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绝黛风华 > 第080章 聪明误

第080章 聪明误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想不出来该怎么办呢?

    风华的处理方法非常简单……

    想不出来,干脆就不想了。横竖,贾家的事情和她姓林的也没有多少关系。更何况,矛头直指的人是王氏。

    王氏倒霉,不落井下石已经是人品爆棚了,总没有反过来同情她的道理吧?又不是闲得发神经了!

    如果说这件事情对风华有什么影响的话,那就是她必须要抓紧时间把自家师父哄回来了。虽然自家师父和贾家并没有什么关系,可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没道理留在那种乱哄哄的场合。

    第二天,美美的睡了一个饱觉之后,风华精神抖擞的准备出发。

    可是,在临出门之际……

    “姑娘,我想我们暂时可能不太适合去贾家了……”平儿不知什么时候出去了一趟之后急匆匆的回来,面色有些沉重。

    风华的心头拂过一抹不妙的感觉,沉声问道:“又怎么了?”

    眉头不自觉的微微蹙起,心中忍不住有些烦躁。

    贾家的事情未免也太多了?多得让人心烦了!

    平儿挥手命屋里其他下人都下去,“听说,昨晚静心庵被歹人强袭了……”

    静心庵,王氏的修行地。

    贾政彻底厌恶了王氏,所以,有了决定之后,便一刻特不肯耽误立刻便命人将王氏送走了。当然,对外只是说王氏身体不舒服,需要一处安静的地方静养而已。

    风华忍不住呼吸一滞,诧异回眸,无意识的打断了平儿的叙述,“死了?”

    右手不自觉的微微握拳,止不住的有些心惊。

    虽说王氏的死活和自己并没有关系,可到底是熟悉的生命,说没就没了,而且也不知道下手的人是谁,怎么能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呢?

    平儿微微摇头,“暂时还不清楚,事情似乎有些蹊跷。”

    风华诧异不已,一瞬不瞬的看着平儿的双眼,甚是不解。

    看懂了主子眼中的疑惑,也不需要询问,平儿立刻为其解惑,“静心庵被一把火给烧了,里面的人都被烧成了焦尸,面目全非。”

    风华的目光狠狠地闪烁了一下。

    或许是电视剧看多了,听到这种情况,风华下意识的便觉得王氏肯定不在里面。就算是歹人抢劫,杀人灭口也就罢了,何必多此一举的放什么火呢?

    王氏,肯定没死。

    那么,她到底是被人救了,还是被什么另有目的的人劫持了呢?

    眼看事情的发展越来越超越掌控,风华不禁有些慌张,面色凝重,沉声问道:“贾家现在乱得厉害吗?”

    平儿缓缓的点了点头,“是的。贾家自己乱成一团也就罢了,王家的人也正陆陆续续的往贾家赶……”

    天子脚下的京城发生这样骇人听闻的惨案,身为当事人的贾家人不论私心里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小心思都免不了做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除了贾政。也正是因为贾政这样的态度,才更加的引人遐想。

    至于王家,会如此更是理所当然的。王子腾死了,可是弹劾他的那些罪名也都还存在,皇帝没有因此将事情揭过去的意思不说,更连续将王家几位在职高官停职、免职调查了。一时间,王家可谓是风雨飘摇。在这个时候,王家人最需要的就是守望相助的盟友。

    作为王家的姻亲,贾家与众人一样都尽可能的远着、躲着王家人,虽然竭力做得不那么明显,大家也都不是傻子。而王氏这次的“惨死”给了王家人一个绝好的理由,一个上门理直气壮要求贾家做出相应补偿的理由。

    毕竟,当时贾家对外只是说送王氏出去静养身体。结果,人却出现在庵堂里。这也就罢了,偏偏又遭遇那样的不测。

    莫非是看着王家无人,所以故意逼死人家家女儿的?

