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杠上恶魔御神师 > 第十章 募惊

第十章 募惊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卡CO社的团费来源,除了学院拔给每个社团的微薄金额之外,另一项是卖漫画和小说。漫画由几位社员共同完成,小说则以学院内最风云的几对为蓝本,再经文笔好的社员加以成文,加描绘,加润色,最后形成BL、GL或BG小说。

    这些漫画和小说全部由卡CO社自印自销。因为是私印书,纯粹自娱自乐的,所以只在校园范围内出售,最多有些外校学生慕名而来买几本。

    自从新社员进来后,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有的离开,有的继续留下,有的就要死不活,对社团爱理不理。想离开的,他们不强求。要死不活的,他们直接退掉这些人,而那些愿意留下的,通常都会成为卡CO社的中竖。

    开学两个月后,最终留下的新生有十名。

    十全十美,真是个吉祥数。

    因为人手够用,燕又思在社团出现的时间减少了。如果不是特别紧急的事,他通常不会出现。而他一旦出现,就表示有事发生——以近期事故发生的频率来衡量。

    说明白些,就是学院内不良学生的找碴。不知是不是今年的新生太嚣张,这学期上门找打的坏学生特别多。

    这天,他在宿舍里和彧聊天,电话突然炸响。

    五师兄?他接起电话,那边传来熟悉的沉稳声音——

    “又思,今晚家里有客人,方便回来吗?”

    “几点?”

    “约在七点半。”

    “好。”他肯定,收线。

    通常五师兄约了客人叫他回家,只表示他需要出场。这份额外的工作他从十五岁开始做起,由最初的好玩到现在高额的出场费,他并不排斥。只不过,他还不确定毕业之后是不是以此为主职,不管是“妖僧高僧”还是“道长法师”,被人这么叫都不好听。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

    “要回家了?”彧微笑着坐在他床上。

    “嗯。明天早上没课。我下午回来。”伸伸懒腰,他走到阳台边。四下一扫,没几个人。单掌往栏杆上一按,正要走捷径……电话又炸了起来。

    这次是沈千粉。

    “又思你快过来!”沈千粉的声音很急。

    他叹气,“这次几个人?我请一些游魂过去吓走他们。”

    “不是人不人的问题。”沈千粉紧声道,“他们伤了沾沾。”

    他即刻收线,从五楼一跃而下。剑色身影在半空划出优美的弧线,狂涨的杀气让附近有目共瞩的一票非人甩袖作鸟兽散。

    谁那么不长眼睛惹火又思啊?

    燕又思什么时候站在门边的,没人知道。

    莫沾正在一名新生社员的帮助下缠上创可贴,几名学长站在前面和三名貌似不良的学生对峙。那三人的腿突然不受控制地转了方向,三人表情惊慌,可脚步却越来越快。

    “怎么回事?我的腿不受控制了?”

    “有鬼啊!”

    “这……这是让我们去哪里?”

    “不——救命——”

    惊慌的喊叫由近及远,拖得又细又长。在其他人看来,不过是三个跑得有点快的不良学生。

    过了一会儿,社团外出现一些跑动的学生,纷纷议论有三名奇怪的新生在湖桥上跳芭蕾,一边跳还一边叫救命,最后一齐跳进湖里。这件事惊动了校卫队,当全副武装的校卫队围到湖边时,三个家伙还张大了腿跳水上芭蕾,然后咕噜咕噜沉下去,浮上来,沉下去,浮上来……反复数次后,他们终于能像正常的溺水者那样叫救命了。

    校规有云:湖内禁止游泳。

    等校卫队捞起三只旱鸭子,已经淹得半死不活了。

    卡CO社一票成员无比惊奇,沈千粉却是适应过头地扯了一下嘴角,算是笑。他和莫沾忙着将满地的画稿整理归位。燕又思见莫沾指挥大家收拾被推乱的桌椅,除了指头上一个创可贴,哪有受伤的样子。

    他转看沈千粉,“怎么回事?”

