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杠上恶魔御神师 > 第二十章 白骨妖

第二十章 白骨妖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寒门枭士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医院外徘徊来、徘徊去,她不知道自己这个时间段该不该进去。

    下午三点多,应该是工作繁忙的时间段吧,只有她这个没工作的人才会在外面游荡……这样说自己有点可耻啊……莫沾捂住脸,除了叹气还是叹气。

    今天父亲请朋友介绍了一份工作给她,面试的时候没说什么,和父亲同龄的主管只向人力资源部部长介绍她几句,人资部长看她的眼光立即不同起来。随后将她安排到企划部,等企划部经理出差回来见见面就可以上班了。薪水听起来也不错。

    可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接受这份工作,感觉太施舍了。

    和父亲一起午餐后,她借故买书先一步离开,留下空间给两位父辈谈天。漫无边际地走啊走啊,居然让她给走到又思工作的医院来。

    虽说她不是很看好又思在医院玩别人的命,可……

    她是不是太黏又思了?这样到底好不好?还是回去吧……脚尖用力一旋,她才转身,眼前突然一片白茫茫,额头……好像撞墙了。

    现在还有南墙吗?

    她捂着额头后退,看清被她撞到的是一位白褂医生,“对不起……”赶快道歉。

    “我记得你叫沾沾,来找燕医师吗?”白褂医生不介意地笑了笑,似乎和她很熟。

    她因为这话多打量了几眼,脑汁绞尽还是想不起他是谁。

    白褂医生从她的表情看到了困惑,释然道:“我姓蔡……”

    “啊,你是小欧的主治医师。”她想起来了,因为他今天没戴眼镜,难怪觉得陌生。

    蔡医师苦笑,“你不记得了吗沾沾,小欧的主治医师已经不是我了。”

    “……”其实她一直没把又思当成主治医师过。

    “燕医师这个时间应该很忙,不如去那边等。”他扬扬手中的饭盒,“我去吃午餐。走吧!”也不管她同不同意,他技巧地抬起手臂,在不触碰到她的前提下将她引到医院边的小公园。找了条树阴下的长椅坐下,他取出午餐盒,叫她的名字,“沾沾……”

    “我姓莫,莫沾。”她无聊地玩着手指,飞快说。

    他愣了一下,平凡的面容上扬起了悟的笑,“如果不介意,我可以叫你沾沾吗,莫小姐?”

    “……都可以。”她礼貌微笑。

    “你和燕医师是同学吧?”蔡医师状似随意地问。

    “嗯。”她轻轻点头,向他手中的午餐看了一眼,不由感叹,“你这么晚才吃午餐啊……”又思应该不会。

    他点头,“今天有人来医院砸场。”

    “……砸场?”她扁嘴。这是医院不是黑社会好不好?

    “好像是因为一幅油画吧……”他塞了小小一口炒饭,细嚼慢咽,牙齿磨着米粒,一颗一颗,像在吃顶级餐厅里的VIP大餐。不过,还有一种感觉就是——难以下咽。等他咽下这一小团米饭,见她耐心地抬头看着繁密的树叶,眸光浅浅一荡,将完美的侧颜尽收眼底,“燕医师今天很忙。”他说完这句,便见她偏头看过来,深色的瞳眸亮晶水润,仿佛月光下被灯火吸引的萤。

    果然吗……他垂下眼帘,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笑。

    “又思在忙什么?”她忍不住开口。

    他含着微笑,没说什么。

    她却开始联想,“你刚才说有人来医院……闹事,因为一幅油画?”

    吊足了她的胃口,他的笑更开心了,对她娓娓道来:“对,油画还在主任办公室里。好像是昨天送来一位姓武的病人,被人捅了十二刀,居然救活了。今天一群人冲进特护病室,吵着要拔了他的氧气管,结果与守在外面的保镖发生争执,一言不和打了起来。”他摊摊手,“就这样,医院多了18个重度伤者。8个需要开刀,1个需要接手指,5个需要正骨,另外4个吊了石膏在床上扮木乃伊。”

    她捂嘴,“为什么不报警?”

    “有啊,警察来的时候,已经都躺下了。”他用双眸锁住她的眼睛,微笑,“幸好今天有燕医师,不然很多医生护士都会被打斗波及。”

    “嗯?”

