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杠上恶魔御神师 > 第十二章 狂喉

第十二章 狂喉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无事不登三宝殿,卡CO社今日来了一位客人。

    在客人敲门之前,社员们正缩在房里吹水打屁。

    进入十一月之后,天气渐渐转凉,长袖小背心成了日常服饰,在没有社团活动的闲暇日里,穿得像哈佛优质生的社员们最爱窝在一起看卡通吃东西,顺便瞎聊。

    一入秋,人都懒了……

    在享受知识共懒惰齐飞的日子里,燕又思回家的次数少了很多。一是家中无事,二来,全身心地投入大学生活也是他读书的初衷——其实是想对智商没有二两半的瑶姬和动不动就“come on”的师魁来个眼不见为净。

    不过今天他不在社里。在哪里呢?在院教导长的办公室里。

    话说回来,只怪他今天倒霉,上课发呆,又刚巧被巡院的院教导长看到,叫他的名字提问,连叫几声没反应,院教导长面子挂不住,斥令他下课后来自己办公室。而今,正老生长谈的向他灌输神国PHD精神,苦口婆心,当为教育界之表率。

    冥冥中自有天意,燕又思不在社中的这段时间,一位客人的到访很可能就是某个事件爆发的导火索。但在客人敲门的时候,室内看卡通的一票社员起了小小争执。

    “好像有人敲门?”只说不动。

    “这个时候,谁会来啊。”只说不动。

    “我好像也听到了敲门声。”只说不动。

    “真的?我没注意。”还是只说不动。

    叩叩叩!这次的敲门声重了一些,清晰了一些,由不得他们听不到。

    “真的有人敲门耶!”财务学长缩在沙发上不动。前辈开口,自有后辈挪动双腿去开门。

    进来的是三位气质型的美人,穿着秋冬季的校裙,艳丽无比。三人身上好像洒了发光物质,并立在室内,四周的墙壁都在放光,真是……

    “蓬筚生辉啊……”财务学长叼着一块薯片从沙发上站起来,“三位美丽的同校找谁?”

    中间的美女微微一笑,“请问社长在吗?”

    众人突然无比默契地闭上嘴。

    话说卡CO社的社长……众社员望向目前资历最深的财务学长,盼望他的回答。财务学长咔嚓嚓嚼了薯片吞下肚,捂嘴低头,仿佛海棠花一笑的温柔。

    回忆起来,自从入社至今,卡CO社好像没听过“社长”这个词,反正后辈听前辈的,前辈就听那些有统筹能力的。在他们的印象中,社里举凡大小事情的统筹好像是……

    财务学长叫了一个名字:“沾沾。”

    “唔?”正要偷偷换下一集的莫沾被突然点名,咬着一颗青梅从电视边探头,满脸茫然。

    “沾沾,莫沾,她就是卡CO社今届社长。”财务学长说完,满目警告地扫了众人一眼,眼神在说——你们给我照子放亮点,我怎么说,你们就怎么做。

    众社员迫于他的威逼之下,点头了。

    卡CO社的社长就在众志成城其利断金之下诞生!今天!

    言归正传,三位美人选择在这个时间光临这个地点,目的何在?

    她们仅仅用了五分钟就清晰确凿地表明了身份和来意。

    事情是这样的——

    话说天地人神学院歌舞团每年都会招一批新社员,这些新社员经过一年的练习和排演,将会在升上二年级时的圣诞推出首场表演。而且,每个年级的社员在校四年之间只表演一部音乐剧。即是说,每个年级编排的音乐剧都不相同。他们不求多,只求精。久而久之,这成了神学院歌舞团的硬规则。就目前来看,大四的社员主演剧是《悲惨世界》,三年级是《蝙蝠》,二年级是《东周列国记》,一年级目前排练的是《歌剧魅影》。每年圣诞、元旦、新年,是院歌舞团最忙碌的时候,表演的效果务求灿烂华丽,精致完美。高年级的音乐剧则作为校际之间的交流表演,在各个院校之间颇有口碑。三位美人正是负责训练二年级排演的歌舞团前辈,分别是历史系的来杪杪、哲学系的史桂岚、建筑系的邱米兰,她们都是四年级生。

    剧团近来怪事频频,眼看圣诞表演临近,她们迫于无奈,又不想将怪事张扬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只好来卡CO社寻求帮助。

    “你们想要什么样的帮助?”被推上社长宝座的莫沾笑脸僵硬地问。

    “我们希望贵社的燕又思能帮我们查清那些怪事发生的真相,能解决当然最好。”来杪杪满怀希望地凝视她。

    “呃……你们怎么知道又思一定能帮到忙?”

