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田事未央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回忆之敬王

第四百三十九章 回忆之敬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未央在见到了敬王的时候,是在皇宫的御花园之中,她本来是想去寻了沈疏的,只是沈疏还在昭阳殿里,一时之间未央只觉得有些百无聊赖,只能够在皇宫里随意地溜达着,只是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在这个时候看见了正在唉声叹气的敬王,正在喝着摆在桌案上的一杯茶,叹着气,眉眼之间更是布满了愁死,不用问,未央自然也知晓了敬王究竟是在愁什么的,她想了想,反正自己同敬王也不熟的,虽说当时敬王他离开了洛城的时候也对自己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话,不过那也是暂时的消失了隔阂罢了,如今既然是与林戬有关,未央心里也不知道敬王究竟心里是怎么想的,更不知道他会不会因为林戬继续做出了背叛了齐律以及国家的事情,想了想,未央不禁是心乱如麻,想着这样一个是非之地,自己还是不应该多待的,一想到这里,她不禁呼出了一口长气来,赶紧调转了脚步,转身就跑,一张脸上却是神色复杂。

    只不过偏偏这个时候,未央那一双无比灵敏的耳朵还是清清楚楚地听见了敬王是在这个时候叫住了自己的,下意识的,未央的脚步一顿,明知道自己此时此刻就算是躲,那也来不及了,更何况自己方才是明显的身子一僵,若是故意装作了没有听见了敬王的话,那也太明显不过了,一看就是在躲闪着他老人家的,想了想,未央抱着尊老的良好心态,又努力地挤出了一丝灿烂无比的笑容来,这才转过了身子,又是傻兮兮地笑着看着敬王,一时之间就连怎么请安也不知道了。只是一双脚就像是灌了铅似的,缓缓地走近了他,也不知道敬王这般神色复杂地瞧着自己。究竟是想要干些什么事情。

    而敬王明显还沉浸在了某种思绪之中,全然没有瞧见未央此时此刻那般做作的表情的。因而更是没有注意到了未央的异样,只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又冲着未央露出了一个罕见的笑容来,指了指自己面前的一个位子,说道,“不必拘谨,如今我已经不是敬王。坐吧。”

    这话说得,可是叫未央一愣,似乎又想起了那一日敬王离开了洛城的时候,也是这般的模样。未央想着自己如何是没有想过的,恐怕敬王果然是改变了,再也不复当初的威严的王爷的模样,也少了那时的心狠手辣,未央瞅着敬王这般模样。也不知道为何,只是忽然之间,竟然在脑海里想起了慈祥两个字来,其实也不能够说未央是想要无端想起了这两个字的,虽然说如果是在大半年之前。未央是打死也不会在敬王的身上找到了这两个字的,只是这个时候,未央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相信了敬王的这般模样是真实的,就像是经历了炼狱的老者一般,白发斑斑,伤痕累累,尽管那一双深邃的瞳孔之中还存在着往日的威严,却少了以往的那深藏不露的杀气,那一瞬间,未央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与敬王亲近了起来,尽管先前还有了好几次,敬王对自己是动了杀机。

    虽说未央还是第一次这般近距离地瞧着敬王的模样,却还是如他想象中的模样,一双脊背挺得笔直,不怒自威,只不过让她愕然的却还是敬王那斑白的两鬓,一定是想了很多的事情罢,否则如何会忽然生出了这样多的白头发,未央还在这样想着,就是自己也讶异,自己心里所想的话竟然还会在了这个时候脱口而出,“敬王爷,您是不是在扬州,过的一点儿也不快乐啊?!”

    未央一说完了这句话就忽的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想着自己还真是心直口快,恨不得是狠狠地抽自己一嘴巴子,她应该明白的,这种事情又怎么能够多说呢,自己心里想想也好,方才自己瞧见了这位高高在上的王爷,已经是如此的无礼了,想来敬王爷也不知道在心里对自己打低了多少的分数了,自己此刻又口不择言,忽然说出了这样一句好死不死的话来,恐怕此时的自己早就是负分滚粗了吧,未央一想到了这里,不禁又是一阵恼,这个五官都皱在了一起了,想着自己是一定要将自己的嘴巴缝起来才是。