    “燕医生学过武术吗?真看不出来,好厉害!”蔡医师脸上像突然镀了光的银器,闪啊闪啊,“他一脚踢飞两个坏蛋救出护士,又把他们赶到病室外的空地,避免更多在场人员受伤,而且啊……那些骨折的家伙应该都是燕医生放倒的。”

    她突然向后倒,捂眼低叹。我拜托,他说话的落差不要这么大行不行,害她从心跳加速一下子降到心跳直线,受不了……

    “燕医师让双方人马各自回去请老大,不到半个小时都来了。想不到另一方人马是有黑道背景的商业钜子唐淇冰,姓武的那位病人也是有国际背景的亚法财团亚洲负责人,武安。两帮人一见面就吵,唐淇冰还将带来的一幅油画扔到武安身上,说这就是骗他的下场。燕医师等双方冷静下来后才问到底怎么回事,原来,这幅油画本是亚法财团拍卖的商品这一,拍卖前唐淇冰曾请人鉴定过,确定是真迹无误他才会买下来,没想到油画到他手里后居然变成了赝品。从油画出柜到一路押送到唐淇冰家里都没问题,他只能怀疑武安骗他。人类嘛,吃了亏自然要讨回来,所以他的手下将武安捅了十二刀,偏偏佣人发现及时送来医院,唐淇冰怒火难灭,所以跑到医院来发脾气。”

    “油画……”她若有所思。

    他合上饭盒,将几乎没动过的午餐扔进两米远的垃圾桶,向医院大门方向看了一眼,突问:“沾沾懂油画吗?”

    “啊……会一点……”她陷入沉思,随意应着。

    “沾沾,你适合过一种很平凡但又很幸福的生活。”他突然握起她的手,“虽然半路插队不太道德,可是,如果我不道德地想追你,你会不会接受?”

    她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人发什么神经?

    “我突然发现我爱上你了……”蔡医师话没说完,肩头一紧,被人拎着衣领扔到一边。而她的手也被另一只牵住。

    “哎,燕医师啊!”蔡医生笑得无辜极了,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说得很欠扁,“大家公平竞争,没什么不可以吧!”

    杀气凌人的俊美青年寒意满面,下巴浅抬,如深海冰棱般的暗眸狠狠一眯。

    她听到身后有些喧闹,转头一看,医院里不知为什么涌出一大群人,以衣着来看,有医生有护士,还有病人和黑西装的家属……为什么那么多家属穿黑西装?

    算了,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只听他用所有人都能听清的声音恶狠狠骂道——“你个尾脊幻视者,滚!”

    蔡医师的笑渐渐冷下,双手插进白褂口袋,毫不示弱地与他对视。

    被这么多人盯着,她涨红了脸,急扯他衣角,示意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是说这么高调不符合她腐宅的行事风格啦。

    “我苹果你个花花!”他居然结出大忏悔印……

    她吓得顾不得什么高调低调了,赶紧握住他结印的手连臂膀一起抱住。她不知道这个蔡医师是什么,可她感觉得出来他不是人类,他身上有一种和珍贵相似的气质,从撞上他的时候她就觉察到了,可是,她也感觉不到他的恶意,所以才会闲聊一下。谁知道蔡医师哪根筋错位说爱上她,谁又知道他突然就出现在旁边,还带了一大票观众。

    想到观众,她头痛地低叫:“又思,冷静,冷静,你是医师!你现在是医师!这里是医院!”

    “那是背景。”他杀气全开。

    这是人身攻击……她赶快指指观望的一票医、护、病、属,“有人呐……他们……”

    “那是背景的一部分。”彻底无视。

    “……”她不生气,但她想那些观望的人会生气。

    尴尬之际,黑西装刷刷让出一条道,中间走出一名衣衫休闲、容貌阴狠的男人。阴鸷地扫视三人,他以一种极度压抑的声线说道:“我来这里不是看你们争风吃醋的。”

    燕又思瞟都不瞟他,“没人让你跟来。”

    “如果不是你说话说一半突然跳下楼,谁会跟来?没人可以浪费我唐淇冰的时间!”男人阴冷的视线锁在他身上:这个燕医师从三楼窗口直接跳落地,毫不停留直冲大门,让他们以为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不料却是这种酸酸甜甜的戏码。

    燕又思“啧”了声,轻屑又不耐。莫沾的眼睛睁大了些,她看到风雷小鬼跑到唐淇冰腿边,伸出小腿欲绊倒他……

    “不行!”她急叫出声。众人的眼神“刷”一下子向她集中去。脸更红了,她瞪着站在唐淇冰腿边的风雷小鬼,轻轻勾手指,在旁人看来却是局促不安,手足无措。

    “油画!”她急中生智,“你们不是说油画吗?我可不可以看看?”

