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绝黛风华 > 62061 夫妻情绝

62061 夫妻情绝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呆呆的坐在那儿,贾政面无一丝血色,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整个人好像失去了灵魂的木偶一般。若非微微起伏的胸口显示他还有呼吸,旁人看着他这样,多半以为他已经去了。

    没有人能够语言表达出贾政此刻复杂的心情,就连他自己都不能。他明明应该很痛苦、很难过才对,可是,他发觉,他的胸膛里好像空了一样,竟感觉不到心的存在。可这样,并不会让他觉得略好些,反而更加难过了。

    贾政的脑海里一遍遍浮现出妹妹敏儿的小模样,整天跟在他身后,“二哥”、“二哥”的叫着,那么娇俏,那么可爱,又那么的聪慧,就和他那外甥女一样,无比的惹人怜爱。也正是因为如此的移情,他才会忍不住多疼他那外甥女一点。

    他记得,小时候,他们的大哥身为嫡长子,被祖母养在身边,而他是嫡次子、妹妹是女儿家便养在母亲身边,所以,他们兄妹俩的感情自幼便特别的好,和大哥却不怎么亲近。

    那样的疼爱,他这一生都不曾再给其他人,就算是他的女儿也不曾。因为,有女儿的时候,他的心力都外界事物所牵扯,不可能与她朝夕相处。

    后来,贾敏出嫁了,嫁的是林如海。

    且不说林家的家世如何的雄厚,只凭着“林家独子”这四个字,以及“探花郎”这个身份,贾政便是极满意的。他以为,他这妹妹可以一生平安顺遂,却不想她嫁过去多年无所出。

    对此,贾政是十分心急的,生怕他这唯一的妹妹受了错待。好在,林如海是真正的仁人君子,并不会因此而嫌弃妻子。也正是因为,贾政才和他这妹夫相交越来越深,以至于最后成为好朋友。

    贾敏有了女儿,贾政比自己第一次有了孩子还要高兴。

    贾敏有了儿子,林家有后,贾政才算真的放心了。

    可是,后来贾政才发现,他放心得太早了。那些不幸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丧子之痛让他那唯一的妹妹很快也跟着去了,只留下一个幼小的女儿。

    在林黛玉还未到贾府的时候,贾政就告诉自己,一定会照顾好这个外甥女,一定会疼爱她,就好像疼爱他那可怜妹妹一样。

    可是,结果呢?

    他做什么?

    他让她在贾家备受排挤!

    他让她在贾家孤立无援!

    他所谓的照顾和疼爱,最终什么都没有帮到她!

    他明明知道她的心思,明明知道贾林两颊的婚约,可是,他还是没有为她做主!

    最后的最后,连她的生命都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摇摇欲坠!

    不能去想象贾敏知道真相的反应,贾政觉得他根本就没脸去见这个妹妹。不,准确的说,贾政觉得他没脸去见任何人。他是个男人,可是,他治下的家变成了一个虎狼窝,而他却像一个傻子似的被蒙在鼓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贾政跌跌撞撞的起身,踉踉跄跄往外行去。

    这一生,他贾政都不像个真正的男人,唯唯诺诺,瞻前顾后。这一次,他要真正的做一回男人,真正的。

    正在佛前念佛的王夫人听到声响,回眸,便看到了如同游魂一般的贾政。她不由得怔住,眉头不禁深锁,心中很是不解,但是,她到底是王夫人,很快按下心中的疑虑,起身上前搀扶贾政,一如往常那般温柔体贴,“老爷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难看?可是身体不舒服?”

    贾政死死的盯着王夫人的眼睛,看到她这样贤淑的样子,只觉得很是好笑。突然,贾政不想再大发脾气了,浑身值不值的微微颤抖,他感觉浑身无力,无比的疲惫,“你这是在……礼佛?”

