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田事未央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出现

第二百八十六章 出现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闹事的那些人终于离开了。

    围观的人见了未央依旧是神色自若的眼神,这才明白不过是哪一家眼红的来踢店了,慕家的胭脂铺子的生意又好了起来。

    慕二郎却是不大高兴,只是冷冷地留下了一句,“好好地看着胭脂铺子的生意,别给了慕家抹黑,说罢转身就走。”

    独留未央僵硬在原地,只是看着慕二郎的背影偷偷地做了个鬼脸,只是小声地一边嘀咕一边吐槽着。

    直看得众人不由得在一旁偷偷地嗤笑几声。

    当然,慕二郎自然是走远了,便是看不见这些人的举动,否则他又该是勃然大怒了!

    只是未央却在这时余光一瞥,似乎是看见了什么一般,她一个眼神扫了过去,嘴角忽然勾起了一抹笑容来,只是拜托了身后的三儿好好看着店,便快步离开了店里,湮没在人群之中去了。

    林涣歌坐在轿中,心里只有些恼,心里一直怪着那个不成器的小丫鬟,就是连这些小事竟然也干不好,愈想便是愈发的生气,只是不停地跺着脚,是气得咬牙切齿。

    方才还趾高气扬的小丫鬟此刻早已是没了气焰,又听见了林涣歌低低的咒骂声,心里是愈发的害怕,只是低着脑袋,也不知道究竟是应该如何是好,头也就低得更低了。

    只是轿子刚拐过了一个拐角,忽然没有理由停了下来,小丫鬟还没有回过神来,只是一头撞在了坚硬的石墙上,额头一下子便是鲜红的一个印子。

    吃痛地揉了揉脑袋,那小丫鬟抬起了脑袋来,只是泪眼婆娑之间只是看着未央轻快地跑了过来,她刚想惊呼出声。却听见了未央只是咧着嘴笑道,“方才我还怕寻不到这位姐姐的,如何在这里就碰上了!”

    “你还不放过我们么?”心里想的话不假思索就说了出来。那小丫头也是这时才想去是自己说错话了,只是她改口也来不及。只是恨恨地看着未央。

    未央倒也不在意,只是依旧云淡风轻地笑着,却是步步逼近,“方才姐姐说慕家的胭脂不好,未央虽说不知道究竟如何补偿,只能带来了这些东西来,都是慕家新出的玩意儿。对咱们女子的皮肤可是特别好,若是姐姐不嫌弃,就请收下吧!当然,若是姐姐不怕毁了那张倾国倾城的脸的话!”

    林涣歌虽说是坐在轿中的。只是听见了未央的话时,一双涂着鲜艳的蔻丹的手攥紧了自己的衣角,磨着牙,是恨不得将未央碎尸万段了的表情。

    还是那小丫头知道林涣歌的心思的,心想着这便是自己将功赎罪的时候。因而伸开了双臂,一把拦在了未央的身前,只是恶狠狠地说道,“放肆,我们家的姑娘。又岂是你能够随意接近的!成何体统!”

    未央却是一愣,怎么说她也是慕家堂堂的嫡女好吧!

    再说了,如今又不是轻商贱商的时候,她如何就不能见见轿中的人了,更何况,难道里面坐着皇亲国戚不成?再说了,就算是皇亲国戚,未央又如何不能瞧了?

    她这样想着,嘴角噙着的笑容忽然邪恶了起来,忽的叫那位小丫头有些莫名其妙。

    等到她终于意识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的时候,未央却已经拿出了她那好东西。

    那丫鬟还没有反应过来,未央却已经是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她一惊,转身往自己的身后看去,却见到了未央不知何时已经穿过了自己,站在了轿子前面,自己还没有来得及阻止,却见她一把掀开了轿帘子。

    那丫鬟不禁惊呼出声。

    只是未央却睁大了眼睛,看着轿子里端坐着的一脸恶毒的女子,一下子变得大脑空白!

    “林……林涣歌?”

    “放肆!”林涣歌的声音却是无比的尖锐,她似乎是气焰高涨,只是说道,“本宫的名字,又岂是你随便可以叫的!”

    看她这架势,分明是还把自己当公主嘛?

    只是未央却纳闷,她如何在这里出现的?!

    又想起那丫鬟说得,是敬王府里的姑娘,这个林涣歌,与敬王究竟是什么关系?

    只是未央还没有反应过来,林涣歌却已然是推开了未央,一把放下了帘子,只是说道,“不必理她,起轿!”

