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绝黛风华 > 第076章 众叛亲离

第076章 众叛亲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着,我怀孕了!是你的孩子!”

    低沉的声音如惊雷一般在贾宝玉耳旁炸开,直轰得他脑子里一片空白,止不住的一阵天旋地转。他瞪大了眼睛茫然的看着薛宝钗,一时间,反应不能,甚至,连呼吸都忘了。

    看到贾宝玉这个反应,薛宝钗的双眸中闪过一抹得意之色,随后,高高的挑起眉头,“怎么?不敢相信?从你按耐不住和我……和我做了那事开始,就该有面对今天这种场面的觉悟的!”

    肺内稀薄的空气压榨得贾宝玉胸口生疼,又兼薛宝钗再次开口,意识渐渐清晰,愤怒渐渐回笼,无意识的握紧了双拳。指甲刺入皮肉的痛,清晰的自手掌中传入大脑中枢,可是,那么怕疼的一个人完全不在意。他只是,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薛宝钗,眼眸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火。

    是的,是愤怒。

    贾宝玉无法想象薛宝钗和甄宝玉两个人在一起的画面。

    因为,不管怎么说,薛宝钗也是他的女人。虽然,他自己没打算碰薛宝钗,却也无法忍受别的男人碰了她。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男人的劣根性。

    可是,贾宝玉的愤怒,看在薛宝钗的眼里又有了另外一种解读方式。所以,她嘿嘿的笑着,不退反进,“你应该清楚,如果我那个好姨妈知道这件事情会有什么后果罢?”

    贾宝玉蹙眉,直觉这句话很刺心,莫名的不安。努力调动所剩不多的理智细细思索,却还是什么都想不明白。

    他的母亲,一直都很希望他能够和薛宝钗这个外甥女彼此恩爱,薛宝钗有了孩子,她应该是很高兴的才对,除非……

    贾宝玉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念头给吓坏了,身体止不住的一阵阵的发冷,他告诉自己要冷静,却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看到贾宝玉这副惊骇又惶恐不安的表情,薛宝钗笑得愈发的得意了,“这些日子,你也看到她的本事了。被关了那么长时间,再次出来,还是很顺利的将这贾府的大部分势力收归己有。这样一个可怕的女人,如果她知道我们的事情,就算是拼了一死,也不会让你再继续代替她的儿子行走于天地间罢?”

    心中的怀疑得到了证实,贾宝玉原本苍白的脸色此刻完全变成了惨白,身体也止不住的瑟瑟发抖。

    原来,甄宝玉能够那么顺利的代替他而存在,其中竟然还有他母亲的功劳!

    为什么?

    贾宝玉既震惊又伤心,别人……别人都罢了,她是他的亲生母亲啊!

    难道,这只是因为他不肯放她出佛堂吗?

    从薛宝钗的话里,贾宝玉得知了“王夫人已经从佛堂里出来了”这个信息,可他心里很清楚,在这个家里,有能力又愿意放他这个母亲出来的,只可能是那个冒充他的甄宝玉。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他似乎已经找到了生身母亲和别人合伙陷害他的理由。

    或许,正是因为他的母亲知情,正是为了安抚他的母亲,所以,甄宝玉会冒险将他关在*馆,并且不曾对他用刑。

    或许,很多次,他感觉到的门外的脚步声是属于他的母亲,而不是甄宝玉。

    或许,这一切都说明了,他的母亲,他的亲生母亲并不是完全没将他放在心上的。她,并不是完全的无情。

    可是,就算是这样急切的想要汲取一点温暖,贾宝玉也还是觉得浑身冰冷,如坠冰窖。那是一种,从骨子里发出来的冷。这种冷,让他忍不住想要逃,想要逃得远远的。

    “其实,你也不用这么害怕。说到底,她都还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只要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处理了王氏,自然也就没有人能够威胁到你了。”薛宝钗轻启红唇,吐出的却是这么恶毒的语句。