    “因为被退员,不服气的千金小姐找人来捣乱。”沈千粉随口答他。

    他凝起眉头,“你说沾沾受伤?”

    “啊,一点小伤。”莫沾笑眯眯竖起缠了蓝色印花创可贴的手指,“刮刀飞起来的时候不小心割的。”

    刮刀飞起来……他微抬下巴,表情有些高深。

    “那三个家伙一进门就摔东西,刮刀才会飞起来。”沈千粉抱着整理好的一叠画稿从两人中间经过。

    财务学长突然出现在他们后面,“又思,你和沾沾是一对,我们都知道,可是我们对外不能这么说。你也知道,今年最具潜力和YY空间的新生情侣排名快要出来了,要维护社团形象和社团威信,只有委屈千粉忍辱负重一下。”

    他和莫沾同时扭头,“我们是一对?”

    还有……什么叫“委屈千粉忍辱负重”?别以为他没听到。

    “是啦是啦,这是大家公认的秘密。”财务学长嘿嘿嘿嘿……笑声不是一般剽悍。

    “我们……我……”他们同时叫出口,视线相撞,他的表情非常沉稳,不愧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她却有些局促,脸上仿佛染了一层蜜桃的色泽。

    “先解决当前问题。”财务学长不识实务地打破两人之间的肥皂泡,“来捣乱的新生虽然多,但几乎都是听命于那位被我们退员的新生。那个千金小姐真的不好惹啊,居然能让不良帮派听她的命令。”

    燕又思的嘴撇成m形,“你想说什么?”

    “麻烦又思你把那个新生解决了。”财务学长一握拳,“斩草除根。”

    “……怎么解决?”

    “让她对卡CO社死心。”

    “你刚才说……千金小姐……是女生?”

    “对。很剽悍的女生。”

    他额角青筋突跳,“为什么让我去?”

    “这是身为卡CO社社员应尽的义务!”一票人居然心有灵犀地抬起头合唱。

    孤雏难鸣,他被迫屈服了。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财务学长冲沈学弟比个OK的手势。

    他们半小时前的商量——

    “今年的新生太过分了。”

    “那个女生根本不喜欢卡通,退员是肯定的。她怎么能这样?要彻底解决才行。”

    “怎么解决?”

    “千粉你说,这段时间谁来社里的时间减少?”

    “……又思?”

    “谁在社里不写小说不排剧本不画漫画?”

    “又思。”

    “谁最能打?”

    “又思。”

    “谁最帅?”

    “……”

    “所以,让又思解决这件事是最佳人选。”

    “你让他去对付一个被宠坏了的女生?”

    “错。是一个伤害了他心中女神的女生。”

    “……学长,你真狠。”

    “来,我们想想怎么让沾沾受点小伤又不太重的那种。”

    “……”

    当然,刮刀事件完全在他们意料之外。他们的计划是……总之佛曰不可说。天意啊,不可抗拒的。

    燕又思见到那位捣乱的千金后,骄傲的女生抬起下巴斜睨他,“你就是燕又思?行了,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你想让我别找卡CO社的麻烦是吧?可以。”

    这么好说话?他喜出望外。

    “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就不找卡CO社麻烦。”

    “……”

    “听说你和沈千粉是一对。”

    他眯平眼睛,玉面生狞,“你看我像脑水肿吗?”

    骄傲的女生不可理,“我的条件是,你负责保护我一个月,只要在一个月内我安然无恙,卡CO社以后都没有麻烦。”

    他凝起眉头。

    “听清楚,一个月的时间,保护我,不管白天还是夜晚。”

    “你有麻烦?”他上下打量,明明就是一个身体正常的人,也没的魂鬼作怪,她怕什么?

    “怎样?”女生抬起高傲的下巴。

    “保护你?”他勾起唇角。抱歉,他的出场费很高,而且,昨天才见了一位客人,他无暇分身。正想叫几只游魂过来吓吓这名骄傲的女生,没想到她突然大声说——

    “我叫池红薇!我要你、保护我!”

