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绝黛风华 > 45044 暴风雨前的平静

45044 暴风雨前的平静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秋日午后的阳光并不如夏日那般灼热,暖暖的,坐在湖心凉亭里,风从湖面和是那个吹来,风华一边吃着新摘下的新鲜水果,一边看着林陌玉领着黑在花园里快乐的奔跑,只觉得心里无比的平静而惬意。

    轻轻咬破多汁的葡萄,甜而不腻的感觉从口腔一直蔓延到胃里,浑身都是一种说不出的舒坦。这一刻,风华享受的闭上眼睛,暗暗感叹着:如果以后每天都能像现在这样就好了。

    不过,风华知道这只是她的美好愿望,并不容易实现。至少,现在是不能的。而且,很快就会被打破。

    因为,她这几日的这份平静,正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在老太太和贾宝玉离开后,风华曾派人去打听贾家的情况,一则是知己知彼,二则是狠狠的看场笑话解解气,结果是……

    什么都有意义的消息都没打听出来。

    虽然这个结果让风华有些失望,但是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愈发确定贾府必定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风波。

    贾家的下人,风华是知道的,一个个的富贵多年,早就养刁了,做事不见尽心,却极擅钻营,各自打着自己的小九九,又大着嘴巴到处说主子们的事情。如今,一点消息也得不到,只能说明贾家主子以极严厉的姿态下了缄口令。所以,一时之间,没有人敢捋胡须。毕竟,谁也没活够不是?

    事情发生了,贾家那几位当家人的第一反应自然是把事情按下去,希望能息事宁人。

    可是,风华对贾宝玉很有信心,他不可能会轻易屈服,尤其是在贾政不在的情况下。放眼整个贾家,除了贾政,还有谁能压制得住贾宝玉?

    所以,很快,贾家的人就会出现了。

    “姐姐,姐姐……”林陌玉的呼唤打断了风华的冥想。

    “顽好了吗?”看着林陌玉跑得满头大汗,风华宠溺的叹气摇头,一边起身,拿了干净的素帕仔细的揩拭,一边嗔怪道:“看你,跑了这一身的汗!顽好了就回去洗洗,风吹得狠了,容易着凉。”

    林陌玉嘿嘿的笑着,指着面前这个不大的人工湖道:“我和黑在这里洗,好不好?”

    风华这才看到黑此时正在湖水里,一头钻进波光粼粼的湖水里,又突然钻了出来,用力的抖动着身上的水,溅起的水珠在阳光的映射下闪闪发亮。它的样子很享受,看着林陌玉拼了命的折腾,样子无比的嚣张,竟好像是在炫耀似地。

    如此这般,看在风华这个仍有些怕狗的人眼里都觉得很是可爱,眼睛里忍不住染上几分笑意。

    不过,喜欢归喜欢,原则是不能改变的,“不可以,那里面多脏啊,又不知道水有多深,不安全。”

    “哪里脏了?明明就很干净的!而且,这点水能有多深?”林陌玉嘟着嘴唇反驳。

    没错,这水看着是挺干净的。但是,风华却仍旧觉得它不干净。因为,她很清楚,这水里有很多的细菌和寄生虫,只是古人并不明白而已。

    板起一张脸,风华很是坚持,坚定的摇头,“那也不行!”

    “姐姐!”林陌玉拽着风华的胳膊摇晃,拖长着声音撒娇。

    林陌玉生得模样极好,这副可怜兮兮的讨好模样,看起来十分的惹人怜爱,风华自然也不例外。心头一动,差点冲动的答应了。

    不过,风华最后还是按制住自己的冲动。林陌玉现在只是一个小孩子的智商,她责任也有义务为他把好关,不能全随着小孩子的性子。一瞬不瞬的看着林陌玉,风华抿起嘴唇,坚定的摇头,“乖,听话。水里脏,要生病的。”

    林陌玉眼睛的光芒慢慢的暗淡了下去,低着头,很委屈的喃喃自语,“我以前常和黑洗都没事。”

    转头,看到黑在水里游得那样自由、快乐,林陌玉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羡慕。

    “姑娘,毕竟是建在宅子里的,这水并不算深。”看着林陌玉这么可怜,雪雁很仗义的出手相助。

    她是古人,一点也不认为这湖里的水不能洗澡,自然是站在林陌玉这一边的。

    林陌玉听到有人支持他,忙用他那双波光粼粼的眼盯着风华,一个劲儿的点头,“是呀,是呀……”