    贾家其他人还好,贾政对此反应却很大、态度更是坚决,甚至没有丝毫软语缓解的意思。吵起来是可以预见的,打起来也未必就是不可能的。虽然现在还没有发展到这种地步。

    如此,可谓是内忧外患一大堆。

    风华头疼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照着眼前这个情况下,她还真不能在这个时候到贾家去,万一引火烧身就不好玩了,“罢了,再去打探一下,看看王家的人什么时候离开。”

    就这样静静的坐着,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风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挪动着有些僵硬的腿,缓缓的走到窗口,抬头看着天空。

    深秋的天空本该是湛蓝如洗的,可是,此时却阴沉沉的,似乎预示着一场欲来的山雨。

    很多事情,身为局外人,风华并不能知道。她只知道,她想要的安康宁静的日子越来越远了。她从来都不知道,活着是这么艰难的一件事情。

    “姑娘。”

    “嗯?”心情沉重的风华没有回头,只是随意的发出低沉的鼻音询问。

    “这有张给姑娘的帖子。”

    其实,自从离开贾府之后,这些拜会、请客的帖子风华每天都能看到,多数也只是应付,所以,想也不想的道:“放一边罢,我回头会看的。”

    平儿犹豫了一下,却还是道:“是贾家的那位妙玉姑娘送来了张帖子。”

    这一天,风华的情绪都不是很好,奉命伺候风华的平儿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只是她实在没有劝说自家主子的能力,所以,只能找些别的事情转移一下主子的注意力了。虽然已经失败了很多次,不过她还是不气馁的继续努力着。

    脑海中浮现出妙玉的容颜,以及那场短暂的相遇。风华忍不住轻笑一下,果然是个不像出家人的出家人,这行事作风竟和这京城里的官宦人家似地,还下了帖子。

    想到这里,脑子里灵光一闪,觉得什么东西跃过,想要抓却怎么也抓不住。微微蹙眉,身子转都不转一下,仍旧维持着之前的动作不变,“贾家现在的情况怎么样?王家人还没有离开吗?”

    “王家人和贾家二老爷发生了点口角,因为老太太及时赶到而压了下去。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老太太将其他人都赶了出来,只留下几位核心人物密谈,所以,目前的情况还不是特别清楚……”平儿有些羞愧的低下头。

    四大家族之间存在着一些秘密来往,虽然王子腾的死而消除了大部分的证据,可免不了还是有些知道个一星半点的知情人士,而这些知情人士就是老太太不得不小心应对的人物。所以,“密谈”是必不可少的。

    因为机密,所以探听起来自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风华伸出一只手,“帖子给我。”

    就算是身经百战的平儿此时也不得不为风华跳跃性的思维怔愣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双手将妙玉姑娘新鲜出炉的帖子奉上。

    风华展开扫了几眼,嘴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嘲讽笑容。

    聪明人果然是聪明人,这位妙玉姑娘抽身得还真及时。

    原来,妙玉帖子里说的不是其他,正是她今日要离开京城邀请风华十里亭相见。

    本来吧,风华并不觉得她们之间有十里长亭相送的交情,只是这妙玉姑娘帖子说得实在凄凉可怜,想她一个女孩子连个相送的人都没有也怪可怜的。而且,就当是行善积德吧,也该提醒她不要走水路才好。毕竟,在书中的那个世界里,她会落得那般不堪的结局。

    说到底,妙玉的个性和以前的林黛玉也还是有几分相似的。而且,虽然交情不深,但是人家妙玉姑娘不管是对她风华还是对以前的林黛玉都是有几分不同于旁人的尊重的。同样身为女子,举手之劳又何乐而不为。

    更何况,依妙玉之前的表现看,她似乎对贾家的事情有着不同角度的深刻认知。或许,能够从她那里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也说不定。情报太少的无措感,实在让人不快。

    好吧,说真心话,这最后一条才是最重要的,其他都是辅助条件。

    “准备马车罢,我正好也想出去走走。”

    平儿微微屈膝,“是,姑娘。”

    马车是之前打算到贾家去而准备好的了,所以备起来并不是很麻烦,很快就准备就绪了。比较麻烦的是出门要带的人。

    终于,一切准备停当。

    看着马车旁备下的人,风华苦笑摇头,“不过是出门送个朋友,用得着这么多人吗?”

