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田事未央 > 第三百零一章 风寒

第三百零一章 风寒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深人静,然而未央躺在床榻之上,忽然觉得有些说出话来。

    那观主的话说得隐晦,自己不是听不明白,若是先前,她大概是想要离开的吧,只是如今,她无论如何也割舍不下了,两边都有自己的亲人,她又是应该如何选择?

    这样想来,未央忽的有些害怕起来,她怕浮生一梦,自己这些年在长安,在洛城所经历的一切,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境罢了,等到梦醒,她发现自己依然是经管学院的学生,每天过循规蹈矩的枯燥的大学生活,而梦里她所看见的那些人,再不复见。

    她这样想着,却是缓缓地闭上了眸子,竟然就这般昏沉沉睡了过去,只是陷入沉睡的时候,却从眼角落下了一行清泪来。

    她真怕一觉醒来,一切再不复眼前模样。

    夜已深,道观也陷入了沉睡之中,只有一处偏僻的角落里,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烛光。

    秦氏奉了茶,态度恭敬,半跪着瞧着眼前轻纱拂面的年轻女子,阴暗的光线里,看不清女子究竟是何面容,只能够听见她单独拿说道,“辛苦观主了。”

    “施主言重。”只是秦氏却只是低垂着眸子,态度虔诚,“若不是恩人,老身也寻不到安宁。”

    轻纱拂面的女子闻言只是微微地笑着,许久,只是颔首看着面前的一杯茶水。

    而只有他们二人知道,秦氏并非先知,方才的话,只是女子教秦氏说得罢了。

    而究竟是什么原因,无从得知。

    而在洛城之内,很快。赛娜公主对沈疏的爱意已然是众人皆知,赛娜倒是无所谓,依旧是乐得自在,虽说她多次到了沈府之中要么是吃了闭门羹要么碰见的不过是沈疏不在府上的情况的,只是她却依旧不依不挠,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

    白湛听说了这件事情的时候嘴角是一丝不着痕迹的笑容。

    没有想到沈疏竟然是如此的好福气。白湛忽然有些私心,若是赛娜真的抱得了美男归,那就好了。

    只是这样想着,白湛忽然起身,一推开了门,却没有想到一眼便看见了迎面走来的赛娜。

    只是却没有传闻中所描述的那般厚脸皮。反而眼里是有些淡淡的失落的。

    他这才笑道,“这没想到这沈疏竟是如此的不知分寸,竟连我们如此美丽的赛娜公主都入不了他的眼么?”

    赛娜听了白湛一番赞美的话,这才笑逐颜开,“沈疏他的眼睛一定是瞎了。不过本公主大人有大谅,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前后有什么连贯的么?

    白湛挑了挑眉,这才说道,“若是白湛助公主一臂之力,可好?”

    赛娜看了一眼白湛,似乎是有些不解,以她入住仙乐楼那么久的经验,这个白湛,一向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么?如何这时候忽然那么热心肠了,难不成是有什么阴谋不成?!

    赛娜确实是刁蛮了一些,只是却是不傻的,也不至于看不出白湛究竟是什么心思,她这样想着,是愈发警惕地看着白湛,神色复杂。

    然而,白湛貌似是早就预料到了赛娜的反应一般,他只是风轻云淡地笑道,“公主多虑了。白湛帮公主,只不过沈疏中意之人恰好与白湛相同罢了。”

    如此直言不讳,还真是白湛的风格!

    赛娜似乎有些愕然,不禁开口问道,“难道沈疏喜欢的是阿秀不成?”

    她一想到这里,似乎有些恼,都说那阿秀姑娘的美貌倾国倾城,如今看来,只怕也有她能当自己的竞争对手了。

    然而白湛只是笑而不语,摇了摇脑袋,轻摇着手中的桃花扇从石化的赛娜的身旁穿了过去、

    只是赛娜却是愈发的不解,竟然不是那位阿秀姑娘,只是放眼望去,整个仙乐楼之中,似乎没有人的美貌能够与自己想比的,当然,在赛娜的心中,就是阿秀的容貌,都是无法与自己相提并论的,她这样现在隔阂,只是疑惑地自言自语道,“究竟会是谁呢?”

    “阿嚏!”未央一个喷嚏没有憋住,揉了揉肉通红的鼻子,未央只觉得一阵郁闷。

    这一场风寒来得突然,未央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身子可是就垮了,等到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得了风寒的时候,却是早已咳嗽咋不止了。

    同行的姑娘们一个个身娇肉贵的,自然是嫌弃这时的未央的,一个个多躲得老远,似乎生怕靠近了未央便会染上风寒似的。

    归去的马车上,未央能够光明正大地拥有一辆马车,倒是也乐得快活。

    只是谁知道这回却是慕安突然一跃而上,钻进了马车之中,未央又是狠狠打了一个喷嚏,这才含糊不清地问道,“你过来干什么?”