    “是肖放告诉我的。”来杪杪浅笑,“他说如果事情实在麻烦的话,可以试着请卡CO社的燕又思帮忙。”

    “……”

    “不知贵社能不能借出燕又思,请他帮我们查清剧团怪事的原因?”

    “……是什么怪事?”

    “说起来……”来杪杪与其他两位交换了一下眼神,眉头皱起,“不知道为什么,剧场里的道具总是无故损坏,有几次吊灯落下来,砸伤了五名排演的同学,升降系统在半夜会无故开启,吊钩时上时下,还有怪异的低叹声,吓得同学晚上都不敢去排练。”

    莫沾以眼神询问众社员。众社员心有灵犀,轻微地摇头。基于同袍之爱,他们是不会出卖自己人的。何况,他们可没胆子替又思承诺什么。

    OK,明白。莫沾用力地揉了揉脸,微笑,“这件事恐怕要等又思回来你们亲自和他商量才行。”

    来杪杪又与两位眼神交流,转道:“社长不能做主将燕又思出借给我们吗?”据她们所知,入学第一天就造成校园轰动的燕又思,行为奇怪,特立独行,高傲不羁,一骑单车叱咤校园,对人爱理不理,性取向成谜,唯一能让他听话的就是卡CO社成员。学校里很多人怕他,也有很多人喜欢他,但是要想请动他,很难。

    “这怎么行……”莫沾僵笑。

    “如果贵社肯借出燕又思,除了必要的社团经费,我们另外加送陶陶居优惠券半年。”

    “这……”莫沾向社员寻求意见,却见他们个个都在迟疑。老实说,有社团经费,又有陶陶居优惠券,真的很有迷惑力。

    “如果你们有兴趣,还可以给你们安排三名角色,出演圣诞档。”

    正统的表演……近似于百老汇音乐的殿堂啊……

    条件如此丰厚,大家又是同校,如果不答应有点不尽人情。基于社社矛盾和团结友好之问题,他们点头了。

    歌剧……又关他事!

    燕又思瞪着低头排排座的一票社员,火大得差点把闪电叫出来。

    为什么不幸事件的主角总是最后一个才知道自己成了不幸事件的主角呢?好嘛,社团经费加优惠券,他又被卖了。

    一剑劈了他们!

    “喵喵——”旗鱼座在他腿边蹭了蹭,银色皮毛犹如高贵的圣骑士,半睑半开的狭长核瞳满是娇憨。顿时,雄雄燃烧的小宇宙熄了五分。

    新上任的“社长”被不知良心为何物的社员推到万恶深渊的最边沿,他们由衷希望莫沾能扑熄剩下的五分小宇宙。

    莫沾盯着他弧线优美的下巴,小声说:“又思,因为是肖学长介绍的,而且我们也很期待圣诞的音乐剧,都排演一年了,如果因为怪事影响表演的话……”

    “肖邦?不会让我上台表演吧?”他抱起旗鱼座,认命地叹气。卖都被卖了,难道真让他拿闪电教训他们咩?如果只是以学习者的身份去解决怪事,他可以接受,如果要他上台表演,他就直接结出咒界把舞台架上半空中,让他们震撼个够。

    莫沾摇头,嘴角慢慢掠起微笑——没有反驳,也就是答应啦!

    “好,我去看看。”他搂着旗鱼座往外走。

    莫沾被社员推了一下,她不解,回头见财务学长挤眼呶嘴:看场,看场啊。她愣了一下明白过来,赶紧追上,“又思,我……我也去。”

    目送两人走远,一直大气不敢吐的社员面面相觑,突然欢叫击掌,“耶!”

    果然是“一招鲜,吃遍天”的啊!