    看着他可怜的小模样,风华心里也不好受,犹豫了好一会儿,风华最后还是选择了让步,“好了,你去和黑洗洗罢。不过,洗完了以后要回房再洗一次,免得里面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对着林陌玉,风华总是没有办法坚持原则。

    虽然她总觉得水里不干净,但是这个时代,水并没有受多少污染,想来也是不打紧的。古人有时赶路紧了,不是还直接喝河里的水吗?可见,它也没那么脏。而且,林陌玉的身体不错,既然以前常做,多做一次应该也无碍。

    当然,其实,这种种原因合在一起都及不上林陌玉那记失望的眼神。

    风华不想见他那么失望,总想多宠他一些,想来回去再洗一次也就安全了。

    果然,林陌玉见风华同意了,立刻雀跃不已,猛的蹦起来,“太好了,谢谢姐姐。”

    说罢,简单的将外袍扯掉,翻身直接从栏杆上跳了下去。

    风华看得心惊肉跳,林陌玉却一点也不知道,一个猛子钻到黑旁边,搂着它,一起在水里翻滚着。

    看他们玩得这样高兴,风华觉得自己作对了。没有什么比得上他开心的笑容了。

    和黑一起翻滚追逐了好久,林陌玉注意到一直看着他的风华,大声叫道:“姐姐,你也一起来罢?”

    风华的眼睛亮了一下,心中微动。还别说,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风华都没有这样的机会,她也的确很新奇。

    轻轻摇了摇头,风华最后还是拒绝了。虽然她本人不认为有什么,但是这个时代有它的生存规则,风华不敢去挑战它,没胆子做这样惊世骇俗的举动,不能太过特立独行了。所以,只能拒绝。

    林陌玉歪头想了一会儿,突然发力游到风华不远处,嘴角绽放出一抹略带诡异的笑容,不待风华反应过来,便捧起一捧水,用力的向风华泼了过来。

    风华抬手去挡,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身上多处都被泼湿了,衣服贴在身上,粘粘的,很不舒服。

    林陌玉咯咯的笑着,“姐姐,已经这样了,你就下来罢?”

    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往风华身上泼水。

    这一幕,在很久以前曾经在风华身上上演过。只是,那个时候在游泳池里的是贾韶,他也曾拿着泼她,闹着要她也下去。

    突然起来的回忆措手不及的展现在风华的面前,让她不禁有些慌乱。

    那个时候,她表面上生气,心里是极高兴的,蹲在游泳池旁和贾韶对泼。在身上都湿了以后,她本想也下去,只可惜突发心绞痛,才不得已搁置了。对此,不管是她还是贾韶,都曾后悔不已。只是,她悔在她的身子破坏了这么好的气氛,而贾韶悔在跟她胡闹。自此之后,贾韶便再也不曾这样闹过了。

    每次,都是贾韶在游泳池里游着,她躺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偶尔就算下水,贾韶也只是小心翼翼的护在她身边,并不和她玩乐,以至于让她觉得索然无味。

    风华的表情吓到林陌玉,他慌忙从水中飞身而上,*的落在了风华身边,“姐姐,你怎么了?生我的气了吗?”

    这亭子离湖面并不算低,可是林陌玉一跃身便轻挑挑的上来了,简直可以算是无视地心引力,这让风华瞠目结舌,心神立刻被拉了回来,“放心罢,姐姐没有生气,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罢了。”

    林陌玉看风华表情并不似作伪,心下略安,只是想着自己惹了风华,仍旧有些讪讪的,“我只是想和姐姐顽……”

    “别担心,姐姐真的没生气。”风华笑着安慰林陌玉。

    身上湿了,风一吹,风华不禁打了冷噤,忙起身将林陌玉身上湿漉漉的里衣脱下,换上他之前脱掉的长袍,“风冷了,赶紧跟我回去再冲一下,然后换上干净的衣服,免得着凉了。”

    林陌玉乖巧的点头,看到风华身上也湿了不少,忙道:“姐姐也回去换衣服罢!”