    尖细的声音仿佛黑暗墓穴里突然伸出的白骨手。

    琵琶一声,心弦一震。

    这话有一种暗示力量……他慢慢收了笑,抚平脑中被拔响的那根弦,一本正经盯着池红薇的眼睛,一字一字慢慢说:“好。我保护你,30天为限。”

    从一开始他就不觉得池红薇身上有非人气息,她本身也没有像千粉那样有吸引非人的灵香,可她的话隐隐有“命令”在里面,不知道她自己有没有发现。不过,从她刚才突然大声和短促的语调来看,她显然知道自己的长处。

    是与生俱来,还是后天养成?

    如果是后天养成,那么,她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养成”?

    池红薇的身份真的很“骄傲”,市财政厅副厅长的独女。她要他保护,似乎真的有麻烦。

    三天后,当小拇指上的银戒幽幽闪烁时,身在家中的燕又思只得踩了单车认命地赶往学院。他留了两个风雷小鬼在她身边,一旦有事,即刻回报。

    赶到时,他看到一名背对他的细长身影,头发过肩,暗红色,身上穿着剪裁得体的长制服,脚上穿着覆及膝盖的长靴。那人手握一把外形诡异的弯刀,正向池红薇砍去。

    千钧一发!

    他抬起右手。只在这抬手的两秒间,橙色火焰自他指尖升起,转瞬出现一把焰火凝结的左轮手枪。灵气结成的子弹裹着淡淡的橙火射向弯刀,气刀相撞,火星四起,那人手中的弯刀被弹飞。此人大吃一惊,转过身来。

    长相不差,就是眼神太凶。

    “哪来的人类?”那人阴沉着脸开口,手抬了抬,弯刀飞回手上。

    哦,非人!燕又思撇了撇嘴,明了。

    那人(……姑且这么说吧)看清他手腕上的佛珠,不屑地勾起唇角,“小和尚,本大人的事你最好少管。”

    燕又思眯平眼睛,“我还没剃度。”

    “这个女孩的灵魂是我的。”那人转了一下弯刀,笑意森冷,“小朋友,知趣的就乖乖让开。”

    燕又思端平火焰枪,不敢松懈。这人(……姑且这么说吧)身上有一种纯正的神灵气息,不是随随便便的印度阿三。他扫了眼池红薇,她盯着那人,表情戒备而防范,隐隐有些害怕。

    池红薇突然开口:“燕又思,杀了他!”

    六个字,夹了“命令”的效果在里面。

    那人脸色一变,竖起弯刀,紧盯燕又思手中的焰枪。从刚才那一击他就明白,眼前的年青人不是他平常所见的那些神棍,他能用焰火凝成手枪,再将自身的灵气以焰火包裹成子弹射出来,这分功力已不容小觑。

    燕又思微微一笑,三弹连发,直射那人的胸口。那人飞身跳开,刚落地,第四弹击中肩头,焰弹陷入肉里,他没有流血,肩头却燃烧起来。他一掌拍向火焰,熄灭后,肩头部位一片焦黑。他表情痛苦,展臂一甩,墨色黑幕从天而降,覆住他的身躯,无形的风震声而起,扬起漫开黑幕,幕布张扬旋转,渐渐扭成一条细绳,消失在空气中。

    追无可追,燕又思只得放弃。他转问池红薇:“你能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夜半十一点多,池红薇穿着紫色小礼服,妆容精致,淡淡道:“我刚参加完一个同学的生日晚会,开车回家的时候他突然出现在前面。你来得……很快。”

    “名字。”

    池红薇呆了一秒,脸上又架起骄傲的表情,“你只需要保护我,其他的不用问。”