    王夫人并非完全不知道贾政这是怎么回事,她很清楚自己不久之前做了什么,也知道那些事情对四大家族又有什么影响,可是,她确定,以贾政之能必定是不知道的。所以,她只假装完全看不懂,贯彻着她一贯的温柔方针,“近来家中诸事不顺,我想念念经,求佛祖多加庇护。”

    她说得这样情真意切,眼眸中甚至还闪烁着担忧的光芒,莫说是以前的贾政,便是现在知道了真相的贾政也丝毫看不出她的言不由衷。

    王夫人见贾政不吭声,看着他的目光也变得很复杂,心中不禁一动,手,自然而然的搭在了贾政的手上,“老爷,你可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当初,贾家和王家的联姻,是一场很纯粹的家族势力联合。贾家的任何一个儿子和王家的任何一个女儿成亲都是一样的。所以,王夫人对贾政,其实是没有丝毫感情的。甚至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王夫人对贾政这个人和贾家这门亲事都是很不满意的。

    可是,真的嫁给了贾政,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王夫人开始在意贾政这个人,她会希望他将目光都投注到她身上,会嫉恨任何一个靠近他的女人。

    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于是,她告诉自己,她之所以会这样是为了自己的地位,为了儿子的将来。可是,她的心里非常清楚,那些卑贱的女人和她们所生的孩子根本不可能动摇她的地位。

    其实,王夫人不知道,她之所以会这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按照二十一世界的说法,女人都是感性动物。让一个女人和一个她初开始时并不喜欢的男人生活几十年,女人有极大的可能性会喜欢上那个男人。但是,相反的,换做是男人就不会了。

    所以,在她和贾政的这场战争里,一开始,她就输给了贾政。

    “我是个妇道人家,很多事情都不懂,也帮不到老爷。但是,老爷至少可以和我说说,也好过憋在心里难受。”王夫人的目光很柔和,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那表情,怎么看都是一副贤妻良母图。

    在她和贾政二十多年的婚姻里,王夫人已经习惯于扮演这样一个角色。曾经,很多次,她也曾怨过、恼过、厌烦过。可,不久之前,因为婚约已经那五十万两借贷的关系,贾政真的恼了她,连妻子的体面都不肯给她之后,王夫人才恍然发觉,贾政就算再怎么不好,也是她的夫君,她需要他的支持和维护。

    看着王夫人如此惺惺作态,贾政只觉得浑身起了一层起皮疙瘩,想他这些年来,不知被她这幅贤良的样子骗了多少回了!

    感觉到王夫人掌心传来的温度,贾政无法抑制心中的厌恶,甚至止不住的恶心,用力推开王夫人,面上满满的的讽刺,“好一个吃斋念佛的慈善人!我今天才算是认识了你!”

    王夫人猝不及防之下被贾政推到在地,错愕的抬眸看向贾政,面上满是震惊之色。看到贾政面上的厌恶之色,她的心头一紧。不过,她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很快便反应了过来,立刻做出一副窦娥上身状,顿时,泪眼朦胧,“老爷,您这话是如何说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贾政斜睨着王夫人,冷哼一声,一句话都没说。

    王夫人眼神一转,想到一件事,略一思索,心中已经有了定案,挣扎着爬起来,“衙门处置犯人还得有个罪名,老爷怎么着也得给个说法罢?”

    王夫人仔细想了,能够让贾政发这么大脾气的只可能是除夕夜那天的事情。周瑞家的之死让王夫人很生气,也因此而变得缚手缚脚的。但是,正是因为周瑞家的死了,死无对证,她并不怕贾政因此而找她麻烦。

    王家的女儿,身后有王家这个家族撑着,别说贾政没有证据,就算是有证据,也别想轻易的将她入罪。

    对王夫人,贾政虽然从来没有喜爱过,却是尊重的。如果是以前,看到她这个样子,他心里多半会有些触动,甚至是怜惜。然后,为了阖家的安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现在,他绝对不会了。

    “你做了什么,难道自己竟不知道吗?还需要别人来告诉你?!”贾政冷笑,随后,看都不看王夫人苍白的脸色,扶着座椅扶手有些僵硬的起身,“你既然不知道,那从今以后,就留在这佛堂好好的想清楚好了!”

