠,却至真至纯的女人。

    喜欢在她身边时心安的感受,喜欢她做的每一道菜,也喜欢在床笫之间,看她意乱神迷的模样。

    谭睿的一句话,于他而言便如清夜闻钟,当头棒喝。

    他也渐渐明白,当时的不满足是出于什么。他渴望两个人的灵魂,有朝一日也能紧紧相依。但他选错了开场方式,又由于后续的荒唐糊涂,使得故事的发展,早就脱离的预期。

    而后来的事,也的确一发不可收拾。

    他陷入家族争权夺利的漩涡之中,为了保全苏嘉言,不得不逢场作戏,为自己也为她争取机会。

    那时的他,想的是事情一结束,就和苏嘉言摊牌。他不允许她从自己身边逃离,也不想在这场争斗中输。

    想要的太多,但世上绝无这样的两全其美。

    他总在想,如果那个时候,他就放弃与傅宁墨的争斗,选择回到苏嘉言的身边,是不是就没有后面的一败涂地。

    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以后,他去找苏嘉言。

    那个时候,他已经认清了自己的心意,和苏嘉言相处起来,却依然笨拙,做事似乎总是不得其法,南辕北辙。

    然而他真心想着要让苏嘉言接受她,蚕食鲸吞也好,强取豪夺也好,总有一天,当她离不开他时,她也就不会离开了。

    但事情的溃败早就埋下了伏笔,被他伤害过的谢泽雅,用她自己的方式给予了他沉重的报复。

    此前,他本有太多的机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却屡屡走上了错误的道路。而到了此刻,事情的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控制,不是他做出一个决定,就能形格势禁。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陈梓良老先生倒下、去世……看着苏嘉言与他一刀两断。

    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意识到,这个女人曾经多么用心地包容过他的错误。他以为她不在乎,所以肆无忌惮;仗着她的喜欢,所以屡屡伤害。

    苏嘉言说得对,毕竟她也是一个女人。

    哪个女人不愿被自己最爱的人细心守护,唯独她跟着他,一路颠沛流离兵荒马乱,最终覆水难收。

    而苏嘉言,也用自己的方式对他做出了最深刻的报复。

    永失所爱。

    苏嘉言“死”那晚,他沿着栖月河的河堤不断走着,不断去回想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那时心已经痛得麻木难当,几乎萌生死志。

    然而又想,死是何其容易的事,困难的是活下去。

    如果这是她对他的惩罚,他自然要先领受完了,方能选择自己的道路。

    他这一生,被人亏欠,也亏欠过太多的人,唯独对这个女人,只有全然的亏欠。

    他得活着,在有生之年将自己所犯的罪孽一一偿清。

    也得活着,将他们相处的记忆,完全保存下来。

    只求有朝一日,他也能有资格,在她墓前放上一束百合。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有亲要看这个,所以写了。

    但是真的打开空白文档时,却不知道如何下手。

    总觉得……这货的心路,仔细探究起来,也是一笔糊涂账。而且文内不少地方其实也做了暗示,只是没有挑明了写……

    明天更新苏懿行番外……更在第65章~

    ————

    65章苏懿行番外已经更新~

    2014年1月4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蚕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明开夜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开夜合并收藏蚕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