    “……”他歪了歪头,不置可否。

    不给答案就是最好的答案。她有秘密,而且不想被人知道。同时,这个秘密有危险,在一定程度上和刚才那个人(……姑且这么说吧)有关。

    说谎是人类的天性,过多的追问,只会得到更多的谎言。

    他想知道的事,从来不问人。

    不足三天,那人又出现了。这次是在神学院的女生宿舍。

    那家伙在女生宿舍闹了好一场灵异事件——

    深夜十二点,所有宿舍大门同时开启,再大力关上,然后又慢慢悠悠打开,阴风阵阵,清凉无比,惊醒的女生都说自己听到楼梯间传来咯噔咯噔的脚步声。还有女生看向窗外,却见一道披着斗篷的黑影掠过……圣母啊,她们住的可是五楼耶。

    有人想开灯,却怎么按也按不亮,然后……

    “啊啊啊啊啊啊——”其中一间宿舍里传出惊天尖叫。

    燕又思刚入睡就被风雷小鬼摇醒,头晕脑涨,神志不清。沈千粉也被异动惊醒,撑起脑袋,他正好看到燕又思气急败坏地冲出去,凭栏跳下,橙色焰火瞬间在掌中燃起,为夜色添描出一道绚丽的波纹。

    不过五秒,燕又思出现在女生宿舍楼顶。闭着眼睛,他只凭感觉射击,那家伙躲得很快,而且聪明地屏住了气息。他睁开眼,嘴角微微抽搐。

    细眉如钩的月下,游魂们团团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你们……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屠杀我们吗?”众游魂气呼呼齐吼,吼完了重新缩肩抱成一团。他们是倒了哪八辈子的霉,光明正大出来幽一下会也要被他的灵弹射到。他们还想多活几百年行不行?不想被超渡行不行?

    俊目倏地一撩,众游魂虚弱得更厉害了。

    好在燕又思的目标不是他们。身影转眼从楼顶消失,在女生宿舍边的小树林一晃,冲了进去。

    “闪电!”五指一轮,手中焰枪虚化,一柄银芒利刃震震在手。

    逢凡杀凡,逢圣杀圣,神威剑气吓得一票游魂缩肩抱头,如鸟兽散。

    在林中搜到那抹细高身影时,那人惊恐无比地瞪着他手中的银剑,手里拿的竟然是……

    一把水果刀?

    燕又思扁了嘴,他想用那把只有三寸长的水果刀对付他的闪电?

    无论怎样都好,他今晚的目的很简单——活捉。如此思虑着,他一剑劈过去。那人举起水果刀架住剑锋,额角不停淌冷汗。他压剑一震,剑锋与水果刀磨擦出猩红的火花,那人双手一推,用力抵开剑锋,并趁机快速退开,逃之夭夭……

    燕又思目瞪口呆。

    才过了一招耶,那家伙身上明明有灵气,怎么这么没志气?

    口袋里的手机传来震动,他掏出一看,五师兄?

    “又思,陈先生的事棘手吗?”

    “还好。”

    “要帮忙支一声。”

    “……五师兄,你当我地穴类吗?”

    那边是夸张的大笑,随后收线。

    他瞪着手机,不明白远在家中的五师兄选择这个时间打这通电话给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要解决陈先生那件事,也要他先把这边的事搞定才行啊。

    转眼又过了两天,燕又思一直在想怎么把那家伙活捉。不否认,那家伙逃得太快了。

    要瓮中捉鳖,首先要引蛇出洞。蛇都不出来,怎么把鳖赶进瓮里?