    “你先试唱一首。随便唱。随便唱。”来杪杪将燕又思引到麦克风前。

    旗鱼座还缩在他怀里,瞪着麦克风,他有点不适应。

    刚到校剧场,来杪杪就向他展示了无与伦比的热情。因为一路上沾沾有交待,歌舞团对怪事的处理比较低调,他是去“学习”而不是解决怪事。也就是说,他不能明目张胆,只能暗中观察。调音师见了生面孔,又听来杪杪介绍他是新来见习的,立即张罗他试音。

    试……他个屁啦!

    瞥到莫沾在角落处微笑,似乎对他的试唱兴致勃勃。

    他摸摸头,控制了一下情绪。见调音师向他招手示意音响准备好了,抿抿唇,放下旗鱼座,深吸一口气,静了三秒,三,二,一,“那摩嗒嗒亚,那摩萨啦……嗒笛呀嗒翁,达啦达啦……提力提力,嘟噜嘟噜……易笛威,易笛加列,加列不啦加列……”

    全场扭曲。

    这是什么?唱的什么?

    “又思,又思,停一下!”来杪杪打着手势跑近,“你……你可不可以唱一些……嗯,通俗一点的?”

    “好。”他从善如流,等调音师再度肯定他可以开唱之后——“小兔儿乖乖,把门开开,快点开开,我要进来……”

    调音师脚下一滑,差点亲吻地板。

    喵——旗鱼座趴在第一排椅子上,昂头长长叫了一声。

    他酷下一张脸,不爽。那个调音的什么意思,唱《大悲咒》不行,唱《小兔乖乖》不给面子,难道要他唱狮子吼?

    再看那些非人,多给他面子啊,《大悲咒》唱第一句,天顶上的脑袋全部缩回去了。

    “又思……”来杪杪跑上台,笑容比刚才还扭曲,一看就知道摆笑摆得很牵强,她吸了一口气,慢慢道:“通俗的意思是……你会唱现在流行的哪一首歌?”

    他沉默……

    来杪杪以为他在思考,耐心等待。

    他继续沉默……

    来杪杪美丽牵强的笑容开始僵硬,有点撑不下去。

    就在这团凝滞的空气中,他绕过来杪杪,跳下台,弯腰抱起旗鱼座向莫沾走去,牵起她的手,目标大门。

    “又思?”来杪杪回神追下台。

    他转身,淡淡扫了一眼,以平直的语气道:“作为社团友好帮助,我没意见。但是,想听我唱歌,出场费要另算。学姐,我想你们先要搞清楚一件事,我的出场费不低。”说完,拉了莫沾头也不回地走掉。

    “又思……”莫沾不敢留,跟在他后面小声说,“学姐那边……”

    “他们想解决麻烦,就要拿出解决麻烦的诚意。”他回头,笑得没有半点芥蒂,“我不会为难他们,只想让他们拿出一点诚意和尊重。”

    莫沾惭愧地低下头,“又思,对不起,我不该随便答应学姐把你借出去。”

    “没关系,既然借都借了,就该好好利用这次机会。”

    “咦?”她头上浮问号。

    “把筹码提高一点,沾沾。”绿荫下,俊朗的青年迎风浅笑,怀中一只慵懒大猫。

    第二天,来杪杪和史桂岚再次来到卡CO社。这次的态度诚恳很多,差不多等了一个半小时才等到燕又思回来。价格方面,她们给的社团经费比原来翻一倍。

    燕又思将自己扔进沙发,很随意地说了两个字:“三倍。”

    社员们倒吸凉气,很怕两位美女甩头走人。意外的是,她们苦笑着对望一眼,竟然点了头。

    两人走后,社员围上来,“又思学长,你怎么知道她们一定会答应?”

    “问他!”燕又思指指财务学长。

    财务学长推推假想中的眼镜,清清嗓,“你们要知道,天地人神学院最不缺的是什么?是神国的PHD。除鬼解戾大把人在,你都会,我都会啊。你们以为她们没找过其他人?就是因为其他人没办法不管用,她们才会找上又思。”

    “哦——”恍然大悟。

    在诚意和价格都大大提升的情况下,燕又思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要解决麻烦,首先要知道麻烦是什么。非人的活动时间和人类正好相反,要找他们只能在半夜。如果你大白天跑去画符念咒找非人,只会被非人中的“夜游族”嘲笑——白天对非人来说就是“夜”,熬夜游荡也不是人类的专利。