    贾宝玉怔怔的看着薛宝钗,眼眸中尽是陌生之色,脚下,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这个时候,贾宝玉才发觉,其实他从未真正的了解过薛宝钗。

    他的母亲是那么那么的偏爱她这个外甥女,可是,她却能那么轻飘飘的说出“处理”二字,好像她要杀的只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一样。

    是的,贾宝玉很清楚,这个“处理”就是“杀死”的意思。

    薛宝钗的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似是有一抹苦涩闪过,但是,它消失得太快,以至于贾宝玉根本就没有看到。嘴角,斜斜的勾起一抹笑,竟好似有几分嘲讽的味道,只是,不知道是嘲讽别人,还是嘲讽她自己。

    主动上前一步,逼近贾宝玉惨白的面庞,薛宝钗在他耳边轻声道:“动作可要快些,若是我这肚子大了起来,便是想瞒了也不能了。”

    贾宝玉想要说什么,可是,上下唇胶着在一起,想要张开,却又实在做不到。而且,他也实在不知道自己到底该说什么。

    薛宝钗后退几步,微笑转身,嘴角溢出银铃般的笑声,背对着贾宝玉踏着小碎步缓缓而行。

    听着薛宝钗的笑,贾宝玉的眉头反而愈发深的拧在了一起,随后,只是深深的无力。

    突然,薛宝钗止住了笑声,驻足,歪着头沉思了好一会儿,终于,缓缓的回过头来,走到贾宝玉身边,压低了声音低声警告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对林黛玉大献殷勤,也不想知道。我只想告诉你,别自找麻烦。她就是个克父克母、克夫克子的天煞孤星,离她太近,你会倒大霉的!”

    贾宝玉抬起手便要一巴掌打下去,但是,到底还是没有打下去。因为,他虽然有打人的冲动,但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对一个女人动手的勇气。他,毕竟是一个男人。

    抬起的手势就势一变,一只手死死的钳住薛宝钗的手腕,用力一提,逼着薛宝钗脸庞,另一只手摩挲着薛宝钗的脸颊,阴森森的开口道:“我警告你,你的嘴巴最好给我放干净一点,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好好的给你洗一洗!”

    关于林黛玉克父克母的传言,贾宝玉很早之前就有些风闻,但是,碍着这个传言出自于他母亲的手笔,只是惩戒了一下下人,并没有一查到底。贾宝玉总是骗自己,横竖没有人敢明说,只要林黛玉不听到,也就没什么了。可,愤怒依然存在。

    以前,大家都知道贾宝玉对林黛玉的心思,自然不敢在贾宝玉面前说什么。怒火无从发泄,只能一再的累积。如今,可算是有不要命的主动送上门了,所以,贾宝玉的怒火也就这样喷涌而出了。

    眼看着薛宝钗的眼睛里露出了惊骇之色,贾宝玉冷哼一声,狠狠地甩开薛宝钗的手,然后,嫌恶的拍打着自己的双手。好像,他的手上沾染到什么脏东西了一样。

    薛宝钗的脸色非常以及极其的难看,尤其是看到贾宝玉后来的动作,眼睛里更是有水汽氤氲了开来,“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一个两个都是这样?她林黛玉有什么好?除了每天扮狐媚子勾引男人以外,她还有什么能耐?”

    贾宝玉双手不自觉的握拳,手臂微动,险些一个忍不住挥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薛宝钗突然靠近贾宝玉,拽着他的衣襟,有些哽咽的说着,“只有我,只有我才是配和你站在一起的女人,只有我才能帮助你建功立业。她们,都只是会给你带来灾难的红颜祸水!”

    贾宝玉微微眯眼睛,微小的缝隙中迸射出凌厉的光芒,动作粗鲁而缓慢的一个个的掰开薛宝钗的手指,口中,更是吐出了无比残忍的字眼,“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和她相提并论!她的名字从你的嘴里说出来都侮辱了她!”