    风华点了点头,对雪雁道:“你带陌玉回去,注意水温,不可凉了。”

    在雪雁应下之后,风华转身欲走,却看到了一旁站着的苏嬷嬷,这才意识到自己竟不知道苏嬷嬷是什么时候来的。想道林陌玉之前那一纵身,风华心中不禁一紧。随后,又放下心来,横竖有了林陌玉打伤贾宝玉这事一出,本就是瞒不住的。

    其实,风华一开始并不希望众人知道林陌玉有武功这回事。因为,人最可怕的是没有任何的秘密武器,被敌人看得透透。那样的话,对方一旦出手,自己就会吃得死死的。隐瞒林陌玉会武功,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救他一回。

    可是,偏偏还是出了意外。

    不过,就算如此,风华还是下了缄口令。让沈君实知道已经是个意外了,绝对绝不能让贾家的人也知道了。

    “姑娘,南安郡王府的人求见。”苏嬷嬷恭恭敬敬的禀告。

    风华这才明白她的来意,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回房,慢悠悠的换了衣服,梳了头发,仔细的补了补妆,然后,风华才带着微风细雨、疏影暗香四大丫鬟一起出来。

    这四个大丫鬟是沈君实当初给的,风华与她们一向并不亲近,跟在身边的一般都是雪雁。可是,如今她却把她们都带着了。因为,她巨不爽南安太妃这个人,自然免不了摆摆谱,狠狠的气气她的人。

    见过厚脸皮的,但是没见到向南安太妃那么厚脸皮的人。认她当孙女,却连她的意思都不问一下,真当她是软柿子好捏了是吧?认也就认了吧,圣旨都下来这么些天了,也不见她这位奶奶露一个投影,这算是怎么回事?

    果不其然,风华如愿看到南安太妃家几个婆子们脸上不耐烦的神色,最可恨的是,看到她竟完全不收敛。

    风华暗暗摇头,这南安太妃一家还真是不拿她当盘菜啊!

    “郡主!”行了一个并不算恭敬,也不算标准的礼,领头的老婆子操着她略嫌刺耳的声音道,“我姓张,你以后可要唤我张嬷嬷。”

    这态度,不可谓不嚣张。

    其实,这也是难免的事情。

    张嬷嬷她们本就对风华没有什么敬畏之心,甚至看不上风华的身上,又被晾在这里等了这么久,自然没有什么好声气。她们自持自己是郡王府的人,眼睛一向都长在头顶上,这一次到林府来受到了这种冷遇,心里字是憋了一大股子的无名火。

    其实,在风华怎么也不来的时候,张嬷嬷等人曾想仗着自己的身份亲自去寻,只可惜,被林府下人态度强硬的给请了回来。

    原因很简单,这府里的下人虽不能说,但是身份上确实要高出她们许多的,自然不会巴结、害怕。若论起心气高,他们的心气比南安太妃家的下人高多了。

    唯一能让他们投鼠忌器的是贾家,因为贾家名义上是风华唯一的亲人,而且,还养了风华那么多年,他们态度若是太强硬了,怕惹得风华不快。若是风华以此做契机将他们都赶出去,主子那里就不好交代。

    可是,风华不久前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命他们好好的看好了门。风华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这林府是姓林的,只要我们自己不失了礼数,任凭来人有什么身份和来人也都是客,都得拿出基本的礼仪来。如果他们看不住这个们,就让他们都回去吃自己。

    如今,林府的这些下人们可是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势必要在不失礼数的情况找回场子。

    好死不死的,张嬷嬷他们就这样撞了上来,活该成了这林府上至主子,下至奴才的练手物。

    风华好像没听到似地,只一小口一小口轻轻呷着茶。

    苏嬷嬷见状,便知这是要交给她了,上前一步,“不知嬷嬷你到林府来到底所为何事呢?”

    张嬷嬷见风华理都不理她,好像说她不配和自己说话似地,心头火气。想她虽然是下人,却也是南安太妃的心腹兼得力助手,走在外面,哪个人不给她三分面子?偏偏在这林府一再的下了脸子,还是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

    这么想着,张嬷嬷的声音也就愈发的生硬了,说话也直接得很,“郡主虽然已经得了今上册封,但是到底没有举行认亲仪式,也没有将郡主介绍给族亲认识,看着实在不像那么回事。为此,我们太妃娘娘特意请了高僧卜算,定于三日后,在我们王府里正式举行仪式。届时,会有很多达官贵人们前来观礼,太妃娘娘恐郡主不知道我们那里的规矩,特意派了我来教郡主。”

    纵然做好了心里准备,风华的眼睛还是狠狠的暗了一暗。

    听听这话说的,表面上还看不出什么,但是认谁都能听出她话里话外的讽刺。

    什么叫“不像那么回事”,不就是说她这个郡主并不是真正的郡主,自然不像;什么叫“会有很多达官贵人们前来观礼,太妃娘娘恐郡主不知道我们那里的规矩,特意派了我来教郡主”,不就说是她风华小家子出身不懂规矩,特意派了一个人来教她规矩,免得她没见过世面,在“达官贵人”的面前失了礼数,丢了他南安郡王府的面子吗?