    燕又思曾想过会不会和肖邦遇到的情况一样,为了让异象明显一点,他特别要求歌剧排演持续到凌晨一点。虽然来杪杪说服大家坚持坚持坚持……可那晚屁鬼影也没一只,结果第二天大家都成了熊猫吊梢眼。

    没关系,他隔天把沈千粉扯了去。

    **诱饵一进大厅,满场皆惊。沈千粉气急败坏,一边抓痒一边往大门逃,要不是他扯得快,诱饵也许真的会跑掉。

    “燕又思!”暴跳如雷的沈千粉一个过肩摔……摔……居然得手?愣愣看着被自己摔到地上爬不起来的友人,沈千粉脸上血色尽退。

    老天,他把又思摔成功了?

    如果地上这个又思不是假的,那以后等着他的肯定只有凄惨……吓得一颤,他赶快跪坐到一直没爬起来的友人身边,讪笑,“又思你怎么样?没事吧?我都没想过我的过肩摔会这么厉害,嘿嘿……啊不是不是,我是说……我不是故意的,你想要诱饵是吧?没关系,能用到我的地方尽管用……”内心泣血啊,明明被欺负的人是他耶,他还帮人数钞票。

    燕又思不动。

    “又思,又思,怎么回事,不会摔成脑震荡吧?”沈千粉又拍又摇。

    燕又思倏地睁开眼。他看的不是沈千粉,是前方的舞台。

    沈千粉的嘴巴张成O型。他……他看到一圈白色丝线出现在又思腿上,然后越来越多,就是这些丝线将又思捆缚住,害他不能动弹。丝线的另一头慢慢向舞台延伸,一时光芒大盛,光芒中出现一道人影。

    待光芒减弱,众人看清舞台之上的画面,全部震撼得不能言语。

    女神临世。

    芒心中央坐着一名天姿绝色的女子,座下是藤木盘旋的椅子,榴色罗裙在腿边散开,如水波浪。她肤色雪白,从眉心到额角有两片斜飞的鸟冀图案,紫红色。最令人惊撼的是她的头发,白如天山雪,仿佛有生命般飘浮在她周身四侧,形成似网似纱的一层界面。

    缚住燕又思的白色丝线正是她的头发。

    女子灵目微转,视线定在沈千粉身上,缓缓开口:“孩子,你叫什么?”

    “沈千粉。”

    “过来。”女子向他伸出手。

    沈千粉慢慢走过去,却在走到一半的时候脑后一痛。他回头,燕又思双手已经挣脱白发的捆缚,穿着一只鞋坐在地上。沈千粉抽抽脸皮向脚下看去……很好,另一只鞋。

    他弯腰,拾起敲过他脑袋的鞋,用力向某友扔去,“燕又思!”

    “谢了。”缚脚的白发早已用地狱昧火烧断,燕又思接过鞋穿上,单掌撑地跃起,动作一气喝成。

    “过来,到我这里来,沈千粉。”白发女子低唤。

    沈千粉眨了眨眼,第一动作是揉脑后的包。你佛祖的硬了这么大一块,要打醒他不会轻一点啊。

    “过来,沈千粉。”白发女子声音尖锐了些。蓦地,火焰沿着一缕白发燃烧,一瞬间便窜至女子面前,她不慌不忙,白发突然震甩,火焰熄灭。

    “站到后面去。”燕又思按着拳头越过沈千粉,双目凝重。这女人什么来头,地狱昧火居然对她无效。而且,她身上有一种纯和之气,要么是真妖,要么是贬神。

    几缕白发突然发难,卷起燕又思甩向空中,又在他要防御的一刹那放开,发似灵鞭狠狠抽甩,将他甩到墙上,重重落地。

    “又思!”沈千粉大叫,下一秒却头晕眼花,被一缕白发倒吊着提了起来。好难受……眩晕……他抱住脑袋不敢出声。

    燕又思从地上爬起来,俊脸铁青,转掌暴喝:“闪电!”