    要引蛇出洞,就要有饵……诱饵!他的眼睛不知不觉向前排认真听课的友人瞟去。眼前就有一个绝佳的**妖怪探测仪,而且还是魅力独特的灵芝仙果。用千粉作饵再好不过了……

    沈千粉突然回过头,眯着眼斜他,“你刚才在想什么?”颈后发寒,肯定不是好事。

    他懵懵半天,咧嘴一笑,憨态无比。

    “你又在计划什么?”沈千粉的脑袋凑过来。每次又思露出这种万物无害的表情,就表示有人要倒霉。

    “捉老鼠。”

    沈千粉捂住耳朵,“我什么都没听到,不要算我。”

    “放心放心。”他甩甩手,笑眯眯,“这次的诱饵不是你。”

    “真的?”沈灵芝显然有点不信。

    “真的。真的。”俊容挂上真得不能再真的表情,手指一竖,指指前面,“教授在看你。”

    沈千粉拧腰坐正,薄薄的脸皮上染了些粉红。他是好学生,好学生……

    燕又思撑着下巴,貌似认真。考虑考虑……又考虑考虑……他掏出手机给五师兄发了条短信。

    是夜,万籁俱寂。

    一名满手戒指的男生和一名气质骄纵的女生并肩走在林阴小道边。两人越走越深,男生笑嘻嘻的,女生却皱着眉头,似乎很不耐烦。林道深处有座六角亭,两人走进亭子,女生坐下,男生抬头看看天空,突然一拍掌,好像忘了什么东西。他伏身在女生耳边说了几句话,转身跑远。

    只剩女生一人在六角亭里。

    林叶幽幽,凉风阵阵,天际半轮孤月,真是幽会的好地方。

    阴影中,一道银芒悄然划过,渐渐逼近六角亭。

    包裹在及膝牛皮靴内的长腿悄悄踏上粗石台阶,手指间利刃一闪,正要袭向背对他的女生……一张大网从亭顶直坠而下,将悄悄靠近的人彻底兜住。偷袭者眼见不妙,正要逃走,却发现六角亭外隐隐生光,赫赫然是缚神咒。

    “这次逃不了了吧。”原本离开的男生从暗处走出来,笑嘻嘻,笑眯眯,从风雷小鬼手中接过网绳用力一拉,将缩成一团的偷袭者带到自己脚底下,“说,你为什么要杀池红薇?”

    偷袭者看向背对他的女生,女生仿佛水中花镜中月,夜风吹来,转眼消失,只剩一张粘了头发的纸人在石凳上飘飘摇摇,微微一掀,趁风而去。

    偷袭者惊恐无比地瞪着抓住他的人,一声不吭。

    “喂!”男生——也就是燕又思,用脚尖踢踢他,“说话啊。”

    偷袭者露出一双秀丽的眼睛,对视半晌,突然“哇”的一声开始飙泪,一边哭一边指控:“你不要仗着天帝给你们撑腰就不给我们奥林匹斯神面子,人类欠账还钱,白纸黑字,我依据契约要账有什么不对……呜呜呜呜……我有什么不对嘛……”

    我说……燕又思懵了。

    六个头上角尖尖的小鬼头从他腿边探出来,“哭了!哭了!哭了!哭了!哭了!哭了!”

    “这位……先生……”他在偷袭者前面蹲下,托着下巴叹气,“如果你愿意解释清楚,我就放你出来。”说着提了提网绳。

    “呜……人家是死神啦……”

    “没见过你这个品种的。”他没好气地瞪了一眼。

    自称死神的偷袭者却不懂得察言观色,缩在网里哭哭哭,眼泪直比孟姜女。

    “你是女人吗?”他不得不试着问了句。

    “我是男神。”哭泣的死神像尾巴着火的猫,呼地站起来,手握双拳,隔着网冲他大吼,“男神男神男神!该死的人类,你听好了,我是死神安德菲列特聂鲁达友友范德西。目前是……目前是……”声音突然弱了下去,死神开始点手指。

    “是什么?”燕又思掏掏耳朵,没听清楚他那像烧烤串似的名字。

    “是……”死神竖起一只手,指缝里夹了一把小小的……

    飞刀?燕又思眨眼,确定自己没有视觉误差。嗯,是飞刀。

    “目前我虽然是二级死神,但我……我很快就会恢复为镰刀死神。”不过死神的话听起来有点气弱。

    燕又思盯他半晌,手一松,将灵气织出的网收回,玉面生狞,“我是脑水肿了才会听你这个白痴在这里放屁。闪电!”一声怒吼,银剑曜曜在手,直接架在分不清状况的死神脖子上,“给你三分钟,说!”