    平儿尽职尽责的答道:“大爷吩咐了,出门在外,一切都要小心谨慎方能不出错。”

    微微挑眉摇头,风华没有在说话。

    其实,风华也知道这是林墨玉的意思,可是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光天化日,天子脚下,哪里有那么多的危险。之前那次,也不过是某些能够一手遮天的人物整出的一场闹剧罢了。只是,为了安林墨玉的心,就算心里不赞同,风华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京城的道路很是平坦,车夫的感触技术也很不错,马车上摇摇晃晃的,风华竟然有些想要昏昏入睡。

    “姑娘,到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风华被平儿的这一声唤回了魂儿。

    把手搭在平儿手背上,接着她搀扶的力道起身,有些头重脚轻的下了马车。

    “林姑娘,你可算是来了。”妙玉远远的快步迎了上来,面上绽放着明媚的笑容,“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风华轻笑,温和,却还是带着几分疏离,“我们好歹也算想交一场,如今你要走,我怎么能不亲自送送呢?”

    其实,妙玉在帖子里说得很可怜。她道她一生孤苦也没个关心的人,而风华则是唯一一个对她说过体己话的人,所以,在走之前想要见最后一面。风华虽然冷情,却不是铁石心肠,所以,难免有几分触动。纵然,她根本不知道妙玉所言的体己话到底是什么时候说的。

    只是,触动到底也只是触动而已,骨子里的陌生和疏离只靠着几分同情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

    “我……”妙玉只说了一个字便哽咽了,眼睛里饱含着泪水,“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这里备下了一些酒,聊表心意。”

    说着,携着风华的走便往不远处的亭子走去。

    妙玉紧紧的抓着风华的手腕,紧得微微有些刺痛,“妙玉姑娘,你抓痛我了。”

    听到这话,妙玉忙放松了力道,抱歉的笑了笑,却没有放开风华的手。

    亭中,有一个婆子模样的人静候着。

    按住妙玉倒酒的手,风华轻轻摇头,“出门在外,莫要沾这杯中之物为好。”

    虽然这个时代的酒度数很低,可是,酒到底是酒,妙玉本身又是个年轻女孩子,还是不要沾染比较好。

    “不过一杯半杯的,只是表表心意,并不碍事。”妙玉微笑着道,一双明亮的眼睛熠熠生辉。

    风华仍旧坚定的摇头,“你这次离开京城,准备去什么地方呢?”

    虽然很想知道妙玉对贾家有什么特别的看法,却也不好开门见山,只能尽可能婉转的先说些其他的事情缓和一下气氛。

    “回姑苏。”

    风华微怔,这才想起当初林黛玉不讨厌妙玉的根本性原因了。原来,并非因为性格相似,而是老乡情节在作祟。只是,这一点林黛玉本人都没有意识到,而风华压根就没注意到妙玉的祖籍,所以,就给忽略了。

    “姑苏好,比京城好。”风华由衷的感叹。

    如果可以的话,风华真的很想当年态度强硬的留在姑苏,再也不踏入京城半步。

    妙玉的面上浮现出几分伤感,“是呀,姑苏是比京城好。”

    许是这样的气氛感染了风华,她突然觉得有些伤感,忍不住出声提醒道:“你一个人出门在外不安全,别走水路。”

    话音刚落,风华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静立于妙玉身后的老婆子。她的模样,看起来并不熟悉。不过,身材倒算是难得的健硕。当然,用这个词来形容女子有些不雅。只是,看到这个女子,风华脑子里也就只剩下这个形容词了。或许,是她词汇库存太匮乏了吧?