    贾宝玉不是傻子,凡是男人,对于男女之间的那点事都是心知肚明的。虽然薛宝钗什么都没说,但是从她现在的表现分析,她是在明知道甄宝玉身份的情况下和甄宝玉在一起的。而且,甄宝玉本人对她的态度也算不上好。

    否则的话,就算心里再怎么恼,贾宝玉也不敢会这样的态度对待薛宝钗。毕竟,他还要顾及着自己的身份不要被拆穿。

    这样绝情的话再一次重伤了薛宝钗,她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在这一瞬间决堤,她柳眉倒竖,显得很是有些失控,“为什么?为什么你也要这样对我?我有什么不好?虽然……虽然那事……是我引诱了你,但是,这都是因为我喜欢你啊!论出身、论美貌、论才学,我哪一点及不上她?我哪里不好了?”

    贾宝玉这才明白,原来不是人甄宝玉色令智昏到和他的女人发生关系,而是她薛宝钗主动勾引了甄宝玉。看情形,甄宝玉不仅不欢喜,反而很厌恶她呢!仔细想想也是,哪一个男人会喜欢自动送上门的女人?到勾栏院里寻欢作乐也都是要银子的呢!

    轻蔑的笑,自然而然的浮上了面庞。

    只是,他这个笑容,再一次狠狠地刺激了薛宝钗,她突然后退几步,五官狰狞着说道:“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不是我的问题,是你们男人犯贱,总喜欢那种扫把星!林黛玉是如此,史湘云也是如此!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你会让她们给害死的!”

    贾宝玉根本不想和一个疯子说话,冷冷的扫了薛宝钗一眼,直接与其错身而过,却没有再施舍给她任何一点眼神。

    薛宝钗怔怔的站在那里,感觉到自己身边的空气越来越冷,冷得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抬手,揉着自己拧在一起的眉头,她有些懊恼。懊恼于自己沉不住气,白白的让人看轻了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薛宝钗叹了一口气,用力的擦了擦脸颊上早已经干涸的眼泪。然后,深吸一口气,大踏步离开。只是,那只右手却不自觉的抚上了自己的小腹。

    这厢,贾宝玉回到怡红院,迎面便撞上了欲言又止的袭人。

    压下心中的烦躁,贾宝玉蹙起眉头,轻声问道:“怎么了?”

    袭人抬眸看了贾宝玉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史大姑娘来了……”

    照理说,史湘云已经嫁人了,就算丈夫死了,也不该称之为“史大姑娘”。但是,这里是贾府,下命令的人是贾宝玉,也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其实,贾宝玉的初衷是极好的,他不想史湘云因为一个称呼而想起以前不愉快的事情,可别人怎么想,也就不是他贾宝玉所能控制的了。这府里,也因此而有些不好听的揣测,只是没有人敢在贾宝玉面前说出来罢了。

    卫若兰新丧,客居的史湘云因守孝故,平日里也不怎么出门,这个时辰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怡红院了?

    贾宝玉有些不解。

    正在这个时候,史湘云听到声音从屋里走了出来,快步迎了上来,“二……二哥哥,你可算是回来了!”

    以前的史湘云因口音问题,时常将“二哥哥”唤作“爱哥哥”,为了这个没少被林黛玉调笑。就算如此,她也一直没有刻意的去改。可是,现在,她主动改正了以前的称呼。虽然还是会唤错,却也在努力的改正中。

    此时的史湘云虽然没有公然着孝服,却也穿得极为素净,显得她整个人如同池塘里一朵白莲花一般摇曳生姿,让人看了心旷神怡。

    “找我有事?”

    史湘云可以说是贾宝玉第一个青梅竹马,在某种程度上,她对贾宝玉是很特别的。所以,看到她这样惹人怜爱的模样,贾宝玉就算是有一肚子的火气也在瞬间消除了许多。这声音,更是难得的温柔。

    “林姐姐……她还好罢?”史湘云满眼关切的看向贾宝玉,随后,又有些不安的拽了拽自己身上的衣服,“我现在有孝在身,实在不同以往,想去看她又担心冲撞了,心里实在放心不下。不得已,只能来二哥哥这里等消息了。”

    提起心上人,贾宝玉的眼神愈发的温柔了,“林妹妹她……她已经好多了,你放心罢。”

    因为史湘云对林黛玉的态度,贾宝玉愈发的觉得她是个可人疼的好姑娘。只是,命实在苦了一点。因此,也愈发的怜惜她了。

    只是,这个时候,贾宝玉完全忘了,以史湘云这重孝在身的身份不宜到*馆去见林黛玉这个贾府的客人,又怎会适宜到怡红院来见他这个贾府的主人呢?