    不得不说,这些话不可谓不恶毒。

    但是,风华并不是一个随便什么人说的话都会放在心上的。这样粗鄙的人说出的话,在风华的眼里,跟放屁没什么两样。自然,也不会为了这个气着自己的身子。

    “太妃娘娘也是知道的,我这身子骨弱,经不起那些仪式。而且,这仪式嘛,也不过是就是表面功夫,走走过场。所以,请太妃娘娘不必过意不去,很不必为我安排这些了。”风华的嘴角噙着似有似无的笑意,好像完全没有听懂张嬷嬷的话外音似地。

    什么认亲仪式?快别来恶心人了!要她风华跪拜南安太妃以及她家的祖宗?做梦去罢!她虽是女儿,膝下也没有黄金,也绝不会随意屈膝的!天知道她有多厌恶南安太妃一家?!她甚至连面上的一句“祖母”都不愿意称呼!因为,她不配!

    张嬷嬷气结,她想她似乎是低估了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了。

    她不能提出异议,因为风华话里话外都将南安太妃举行认亲仪式定义为太妃对她的疼爱和怜惜。如果她提出异议,就是说南安太妃心怀不轨,不顾及柔弱干孙的身体举行仪式,是为了达到她不可告人的目的。

    当然,南安太妃的确是有目的的。而且,正视不可告人的目的。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她才愈发的不能把差事给办砸了啊!

    原来,南安太妃之所以办什么认亲仪式,并不是之上说的所有原因,而是因为皇帝迟迟不肯下旨命风华和亲,让那把悬在他儿子头上的剑愈发的摇摇欲坠,所以她才着急的。

    虽说,胜败乃兵家常事。但是,跟皇帝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战败了,不治罪,是皇帝的恩典;治罪,是皇帝的权利。

    南安太妃很清楚,她的干孙女和亲了,才能和他儿子罪过相抵。若是她的干孙女不和亲,她的儿子就随时可能被问罪。纵然,他现在还重伤在身。只是,她老人家怎么也想不明白,她明明已经按照皇帝的暗示使贾家人去和亲了,皇帝怎么只下了册封郡主的旨意,提都不提和亲的事呢?甚至在此之后,对她愈发的冷淡,连面圣都做不到了。

    虽说同时下旨有失皇家颜面,但是更丢人的明明是她南安郡王府才对啊。照理说,皇帝不该放过这个折辱她南安郡王府的机会的。难道,皇帝他知道那件事情了……

    南安太妃有些慌乱,那件事情她和贾家都做得相当隐蔽,应该不至于被发现才对。指不定,皇帝只是想要多两天缓和的时间也不一定的。

    强行按下焦急的心神,南安太妃等了好多天,始终不见皇帝有下旨和亲的趋势,也不肯理会她的求见,不禁真的慌了。

    如今,她只能先认为皇帝觉得他南安郡王府还不够丢脸,不够让门人心寒,所以才隐忍不发。她就顺着这个思路,正式举行仪式,让所有的人都来凑这个热闹。

    若是这样,皇帝还是没有反应的话,她就真的必须要做最坏的打断了。

    于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建立在风华去参加认亲仪式的前提下。如果风华不去,南安太妃就不能认清皇帝的心思,也无法使出相应的对策,每天活着独子性命难保的焦虑中。

    张嬷嬷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想要挽回,却又想不出办法来,一时间,急得额头上都渗出了汗水。

    风华心情愉快的欣赏了好一会儿,总算没了兴致,起身道:“我觉得头有些昏,乏得厉害,就不在这里陪张嬷嬷了。”

    这一声“张嬷嬷”,竟生生的让风华叫出了讽刺的意味。

    “郡主莫走。”眼看着风华要走,张嬷嬷再也顾不得是不是自作主张了,“其实,郡主无需担心,我们家太妃娘娘早就考虑到郡主的身体状况了,这个认亲仪式非常简单,并不繁复。而且,我们也会请最好的太医实时掌控着郡主的健康状况,必定不会让郡主受了罪去。”