    慕安睨了未央一眼,只是淡淡说了一句,“安静。”便惬意地靠在了马车之上,眯起了眸子,却让未央有些捉摸不透,只是在这之前,他递过来的一罐姜茶,还是让未央很受用的。

    未央看着一脸无所谓的慕安,偷偷地做了个鬼脸,心里偷偷地想着这家伙表面上不说,其实还是很关心自己的,心里也就愈发的开心。

    有一个哥哥,就是不错!

    姜汤下肚,心里才有了些许的暖意,未央这才觉得身子好受了些。

    三儿裹了被子在未央的身上,身上不觉得那么冷了,未央眯着眸子,很快,便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等到她醒来,却已然是到了慕府之中,自己不知何时也已经躺在了熟悉的床榻之上。

    身子比在山上时已经好受了许多,未央这才有了些力气,挣扎着起身,只是脑袋依旧是昏沉沉的难受,嗓子如同冒烟一般,未央只觉得渴得慌,刚想着叫了三儿来,只是却在这时身子一僵,竟然是发不出半点声音来!

    糟糕,没有这么倒霉吧!

    未央忽然变得一脸苦逼状,定是自己的风寒实在是太过严重,怪不得嗓子疼得很,自己竟然如此悲催的失声了!

    这般黑灯瞎火的,未央也没有见到三儿的身影,想着她定是不知道到哪里溜达去的,没办法,正所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自己就算是想要喝茶,那也只能亲力亲为了。

    未央这般想着,只是随便扯下了一旁的袄子,一下子掀开了身上的被子,只是她才出了被窝,冷风忽的灌了进来,未央一个哆嗦,又是冷得瑟瑟发抖。

    算了,还是再钻回去,等到三儿来了再说吧!

    只是她还在犹豫着,忽然只觉得一道身影自眼前闪过,未央一惊,还没有发反应过来,就觉得有什么一下子将自己推入了被窝之中,她一阵心悸,等到眨着眼睛,看清了来人之时,这才松了一口气,是再熟悉不过的面无表情的一张脸。

    未央张了张嘴吧,只是依然发不出一句声音来,挣扎了几番,最终也只能作罢,只是瞪着眼睛看着沈疏。

    却见沈疏只是帮着她掖了掖被角,这般的沈疏,做出如此温柔的动作时,未央只觉得有些莫名的奇怪,沈疏如何知道自己生病了的?只是转念她便明白了过来,以沈疏的本事,自己有是什么他不知道的。

    沈疏的手覆在了未央的额头上,却还是有些惊人的滚烫,皱了皱眉,沈疏的语气有些责怪,“不是小孩子了,还不会好好照顾自己!”

    未央撇了撇嘴,只是露出了委屈的神色,现在她是意识到了什么叫有话憋在心里说也说不得的辛苦了。

    沈疏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话的语气重了些,这才叹了口气,努力地放缓了声音说道,“你这般病了,你觉得我不会担心么?方才是想要喝茶?”

    未央总是觉得今日的沈疏似乎有些怪异,沉默了良久却还是点了点头,沈疏不说话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沈疏说了这话,她这才觉得奇怪,沈疏这般的额性子,还会无微不至照顾自己的么?

    还真的是。

    只听得他一边说着,“茶都凉了,可是怎么喝的?”

    说着也不知道是端来了是从哪儿的来的热茶,放在嘴边吹凉了这才递给了未央,只是说道,“喝吧,温的不烫口。”

    未央自然是放心地一下子灌了下去,她实在是渴得慌了,也只是喝了茶下去,这才觉得冒烟的嗓子终于熄了火,心里也总算是好受了些,是愈发感激地看着沈疏,只是沈疏却有些无奈地看着未央,只是摇了摇脑袋,又轻轻地揉了揉未央的头发,态度有些亲昵。

    也不知是不是病了的缘故,未央的脸颊上忽然泛起了一丝红晕,有些促狭地看着沈疏,一双手绞着指甲,只是一眼又低下了脑袋,似乎是不敢看沈疏了

    这个丫头,沈疏的眼神又幽深了几分。

    三儿便是在这个时候端着药进来的,看见了沈疏也在屋内,似乎是愣了一愣,只是转瞬便恢复了释然,只是将药递到了沈疏的手里。

    又剪短了一段烛芯,屋室内亮堂了许多,这才默默地退了出去。

    未央看着那一碗也不知道是什么的药水,只觉得鼻尖弥漫着苦涩的味道,蹙着眉头,哭着脸,直摇着脑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田事未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迟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迟莯并收藏田事未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