    或许,他们两个人彼此都觉得对方是不一样的,是不需要故意避讳的。所以,才会有现在这样的局面。

    史湘云低下头,“这我就放心了。”

    “天儿怪冷的,云妹妹,我们到进去说话罢。”细心地贾宝玉主动提议道。

    他看得出来,史湘云的身子较之以前,单薄了很多。

    史湘云摇了摇头,微笑道:“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只盼二哥哥以后有空常到我那里坐坐,咱们说说话,也免得我终日无事憋闷。”

    昔日活泼的假小子,历经了诸多磨难,已经变成了一个温柔娴静的女子,让人不忍心拒绝。

    听到史湘云这样说,贾宝玉心里有些自责,自从他将史湘云接来贾府之后,他还真没上门去看过她,仔细想来,实在是不该。而且,想到当时为了他一点私心将史湘云安排进了梨香院而导致彼此相隔甚远,彼此见面也很是不便,心里更是过意不去。

    其实,贾宝玉的那个时候的私心很简单。他,不想给薛家人再次住进梨香院的机会。但是,碍着亲戚的颜面,也不好公然说出来。所以,思想想去,也就只有让人先占住这个院子这一条了。薛家人再怎么厚脸皮,也不好放着自己的宅子不住,又死赖回来吧?

    “好!”贾宝玉点头承诺。

    史湘云的眼角眉梢都染上了几分笑意,微微颔首,然后,便带着翠缕一起低着头快步离开了。

    回到熟悉的房间,坐在自己一贯常坐的椅子上,贾宝玉的心情再一次沉重起来。对于自己以后的路,有些迷茫,又有些抵触。只是,更多的是无奈。

    袭人很多次欲言又止,可是,贾宝玉通通都没有看到。或者说,正在沉思的他就算无光无意间从袭人面上拂过,也没有多做注意,自然,也没有关心她的情绪。

    终于,在袭人愈发深沉的目光中,贾宝玉开口了,“林妹妹她……她到底是得了什么病?”

    虽然很忧心自己现在的处境,但是,他更在意心上人的身体状况。只是,他说这话的时候,也谈不上是问,更多是自言自语。

    贾宝玉不是傻子,在*馆里看得清楚明白,他在乎的那个人明明就是得了一种很怪很怪的病,说不清楚原因,也找不到医治的办法。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更不安。

    到现在,只要想起他的母亲曾经下毒害他的林妹妹,贾宝玉仍旧会不寒而栗。如今,林妹妹得此怪病,他心里怎么能不怀疑?而且,他又得知母亲被放了出来,更是坐实了心里的猜测。于是,更加不安。

    袭人的目光闪烁不停,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贾宝玉。可是,贾宝玉仍旧只自己在那里怔怔的出身,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的目光。

    犹豫了很久,袭人总算是鼓起勇气,弯下腰,紧紧的抓着贾宝玉的手,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慌里慌张的问,“爷,你……你也喜欢上林姑娘了吗?”

    贾宝玉诧异的抬眸,惊疑不定的看着袭人,看着这个他最信任、最亲近的丫鬟。

    她怎么会突然这么问?他一向都是喜欢林妹妹的啊!为什么要用“也”?而且,她为什么要唤他“爷”,以前她不都是唤他“宝玉”或者是“二爷”的吗?

    难道……

    本来吧,听到贾宝玉突然提起林黛玉,而且,称之为“林妹妹”,袭人还有些疑惑、不解。毕竟,之前,她的这位爷对林黛玉这个人是极为冷淡的,冷淡得好像没有林黛玉存在似地。如今,突然这样亲近,而且又在*馆里耽搁了那么久,她怎能不多想?

