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绝黛风华 > 第078章 误会

第078章 误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来到贾政养病所在的幽静小院,风华一眼就看到赵姨娘正搀扶着贾政艰难的挪步,虽然步履十分艰难,但是他确确实实移动了,霎时间喜不自胜,“舅舅可以走动了吗?真是太好了!”

    贾政和赵姨娘同时回头,看到风华具是惊喜不已。

    “玉儿!”贾政动情的唤了一声,他虽然不像赵姨娘那样泪流满面,眼睛里也盈满了泪水,眉宇间更是激动不已。其实,想也知道,一个注定要瘫痪在床上一辈子的人真的能够再一次走动了,换做是哪一个都没有办法保持冷静。

    只是,唤了这一句之后便哽咽了,再也说不出任何一个字来。

    赵姨娘全力搀扶着贾政,自己的眼泪都没有功夫擦,却还是激动的和风华说话,“是的,好了,都好了,都是托了姑娘的福。姑娘的大恩大德,我们……我们是在是无以为报……”

    其实,说起对风华的观感,赵姨娘可以说是很矛盾的。且不说两人的身份天差地远所导致的底层人对高层人的抵触和厌恶,只碍着贾探春这一点就足以让赵姨娘反感风华的存在了。可是,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风华确实的给予了她很多帮助,使得她和她的儿子终于得以翻身,让她无法不感激。

    这种情况,最近却有了很大程度上的改变。因为,贾政。

    对于自己的外甥女,贾政本来就有着几分真心的疼爱,后来得知王氏的所作所为,心中更是有愧。这两种情绪交杂在一起,已经够麻烦了。偏偏他又因此而中风,相对于对王氏绝对的愤怒外,对风华这个自他病倒之后就不曾来看他的外甥女感觉就复杂多了。

    说不上是迁怒还是什么,贾政心里总觉得自己变成这个样子和风华有一定的关系。在他看来,就算王氏做了对不起风华的事情也与他无关,他会落得这般下场,却与风华直接相关。所以,哪怕风华心里还恨王氏、恨贾家,甚至恨他不为她和贾宝玉做主也该来看看你他这个为她出头的舅舅才对。

    直到冯老先生出现。

    贾政很清楚,冯老先生不好请,之所以来也是看在风华乃至林家的面子上。于是,一腔的怨气也都化作了感激。

    初初接受治疗时,贾政告诉自己,就算不能治好,他也不会再跟小辈儿计较了。

    随着病情好转,风华也亲自来看了几次,贾政心中的再无一丝怨气,除了感恩只有愧疚。因为,不管怎么看,风华这都是以德报怨。

    风华对贾政不算厌恶,虽然谈不上甚亲近,礼数也周全。

    可这看在贾政眼里,便认定风华还是真心敬爱他这个舅舅的,之前不来看,也是因为心里的感觉太复杂、太在乎,反而望而却步了。

    这么一来,反而觉得对不起风华。

    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整日在外众人环绕的男人,突然落得吃喝拉撒都要依赖于人的地步,心里的落差可想而知。而且,终日躺在床上,贾政也无事可做。不知不觉的,也就养成了和赵姨娘闲话的习惯。

    这养病期间,说得最多的自然是风华这个外甥女。

    自然而然的,这既感激又愧疚的情绪渐渐地感染了赵姨娘。

    所以,在风华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贾政和赵姨娘两个早已恨不得将心掏给她看了。

    这不,此时见风华喜色难掩,两人愈发认定自己的推测,也愈发的感动。

    其实,他们都不知道,风华之所以这么高兴并不是因为贾政好起来了,而是因为王家出事了,贾家恐怕也不能安宁,而她不想她师父继续待在这注定要乱成一锅粥的贾家,以免遭池鱼之殃。

    而贾政好起来,正是一个可以接师父离开的绝佳理由。这就好比瞌睡了就有人递上枕头一般,自然是惊喜不已。

    贾政和赵姨娘交握的手微微紧了紧,既阻止了赵姨娘哽咽得难以出声的话语,也安慰了她,四目相对,两人之间竟然流露出一种老夫老妻相互搀扶度日才会有的包容和默契。

    “看舅舅现在的情况,一定很快就能完全好起来了罢?”风华带着灿烂的笑容快步走进小院。

    “按照之前的方法好生锻炼,最多三个月之后便可行动自如。”冯老先生眸色微沉,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将目光全部锁定在风华身上,“这几日身上怎样?可曾发病?”