    说罢,抬脚便走。

    王夫人瞠目结舌,她怎么也没想到贾政竟这样“干净利落”的将她禁足于小佛堂了。莫说是辩解的机会,就算是理由都懒得给她一个。

    “老爷,你不能这么对我!”王夫人忙叫道。

    王夫人真的慌乱了,失去的太多,以至于她没了最基本的冷静。

    因为贾林两家的婚约,她的儿子恼了她。这半年多一来,对她都不过是表面上的功夫,嘴里说得再如何好听,眼睛也是冷冷的。现在就更过分了,直接连好听的话都懒得说了,来了也只会装木头。

    因为那五十万两借贷的关系,原本就一直一直与她作对的老太太趁机剪除了她的势力,并且,借助于贾政的手,将她的嫁妆变卖了与风华还账。

    因为要报仇,周瑞家的不知怎么就没了。她没了,就等于是卸了她一条胳膊,让她很是不便。

    这些,她都可以告诉自己不要害怕,只要人还在,定能改变现状。感情,她可以慢慢用时间修复;银子,她可以慢慢再赚回来;心腹,她既可以培养出一个,就能培养出第二个。

    可是,若是被禁了足,一切就真的完了。那个被她压制了多年的王熙凤必定会趁此机会夺权,等到她再出来,这个府里,就真的没有她这个二太太说话的份了。

    虽然大家都是姓王的,但是,到底不是一个人,王熙凤被王夫人压制多年,心里早就不耐烦了。更不要说,王夫人还打着让薛宝钗代替王熙凤管家的主意。

    所以,这后果,是显而易见的。

    贾政听到王夫人叫他,可他只是完全的充耳不闻,只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王夫人慌乱极了,一把拉住贾政的衣袖,“老爷,我知道,你怀疑了我。可是,你仔细想想,周瑞家的是我的陪房,我这些年何曾有一时一刻离得开她的?我怎么可能会自断臂膀杀了她呢?”

    贾政本想推开王夫人,听到这话,却怔住了。他有些迷糊了,不明白王夫人这是在说什么。他知道周瑞家的暴毙一事,却从来没有多想过,难道,竟还有些什么内情吗?

    王夫人见贾政陷入沉思,误以为是自己的说辞得到了贾政的认可,于是,再接再厉,“因为周瑞家的这一走,所有的人都认定了是我下药害林丫头。如此一来,我这灭的是哪门子的口?我虽然不是什么聪明人,却也没有蠢到这种地步罢?”

    贾政看着王夫人,一瞬不瞬,眉头愈发的拧成了一个“川”字。说实话,他怎么也没想到王夫人会这样轻易的说起“下药”一事。他以为,她会死不承认,就算将所有的证据摆在她面前,她也不会认罪,反而极有可能将事情推给王熙凤和薛宝钗。

    “我想,周瑞家的极有可能是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秘密,被别人杀了灭口,同时,陷害于我。如此,可谓是一箭双雕。”王夫人尽可能的将自己择出来。当然,她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一直没有找到证据而已。

    “你是说……”贾政无比纠结的看着王夫人,“不是你在对林丫头下药!是别人?!那你告诉我,除了你,还有谁有能力做那样的事情?”

    贾政从一开始就认定了出手的人是王夫人,因为,他很清楚,王熙凤只是王夫人的应声虫。而且,王熙凤也没有理由和动机出手害人。

    说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态,明明知道不太可能,可是,贾政心里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一个误会。

    不过,就算再怎么希望,王夫人也必须要给出一个切实合理的解释,否则的话,他是不会相信的。

    说了这么多,贾政总算是有反应了,王夫人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深吸一口气,小心措辞道:“我承认,我不喜欢林丫头。不是因为她什么地方不好,而是因为她不合适,她的身体不好。我这一生,统共就宝玉一个儿子,还指着他抱孙子呢……”

    贾政不耐烦的摆手,“说重点!别扯那些有的没的了!”