    可是,看到贾宝玉这个反应,袭人也就释然了。原来,她的这位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被林黛玉给吸引了。虽然,心里免不了嫉妒,但是,想道林黛玉那天怒人怨的样貌和气质,也不得不认输、放下了。

    不过,这并不代表,她要认命。她,自然有自己的办法让她的爷收心。

    袭人声音愈发的温柔了,她小声的劝解着,“你也知道的,林姑娘她……林姑娘她的身份不同一般,将来必定是要进宫做娘娘的,爷怎么能……”

    贾宝玉终于确定了,袭人又是另外一个知情者。她,把他当成甄宝玉了。

    说起来真好笑,被困在那尺寸之地的时候,贾宝玉一直安慰自己,没有一个人能够轻松的假冒另外一个人,特别是最亲近的人面前。只要甄宝玉露出破绽,只要有一个人看出不对劲,他就能重见天日了。可是,他现在才发现,原来,他身边的人,他亲近的人,早就已经知道甄宝玉的真实身份了,甚至会为甄宝玉打圆场。

    怪不得,怪不得甄宝玉能够冒充他那么长时间。怪不得,怪不得他那样的自信满满。

    只是,这一次,贾宝玉更多的是自嘲,而不是心寒。与被自己的亲生母亲背叛相比,袭人的背叛就显得没有那么伤人了。尤其,袭人无意间爆出的这个料在瞬间吸引了他的全部心神。

    “林……林姑娘要进宫做娘娘,为什么?”

    看着贾宝玉那张无比认真的脸,袭人忍不住无奈的轻笑摇头,“我的爷,你该不会以为皇上放林姑娘回来就意味着他放弃将林姑娘纳入后宫的打算了罢?”

    贾宝玉一阵天旋地转,这个信息,实在震得他有些不知所措。

    明明……明明只是离开了很短时间,怎么……怎么这个世界竟好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呢?他好像不认识这个世界了!

    “爷,你是男人,如果有一个女人为你挡箭,为你死,你还能放得下吗?更何况,那一位可是九五至尊呐!”

    太多的信息量,轰炸得贾宝玉思考不能。他突然觉得,他一定是在做梦,并且在做一个很荒唐很荒唐的梦。只要梦醒了,一切就会恢复到以前。

    可是,他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结果,只有清晰的疼。

    这一切,不是梦。而是,事实。不容否认的事实。

    看着贾宝玉茫然的眼睛,袭人心里说不清楚是个什么滋味儿,上前,用双手揽住了贾宝玉的脖子,娇臀大半个都坐在了他的腿上,轻轻的摇晃着撒娇,“爷,你……都忘了罢……”

    话还为说完,贾宝玉却如遭炮烙一般豁然起身,也不管袭人因这样粗鲁的动作而身体悬空,然后,一下子坐倒在地上,慌乱的摆手道:“我……我想一个人静一下,你先出去!没我的命令,不要……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袭人诧异的看着贾宝玉,面上,很快便是一副梨花带雨的娇俏模样。

    只可惜,如今,贾宝玉心里都是林妹妹的影子,自然也就看到她的痛楚。

    于是,她只能自己爬起来,然后,灰溜溜的离开。

    站在回廊下,袭人一边哭着,一边将拳头砸向了一边的栏杆上。她就知道,她就知道林黛玉就是个噩梦,总是将她的一个掠夺干净的噩梦。好容易,好容易才看到了希望。

    不得不说,贾宝玉这个人还真是有够倒霉,又有够失败的。他的女人,他的屋里人,都对他绝望到希望由另外一个男人来代替他给她们希望和幸福了。

    而这个倒霉蛋,此时仍旧只是无力的坐在那里,茫然的、直直的盯着眼前的一点,怔怔的发愣。

    说不清楚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儿,贾宝玉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空了,突然不会疼了。可是,也没有其他感觉了。