    只是她还在自个儿一脸苦逼地香泽自己如此不恭敬会落得的好下场,却没有想到敬王爷却在这个时候苦笑一声,一听见了他有些沙哑的声音,未央是愈发的惊呆了,不过有了先前的教训去,却还是端端正正地坐直了自己的身子,听着敬王爷继续说下去,“其实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之前那么对待阿戬的话,他也不会恨我到如此的地步,更不会做出了那般荒唐的事情,当初我虽说是离开了洛城,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心里却还是放心不下阿戬的,虽说他从小就待我不亲近,总觉得是我害了他的额娘,只不过我们毕竟是父子,血浓于水,我又是看着他长大的,他心里想什么,我又如何不知道呢,当初我之所以匆匆离开了洛城,无非就是为了让涣歌能够安心罢了,那个孩子,之前受了那么多的苦,再继续待在了洛城,也只能够愈发的痛苦而已,为了涣歌,我放弃了阿戬,所以如今,才会落得了这般田地,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做好父王的责任!”敬王说出了这一番话的时候是发自肺腑,未央开始第一次听见了敬王说这般话的时候,就已然明白了,这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愧疚,那一刻,未央的心里是有所触动的,虽说她在这儿只是一个弃妇的孩子,从来没有想过父爱是什么样子,她那时初来乍到,也不过是想着没有爹就没有爹吧,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谁知道后来遇到了李大,虽说他们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不过到一开始的不打不相识,如今早就是比父女还亲了,更重要的是,未央瞧着敬王这般,忽然想到了自己远在天涯海角的父母,她本来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只是却也在这个时候想起了,自己来了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的岁月,而那时的自己又是如何了,更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如何了,而也就是这个时候,未央自己也没有发觉,竟然好几次梦见了自己回到了那时生活的世界里,而那般的感觉随着时间的逐渐消逝就是这般愈发的强烈起来,有时候,就是未央忽然疑惑了,究竟自己是否是即将要回去了。

    未央想着这里,心中忽然不舍起来,竟然连自己也没有发觉自己此时此刻的眼角竟然忽然湿润了起来,这般想着,心里的话又是不假思索地开了口,“是不舍么?”

    “是不舍啊!”未央没哟想到敬王也会是应了一声的,不免有几分愕然,却在这个时候收回了自己的思绪,只听得了敬王又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未央,你要听我说了一个故事么?”他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噙着泪水,这还是未央第一次看见敬王忧伤的泪水。

    只不过这会子未央却没有多说些什么,寂静的御花园的一角,敬王屏退了所有的宫女太监们,说起了尘封已久的故事,而这还是未央第一次听说了关于林涣歌的母妃之外的故事,敬王的声音是沉沉的,就像是一潭深不可测却又清澈见底的湖水一般,一阵微风轻轻地拂过了湖面,惊起了一汪波澜。

    而未央便是在这个时候,终于听说了那样一个关于敬王和贤王妃,便是林戬母妃的故事,而这样一个悲剧的伊始,便是当今皇上娶了敬王心爱的女子之后,敬王借酒浇愁了好一段岁月,而就是在一次花间月下,他提着酒壶,兀自独饮着,只是无论如何,他心里的悲凉无以复加,都是这一壶美酒无法浇灭的,反而铺天盖地地袭来,毫不留情地吞噬了敬王,他一张脸通红,俊美的脸上却满是不甘心以及仇恨的心情,他恨老天爷的不公平,为何要这般对自己,而就是这般醉眼迷离,满腔愤慨的模样,却是吸引了无意之间在此驻足的女子,便是之后的贤妃,当初将军府的长女戚贤,之所谓一见倾心,大概说得就是敬王与那一位贤妃吧。而这之后,便是将军到了昭阳殿里,话里隐晦,却还是透露了她心爱的长女的情思,先皇自然明白,不过却没有表态,只是说了这件事情还需敬王亲自做主才行。

    这件事情本来是可以这般平安无事地过去的,只是当时的敬王却是恨极了先皇抢夺了自己心爱的女子,当先皇同她说,“婚姻大事毕竟不是儿戏,皇弟,就算是平常人家的女儿何况不能随便对待的,更何况,这又是戚将军府的长女,若是你不喜,朕便去告了戚将军去,早点断了也好,还请皇弟仔细思忖,可千万不能日后再耽误了那一位姑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田事未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迟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迟莯并收藏田事未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