    王夫人看到贾政一如既往的这样维护他那外甥女,一句不好的都不能听,心中的恨意再一次涌来,险些逼得她失了理智。不过,口气还是坏了许多,“我如果要对林丫头下药,就不会下催情药那么简单!下那种药,岂不是给她和宝玉机会在一起?”

    “催情药?!”贾政的声音迅速的拔高了几个度,不可置信的看着王夫人。

    王夫人冷笑了一下,“怎么?他们没有告诉你林丫头中的是催情类的药吗?”

    贾政感觉自己的头好像要炸开了一样,他感觉一阵阵的天旋地转,险些连站都站不住了。

    “我只是一个女人,一个普通女人,可是,你们都把我当成豺狼虎豹。我有什么天大的本事,能够在除夕夜这样的日子里只手遮天?”王夫人一边说着,一边可怜兮兮的抹眼泪。

    贾政瞬间抓住“除夕夜”这个关键词,又联想起除夕夜前后的诸多事情,脑子里灵光一闪,他想要努力抓住,却还是失败了。直觉告诉他,只要抓住这个线头,顺着扯,一定会使所有的真相都显现出来。

    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却始终抓不住这个线头。眼前一黑,整个人就昏了过去,人事不知了。

    贾政昏倒,这在贾家是绝对的地震级的大事,连王夫人这个始作俑者都吓坏了。

    寡妇是什么样的生活,看李纨就知道了。所以,就算王夫人再怎么不满于贾政,却从来没想过要他死。只有贾政活着,她这个太太才是真正的太太,才有一争了的资格。

    所以,看到贾政昏倒,王夫人再也顾不得其他,立刻火急火燎的招大夫前来。

    这么大的动静,老太太和贾宝玉自然也都知道了。

    看着昏迷不醒的贾政,想着大夫的话,老太太心疼不已,感觉好像有人拿把刀在割她的心一般。

    大夫说,贾政这是急怒攻心而导致的中风。

    开方子的时候,大夫一再的嘱咐了,病人年纪大了,必须保持心情平和、愉快,否则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年纪大了?这话说起来多好笑!她这个母亲还好好的站在这里,身体好不得不了,她的儿子却因为年纪大了而中风!

    说起来,这一切都要怪王氏那个扫把星。

    想到这里,老太太微微眯起眼睛,眼神狠狠地闪烁了几下,眼眸中明显有杀意跳跃着。

    贾宝玉心里也不好受,毕竟,躺在这里的,是他的父亲啊!

    在贾宝玉的认知里,他的父亲是个山一般稳厚的男人,可是,现在看着他躺在床上,面色苍白,那么的虚弱,好像风一吹就能倒。尤其是两鬓间不知何时冒出来的白发,更是让贾宝玉心疼不已,突然间,他有一种自我厌弃的感觉,觉得自己很不孝、很无能。

    可是,他又能做什么呢?老太太能怪他的母亲,能将怒火发泄在她身上,那他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太太看到贾政的手微微动了一下,忙激动的俯身靠近,“孩子,你醒了吗?”

    贾政疲惫不已的睁开眼睛,看到老太太充满担忧的双眸,以及眼睛里怎么也掩饰不住的泪光,不禁心头一紧,挣扎着想要起来,“母亲……”

    话音未落,他才注意到自己全身无力,腿上竟丝毫力气都使不上。那双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一样。

    听到贾政能够说话,老太太已经很高兴了,忙大声喊道:“二老爷醒了,快请太医来。”

    之前贾政未醒,具体情况,大家还不清楚,如今贾政醒来,正好确诊。

    贾宝玉注意到父亲惊骇的模样,心中一惊,也没了以前对父亲的敬畏,主动上前几步,扶着父亲半倚着枕头,“祖母请了好多太医来看父亲,父亲一定会没事的。”

    太医们的诊断很快就出来了,贾政的中风并不知道很严重,除了下肢瘫痪。

    对此,太医们说了很多,他们说,只要贾政保持心情愉快,勤加锻炼,将来还是很有可能恢复正常的。但是,贾政此时又哪里听得进去呢?