    未央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等到她终于保持了平衡,却看着走远了的轿子,是愈发的一头雾水了。

    只是脑海里却依旧是隐隐不祥的预感。

    林涣歌是蹙着眉头回了敬王府的,一边走着,还一便喋喋不休地咒骂着这个黎未央,害得未央在仙乐楼之中一连打了还几个喷嚏。

    敬王一般是不在敬王府的,只是此时却不知为何正坐在正厅里,正笑意吟吟地望着林涣歌,见到她似乎是一脸的不高兴时,这才站起了身来,只是宠溺地说道,“我的小公主,可是谁又惹了你了?”

    “还不是那个该死的黎未央!”

    林涣歌见到了敬王,似乎心里的委屈一下子得到了发泄,直扑进了他的怀里,哭诉道,“皇叔,那黎未央处处刁难涣歌,皇叔可是要为涣歌做主!”

    “好,好!”敬王笑得和蔼,苍老却是和善的手轻轻地拍着林涣歌的背,柔声安慰道,“皇叔自然是会为我们的涣歌做主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深情是与平日里截然不同,看着林涣歌也仿佛是在看着自己的亲女儿一般。

    林涣歌这才觉得稍稍地安定了下来,“还是皇叔对涣歌好!”

    是的了,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即便是她的父皇,也没有像敬王一般对自己如此之好。

    似乎只有在敬王府,林涣歌才找到了唯一的温暖。

    “真不要脸!”敬王的独生子林戬便是在这时走了进来,玩世不恭的一张脸上尽是不屑的深情,也不知道是看着敬王,还是看着林涣歌。

    敬王见到了林戬的时候是对着林涣歌截然不同的神情,只板着脸,冷声说道,“你有是去那里胡闹了?”

    林戬却不怎么在意,只是随手叫了府上的小厮将他那一匹珍贵的枣红马牵回了马厩里去,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只是毫不在意地说道,“你只要管好你自己的事情也就罢了,又何必来管我?”

    说罢只是露出了不屑的深情,只是吊儿郎当地从敬王的面前走了过去。

    敬王只冷着一张脸,想着这个臭小子还真是野性难驯,只是面上却没有多说些甚么,只是依旧和善地瞧着林涣歌。

    林涣歌是打心眼里不喜欢她这个玩世不恭的堂弟的,无奈他姓林,毕竟是自己这个亲皇叔的独子,她便只能强装着笑容说道,“皇叔,阿戬本就是这般张扬的个性,毕竟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还请皇叔不要责怪他!”

    “我自然是不会与他怄气的。”敬王这才露出了微微的笑意,却只是看着林涣歌说道,“若是皇叔真的有你这般的女儿就好了。”

    林涣歌睁大了眼睛看着敬王,她刚想说些什么,只是这时沈洛来了。

    林涣歌毕竟是个知趣的人,知道朝堂之事,自己不必掺和,便盈盈一拜,兀自退了下去。

    敬王见是沈洛,脸上的表情却立即如同平日里在仙乐楼时一般,似乎是玩世不恭,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不屑,嘴角是若有似乎的含了淡淡嘲讽的笑意。

    “参见敬王!”沈洛俯身作揖,态度恭恭敬敬。

    敬王只一个眼神,正厅内所有的丫鬟小厮们便都退了下去。

    大门渐渐地被合了上去,究竟两个人说了些什么,无从得知。

    等到沈洛终于推开了门时,天色已然是阴沉沉暗了下来,从他的脸上看不出究竟是怎样的心情,却只见了他眼里闪烁不定的眼神。

    有丫鬟领着他走在了回廊之上。

    却不是出了大门,而是到了一处偏僻的院落里。

    一身华服的女子盈盈一拜,“沈公子。”

    正是林涣歌。

    沈洛只是又作了个揖,是彬彬有礼。

    又遣了四周的下人们,林涣歌似乎这才如释重负,“一直没有机会正式同沈公子道一声谢,若不是沈公子将涣歌从宗人府带来了敬王府,只怕涣歌这会子还在那宗人府受罪罢!”

    “是公主言重了,沈洛不过是做好分内之事罢了。”

    林涣歌的眼角似乎有微光闪烁,沉默许久,她这才朱唇轻启,只是低声问道,“是那个人,叫你这样做的么?”

    沈洛是是明白林涣歌的意思的,只是他不过是摇了摇脑袋罢了。

    林涣歌的表情似乎是有些失落了。

    只是人既然都已经没了,她在惦念又是何必?更何况那个人曾经如此的折磨自己,林涣歌似乎是轻声叹了一口气,只是眼神始终是有些异样。

    她复杂多变的眼神落在了沈洛的眼里,沈洛似乎是料定了主意。

    林涣歌见时辰不早,孤男寡女,又是这般的偏僻之地,自然是不好多做停留的,因而她只是又是俯身,便是要离开了。

    谁知沈洛忽然拦住了她,只是幽幽开口,“是有一件关于公主的事情,只是沈某不知道,是否应该开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田事未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迟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迟莯并收藏田事未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