    “哼!”唐淇冰用鼻子发音,嗤笑,“小姐,我用最先进的鉴赏科技都找不到那幅画真在哪里,你看看就能找到?”

    “我只是想看看……”她嘟噜着缩到自家男友身后。

    “沾沾你想看油画?”燕又思突然转身,恍然大悟般,“对哦,你是学西欧神学的,历史、文化、文学、古迹、古器都可以分辨吧。”

    没有那么厉害啦……她用手背按住脸。

    “走。”他扯了她往医院走去。

    大概是见识过他的厉害,黑西装纷纷让路。唐淇冰阴冷地看着这一切,不出声。

    走到一半,他突然回头,眸子往眼角一移。不是特定看向某个人,但眼角的风情却煞气十足,“离她远一点,你可以活得长一点。”

    言毕,迤迤远走。

    唐淇冰看向蔡医师,唇角勾起一缕无声的冷笑,转踵跟在两人身后。双眼注视前方牵手的两人,阴鸷的眼底居然有一丝欣赏——他听得出来,燕又思不是在放狠话,他说得出就做得到。

    观众渐渐散去,蔡医师慢慢转身,盯着恢复正常的医院大门,蓦然,垂头一笑。

    背光的阴影下,那笑,竟然生出缠绵众生的妖艳。

    提起意大利的历史,最负盛名的,第一时间跳入脑海的大概是“文艺复兴”。这场从意大利佛罗伦萨刮起,风靡整个欧洲的思潮风暴,在撞开黑暗历史的同时,也培养了无数艺术家和文学家。

    波提切利就是其中之一。

    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十五世纪意大利著名画家,肖像画的先驱者。他的圣母子像画得非常出色,这是公认的事实。《春》和《维纳斯的诞生》更是耳熟能详。其实,他还有一幅画舍得玩味——

    《诽谤》!

    那是一幅以罗马圣殿为背景的剧情画。

    在雕刻着神祇和正义的圆顶宫殿里,长着驴耳朵的国王高坐其上,站在国王身边的是“无知”和“轻信”两位华裙女子。国王的脚下站着身披灰袍的男子——“诽谤”。与“诽谤”一起前来的是三名漂亮的女子和一名**青年。三名女子分别是“背叛”、“虚伪”和“欺骗”,**青年则是“无辜”。“诽谤”牵着“背叛”的手,“背叛”扯着“无辜”的头发,两人将“无辜”交给国王审判,并极尽诽谤之能事。大殿左侧,**的“真理”以美丽的女性形态展现,“无辜”向“真理”求救,“真理”却一手遮掩身体,一手指天,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

    在**青年“无辜”和**女神“真理”中间,站着黑袍的“忏悔”,佝偻着腰,双手交叉放在腹部,回头瞥看“真理”。

    其实,这幅画的场面很混乱,各派自说自话,和医院现在的场面差不多——这是莫沾见到画的第一感觉。当她以自言自语的声音低喃:“难道你们是写实派……”站在她身后的唐淇冰听得一清二楚。

    “我喜欢真理。”这位商界钜子终于露出了出现后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微笑。

    “是啊,真理总是**的。”她专注在画上,下意识地回了一句。

    唐淇冰走到画的侧面,直视她,“你看得出来这幅画是真是假?”

    “第一感觉是假的。”她直言不讳。

    “哦?”唐淇冰有了兴趣,“为什么?”