    兹!仿佛一道闪电撕裂空气,银芒冷耀的金刚王剑应声而出。

    他银剑在手,女子美目一睁,眼神起了微微变化。不过须臾之间,他跃空劈剑,斩断吊住沈千粉的白发,下落时横剑侧斩,逼退那些窜如蛇头的白发。

    芒刃爆起,他闭目躲光,随即感到光芒急速敛回。他睁眼再看时,那仿佛女神临世的天姿女子已不见踪影,舞台上道具陈列,像是从来不曾发生过什么。

    “呜……”地上传来哀叫,“燕又思,你就不能接住我?”好痛,他的腰肯定摔断了。

    燕又思四下一扫,将闪电抛向半空。银剑在空中旋出美丽的光弧,剑芒暴闪暴灭,隐入他的手臂。

    “什么东西啊,搞清楚没有?”沈千粉还躺在地上哀叫。

    他伸手拉起友人,淡道:“没有。”

    “很厉害吗?”沈千粉扶腰扭脖子。

    “不知道。”他看向震惊的来杪杪,“这几天你们不要排练了。”

    来杪杪盯着舞台方向,对他的话半天没反应。直到他重复一次,来杪杪才以梦幻般的语调轻喃:“女神啊……”

    女神?燕又思沉着脸在室内结下符咒,转身离开。她不怕地狱昧火,对闪电却有所忌惮,退得也快,一下子气息全无,可她究竟是神是魔他却完全分不清。他要回去查资料。

    口哨声起,一辆单车自己滚着轮子跑过来。如果不是夜半三更,这种诡异场面要是被常人看到,不昏倒也会尖叫。

    “你回校舍吗?”他问缩在一边抓痒的沈同学。

    沈千粉眨眨水亮大眼,可怜兮兮,“可不可以拜托你把我送回去?还有,你要风雷小鬼不准摸我。”

    立即,两只可爱无比的黑小鬼冲他龇牙,另两只转过身翘起小臀,拍拍。

    被蔑视到这种地步,是可忍,孰不可忍?沈同学气得头顶冒烟,呼拉一下坐上单车后座,缩起脚小心翼翼,“走……走啦!啊,死小鬼,叫你不要摸我。”

    他被迫的,他没得选啦,躲在四周的非人已经虎视眈眈了,要是不坐又思的车离开这样,他肯定尸骨无存。

    “呀——燕又思,叫他们不要摸我脚啦!”

    “喂喂喂,你叫什么?不准咬我裤子!”

    沈同学的惨叫伴着风雷小鬼的嘻嘻笑声,一路飙向背云寺。

    背云寺,深夜。

    白发,藤座,额上紫红飞翼纹,燕又思翻遍了师父留下的电脑资料库,完全找不到与女子相似的非人物种。

    “也许你师父也没见过。”跟车回来的沈千粉猜着。

    鬼鬼祟祟,一颗睡眼朦胧的脑袋从门边探出来,“又思,这么晚了,你找什么?”

    沈千粉吓得跳起来,燕又思只是随口叫了声“五师兄”,继续翻他的资料。

    “白发……藤座……紫红飞翼纹……紫红……”五师兄念经似的在他身后转了几圈,一拍掌,“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燕、沈二人同时扭头看他。

    “你们找的东西。”

    “是什么?”

    “子曰:不可说。”

    “……是佛曰。”燕同学揉揉眉心,“五师兄,你以前见过那个女人?”

    “没有。”五师兄很干脆地摇头,“你知道啦,师父和师兄、师弟都云游在外,他们隔半年就会寄些资料回来让我收录,师父寄的资料里好像提到过你要找的东西,我想想……”

    “电脑里没有!”燕同学满脸不耐烦。

    “……因为我还没来得及录进去。”

    燕同学伸手,“师父的资料呢?”

    “在藏经阁。”

    Good,燕同学和沈同学从没如此齐心协力过,一人一边架起五师兄,直冲藏经阁。

    藏经阁内。

    “是什么?是什么?”一颗脑袋在燕又思背后摇晃,是沈千粉。

    “是什么是什么?”第二颗脑袋浮在燕又思背后摇晃,是……师魁?

    “是什么是什么呀?”第三颗脑袋在燕又思前面,身体飘浮,美人托腮,小腿翘起两边摇啊摇,是……瑶姬?

    “你们、不用、睡觉、吗?”燕又思一个一个瞪。

    瑶姬笑眯眯,“你回来了,不睡。”

    师魁点头,“我是你的式武神,保护你是我的责任!”