    因为之前皇帝突然驾临以及林墨玉的各种别扭,风华已经有几日未来了,冯老先生心中挂念自然免不了问上一问。

    “有师父的药在,每次发病之初便遏止住了,倒也无甚大碍。”风华微笑,说得云淡风轻。

    虽然和前世的心脏病不同,可是冯老先生新制出来的这种药真的和后世的速效救心丸很像,特别能缓解症状。而风华也完全将那药丸当救心丸用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风华对于冯老先生这可简直超赶后世医疗水平的医术佩服得五体投地。

    可是,冯老先生听了这话不仅没有松一口气,眉头反而拧在了一处,“那药不过是治标不治本,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少用一些比较好。还是那句话,保持心情愉快,少想些烦心事,当能减少发病。”

    风华微笑点头,眉眼弯弯,“我知道了。”

    不消说,只看风华这副淡淡然的样子,冯老先生就很确定了,她压根就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有的时候,他老人家真的很不懂眼前这个瘦瘦小小的女娃娃,身为一个医者,他很清楚,那样的痛楚就算是一个大男人都难以忍受,甚至可能会因为忍受不住而做出自戕之事。初开始的时候,他真的很害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可是,风华不仅没有伤害自己,甚至在好了以后就像失忆了一样依旧笑得那么开心。

    心里,有一种说不清的刺痛。

    其实,此时此刻,心中刺痛的不仅仅是冯老先生。风华的笑容,也刺痛了贾政和赵姨娘的心。

    他们知道风华身子很不好,需要冯老先生亲自治疗、调理,却并不知道病因为何,只能自己瞎猜。所以,在他们的认知里,风华的身体之所以不好是因为以前王氏在她身上使了手段所致。

    虽然只是才出来的结论,可是当事人深信不疑,自然也就成了唯一的理由。

    也正是因为如此,听冯老先生将病情说得这样严重,风华的大度和笑容更是愈发的让他们心里难过了。

    冯老先生干净利落的卷起桌子上的银针,直接对风华道:“走,到我那里去,咱们再细说说最近几次发病的情况,希望能尽快理出个头绪来。”

    他老人家一边说着,一边自顾自的向外走去。

    风华给了贾政和赵姨娘一个抱歉的眼神,微微屈膝施礼,“二舅舅,我这……”

    贾政哪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忙道:“身子要紧,赶紧去罢。切记,不可讳疾忌医,以老神医的本事,定要药到病除的。”

    “二舅舅也别心急,慢慢来,多多保重身体。”心情愉快的风华微笑着给了贾政如此这般一番关切之语,同时,对赵姨娘施了个半礼,“这些日子,辛苦姨娘了。好在,马上就要苦尽甘来了。”

    其实,以赵姨娘的身份根本担不得风华的礼,就算是半个礼也当不起。

    这个道理,风华自然也明白,可是她还是施个这个礼。因为,她这个礼施得很价值。

    于风华而言,施一个礼不过是微微屈膝的事情,可是在旁人的眼中,她的这个礼便是因为感激赵姨娘照顾贾政这个舅舅而施的。

    这个世上,风水轮流转,除了要打压到死的敌人意外,其他人自然是要好好相处的。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用得着什么人呢?就算一辈子用不着,也没有什么损失不是。

    小心谨慎,到底是好的。

    赵姨娘好容易风干的泪水再一次有了决堤的架势,拼命的点头却说不出话来。大家都是说她赵姨娘的嘴巴厉害,可实际上她说来说去也不过就是那么几句尖酸刻薄的话,真要说好听,她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嘴里说不出来,心里的感激就如同窖藏的美酒,愈发的浓烈了。

    踏出院门,不出所料的,自家师父就在不远处等着她。风华快步上前,半挎半托的揽住老人家的胳膊,讨好的撒娇,“我就知道师父一定会等着我的。”