    她瞧了瞧他腿边一点,轻道:“这幅画现在应该在意大利的美术馆里,就算真品流出来,也会是在某个收藏家的安全密室里,绝对不会出现在这儿。”

    “所以,它是假的。”唐淇冰的声音沉下。

    “不尽然。”她歪头,凑近了些,闻闻画布上的气味,扭头看向抱臂站在一边的男友,“又思,我要放大镜。”

    “给我十秒。”燕又思警告地瞪了唐淇冰一眼,飞快走出去又飞快走进来,送上放大镜。

    她举着放大镜在设为背景的圆顶建筑上看了一圈,在右侧殿柱的方位停下,表演认真,似在思考,似有所得。

    唐淇冰注视她的脸,不错过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在她脸上,他清楚地看到惊讶、愕然、不信、怀疑、沉思、严肃,以及松懈。“怎样?”他忍不住问,心底其实并不相信她可以分辨油画的真假。

    她举着放大镜,指着画面柱子浮雕上的一点,“看这里。”

    唐淇冰凑过去,从镜面的放大中看到几道不规则的划痕,“是什么?”他不明白。

    “签名。”她笑呵呵,“波提切利的签名。”

    唐淇冰慢慢挺直腰,阴鸷又开始在眼底聚集。如果她以为这样就可以耍他,他不介意给她一点教训……才想到这里,背脊倏地一寒,仿佛被地狱的厉鬼猛拍了一下。他回头,身后是自己的下属,哪有其他人。

    这种感觉让他心情更差,脸色也趋向难看。

    “又思又思!”她拉过自家男友,一点也没察觉到唐淇冰的阴毒心思,“你看,是波提切利的签名。这幅画是真的,居然是真的!”

    燕同学的表情也是雾沙沙,“哪里真?”

    “每一位艺术家都会在自己的作品上签名,无论有没有人知道。”她兴奋得快要跳起来,发现真迹了啊——“最直接的当然是写上自己的名字,但隐藏的签名却可以各种各样,有的是花纹,有的是曲线,有的是一块几何图案,有的是某些东西的组合。波提切利喜欢将自己的名字缩写变化成曲线组合,他传世的每一幅画上都有这种组合。你看!”她指指放大镜扩大的画面一点,“SB。”

    俊脸一抽,他不确定她是不是在骂人。

    室内安静一片。

    隔了好久,众人才听他虚弱地问:“沾沾,你怎么知道阿波会签这种名……”

    阿波……唐淇冰脸皮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太儿戏了……

    “彧告诉我的。”

    彧?他凝起眉头,漂亮的眼帘徐徐阖下。垂眸片刻,他忽尔笑起来,看向阴脸的唐淇冰,“她说是真的,就是真的。你要不要回去再验一验?”

    “我凭什么相信你的一面之辞。”

    “我没要你相信。”他只是相信沾沾的话。还有,他要找彧算账,什么时候教了沾沾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唐淇冰夺过放大镜,来来回回看了十几遍,倏地将放大镜向后一扔,凶狠地盯着他们,“好,我再拿回去鉴定一次,如果发现你们说谎,这家医院可以关门了。”向手下丢去一个眼神,一名黑西装立即上前将油画包好,带走。

    呼啦啦,一群人刹时走得干干净净。

    事情……好像告一段落。只是,莫沾从没想过今天发生的事竟然成了她人生的转折点。当然,这是后话。

    大约三小时后,莫沾收到一通道谢的电话。当晚,一名灰西装送来一张支票,六位数字看得全家一愣。第二天,她晨起溜旗鱼座,两名黑西装突然从车里跳出来,强行将她和旗鱼座一起塞进车里,转眼来到一处豪宅。出来迎接的人是唐淇冰,他带她观赏他的收藏,走完一圈后又拿出一张支票,说要聘请她当他的古画鉴赏师。她吓了一跳,自然不敢接第二张支票。唐淇冰也不勉强,让她好好考虑考虑,又差人送她回家。

    早在她被强行掳走的时候,邻居第一时间告诉了父母。父母不知如何是好,她推开门的时候,只看到满屋警察。尴尬解释了事情的始末,警察离开,父母面面相觑。

    回到房间,她瞪着六位数的支票坐了四个小时,挣扎得好厉害。不是为唐淇冰的话,而是……

    她好像找到了职业的方向。

    世界上大多数艺术品都和历史、神学、哲学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医院她肯定波提切利的真迹,正是因为她看到油画表面有一层淡淡的韵光,相信又思也看到了。如果要她形容,那层光就像在烛光中欣赏一幅画,画的表层朦朦胧胧,有一种微微起雾的视觉效果。

    就算唐淇冰不向她道谢,她其实也很高兴。金钱是行走社会的必要工具。职业的方向已经困扰她好久,尽管她不追求名牌,衣服鞋帽也只要够穿就好,可她总不能在父母的庇护下过一辈子啊。