    老太太强忍着自己的眼泪,上前安慰贾政,“听到太医说的话了?别想那么多,好好养着身子,以后会好的!”

    贾政一开始很是震惊,随后,是痛苦、悲凉,到最后,已经彻底死心了。或许,这就是报应和惩罚罢?也算是赎罪了!

    命所有的人都退下,老太太想要给贾政留下一个安静的环境。不用亲身经历,只用想的,老太太便知道瘫痪对她这个儿子的打击有多大。对此,她老人家恨不能以身相代,但是,也只是想而已。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放宽心,好好养着,知道吗?”贾政早已是孩子的爹,可是,老太太现在和他说话的时候,就好像在哄着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充满了怜爱。

    “母亲,除夕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心死之后,贾政只想把这些弄不明白的问题掰扯清楚了。他不想再猜了,猜够了。

    “这个,你就别管了,先养好了身子……”

    贾政打断了老太太的话,目光灼灼的看着老太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再也不想像个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再也不想了。

    老太太蹙眉,见贾政想要发脾气,忙道:“你别生气,我告诉你,告诉你就是了。但是,你要保证,保证听了以后不可以气着自己的身体。”

    太医们嘱咐了,不能让贾政生气,否则的话,他的中风极有可能会加重。

    除夕之夜的事情,老太太没有亲眼看到,但是,她是一个很好的叙述者,故事由她讲来,跌宕起伏得很。

    所以,就算贾政明知道现在没事,一颗心也忍不住跟着起起伏伏。

    将故事讲完,老太太的眼角滑落一滴浑浊的泪水,“恨只恨周瑞家的走得‘巧’,巧得我们没了证据,不能定那幕后之人的罪!可怜我的玉儿,白白的遭了这样大的罪,我这个外祖母却不能为她做主!我对不起敏儿,我枉为人母!”

    贾政愤怒的一拳打在床上,眼泪也忍不住落了下来,“是我对不起敏儿,是我对不起她!”

    老太太拍着贾政的背安慰他,“你也别这么说,敏儿她是懂事的孩子,她知道,你也是没办法!王氏说到底也是王家的女儿,没有证据,我们是在奈何她不得!”

    贾政垂下眼眸,停了许久,突然从嗓子眼里挤出四个字,“我有证据!”

    老太太怔住,“你有证据?你有什么证据?”

    原来,老太太也以为贾政是因为知道了除夕夜的事,所以才大发脾。

    贾政看了贾宝玉一眼,贾宝玉见状,只当是不适合他听,便要退下去。可是,最后,贾政叫住了贾宝玉。

    对此,贾宝玉原本是高兴的,高兴于他的父亲将他当大人看了。可是,当贾政将人参养荣丸和血燕之事娓娓道来之后,他恨不得自己不要在这里。

    贾宝玉原本以为他的心已经千疮百孔,再也不会痛了。没想到,原来还是有那么多地方是可以受伤的。原来,就算他受了那么多,上天也还是觉得不够。

    不,或许不是上天在跟他作对。而是他的母亲,太过可怕了,比他所认知的所有恶毒都恶毒。

    “我要休了她!”贾政的表情没有任何波动,很平稳的陈诉着这个事实。

    贾宝玉震惊不已的抬眸,脱口而出,“父亲……”

    可是,除了“父亲”两个字,在也说不出其他,说不出任何求情的话。

    老太太看了看贾宝玉,又回头看贾政,最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王氏那个恶毒的女人做了这么多恶事,就算是杀了也不足为惜!但是,如果你休了她,宝玉怎么办?”