    “说……说什么……”二级死神的秀丽双眼又开始聚泪。

    “前因后果!”他吼,“现在过了30秒,再不说我劈了你。”

    “我说我说!”二级死神本有些苍白的脸上更见苍白,颇有“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味道,“池红薇和我签了死神契约,我给她毁灭仇敌的武器,她给我染色的灵魂。”

    “什么武器?”

    “言……言灵。只要她以最纯粹的渴望说出来的话,都会成真。”二级死神在金刚王宝剑的威胁下可怜无比,“可是,那个女孩不守信用,签契后她得到我的能力,可她却反悔了。她还找你来阻止我钩取她的灵魂,结果害我被降级……”第一次被燕又思击退后,上面一个公章盖下来,他从死神镰刀降为死神水果刀。第二次,上面又一个公章盖下来,他从死神水果刀降成死神飞刀。这次再失败,上面再一个公章盖下来,他就只能用死神镙丝起子了。

    为什么他这么倒霉,好不容易才升回去,现在又要重新开始……

    陷入自怨自艾的二级死神悲切莫名,一时也顾不得害怕金刚王剑,抬起袖子抹眼泪,抽抽泣泣地放狠话:“人类,这件事不关你的事……呃……你最好……少管……不然我就……我就……”

    剑锋一震,立即收声。

    燕又思慢悠悠将闪电从他脖子上移开,呶嘴,“呃……你叫什么?”

    “安德菲列特聂鲁达友友范德西。”

    “……”

    “你可以叫我Ann。”二级死神小心翼翼觑了他一眼,细声补充,“安友友,我的……嘿嘿,中文名……是一个东方朋友为我起的。”提到那位朋友时,他的语气扬起,非常地以友为傲。

    “……”

    “……”

    相对无言,一片落叶从枝上旋落,似在叹息,唯有泪千行。

    静了半天又半天,燕又思收回闪电,认真地对这个二级死神说:“你想不想再被降级?”每见他一次,他的勾魂刀就等比缩水,他不敢想象下次再见到这位死神,他手中会拿出什么勾魂刀来。

    安友友(……姑且这么叫他吧)用力摇头。

    “那就把你和池红薇之间的签契消除。”

    安友友面露难色,低头点手指,“那个……人类,我们死神和人类的契约不是说消除就能消除的,她既然赌上了自己的灵魂想得到某样东西,她就要有坠入地狱的觉悟。买了东西就要付账,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签契的时候我就解释得很明白了,我发誓,我绝对童叟无欺。”

    “你说得也有道理。”燕又思点头,“吃到肚子里的东西是吐不出来的。”

    “就是就是……”秀美的眼里浮现感激,二级死神抹了下眼角,弱弱一笑,“你能明白实在太好了。”

    “好在她还没吃下去。”

    二级死神的笑冻在脸上。

    “请你解除契约,收回池红薇身上的言灵力。这样她就不必将灵魂付给你,你也不必因为收不到账被降级。皆大欢喜,就这样。”说完,扯了安友友就走。

    “等……等一下等一下!”安友友大叫,“解除契约会被反噬的。”

    燕又思停下脚步,淡淡的,不带任何情绪的,瞟了安友友一眼,“反什么噬,你唬我不知道咩?由死神解除契约,对神体根本没有任何损害,不过人体就会有些影响,可能失去部分智力,也可能失去部分健康。”

    “……你……原来你知道啊……”二级死神讪笑着别开眼,乖乖被他拉着走。凉风微掠,送来二级死神的声音——

    “那个……人类,我还没有请教你高姓大名?”

    “燕又思。”

    静了一会儿,安友友发出尖叫:“燕又思——你是燕又思?你就是那个燕又思?真的真的真的?”