    首要问题,她必须有能力养活自己。

    拿起支票,迎光端详了片刻,心头有什么东西落下。

    一槌定音。

    图书馆。

    “……啊,千粉你要出国……嗯,又思在医院。没错……嗯,我也不知道他会玩多久。好,待会见。”莫沾收了电话,托托手里的一叠书往借阅台走。

    这些书上都有一层密密的灰,想必是长久无人借阅的品种。登记时,记录人员一边拍打书上的灰一边奇怪地看了借书女子一眼:斯文美艳的女孩子居然读这些生僻难懂的鉴赏学,真是罕见啊……

    莫沾抱着书出了图书馆,下台阶的时候迎面撞上一个人,她抬头正要道歉,整个人突然呆住。

    好漂亮的人……还是男人……她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形容词。应该是东方人,头发和眼睛是黑色,发丝微长,但又不是搭上肩的那种,两片黑发垂掩在颊边,映得五官轮廓异常精致。他穿着淡粉色衬衣,栗色休闲裤,身高……大概和又思差不多。

    “哎呀,沾沾果然喜欢这种类型呢!”男人欢叫着扑上来,绕着她转圈的同时自己也绕了几圈。

    “对不起……”她不记得自己认识此人。

    “重新自我介绍。”漂亮的男人蹦蹦跳跳在她面前站定,优雅地鞠了鞠腰,“在下蔡凋,职业是医师,年龄28,身高188。沾沾,我一定会尊敬你、保护你,爱你就像爱女王一样!”

    她惊疑不定地打量眼前的漂亮男人,沉默良久良久,小心翼翼试叫:“蔡医师?”

    “是我!就是我!”漂亮男人执起她的手,“沾沾,我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不道德好一点。”

    “你的样子……”他原来的那张脸呢?

    “这才是我真正的样子啊,沾沾……”漂亮的脸贴过来,几乎吻上她的脸。啪!一本书拍上他的脸,顺便让他吃了满口灰。

    她正色地看着他,“我不管你是谁,有什么目的,你真的、最好离我远一点,至少你可以保命。”又思对非人的残酷她又不是没见过。虽然不觉得蔡凋有恶意,但如果被又思撞到可就麻烦大了。

    他捂脸嗤笑,“你是说那个养了几只小鬼、会一点法术就臭屁上天的燕又思?呵呵……我才不怕他咧!”

    那是因为又思还没发火——她在心底反驳,不过对蔡凋的外表还是很喜欢……她恨死自己腐宅的个性了。

    将她的沉默当成默许,蔡凋突然打横抱起她,一边下台阶一边说:“我为你准备了盛大又奢华的婚礼,你一定会喜欢的。”

    她骇然瞪大眼,一叠书拍到他脸上,尖叫:“你有病!放我下来。”

    他被拍得晕了一下,被她挣脱下地。见她不顾一切往前疾走,他轻弹手指,疾走的纤影立即定住。他微笑着走过去,却见清灵美丽的脸上一片愤怒。

    “怎么了,我真的很喜欢你呀……”他不解地摸摸她的脸。

    她气得全身发抖,偏偏手脚不听话,声音也吼不出来,感到他的手指摩挲唇角,她想也不想一口咬上去。他吃惊地收回,却看到她满眼浓得化不开的——厌恶。

    “真的那么讨厌我么……”他重新抱起她往路边的一辆银蓝轿车走去,叨叨念着,“没可能我的**术会失效啊,虽然对自己喜欢的女人用**术不道德,不过……不管啦,反正你以后也会喜欢我的,我们结婚之后,我保证你把燕又思忘光光。”

    她气得差点晕过去。非人的婚姻观和人类有这么大差别吗?荒谬,她根本不认识他,结个屁啦。

    你最好快点放了我,不然我让又思劈你一百遍——她只能用眼睛表达自己的愤怒。难怪又思对非人不留情面,是的,完全不需要给他们情面。

    “你瞪眼的样子真可爱。”蔡凋突然在她脸上印上一吻。

    轰——她炸血管。

    被美人吻她是很高兴啦,可是,被吻的前提必须是她心甘情愿。这个……这个……心跳因愤怒而剧烈,无数个深呼吸后,血液里有什么在叫嚣,在鼓躁,然后她发现自己的手脚居然能动了。意识支配行动,她一拳擂上他的脸,在他惊愕的目光下用力踩上刹车。