    风华回眸看了张嬷嬷一眼,心里止不住有些欣赏她,有胆量,又有能耐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到这个对策,想来她在南安太妃那里也是个得用的。只可惜,她是断然没有让步的道理的。

    “嬷嬷这么说,实在是折煞我了。太妃娘娘一番爱护之情,我自当从命。只是,我这身体不争气得很,最近这天气又变化无端,三日后若是病倒了,还请太妃娘娘多多包涵才是。”轻轻浅浅的笑,风华的目光很真诚。

    张嬷嬷却倒吸了一口冷气,风华这话等于明对明告诉她,她在那一日一定会生病。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张嬷嬷觉得,眼前这个女子不是个好惹,她极有可能会为此特意弄病自己。

    “郡主,我……我……”张嬷嬷本就不是个特别有急智,又没遇到过风华这样嚣张的对手,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小丫鬟进来,“姑娘,忠顺王爷家来人了。”

    沈君实?!

    风华微微挑眉,她找了他几天了,他可总算是做出回应了,“快请!”

    不一会儿,就有丫鬟引着一行人进来,似乎抬着几个箱子,似是礼品。

    风华倒还不觉得什么,张嬷嬷却是瞪大了眼睛,因为那个领头的人是忠顺王爷的贴身太监李全。

    张嬷嬷下意识的像风华看去,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是怎么和忠顺王爷那个难缠的家伙扯上关系的?

    李全走上来,对着风华恭恭敬敬的施礼,然后谄媚的笑着,“姑娘,主子命奴才给您送礼来了,祝贺您册封郡主。”

    风华并不知道李全的身份,但是穿着打扮不似普通下人,而张嬷嬷的脸色变化又太大,所以也猜度出一些,回了个半礼道:“谢谢你家主子关心,快请里面坐。”

    李全忙道:“姑娘千万别这么说,奴才当不起。主子说了,‘这几日忙极了,着实没有时间来看黛儿你。等手头上的琐事一了,定会亲自向你赔罪。今日,特意送些勉强入眼的布料与你裁几件衣服,另外一些小玩意儿,并不值什么钱,送你顽几日,也算它们的好去处了。’”

    且不说张嬷嬷的脸色愈发的苍白,风华自己面上都有些发烧了。

    这“黛儿”、“黛儿”的从别人的口中转述出来,可真是怪极了。

    说罢,李全将在箱子上的红布掀起,识货的张嬷嬷很快便认出那里面的布料是皇家特供的,那些小玩意的确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是那一刻硕大的夜明珠却是相当值钱的。

    “你家主子实在太客气了,我并不缺这些东西的。”风华知道沈君实送这些东西,并不是真的送东西那么简单,更是为了给她撑腰,心里止不住有些感动。

    李全嘿嘿一笑,弯腰道:“姑娘,主子最近实在忙,离不开奴才,奴才先行告退了。”

    风华忙打赏,李全却给推了回来,“姑娘快别折煞奴才了,奴才怎么能要您的东西?主子知道了,还不扒了奴才一层皮去?”

    再三退让,李全只是不受,风华便知他是真的不敢,也不在勉强。为了表示尊重,风华略略送了两步。

    李全可谓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可是,在张嬷嬷眼里却极为震撼。这一次,她没有再和风华纠缠下去,而是急冲冲的退了回去。

    风华拨弄了一下沈君实送的东西,只拿了夜明珠送林陌玉,便把所有的东西都归了库。

    林陌玉怕黑,夜里一直燃着蜜蜡,风华心里一直觉得心疼,这夜明珠正好用上了用场。至于其他的,风华没怎么注意。

    而张嬷嬷命人赶着飞一样的马车回去,然后跌跌撞撞的跑到南安太妃那里将自己的见闻一一道来,惹得南安太妃豁然起身,面色惨白,连打翻了茶水都不曾发现。

    南安郡王一脉身负军功,又是大名鼎鼎的异姓王,在臣子中身份超然,一向自视甚高。但是对上忠顺王就完全不够看了,人家是皇族,是亲王,更是皇帝最信任的弟弟。他,可谓是除皇帝以外最不能得罪的人物了。

    南安太妃命人查风华和忠顺王爷的关系,在经历了焦急的等待之后,得知风华所住林府本是忠顺王爷的别院,脸色更是变得铁青,愤怒的拍案而起,“给我派人问问王氏,她就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告诉我林家女儿和忠顺王爷的关系?莫不是想要害死我不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红楼之绝黛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流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流苏并收藏红楼之绝黛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