    可是,不管怎么说,女子到底是女子,就算是带着个粗壮一些的婆子也是不安全的。

    “放心罢,我走陆路,而且,只走官道。”妙玉眉眼弯弯。

    不对,不对。

    风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如果妙玉出门走的是陆路,怎么可能会是那个结局呢?说不通啊!

    按理说,在风华这个之情外挂没有泄露剧情的情况下,妙玉是不可能自己避开命定的灾难的啊。难道,有什么地方出错了吗?

    “林姐姐如此盛情关心,我……我笨嘴拙舌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感谢。这一杯,先干为敬。”说着,妙玉自顾自的喝下了一杯酒。

    风华有些错愕,她没想到妙玉会突然来这么一手。

    随后,妙玉立刻含笑端起另外一杯,双手奉到风华跟前,“我知道,林姐姐你关心我,不想我喝酒,可是,我平日里也常喝,一杯半杯的也无碍。而且,这天儿愈发的冷了,喝了暖暖身子也是好的。”

    风华的眼睛闪烁了一下,含笑伸手接了过来。

    “姑娘!”平儿在这个时候突然出声。

    风华手中的酒杯应声落下,回眸,眼含怒色,“做什么大惊小怪的?”

    那反应,那表情,好像她真的是被平儿吓到才“失手”打碎了酒杯似地。其实,就算平儿不出声,她也会“一不小心”打碎酒杯的。

    “姑娘身子不好,还是不要喝酒的好。”平儿轻声说着,眼睛却一直直视着风华的眼睛,半点也不肯退让。

    “对不住,是我考虑不周。”不待风华说话,妙玉在这个时候抢先说了话,转而回头吩咐一旁的婆子,“快,将火炉取来,我亲自为林姐姐煮茶来喝。”

    “不必这样麻烦了。”风华摆手。

    可是,很显然,她的话对妙玉的仆人并没有作用。

    虽然说古人盛情总是喜欢以这种喝茶、饮酒送别的方式来表达,可是,这位妙玉姑娘似乎有些太急切了。

    风华说不清楚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可能是平儿的态度影响了她,也可能是亭外灼灼的戒备目光暗示了她,或者,是因为妙玉见到她时的笑容太过灿烂、眼神太过明亮的缘故。

    仔细想来,不管是她还是林黛玉似乎都没有看到过妙玉那样灿烂的笑容。

    事出反常即为妖。

    风华忍不住多想了一点。

    “说起来,是我的不是,我的丫鬟实在太过一惊一乍了。”虽然心里有了怀疑,风华也还是竭尽全力的保持着笑容,努力不让对方看出破绽。

    “不会,不会,碎碎平安嘛!”妙玉也笑,眼神温柔得好像能掐出水来。

    看了一眼石桌上的酒壶了酒杯,又看了一眼自己刚刚摔碎了酒杯,心中暗自衡量了一下,风华觉得相对比妙玉的人新准备出来的茶水,这里的酒水似乎更安全一点。

    “时候不早了,我看也不用准备什么茶水了,也别说什么敬不敬的,咱们喝上一杯就赶紧上路罢。”说着,风华就要上前倒酒。

    可是,妙玉抢先一步,“还是由我来罢。”

    风华的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没有说话,只是故意“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眼看着妙玉倒了两杯酒,这才上前两步,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右脚崴了一下,“唉哟!”

    妙玉忙放下手中的酒壶,上前搀扶住风华,“林姐姐,你没事罢?”

    “不好意思,我可能是崴了脚了。”风华略带羞赧的笑了笑。只是,在背后,她的一只手轻轻转动,做了个调换的动作。

    她相信,这么明显的暗示,平儿一定看得明白。

    果然,风华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平儿正偷偷的向石桌处移动。

    将风华扶坐下之后,妙玉关切的问道:“怎么样?现在感觉好一点了吗?”