    车身一阵颠簸,他极快从惊愕中回神,哀求:“别踩,沾沾我求你不要踩我的脚!我停车,我马上停车。”

    她刚松了口气,蓦地见他唇角扬起狡猾的笑,心头惊骇,转身想推开车门。可是,在她的手扶上车门的一瞬间,只听弹指一响,意识渐渐麻木起来。

    这个混蛋……

    睁开眼,眨了眨,迅速坐起来,莫沾看到满室的辉煌。

    仿佛走错了时空,巨大的殿顶上雕着盘龙飞凤,无数轻纱垂荡在四周,光亮不知从哪里传来,整体大殿一片白灼。在她前方,两排统一裙饰的女子站出一条长长的甬道,一名漂亮得不像人的男人正缓缓向她走来,一身考究的白色燕尾服,黑发黑眸,宛然从画中走出来一般。

    “沾沾,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男人向她伸出手。

    她揉揉眼睛,“蔡凋?”他干吗穿得像百合花一样?不理他的手,她垂眼,倏地跳起来,“我的衣服……”

    她明明穿的牛仔裤和中袖T恤,怎么变成了蓬纱曳地裙。

    “我帮你换的。”蔡凋撩了撩头发,歪头一笑,笑得背后啵啵啵猛开玫瑰花。

    “你……”她抖着手指头点他,“你帮我换……你……我……”那岂不是把她看光?

    卑鄙——气红了脸,她脱下鞋向他扔去。一只不够,两只一起上。扔完了鞋,她拿起手边能扔的东西拼命向他砸。

    “误会了,误会了。”他一边接一边躲,还要一边解释,“我没有脱你衣服……啊呀!”被她甩来瓷器砸中。

    “没脱我怎么会换衣服!”她吼。

    “变的。我变的。”他赶快弹指,白色燕尾服刹时变成黑西装。指指自己,他急道:“看,我变的,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她冷笑,“就是怎样!”

    “沾沾你听我说……”

    “不听。”她举起一只小雕像正要砸过去,视线突然被他身后一点吸引。慢慢收回小雕像,她冷笑,“你、死、定!”

    蔡凋旋踵转身,看清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后,吃惊地张大嘴,“燕又思?”

    “蔡医师……”轻轻吐出三个字,不知是称呼还是告别,燕又思手中早已举起焰火枪,食指一扣,一颗金焰色子弹以光速射入蔡凋眉心。

    蔡凋发出高亢的尖叫,四肢剧烈抽搐,可尖叫过后,盘于他眉心的焰火居然慢慢熄灭,而那该死的家伙完完整整站在原地,黑西装又变成了白色燕尾服。

    “雕虫小技!”他摸摸额头,负手嗤笑,并不将燕又思放在眼里。

    “道行很深。”燕又思转指收了焰轮,静立不动。

    不知是谁先动手,莫沾只见两道身影眨眼间缠在了一起,拳脚交错,快得根本无法在视网膜成像。

    “沾沾!”有人扯了她躲到墙角。她睁大了眼,“千粉?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图书馆外面看到你有麻烦,赶快去找又思了。”沈千粉打量她的新形象,点头,“衣服很漂亮,很适合你。”

    “是吗?谢谢——”她捧住脸甜甜一笑,瞬间沉下脸,“现在不是赞美的时候。你看到我有麻烦居然不来帮忙?”

    沈同学扁嘴,“我会痒。”

    “……也是。”她点头。事实就是如此,也没什么理由责怪千粉。

    两人在不碍事的墙角嘀咕,燕又思和蔡凋却打得难舍难分。几次攻守之后,他凝起眉头。蔡凋不但不怕地狱味火,还能轻易化去他的法术攻击,这家伙到底是几千岁的老妖怪?

    不过,就算他是万年老妖,他也要把他拆个彻彻底底。

    若有所思地垂下手,他淡淡开口:“你多大?”