    燕又思没空理他们,盯着师父的手绘资料,眉心渐渐拧起。

    居然是“忘帝女”。

    手绘图没有明显的容貌特征,只有一张姣好的女子脸形,又几笔画出长发长裙,奇怪的是长发散成圆形。而且,也只有额上的飞翼纹与白发女子相同。

    太抽象了……

    他转目看向师父的手迹——

    忘帝女,杜鹃公主。传闻,杜鹃公主爱上自己的父亲忘帝,败坏伦常,被罪罚打扫王母瑶宫,她假意顺从,偷了孽魂镜,趁守门白虎不备的时候逃了出去,捉拿她的天兵在忘帝宫外挡住她。她呼唤自己的父亲,可是忘帝不忍见她,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啊……杜鹃公主悲伤欲绝,割破手腕,将自己的鲜血全部洒在孽缘镜上,以血为咒,得不到父亲的爱,她将永不轮回。最后,杜鹃公主血尽而死,孽魂镜落入凡尘,至今不见踪影。

    沈千粉咋舌,“上面也太水了吧,一块破镜子都找不到。”

    瑶姬扭头看左边,师魁扭头看右边——都假装没听到。

    燕又思注意到下方一行小字:不可收服,不可感化,必须封印,若为害世人,散其魂。

    啪!他用力合上资料。

    瑶姬和师魁都盯着他的动作。

    “千粉,走了!”

    沈千粉的脸皱成苦瓜,“现在凌晨三点半耶,大哥,睡饱了再回学校行不行?”

    “回学校睡。”他走到门边,见师魁跟上来,意图非常之明显,立即瞪眼,“罪神不能妄动杀念。”

    “Come on!我……”

    燕同学刹时黑脸,“不准去!”

    白发女子似乎过于忌惮金刚王剑,燕又思连续守了两天都没有动静。

    “我来!”沈千粉拍着胸脯站到他前面,脖子上挂着一圈干蒜,颈上戴着佛珠,胳膊上涂了药水,小腿绑着两只猪血袋。

    燕又思抽抽嘴角,别开眼。

    “我去把她引出来。”沈千粉豪气干云,手一挥,一股刺鼻气味扑面而来。

    他捂鼻子,“你手上涂的什么?”

    “驱风油。”

    他直接转身,眼不见为净。沈白痴,驱风油能驱妖吗,还有挂什么大蒜,又不是吸血鬼。

    “我去了!”拍拍他的肩,沈同学一溜烟冲进排演厅,视死如归,充分证明了友谊的珍贵——为了朋友,他可以投身虎口,两肋插刀。如果两刀不够,他还可以多插几刀。

    直到里面白光闪烁,燕又思才惊觉沈白痴真的跑去当诱饵了。

    龇龇牙,他甩头跑进去,其实心里有点疑惑,千粉有那么好吃吗?

    排演厅里,沈千粉被白发缠腿倒吊了起来,那些所谓的干蒜猪血袋全部被抖落在地,而且,女子并没有显出害怕的迹象。她将沈千粉拉到藤座前,自己缓缓站起来,将他慢慢放上藤座,再以白发为绳将他捆坐在上面。

    “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她如此问着,纤指在他脸上抚过,没预由地,轻唱起来:“上帝春宫思丽绝……夭桃混蛋求新悦……便是花中倾国容……牡丹露泣长门月……”其歌带着难以言喻的哀伤和幽怨,飘渺遥远,好似经过重重群山回音反射后传到他们耳中。

    燕又思皱眉,身后蓦地响起一道他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是《绯桃花歌》。”

    “回去!”他头也不回。

    “Come on,我什么都不做,只在一边指点你好不好?又思,你不觉得我指点你直接处理掉她比你乱打一气挂闪又挂血的胜利要节约时间吗?又思,怎样?怎样?我是你的式武神,你总要让我有点用才行啊……”

    “Shut up!”他实在不想理这条红龙。

    “她的歌可以慑魂,你不要把注意力放在听歌上。其实要打散她很简单,你直接把闪电刺进她额上的紫红色飞翼就OK了。你冲过去吧,我会帮你把她的头发挡住,她伤不了你的,放心……”师魁还在一边絮絮叨叨。