    就这样,贾宝玉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坐了一整夜。

    而这边,风华回到了自己府上,提都没提自己发病的事情,开开心心的去寻雪雁去了。而且,不需要她安排,她身边的人也不会提起。当然,风华很清楚,她们的不说是建立在林墨玉不问的基础上。

    “怎么样?情况怎么样?”远远的看着雪雁的背影,风华便很开心的询问道。

    原来,雪雁这一次之所以没有和风华一起到贾府,是有其他任务在身的。而这个任务,是雪雁提前是不知情的。

    经过这些日子的挑选和排除,风华在常风管家的协助下,为雪雁找了不少看起来很不错的对象。虽然出身都不是很高,却都是自由身,人品也是过了关的。这一次,就是第一次相亲。当然,这所谓的相亲和现在的相亲是没法比的,雪雁也不可能真的和对方见面交谈。不过呢,人都是会变通的,尤其是风华这样来自于二十一世纪尚未被条条框框压死的存在。

    于是,在风华的特意安排下,常风和男方见面,而雪雁就躲在另外一个房间里偷听偷看。除了常风以外,没有人知道,在男方对面有一个不起眼却很重要的小洞,供雪雁相看男主角。因为,风华很清楚,眼缘是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否则,想看两生厌的一对男女结成了夫妻,日后岂不成了一对怨侣了?

    说实话,在这个时代,礼教甚严,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雪雁回头,面上还有未干的泪水,眼睛更是红肿的离开,她“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哭着说:“姑娘,求你不要赶我走,我想一辈子伺候姑娘……”

    风华愣住了,她猜到了雪雁会害羞、喜悦、娇嗔等等反应,却独独没有猜到这一个。不过,她很快就回过神来,弯腰想要扶雪雁起身,“雪雁,你别这样,快起来……”

    “不,姑娘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雪雁的态度很坚定。

    风华很无奈的暗暗叹气,却不得不保持着之前的动作不变,同时,努力让自己笑得更温柔可亲,“可是对那边不满意?没关系,不急在这这一时半刻,我们慢慢的挑,总会找到合适的!”

    雪雁摇头,“不,不是这样的,我不想嫁人,不想离开姑娘。我想伺候姑娘一辈子……”

    “就算是嫁了人,你也可以继续跟在我身边啊!这本就不冲突的!”风华很无奈,却也耐心的劝说着。

    雪雁面上愈发急切了,拼命的摇着头道:“不,我不想嫁人,我不要嫁人……”

    风华无奈的挑了挑眉头,“你可是担心婚后会受气?这一点,你尽管放心!无论如何,林家都是你的娘家,万不会让你受了欺负去的!”

    雪雁急得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似地往下掉,用力的抓着风华的衣袖,“姑娘,姑娘,我求求你了,让我留在你身边罢!我不想嫁人,我只想伺候姑娘……”

    风华头疼坏了,一时间,完全的手足无措。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解救她们的天籁之音响起,“这……这是怎么了?闹哪出了呢?”

    风华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雪雁已经松开她,膝行到林墨玉面前,重重的磕头道:“求大爷做主留雪雁在姑娘身边伺候,雪雁不要嫁人,不要离开姑娘……”

    林墨玉抬眸看向风华,很明显的询问。

    风华无奈的摊开双手,“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只是给她找了个人家,问问她的意思而已,谁知道竟是这样大的反应。”

    林墨玉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随后,略略沉吟了一会儿,轻松的给出了拿定了主意,“所谓强扭的瓜不甜,她既不想嫁人,姐姐又何必强人所难呢?她伺候姐姐也算得力,留在姐姐身边伺候,我也放心!”

    风华和雪雁都诧异的看向林墨玉,都是一副没想到的样子。这种耽搁别人青春的举动,实在是亏良心得很,而林墨玉却说得理所当然。

    “你胡说什么呢?她还真能一辈子不嫁人?”风华横了林墨玉一眼。

    其实,私心里,风华也放心将雪雁交给一个陌生的男人。但是,这个世界的大趋势摆在这里,总不能让雪雁一个孤独终老吧?有几个人会守着自己的主子过一辈子的?风华可不想将来落埋怨!更不要说,这生命无常得很,她更不想自己有朝一日不在了,雪雁落得个无依无靠的下场!