    蔡凋眯眼一笑,向远远的莫沾送去一个飞吻,转而以睥睨的眼神注视燕又思,笑得很欠扁,“秘密,不告诉你。”

    俊眸颜色一沉,燕又思垂头,“我警告过你,是你不听。”原本张狂四逸的杀气开始聚合,渐渐回到体内,就如从后往前放映的原子弹爆炸,从剧烈归于平静。

    很静。有那么两三秒,听不到一点声音。

    渐渐,远远有车轮滚动的声音。咔隆!咔隆!渐离渐近,却不知方位,给人一种来自地狱深处的幽昧。

    蔡凋皱起眉头,暗暗防备。他不知道燕又思接下来会怎样,为防万一,他将自身的保护结界设了三层。

    燕又思冷冷看着他,长腿微抬,缓缓向前迈了一步。他的气息很平静,全无侵略感,就像风景怡人的天山丽池,水平如镜,只有微风打起浅浅涟漪。

    是的,很平静,平静到诡异。

    蔡凋眯眼,双手成拳。

    “无郎——”喉中飞出清质的音节,“飞结!”

    轰!屋顶炸响闷雷,一道电光垂直劈向蔡凋。结界动荡,但所幸挡下了闪电的伤害。

    轰!轰轰轰!接二连三的雷电毫不客气地到访,完全不给他喘息的机会。结局巨震,那雷霆之怒仿佛就炸在耳边,震荡耳涡,直达脊椎的最深处。

    蔡凋重新设起保护结界,一滴冷汗滑下额角。

    雷电他不是特别怕,可眼前这人竟然能召来九天之上的雷火,这绝对不是普通法师能够做到的,到底什么来头?莫非……他小瞧了他不成?

    轰轰轰轰轰!雷如急雨,闪电就像设定了精确坐标的导弹,无论蔡凋躲向何处,总能最直接地劈中他。当不知第几道闪电劈下来的时候,他只觉颈后一寒。暗叫不好,正要遁地引去身形,却已经……

    来不及了。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霹雳像一盘被顽皮小儿掀倒的弹珠,叮叮咚咚,噼哩叭啦,一个不漏地砸向蔡凋。

    莫沾和沈千粉捂着耳朵躲在一边,被眼前的画面惊到目瞪口呆。

    “劈……了多少……你有没数……”她问千粉。

    千粉摇头。

    等一切重新回归平静后,殿中央的地板上只剩一具焦黑的、干瘪的、无法形容的人形炭块。

    皮焦肉糊……莫沾和沈千粉彼此对望,从对方眼中看到同一个词。

    诡谲的景象是,人形炭块居然还能动。刚开始是手脚抽搐,然后“呼啦”一下子炸尸坐起来,吓得两人抱成一团。

    更诡异的在后面——炭化的肉块发出龟裂声,咯啦咯啦剥落在地,先是手臂,然后是躯干、大腿、小腿,最后是脸。当所有外壳掉落干净,一具骷髅出现在三人眼中。

    晶莹雪白的骷髅!

    骷髅头动了动,黑洞洞的眼向莫沾“看”去——他真的可以看到吗?

    “哎呀!”骷髅用白森森的手骨捧住脑袋,慌张地说,“让沾沾看到我的真身了。”

    莫沾吓得躲到沈千粉身后。

    “咦,灵芝人啊!”骷髅抚掌,“好想吃一口……”

    沈千粉吓得转躲到莫沾身后。

    “不行不行,我早就不吃人了。”骷髅叉腰……是说他叉腰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腰只剩一条脊椎骨后,嘴角可疑地撇了下去,将手骨转扶到盆骨上,侧身再道,“燕又思,你有些能耐啊……居然能打出我的真身。嗯……我不该轻敌……”

    “何方妖孽!”燕同学皱眉低斥。

    “重新介绍。”骷髅昂起头骨,鼻孔朝天,“……”想了想,他又低下头,拍拍骨头上假想的灰尘,对着莫沾的方向说,“在下白骨妖,姓蔡名凋,男,妖龄2911岁,人龄28岁,现在的职业是医师,独身。独身!是独身!”强调似的重复。

    三人的嘴角同时一抽。

    “在下可是一个名传古今的大妖呢……”骷髅沾沾自喜地说,“很多文人都为在下写过赋哦……”

    有又思在,莫沾大胆问:“哪些文人为你写赋?”