    “哪个燕又思?”

    “夜飞常常提起你耶!”

    “……你就是夜飞说的那个经常抽筋的死神朋友?”

    “是我是我。等等……人家哪有经常抽筋,夜飞真是,怎么可以在背后这样说人家!真不给我们奥林匹斯神面子!”

    “……”

    “嗯,又思啊,我们是不打不相识呐……”

    “……”

    翌日,一年级生上课中,坐在中排的池红薇突然抱头大叫,倒地昏迷。送到医院后,医生里里外外检查不出什么问题,只能归于身体虚弱。此后,池红薇的健康开始下滑,完全成了一个弱不禁风的病美人。

    从一年级社员那里听到这个消息,沈千粉神秘兮兮地凑到燕又思后面,“你怎么办到的?”

    燕又思漫不经心瞟他,“多事。”

    “你说不说!”沈千粉突然一个后颈锁,卡住他的脖子逼问。

    燕又思伏腰过肩摔,将沈同学放倒在地,无奈沈同学的两只胳膊死死卡住他的脖子不放,顺势在地上一滚,侧骑在他身上。他扣住沈同学的腰,一个后肘击,利落地将沈同学重新放倒,并且以绞锁压抑他的双手,让他没办法再偷袭。

    嗵嗵嗵!沈同学在挣扎中踢倒椅子。

    下一秒,刷刷刷几颗脑袋从门边探出来,表情又惊又喜。

    室内的画面是:沈千粉伏在地上挣扎,双手被制服,满脸通红,燕又思以绝对的优势压在他身上,眉头沉锁,俊容微喘……这个……让人不要想歪都难。

    半晌,不知谁飙了一句:“果然……燕学长和沈学长是最YY的一对啊……”

    仿佛被人隔空点穴,两人同时石化。

    “你看我像脑水肿吗!”他们火大地一起吼。

    “不要学我说话!”又一起吼完,沈千粉从松开的禁锢中挣扎出来,先对探头的莫沾温柔一笑,“沾沾你不要误会。”扭头时,笑脸一抹,吼燕又思:“你到底说不说?”

    燕又思被他烦得无与伦比,撇嘴,“池红薇喜欢她的邻居哥哥,但她的邻居哥哥因为上大学后爱上同班女生,池红薇嫉妒,于是召唤死神,以灵魂为交换签下契约,得到‘言令’,她命令她的邻居哥哥这一生只能喜欢她一个人,结果那个邻居哥哥在理智和情感的双重矛盾下挣扎,神志失常。医生查不出什么病因,邻居哥哥的父亲以为是风邪上身,就找到五师兄,请我除秽。我解决了池红薇,让死神解除和她的契约,她的言令失效,那个邻居自然就正常了。”

    “就这样?”沈千粉怀疑。

    他睨,“你还想怎么样?”

    “可池红薇……”

    “她以私欲为前提,又不遵守约定,自然会受到相对的反噬。能有一条命在,算不错了。”唇角勾起一搂冷笑,俊容似讽似嘲。

    抽筋的死神解除契约后轻轻松松滚蛋了,临走前还摇着他的手说:“下次再见面时,我一定会是镰刀死神,如果遇到夜飞,请代我向他问候一声,多谢关照……”

    扫了卡CO社这票看热闹的人一眼,他呶嘴,“你们今天叫我来什么事?”

    “哦!”沈千粉飞快从地上跳起来,逃之夭夭。

    “哦!”门边的脑袋一致缩了回去。

    他瞪着空荡荡的门,无与伦比的纠结。

    莫沾小心翼翼探出半片身子,小心翼翼说:“又思,下周全体社员要参加一个活动……”

    “什么活动?”他歪头。

    “表演。”说完,脑袋缩回去。其实她也很怕冰着脸的又思啊,为什么没人相信?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杠上恶魔御神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针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针叶并收藏杠上恶魔御神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