    冯老先生横了风华一眼,想说什么,但是到底没说,只是,轻叹一口气,止不住的摇了摇头。

    其实,风华发病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规律。

    这一点,冯老先生早就有感觉了,而风华一次次发病的情况更是佐证了他老人家的猜测。

    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在冯老先生那按不住的挫败目光中,风华退出。

    只是,这一次也不知道是不幸运还是倒霉,远远的,风华就撞见了一个熟人——薛宝钗。

    当然,正因为对方是薛宝钗,风华愈发的不愿意弱了气势。拿出自己的身份,在薛宝钗喷火一般的眸光之下,目不斜视的从她身边走过。

    走了很远很远,风华依然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一道极具穿透力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的背部。

    身上,止不住的有些发冷。

    风华有些气恼,说实话,她不想和薛宝钗计较,否则的话,以她现在的身份,就凭薛宝钗这样无礼足以将她好好教训上一番。

    当然,风华这个“不想和薛宝钗计较”也是好听的说辞。实际上,她很清楚明白的知道,她的无视比故意找茬更能让薛宝钗意识到两人身份的不同,更能让她痛不欲生。

    对于自己的敌人,风华一向是与“善良”二字绝缘的。

    紧了紧衣袖,风华这才注意到天气已经这样凉了,抬头,看了看四周掉了大半的树叶,这才后知后觉的问道:“薛蟠是不是已经斩了?”

    身后的平儿微愣了一下,很快便想起那薛蟠是何人了,“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只知道今年秋后处斩的人里并没有薛蟠这个人。”

    风华诧异不已,有些难以置信。

    薛蟠这厮的命还真是够大的,这样都没死?

    看薛宝钗刚才那架势,风华还以为薛蟠已经死了呢?

    可是,薛家不是已经黔驴技穷了吗?薛蟠又是怎么逃过这一劫的?

    “不过,他人还在刑部大牢关着就是了。”见风华面色有变,平儿慌忙补充了一句。

    风华对后面的话并不关心,仔细思索了一下,勉强理出了几分头绪。

    薛蟠未死,唯一的变数就是那位甄宝玉。

    难道薛宝钗知道甄宝玉的真实身份?

    那,贾宝玉岂不是……危险了……

    风华心中一惊,随后有些自嘲的暗怪自己多管闲事,贾宝玉危不危险和她有什么关系呢?更何况,或许这猜测根本就不对,没道理为了一个怀疑就兴师动众的。

    可是越想越像那么回事,若非薛宝钗知道甄宝玉的真实身份并且借此要挟甄宝玉保她哥哥一命,以皇帝的个性,在他那里挂了号的人,应该不会轻易放过。毕竟,他都已经“金口玉言”的答应了她了。

    随后,又忍不住想要冷笑。

    看看罢,这就是帝王啊!不管说得有多好听,为了他大业,照样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按照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向去做,才不管那些有的没的呢!

    一边想着,一边快步向前走去。

    可,俗话说得好,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眼看着就要离开贾家了,风华竟然看到不远处贾宝玉和一个女子站在一处假山旁说话。虽然女子只是个婀娜的背影,可风华仍旧凭她那身特殊装扮一眼就认出她是个孤傲的妙玉姑娘。

    刹那间,风华有一种想要回去翻黄历的冲动。

    这也未免有些太倒霉了罢?

    话说,在这个红楼的世界里,只要是个女的,年龄又有些相当的就没有不倾心于他贾宝玉的,就连着清高的出家人也不能例外。这实在是太不科学了。

    不是风华故意侮辱出家人,而是这位妙玉姑娘事情做得太不好看了。她对贾宝玉的特殊,实在是太打眼了,让人没有办法不多想。

    看着两个人这“般配”的身影,风华忍不住不厚道的想着,如果贾宝玉提出要娶妙玉为妻,她只怕立刻就会去还俗了。不,不需要是妻,哪怕只是个姨娘都会如此。如此一来,倒也无所谓出家人不出家人了。

    止住脚步,风华下意识的想要转身避开这二人,换另外一条路走。毕竟,打扰别人的好事,实在是不是君子所为。

    可是,刚想转身,又觉得不对。又不是她在做不好看的事情,她为什么要躲呢?感觉好像她心虚似的!