    “自然不可能一辈子不嫁人。”林墨玉轻笑,“但是,这种事情,咱们也不好生拉硬拽。姐姐只安心的呆着,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人家自己就会主动求你来安排……”

    林墨玉一边说着,一边看向雪雁。

    果然,如风华所料一般,雪雁的面上染上一抹潮红。

    风华愕然,这情形已经很明显了,雪雁已经有了心上人,可是,这个人是谁呢?她怎么不知道呢?而且,看情形,她这个弟弟是知道的!

    林墨玉没有在说话,含笑扶起了雪雁。

    雪雁慌张的后退了一步,微微施礼告退,便快步离开了。

    “雪雁喜欢的人到底是谁?”风华忙含笑追问。

    不能怪她八卦,实在是这日子太压抑了,她急需这样愉快的氛围。

    林墨玉摇了摇头,一脸无辜。

    “你可不能藏着掖着。”风华狐疑的看着林墨玉。

    林墨玉无奈苦笑,“姐,你也……你也太……闲了罢?”

    风华正想反驳,这才想起还有正事未说。

    将林墨玉引进房内,然后,将自己在*馆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

    其实,说这些话的时候,风华已经做好了会惹林墨玉不快的准备,毕竟,林墨玉对贾宝玉的不喜是那么的明显。可是,她错了,林墨玉一点也没有生气。

    缓缓的点了点头,林墨玉沉声道:“我知道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罢。”

    “你,不生气吗?”风华有些心虚的笑声问道。

    林墨玉轻笑,“我为什么要生气?”

    “你会不会觉得我是因为要救贾宝玉才插手这件事情的?”

    “是因为这个吗?”林墨玉不答反问。

    风华忙摇头,目光坚定的看着林墨玉,“当然不是!”

    “这不就行了?”林墨玉仍旧是淡淡的笑,那双漆黑的眸子,好像能够洞悉一切似地。

    接下来的日子,再一次回复到古井无波中,风华仍旧是贾府和林府两处奔波。可是,诡异的是,与之前一样,她再也没有看到贾宝玉。这让风华很郁闷。直觉告诉她,贾宝玉也在躲着她。

    不过,这也就风华自己觉得诡异,其他人觉得这才是正常的,袭人为此还狠狠地松了一口气呢。

    这一日,风华前脚回到林府,才坐在凉亭旁吃了口葡萄,后脚贾宝玉就来求见了。

    风华早就猜到贾宝玉会来向她询问真相,甚至也猜到以他懦弱的个性会耽搁很长时间,但是她真的没想到贾宝玉会亲自到林府来。她一直以为,以贾宝玉的个性,势必是要在贾府才有勇气开口的。

    其实,风华不知道,她的猜测是很准的。只是,有一点是她没料到的。那就是王夫人掌权之后,将贾宝玉身边的人再一次换了个干净,以茗烟为首的贾宝玉死忠派已经完全消失了,所以,贾宝玉觉得在贾府里说话不安全,这才不得已选择了林府。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一直都鼓不起勇气。拖着,拖着,也就有了眼前这个局面。

    “你想跟我说什么?”风华本不想先开口,但是,贾宝玉自进来以后就不说一句话,直喝了三杯茶,让她实在感觉耗不下去了,这才选择了自力更生。

    贾宝玉好像受了很大惊吓一般,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手中的茶水一下完全泼在了自己身上,然后,站起来,一边慌手慌脚的擦拭,一边断断续续的道:“没……没什么,没想说……说什么……”

    看着眼前这个笨拙的贾宝玉,风华感觉气也不是笑也不是。

    “那个,我……我先……先告辞了……”贾宝玉一边说着,一边回头想走。

    风华皱起了眉头,冷声道:“我移情别恋了,你都不想问个为什么吗?”