    一边说着,一边弯下腰要为风华揉脚腕。

    平儿在这个时候也做完了该做的事情,回到风华身边,单膝跪下,“我来为姑娘揉揉。”

    风华微笑,平儿就是平儿,就是聪明。如果换做是妙玉动手,多半要露陷的。

    “问题严重吗?脱掉鞋子看看罢!”就算有平儿在,妙玉也还是关切的伸头看着,“这里,也没有人!”

    “不必了,小问题,我已经好多了。”风华拒绝了妙玉的提议。

    妙玉眉头微蹙,眼神中满是关切之色,“罢了,我也不耽搁林姐姐的时间了。咱们喝了这一杯送别酒,你也能赶紧回去看看大夫。”

    这么说着,从石桌上端起了酒杯。

    风华微微颔首,自妙玉手中接过的酒杯,用衣袖遮挡着……

    将酒水倒进了一早备下的手帕上。虽然酒多了一点,可是感谢现在的天气,衣服穿得比较厚,就算倒在了衣袖里些许,也是看不出来的。

    斜斜的撩起眼角,果然看到妙玉将酒水都喝了下去。

    微笑,静静的等待着妙玉自作自受,然后,揪出在幕后指使她做这种事情的人。虽然现在还不确定对方是谁,可风华的心里已经基本锁定薛宝钗了。

    可是,没有反应。

    风华感觉有些奇怪,而且,更奇怪的是,妙玉的眼睛里也开始流露出疑惑的光芒。

    脑子里灵光一闪,风华微微眯起眼睛,头一歪,昏倒了过去。

    既然对方已经设计了,那她就将计就计,她倒要看看这位妙玉姑娘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姑娘。”平儿惊呼一声,立刻下意识的想要保护风华。

    不能怪平儿失态,实在是这一切太出人意料了,酒杯是她亲自调换的不说,风华将所有的酒都倒掉更是她亲眼所见,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主子怎么可能会中毒昏倒呢?这根本就说不通啊!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劲风从身后袭来,逼得她不得回身应对。

    对手,竟然是之前就一直候在亭中的粗壮婆子。平儿终于确定,她那一直隐隐不安的第六觉到底还是应验了。这,真的是一场设计好的陷阱。可恨她竟然亲手将饵送到主子跟前。

    这,简直就是对她的侮辱。

    这么想着,平儿的眼睛里迸射出一抹凌厉的杀气。从来没有人敢让她吃这么大的亏。

    “住手!”妙玉的声音及时响起。

    就算心里有再多的恨,平儿也不得不住手。

    同时,包括亭子里刚刚冲进来的风华的护卫们。

    “再近一步,我就杀了她。”匕首,逼近风华雪白的脖颈,妙玉的嘴角斜斜的勾了起来。

    “昏倒”的风华这才明白了,酒杯里不是要人命的毒药,否则的话,也就不会有这一幕了。想也是,这货毕竟是所任所用,万万没有为对方献出生命的道理不是。

    正好,借此机会,好好的见识见识她身后的人。那个,想要对她下手的人。

    不是风华疯狂,只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更何况,她可是不会有性命之忧的人。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姑娘,你没事罢?”婆子警惕的靠近妙玉,以保护者的姿态站在她身前。同时,代替妙玉挟持了风华。

    “我没事,你小心一点。”妙玉如是说。

    “不想你们家姑娘漂亮的脖子上多道口子的,乖乖的给我退回去。”婆子的声音森冷中带着几分沙哑,听起来有几分骇人。

    众人有些犹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所有人都将目光集聚在平儿的身上。说到底,在这些人里面,身份地位最高的人就是平儿。

    平儿眉头紧锁,冷声问道:“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想要对我们家姑娘做什么?”