    这样,不好。

    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

    正在这个时候,似乎是感觉到有人的目光集聚在自己身上,贾宝玉转头,恰好撞见了风华犹豫不决的双眸。

    风华下意识的想要收回目光却发现贾宝玉一直直直的看着她,如此一来,她不仅不退让,反而大踏步的向前走去。昂首阔步。

    虽然对贾宝玉的感觉一直都很矛盾,可是风华实在不喜欢在气势上输给他。

    此消彼长,风华鼓足了气势,贾宝玉反而蔫了下来,再也不敢和风华的目光交汇在一处了。甚至,不自觉的稍稍向后退了几步。

    其实,风华原本打算走进之后很平常的和贾宝玉打个招呼问个好,就好像他们真的只是普通表兄妹一样的。可是,贾宝玉这鸵鸟般的反应实在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原本做好的准备也被打乱了。

    就这样,风华从贾宝玉身边走过,两人微微侧身擦肩,彼此却都没有回头,更没有说话。

    “林姑娘,请留步。”

    终于有人发出声音打破这诡异的沉默了,可是,这声音的主人却出乎了风华的意料。

    微微侧身,回眸,“妙玉姑娘?”

    “林姑娘,可否借一步说话?”妙玉一边说着,一边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对于这个妙玉,风华从未接触过,不存在任何交集。在林黛玉的记忆里,两人虽然没有交恶,却也谈不上交好。不过是因为贾宝玉的关系存在着几分交集罢了。

    对于她的邀请,风华有些不解。

    不过,这青天白日,身边又有这么多人,风华倒也不怕她。而且,说不清原因,只是无端的觉得若是拒绝了便弱了气势,平白的显得小家子气了。

    于是,微微点头,“当然,请!”

    就这样,两人女人在贾宝玉面前走过,集体无视了他的存在。

    贾宝玉嘴唇微微蠕动,想说什么话,可是又有些犹豫。然后,在他还没有拿定主意的情况下,两人便已经从他面前离开了。

    而这厢,风华和妙玉已经到了湖边一个凉亭旁坐下。下人们站在不远处,既保证了能看到她们,又不会听到她们低语。

    风华优哉游哉的欣赏着四周的风景,一点也不急着打破沉默。就算心里再怎么的疑惑,面上也仍旧只是维持了一副淡然模样。

    终于,最后还是妙玉忍不住打破了沉默。只是,她一开口也是相当有分量的一句话。

    “林姑娘,你觉得贾家还能维持多久?”

    风华心中一惊,她早就知道妙玉不是一个一心修行的出家人,可是没想到她竟然会有这份眼力。

    心里惊讶,面上却仍旧竭力维持着淡然,故作不解,“这……这是什么意思?”

    “明人面前不暗话,林姑娘这般聪明人又何必与我装糊涂呢?”妙玉抬眸,直视风华的双眼,似乎想要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什么东西来。

    风华心思转动,也不躲闪,反而更深的注视着妙玉的眼睛,有些急切的问道:“妙玉姑娘可是听说了什么?有人要对贾家不利吗?还是说,王家的事情会牵连到贾家?”

    虽然不是专业演员,但是形势所逼,风华也算练出来了。此时的她,惊慌失措,完全是一副关心贾家人处境的小女人模样。

    妙玉的目光闪烁了几下,随后轻笑一下,“我只是见王家出事,瞎猜了一下罢了,并没有听说什么。”

    风华面色稍霁,轻轻的吐了一口气。

    “没想到林姑娘还这么关心贾家……”妙玉状似无意的感慨着,眼角的余光却在偷偷地观察着风华的脸色,“我以为,林姑娘会恨贾家人呢!”

    “怎么能不恨?”风华苦笑一下,“我也是人,我也会伤心、会难过,自然也会恨!可是,他们毕竟都是我的亲人,想起来心里满腔的恨意,见到了面自然也就发不出来了!”

    风华回眸看向妙玉,有些伤感的问道:“很没出息,是罢?”