    有那样一个母亲,贾宝玉这一辈子都别想抬起头来。

    贾政抬眸看着贾宝玉,目光很是复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而言之,在场众人而言,时间已经过了很久很久了,贾政叹了一口气,“罢了,看在她生养了贾家血脉的份上,我且不休她。从今天起,把她关在佛堂,让她吃斋念佛为自己赎罪。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去看她。”

    当然,这最后一句,却是对贾宝玉说的。

    离开了荣禧堂,老太太回头拍了拍贾宝玉的肩膀,“你母亲的事,和你无关,你别放在心上。你就当……就当你从来没有过这个母亲。”

    贾宝玉僵硬的点了点头,眼眸中划过一抹水汽,“祖母,这些事情,我暂时不想去想。我只是,很担心接下来的事情。”

    老太太眉头紧锁,原本沉重的心情变得更沉重了。

    他们以为,将薛宝钗关起来就万无一失了,可是,千防万防,最后还是出事了。他们都不明白,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直到他们查到了王夫人的身上。原来,帮助薛宝钗传递消息出去的是王夫人。

    “我实在想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帮着薛家?难道她竟不知道这样帮助薛家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吗?”贾宝玉的眉头狠狠的拧成了一个结。

    老太太沉吟了许久,最后,化作一声叹息,“或许,她有什么把柄落在了薛宝钗的手里?”

    贾宝玉诧异的看向老太太,惊疑不定。

    老太太冷笑了一下,“且看着罢,早晚薛宝钗要去见你母亲。我们,只需要守株待兔就是了。”

    贾宝玉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只是,在看到老太太离开的背影的时候,他忍不住会想,老太太之前为他母亲求情到底是真的为了他,还是为了现在这个局?

    心,突然间好累好累。

    在贾家如此手忙脚乱的这一天里,林府也不是很平静。

    “姐,我听说贾家又来人了?”林墨玉面上带着明显的厌烦,语气自然也不善得很。

    看着林墨玉紧紧拧在一起的眉头,风华暗暗笑了笑,她发觉只要是贾家和她扯上关系,她这明显成熟了很多的弟弟就会显露出他孩子气的一面,“放心,姐姐可以应付的。”

    事情刚刚发生没多久,林墨玉能这么快得到消息,证明他对这个“家”掌控得很好。对此,风华不仅没有如对其他人那般抵触,反而很满意,也很欣慰。在自家人面前,风华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被监视了,更多的是一种被看重的愉快。

    这些日子,林墨玉很忙,忙得风华经常都看不到他人。也不是不曾问过,只是,当男孩变成男人的时候,对她这个姐姐也从依赖变成了保护。而且,隐隐的,风华也猜到她这个弟弟不是池中之物,定然有他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所以,也不多打扰他,只是更加细心的安排他的食宿。

    其实,风华也知道林墨玉现在不同于以前了,只是,心里仍旧不能免俗的担心罢了。

    听了风华的话,林墨玉的脸色更难看了,双眸微微眯起,“他来做什么?莫不是为了薛家的事罢?”

    风华微微挑眉,轻笑一下,没有回答。不,准确的说,这已经是回答了。

    果不其然,看到风华如此表情,林墨玉垂下眼眸,眼中一道冷光一闪而过。随后,轻轻叹了一口气,直走到风华面前,微微屈膝与其平视,“姐,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还放不下贾家?”