    “我们只是想请贾家二爷到我们家做客,商量点小事情。只是,他一直不肯,所以,不得不出此下策。”妙玉微笑着道。

    平儿微微松了一口气,幸好没有伤她主子性命的意思的,否则的话,事情就麻烦了。

    可是,这事怎么和贾宝玉扯上关系的?

    同样疑惑不解的还有“昏迷中”的风华。她原本以为对她下手的人是薛宝钗,可是,现在看着又有点不像。如果是薛宝钗,偷偷的杀掉她也就是了,怎么会故意让贾宝玉知道呢?若不是薛宝钗,还能有谁呢?有谁会因为贾宝玉而和她结怨呢?难道对方和自己并没有怨气?真的只是被贾宝玉给连累呢?

    真是怎么理都理不清楚了。

    这一刻,风华有些后悔了,她不该假装毒发的。如今倒好,没把幕后的人引出来,反倒让自己陷入被动了。

    想着自己脖子上抵着的那把匕首,风华觉得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当然,还有我们尊贵的皇帝陛下!”

    平儿诧异的看着妙玉,完全不能理解这事怎么又和皇帝扯上关系了。

    对此,风华也是一样的。突然间,风华发现那张背后的网远比她想象中的要大、要复杂。

    “姑娘,别和他们废话了,我们赶紧走。”那婆子出声提醒道,待妙玉点了头之后,这才半架半拖风华往后退走,“你们都不要过来,否则的话,我就不能保证你们家姑娘的安全了。”

    平儿的眼神闪烁不停,她不知道对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但是,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让自己的主子在自己面前被人劫走。

    密切的注意着眼前的状况,平儿努力的想要找出最适合攻击的时间点。

    可是,她看到了什么?

    瞪大了眼睛,平儿还是看到风华的手微微摆动着。

    那不是昏倒的人随着挟持人的动作无意识的摆手手臂,而是有意识的、被控制住的暗号。

    终于,平儿在一瞬间明白了一切。原来,她的主子并没有昏迷。

    心里悬着的一颗大石头放了下来,同时,又止不住的有些怨气——她这个主子未免也太胆大了,真是什么事情都敢做?不要命了嘛!

    可是,回过头来,仔细想想,暂时应该给也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借着这个机会,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的收获呢!

    这么想着,平儿决定帮助自家主子一把。

    “慢着,我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我明明已经换掉了你和我家姑娘的酒杯,我们姑娘为什么还会……”

    风华在心里忍不住为平儿赞叹了一声。

    “很简单!因为,酒杯没有问题,是酒有问题,所有的酒都有问题!”

    平儿不解,“那你怎么会……”

    “这个嘛!”妙玉拖长了声音故意吊人的胃口,可是,却在紧要的关头卡住了,“这个,你就不需要知道了!”

    就这样一番对话,两个人已经退到了马车旁。

    因为挟持了人质的关系,两个人很顺利的上了马车。

    粗壮的婆子在外面赶马车,而风华则和妙玉在马车里。

    眼看着马车从眼前消失,风华身边的护卫和丫鬟们都忍不住着急了,“平儿姑娘,这可怎么办?”

    “派人跟上那辆马车,什么都不用做,只是,必须保证时刻都能知道他们的行踪。”平儿很冷静的下令。

    这个命令,引得众人疑惑不已,却还是乖乖的按照命令行事。

    平儿立刻回城,这件事情,不禁要通知对方指定的宝二爷和那位爷,还有他们自家的爷。

    犹豫了很久,风华还是决定继续装昏迷。

    不得不说,有恃无恐的人就是好,在这样的情况下,风华竟然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有人拖着她起来的时候。

    被关进了一个小黑屋,口鼻间萦绕的都是一种湿湿的霉味儿,感觉真的很糟糕。

    缓缓的睁开眼睛,确定身边没有人之后,风华撑着身子想要起来,却突然发现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完全不能动弹。

    正在这个时候,门外出现了点点光芒,然后,响起了脚步声。接着,门就被打开了。

    油灯的暗红色光芒和女子银铃般的笑声一起传进了风华的耳朵里,“怎么?终于发现不对了吗?我们聪明的林姑娘!”