    妙玉垂眸,半晌没有说话。就在风华以为她不会说话的时候,她突然轻声说了一句,“或许,这就是血浓于水罢。”

    她的声音很轻,可是听在风华的耳中却如同一记重锤。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风华很明白的感知到她的落寞。那是一种让人无比心酸的落寞。

    看着妙玉娇俏精致的侧颜,想起这位妙玉姑娘最后不堪的结局,之前那种先见为主的成见突然消失不见,忍不住觉得她也挺可怜的。

    就这样,两人又坐了一会儿,见天色不早了,妙玉也就主动告辞里去了。

    风华坐在石凳上,忍不住打了个冷噤。

    这个时候平儿上前,为风华披上了一袭月白色的披风,边缘缀着白色狐狸毛,高档而又不失可爱,“姑娘,时候不早了,咱们该回去了。”

    突然间,风华左臂弯曲按在石桌上,埋首在臂弯间,一手捂着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姑娘,可是又发病了?”平儿一边弯腰扶着风华,一边伸手去解自己腰上的锦囊。

    忽的,风华的手盖住了平儿的手,抬眸,目光清明,快速低声耳语道:“我没事,帮我挡着些视线。”

    平儿不解,可是,她的反应也还是极快的,眼看着其他丫鬟们也都围了上来,忙道:“都过来做什么?姑娘都不能呼吸了!散开散开!”

    四个一等丫鬟交换了个眼神,左右各两个站在风华身边。与此同时,轻轻拍打着风华的背部。

    只是,众人这么一散,平儿立刻发现不对劲了。因为,贾宝玉正呆呆的站在凉亭中间,手足无措的,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林妹妹,你……你还好吗?”

    终于,贾宝玉鼓起了勇气和风华说话,虽然声音有些颤抖,而且有些吞吞吐吐的。他站在那里,想要靠近又不敢,整个人显得笨拙得惹人厌。

    风华一直埋首在臂弯间,听到贾宝玉熟悉的声音,不自觉的抬眸看去。

    “你流血了?”看着风华嘴唇上那一滴鲜红的血迹,贾宝玉再也顾不得其他,立刻快步冲上前去,强行挤在丫鬟身前扶着风华的胳膊。

    风华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说实话,她真的没想到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贾宝玉竟然仍旧跟在她的身后。

    突然间,风华觉得她这几滴血流得值了。

    也不说话,风华再一次埋首。

    “林妹妹,你这究竟是怎么了?怎么会流血呢?我去找大夫,我这就去找大夫……”看到风华流血,贾宝玉急得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了,整个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风华拽住了贾宝玉的手,阻止了他冲出去的脚步,轻声道:“我没事!”

    “都流血了怎么会没事呢?你别急,我马上……”

    贾宝玉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风华借拽着他的手起身的当儿,往他的手心里塞了东西。虽然他只知道是个软绵绵的像是真丝一样的东西,但是他很清楚风华既然用这样不着痕迹的方式给他,必定是不能让人知道的重要之物。

    更何况,于此同时,风华在他身边轻声道:“小心!”

    见贾宝玉终于安静了下来,风华退后一步,“多谢二哥哥关心,我这身体是老毛病了,并无大碍,就不劳烦二哥哥了。”

    说罢,携着众丫鬟一起离去。

    贾宝玉怔怔的看着风华离开的背影,他看得很清楚,风华的披风随着她的走动而微微翻开,白色的狐狸毛上染上了一抹刺目的鲜红。那抹红,灼伤了他的眼睛。

    回到自己的房间,确定四下无人,贾宝玉松开因用力而有些僵硬的拳头,手心里一方素帕如花朵一般绽放开来,绽放出血红的花蕊。

    试探钗可知甄。

    一句算不上通顺的话,可是,贾宝玉还是在瞬间就明白了,同时也红了他的眼睛。

    很明显,风华这是要他试探一下薛宝钗知不知道甄宝玉曾经代替过他而存在。

    贾宝玉不知道风华如何怀疑上薛宝钗的,可是,这不妨碍他的感动。

    终于,他终于知道风华的病为什么来得快去得也快了,她根本就是在装病。原因很简单,因为她要偷偷的咬破自己的手指,用血来给他传递保命的消息。所以,她的嘴唇上才会残留了血迹。