    贾宝玉的身体瞬间僵硬了,抬起的脚步怎么也迈不出去,却没有回头的勇气。甚至,没有开口的勇气。

    “你都听说了罢?我和他的那点事儿!”风华深吸一口气,不是她狠心,只是,她不能不给皇帝拉点仇恨值,否则的话,依贾宝玉的个性,只怕死掉一会投了胎再来造反更快一些,“你知道我和他是怎么认识的吗?你知道我和他……”

    其实,风华心里很清楚,谋反这种事情,想要成功根本是不可能。尤其举旗的人是贾宝玉,而且,他已经失了先机。但是,没办法,人都是自私的,而她就更加自私了,对她来说,哪怕是拖一段时间,哪怕是伤伤皇帝的元气也是好的。

    当然,若是贾宝玉成功了,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只是,她心里清楚明白的知道,这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我不想知道!”贾宝玉开口了,气势也很强,可是,却是逃避。

    话音刚落,他便逃也似的往外冲。

    风华完全没料到贾宝玉竟然没用到这种地步,干脆豁出去了,也不管他要不要听,直接吼道:“看看你这个样子,你有什么出息?论人品你不及他,论个性他更甩你八条街,更不要说他那高贵的身份了!我的眼睛但凡没瞎就不会看上你!”

    风华说得很快,可是,没用快过贾宝玉的脚步,也不知道他到底听了多少进去。

    这一刻,她真的有些无力。原本她的计划是很好的,她早就算准了如何才能让贾宝玉更恨皇帝,可是,贾宝玉这鸵鸟的个性让她完全失去了施展的余地。实在是,太可恨了。这种感觉,就好像用尽全身力气,结果打在了一团棉花上。这种失去着力点的感觉,实在让人心慌。

    “你真的在乎这些吗?还是说,你在故意气他?”

    这个声音,风华无论如何也忘不了,浑身止不住的一阵阵的冒冷气。抬眸,向声源处看去,清楚明白的看到墙头上立着了一个人影。

    不,不止一个,是很多个。还有些人打在了一处。不消说,一边是林墨玉安排的守卫,一边是皇帝的护卫。

    “不得无礼,快住手!”对方已经这样明白的现身了,风华也就只能喝止了自家的护卫。总不能,把皇帝杀了吧?虽然她很想这么做!

    风华这一声零下,林家护卫立刻收手,然后各自寻了自己的岗位隐身而去。

    林家护卫一散,原本为保护皇帝和林家护卫对峙,甚至动手的皇家护卫也都离开了。只是,风华很清楚,他们也和林家护卫一样,并不是真的离开,而是躲在了暗处,只要皇帝有危险,他们就会立刻“凭空”出现。

    皇帝轻笑一声,然后,自高高的墙头上一跃而下。

    看着皇帝渐渐逼近的身影,风华越来越紧张了——听皇帝那话的意思,他听到了她和贾宝玉之间的对话。可是,这林府里里外外都被林墨玉布满了守卫,只要有陌生人出现在可偷听的范围之内,势必有护卫出来阻止。他,是如何躲过护卫偷听到他们的谈话的呢?

    看现在这个情形,似乎是他想要现身,护卫才发现他,并且动起手来。

    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林府的护卫里竟然有皇帝的奸细吗?

    这么想着,风华更觉得后背一阵一阵的发凉。

    随着皇帝的气息越来越近,风华脸色越来越苍白,险些一口气没上来。

    因为,她终于抓到了一个重点,一个对她来说无比重要的危机。

    “还是说,你在故意气他?”

    风华终于抓住了这个重点!

    这句话,是不是意味着皇帝看穿了她的心思知道她想要激怒贾宝玉迫使他起那谋反之心呢?

    这个认知,实在太过惊悚。如果皇帝真的看穿她这个图谋的话,不需要她在做任何事情,她今天就会死在这里了。

    不,连死都是奢望,准确的说是生不如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红楼之绝黛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流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流苏并收藏红楼之绝黛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