    “哎呀哎呀,这说起来可就多了。”蔡凋数起他的手骨头,“像庄子啊,张衡啊,曹植啊,李康啊,吕安啊,都是花心人物耶。而且,我是一个有品格、有教养的白骨妖,沾沾,嫁给我你绝对不会后悔。”

    还没死心!燕又思眼角一跳,再不留情。暂静的雷霆蓦地劈空而来,重重劈在白骨妖的天灵盖上。

    受此一击,白骨妖牙齿打颤,摇摇欲坠。

    “咔!”轻微的龟裂声响起。

    白骨妖僵硬,“呀……”

    关节就像被一组重槌同时击打,轰然倒塌——白骨支离破碎,散落一地。

    “沾沾,千粉,快走。”燕又思扯起两人,结出符界迅速离开。这里阴寒之气过重,生人待久了会沾上鬼气,影响健康。白骨妖他稍后再来解决,先送他们出去。

    莫沾只感到又思拉着自己在跑,眼前完全没有光亮。而且,在离开宫殿大门时,她好像听到白骨妖委屈委屈的抱怨声:“混蛋燕又思……我的蝶骨呢……混蛋,还差一块脊椎……”

    ……难道说蔡凋在组装自己?

    真是够诡异。

    庄子,张衡,曹植,李康,吕安,他们都写过《骷髅赋》或《骷髅说》。难怪白骨妖的鼻孔翘上天,莫非他们行文中遇到的那具大言不惭的骷髅就是白骨妖?

    无逸无尘的青年坐在栏杆上,望着空中不知名的一点,不知想什么。微昂的头和白皙的颈在深色建筑的衬映下勾出天然优雅的线条。

    对蔡凋他并没有留情,居然劈不死他,倒真让他有些吃惊了。第二天在医院撞到蔡凋,仍然是一副平凡人类的模样,大概是骨头刚接好,扶着腰不敢靠近他,却站在远远的地方瞪了他几眼。

    骷髅不是应该“合体自然,无情无欲”吗?

    活了两千多岁的白骨妖,算是吉光片羽了。那家伙的妖气很醇和,如果不是掳了沾沾,他也不会把他劈散。

    想到沾沾,他深深吐口气。唐淇冰找过沾沾,他知道,结果是沾沾完全迷到古物鉴赏里去了。带她离开白骨妖宫殿的时候,她还惦记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一叠书。

    古物鉴赏,挖掘历史,做这些事会不会有趣呢……

    五师兄打着哈欠从侧院走过来,眯眼看到晨光中的剪影,抬手招呼:“早,又思……咦,你今天不去医院?”据他所知,他这个小师弟现在正沉迷医师工作。

    “不去了。”燕又思垂头,“不好玩。”

    五师兄打完哈欠,抱臂靠在廊沿的柱子上,似笑非笑地看他。自然的静默在两人之间徐徐荡漾,五师兄的视线一直在他身上,淡淡的注视,仿佛隐藏在阴影中的守护者。

    “五师兄……”他轻轻开口,“你在这里闷不闷?”

    “还好。”

    “……”

    五师兄叹气,“没有其他事想要告诉我吗?”

    “……我不适合当医生。”他盯着地面,“可以救活的生命,无常却早已经站在床边等着收魂,不需要生存的生命,却可以安然无恙地离开。”

    “嗯。”

    “人体里尽是一些奇怪的东西,脑袋里面装金属很好玩吗?”俊美的双眉攒了起来,“一个女人长两个子宫,男人体内长卵巢,半边大脑全是液体还能活蹦乱跳,内脏里面还有内脏……”

    “好了又思,我知道了。”五师兄打断他的话,脸色有点菜青。他还没吃早餐好不好,再听小师弟讲下去,他午餐都可以省了。

    燕又思咧嘴一笑,从栏杆上跃下来。清亮的口哨响起,单车滚过来。

    “我出去一下。”他跨上单车向五师兄道再见。

    “去哪里啊?”五师兄在他身后问。

    “买东西。”

    五师兄撇撇嘴,转身。三个小时后,他瞪着由又思带回来的“新品种”,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绕着新品种走了一圈,五师兄不太明白地问:“怎么突然买这个?”

    这个……

    一辆挟着强烈流线质感的银灰色跑车停在院子里,血红十字和绿色食人蛇的标志在阳光下熠熠相映,即经渭分明,又不分彼此。

    Alfa Romeo,一辆身姿皎洁的金属猛兽。

    俊美的青年迎着阳光眯起眼,笑容仿佛无垠无际的海洋,悠悠的话随风荡漾:“啊……我要去环游世界。”

    让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自己也会喜欢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杠上恶魔御神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针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针叶并收藏杠上恶魔御神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