    滚烫的眼泪从脸颊滑落,贾宝玉拿着丝帕的手止不住的发抖。

    风华也知道贾宝玉拿到丝帕以后一定会感动得无以复加,就算是有皇帝的存在,贾宝玉也会认定了她心里还有他,而她也真的不想再让贾宝玉误会下去,更不想再欺骗他的感情。

    可是,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很多的无可奈何。

    就如同这一次,本来吧,风华是很犹豫的,后来勉强说服自己为了贾宝玉“反间谍”的身份不被拆穿而想方警告他吧,偏偏老天爷又安排贾宝玉亲眼看到她留血书这一幕……

    唉!

    说来说去都怪她太谨慎了,看到任何一点危险,就不敢冒耽搁下去的风险,操之过急了才显得她对贾宝玉还残留感情了。早知道,当时应该选择以后找机会密谈才对。

    回到林府,风华还没有喘匀气,就听到有人急急忙忙的赶来了。

    “姐,我听说你流血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声音尚未落地,风华就看到林墨玉那张焦急的脸,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怎么?不躲着我了?”

    因为风华提出要给林墨玉说亲的关系,这些日子,对风华这个姐姐,林墨玉是能躲则躲。可是,听到下人说风华的披风上沾了血迹,林墨玉便再也顾不得其他了。

    林墨玉的脸黑了下来,听风华这样说,他以为这所谓的血迹是风华故意引他上钩所设的陷阱。只是,因为不是很确定,这才没有拂袖而去。

    “那个,王子腾是怎么回事?王家要完了吗?”见到林墨玉,风华立刻问起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对于王子腾的事情,风华派人打听的结果是——王子腾被几位御史大人联合弹劾十项罪名,可谓是来势汹汹,而帝王的态度也不甚明朗,所以,他受不住压力便“畏罪自杀”了。

    可是,风华心里很清楚,这些个大家族,各有各的问题,真要认真起来,哪一个都是能弹劾出罪名来的。而且,在朝为官的,哪一个大臣没有被弹劾过呢?王子腾的心理素质怎么会那么差?还没有真凭实据呢,他就忙着“畏罪自杀”了?

    隐隐的,风华好像也记得,在电视剧里,王子腾那是“暴毙身亡”的结局。算起来,和这个“畏罪自杀”也算是有异曲同工之妙。若说着里面没有什么猫腻,风华是无论如何也不信的。

    不过,这和她没关系,她只是想知道,这个注定要倒台的王家还能撑多久。

    林墨玉微微蹙眉,“姐,这和咱们没有关系!”

    很显然的,身在的朝堂的林墨玉知道很多外人所不知道的事情,可是,他并不像说与风华听。

    “怎么会没有关系呢?”知道林墨玉不喜欢她操心这些事情,风华尽量将话说得委婉一些,“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过问这些事情,我不打算操这份心。可是,我估摸着,若是王家完了,贾家多少会受到影响,只怕至少也是要乱了的,师父留在那里总归是不好的。趁着现在二舅舅的病情已经好转了很多,我们正好能让师父离开贾家。”

    林墨玉的目光闪烁了几下,眉头也更深的拧在了一起。

    “师父是咱们唯一的长辈和亲人,抽个空,我们一起去把师父接回来才是正经。”风华轻轻的挑起眉头,提议道。

    林墨玉眼眸低垂,好半天才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句话,“我不去!”

    “你也别脸皮子薄,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师父的气也消了,你去认个错,师父自然就跟咱们回来了。”风华柔声劝慰,好像在安抚闹脾气的小孩子一样。

    “认错?我有什么错?”林墨玉突然抬眸,眼眸中竟意外的带着几分年轻人才有的桀骜不驯,这种神采以前是绝对不会出现在他的眼眸之中的,“我还有些事儿,先回去了!”

    说着,林墨玉转身就走。

    风华瞠目结舌,这样奇怪的林墨玉是她以前没见过的,他的反应实在太奇怪了,难道他林墨玉也被人偷偷换一个假货不成?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得少了一点,明天继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绝黛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流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流苏并收藏红楼之绝黛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