    其实,林墨玉更想问的是“你是不是还放不下贾宝玉”,但是,到底没有问得这么直白。

    虽然林墨玉很看不上贾宝玉,也不希望风华和贾宝玉扯上关系,甚至会从中作梗,但是,要他看着风华伤心难过,他确实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的。所以,他必须要弄清楚眼前的情况。

    这个问题,在林墨玉心里纠结了很久,他还记得那天他躲在外面偷听到的话。他很清楚明白的意识到,他的姐姐很可能不想贾家有事,至少不希望他们死。

    “我姓林!”短短的三个字,风华说得掷地有声。看着林墨玉的眼睛,很是坦然。

    林墨玉的眼眸中划过一抹笑意,只觉得他们林家的女儿当如是!可是,很快,那笑容闪烁了几下,最后隐于一片黑亮之中。眸底深处,明显呈现出几分怀疑之色。

    拉着林墨玉的手,使他坐在自己对面,风华挥手命所有人都退下了,这才将自己这段时间所做的事情都一一道来。

    其实,说实话,风华还没有一次报复来得如此的痛快,心中早就有些按耐不住了。如今,好容易有了一个听众,风华自然是神采飞扬的叙述。

    可是,她很快注意到林墨玉面上的笑意越老越少,隐隐的竟有些发黑的迹象,不禁觉得有些心虚,好像自己不小心做错了什么事情似的。

    “姐,对不起!”林墨玉在风华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完全消失之后,从嗓子眼里挤出这么一句话。

    风华错愕不已,“为什么这么说?”

    “女儿,我们林家的女儿,自来都是快乐、无忧的。可是,姐姐你却平白的受了这么许多的难。说起来,都是我没用。”林墨玉的眼神中都是满满的自责,整个人显得很颓废。

    “不关你的事!”风华忙安慰林墨玉,“我并没用你想的那么辛苦……”

    风华努力想要安慰林墨玉,可是,完全没用。

    “好罢,姐姐承认,以前是很辛苦。可是,那是因为你不在。如今,有墨玉你在,姐姐就再也不用那么辛苦了,对不对?”风华微笑着挑眉看向林墨玉。

    林墨玉用力的点头,一双眼睛熠熠生辉,“对!以后,姐姐你再也不要管贾家的事情了,如果贾家人再找上门来,直接交给我来对付,好吗?”

    好容易看到林墨玉这么有活力,风华哪里还有不答应的事情?

    “好,以后贾家的事情都交给你来对付。”风华如是承诺,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掉入了林墨玉的陷阱。

    看着风华那美丽温婉的笑容,林墨玉暗暗挑了挑眉。他就知道,他这个姐姐最受不住他这一招。只要他示弱,她就必定是有求必应的。

    搞定了风华,林墨玉立刻去找他那师父。

    “臭小子,说罢,又有什么事要求我老人家了?”冯老先生对自己这徒弟实在太了解了,了解到一句话都不要说,他已经知道他必定是有事相求的。

    林墨玉嘿嘿的笑了笑,“我来向师父借样东西。”

    “什么?”冯老先生挑眉。

    林墨玉用眼角的余光四处看了看,到底,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上前两步,附在自家师父耳边轻轻的说了几个字。

    冯老先生变色微变,上下打量着林墨玉,那表情很是有些奇怪,“你要那东西干什么?”

    林墨玉挑了挑眉毛,没有回答自家师父的问题,而是反过来问,“师父,您说,薛蟠他为什么就敢于一次一次的违法乱纪,丝毫不把人命当回事呢?”

    冯老先生轻笑了一下,眼眸中闪过一抹不屑与厌恶,“不是说他‘傻’吗?”

    “傻?!再傻的人都不会将自己的生命不当回事!”林墨玉微微眯起眼睛,嘴角斜斜的勾起,“他是太过有恃无恐了!身为薛家的独子,他知道,不论他出任何事情,薛家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倾尽全力的救他!”

    看到林墨玉露出那么邪气的笑容,冯老先生知道他这徒弟又要使什么坏了,“你想做什么?”

    “不想做什么!”林墨玉眉眼弯弯,嘴角的笑意语法的深了,“我只是要薛家主动放弃营救薛蟠!让这个有恃无恐的家伙尝尝被抛弃的滋味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绝黛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流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流苏并收藏红楼之绝黛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