    翻个白眼,他叫出闪电,以手为轴,以剑为扇,帅气地在手中轮了一圈,当银剑竖起时,舒活筋骨也一并完成。

    他冲向女子,白发刹时疾射过来,发尖银芒一闪,密密麻麻竖成一道针墙。与此同时,两道淡淡的红光从他身后扩散而来,射入白发内,白发瞬间干枯成粉,萎靡掉落,只一会儿,便开出一条扇形通道。发墙靡退,露出女子苍白惊慌的脸,他趁机冲进去割断绑住沈千粉的白发,歌声遽停,银剑反手一划,横上女子的脖子。

    “刺她的额头!刺她的额头!”师魁挥着拳头大叫,兴奋得像看足球比赛。

    “杜鹃公主!”他叫她的名字。

    女子怔住,“杜鹃……公主……”她喃喃自语,“那是谁?杜鹃……杜鹃公主,杜鹃公主,杜鹃公主……好熟悉……啊,那是我,我叫杜鹃,我叫杜鹃……名字是父亲取的,我的父亲……”她转眼看向燕又思,“你……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是他……不不,你不是他,你是谁?”

    千年来,这是人类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因为这个名字,唤醒了她沉睡的记忆。

    是的,是的,她记起来了,她叫杜鹃,她是杜鹃公主。

    她逃出瑶宫,历尽艰辛只为见父亲一面,可父亲不见她,不肯见她啊……她羞愤自绝,魂入孽缘镜,落入人间。

    人间易过,多少年了,呵,她已经不记得,似乎中途有醒来过,又好像昏沉沉睡了去,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她为什么还在这里?死前以血为咒,得不到他的爱,她将永不轮回。她还在这里,说明他……不爱她。

    这么久……

    这么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抱头痛叫,杜鹃啼血。

    悲伤的声音刺入耳鼓,燕又思心头一震。

    与其得不到,不如一起毁灭。她已是不神不魂,这般境地,倒不如……倒不如……

    成妖!

    心随念动,白发动荡如波,一层层,一圈圈,开始突破燕又思设下的咒界向外侵略。师魁皱起眉头,加固咒界的效力后,见燕又思仍然举剑不动,不由气得大吼:“快点灭了她!你在等什么!”

    燕又思不及反应,又听师魁大叫:“快点,她要吃了沈千粉。”

    他骇然一惊,只见白发紧紧裹住了藤座上的人,已经缠成茧形。心火大起,他以手臂缠起一缕白发,用力绞了几圈,趁杜鹃公主吃痛回头的一刹,金刚王剑脱手而出,直射她额上飞翼。

    剑入眉心,一切白发都停了下来,慢慢委顿,慢慢失去光泽。

    瞪着杜鹃公主,燕又思冷道:“他不能爱你,你逼他太紧了。”召回闪电,扛起蛹态的沈千粉,他抽身离开。

    白发开始变色,水红,浅红,梅红,血红,白发中的杜鹃公主仿佛泥人落水般开始融化,与红发盘缠一团,由慢到快旋转起来,最后形成一道红色旋涡,由大变小,最后“刷”的射入地面某一点,再无声息。

    地上有一块镜子。

    将沈千粉扔给师魁,燕又思拾起镜子,正反看了看,镜的反面以阳文铸了三个字:孽缘镜。(阳文:指平面上凸起来的文字或图案)

    倏地,镜面从中心开始龟裂,仿佛被子弹射中,不规则的裂纹很快蔓延整个镜面,“咔”,镜子粉碎,连同镜框一起化为齑粉。

    本来已经结束了,可学院内突然有了一道传闻。这传闻不是在学生之间流传,而是在非人类之间。

    这传闻是——燕又思会出演今年的圣诞歌剧。

    从哪里传出来的,不知道,是不是真有此事,不知道。不过,学院那帮非人类一传十,十传百,总之全都知道了燕又思会出演今年的圣诞剧。

    “又思表演啊,何等的大事!”表演当日,所有非人类倾巢而出,万鬼空巷。

    据说那一晚异常寒冷,很多人得了重感冒。

    【补记】

    传闻是从调音师那里传出来的。他无意提起今天新人试音,又见来杪杪看重此人,后来又知道了他就是校园传说中的燕又思,便猜测是不是燕又思要出演今天的圣诞歌剧。

    此话一出,加上他又在人多嘴杂的地方吃饭,SO,传闻,就这么传开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杠上恶魔御神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针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针叶并收藏杠上恶魔御神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