    原本还在犹豫着要不要继续装昏迷的风华终于确定了,她不必再装了。

    虽然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可是风华还是斜睨着妙玉。

    “怎么不说话?真的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风华蹙眉,随后,索性闭上眼睛。她知道,现在的她不论做出什么反应都只是取悦于对方的恶趣味罢了。

    这个时候,没有反应才是最好的反应。

    妙玉掩唇轻笑,“林姑娘果然不一般,这反应真是比一般俗人要聪明多了。可是,林姑娘你就是太聪明了,所以才会聪明反被聪明误。”

    “你知道吗?其实,那酒里并没有毒!”

    风华很想给对方一张面瘫脸,可是,听到这么震惊的消息,她还是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很显然,就是这么一个微小的动作也还是取悦了妙玉姑娘,“其实,早在我刚刚见到的那一刻,毒就已经下了。”

    风华心头一惊,却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我抓住你手腕的时候,你不是感觉到疼了吗?那个时候,就是我对你下毒的时候!”

    风华这一次没有忍住,倏地睁开双眼。然后,她就看到妙玉转动着自己手上的指环。

    “这个,是我为你特意制造的。这边有一根细小的刺,我在上面涂了我费尽千辛万苦才寻来的毒药,也就是现在这个让你浑身无力的毒药。这个毒药最特别了,因为含了麻药的关系,只会在在一开始稍稍痛一下,然后就没有知觉了。就算是再怎么警惕的人,都难以发觉。我原本还想着,这种珍贵的药物给你用实在太可惜了,现在才发现,我的决定果然是最正确的。”

    嘴里这么说着,可是妙玉眼睛里的得意却是怎么也骗不了人的。

    风华心里懊恼死了,可是面上却丝毫也不肯表现出来,“是吗?如此,我还真要感谢你这么看得起我了!”

    本不想搭理这个人,可是对方兴致高昂并不是她不搭理就能解决的,那么,她也就不能不做出一些反击了。

    “不用谢!相反的,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因为,你今天让我快活极了,我好多年都没有这么快活了!”

    风华冷笑一下,再一次闭上眼睛,“是吗?没想到我还有这样的能力,那我就不客气的接受你的谢意了!”

    “你知道吗?看到你以为我在酒杯上下毒,我的肚子都笑疼了!我怎么可能会用这么蠢的招式?不得不说,就算是聪明人,有的时候也太单纯了!到底,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大家闺秀啊!其实,我之所以劝你喝酒,只是想你快一点毒发而已。那个药什么都好,就是毒发的速度慢了一点。万一,咱们送别的话说完了,你还没有毒发怎么办?只是,我实在没想到你那么‘聪明’,竟然会假装昏倒。如此,我就将计就计了。”

    风华的心狠狠揪了一下,她真的没想到自己自以为很好的计谋在别人的眼里竟然只是一个笑话,这实在是太讽刺了。

    原来,平儿还想着算计别人,却不知道这位妙玉姑娘更胜一筹,反过来利用了她,让她放弃了最后一个反抗的机会,自动自觉的将自己打包送上门去。

    妙玉是该笑,自己这个被挟持的人竟然主动配合她将自己劫持了。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好笑的笑话吗?

    聪明反被聪明误!

    她说得,果然没错!

    这位妙玉姑娘,真的不像她想得那么简单。她那个时候的演技,真的是没话说的了。

    她不在乎自己如何,也不怕自己会如何,可是她真的怕自己这个愚蠢的决定会害林墨玉涉险啊!虽然对方没有指定要见林墨玉,但是,可以想象的,她这个弟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那么……

    究竟该怎么办?

    或许,只有那个办法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绝黛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流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流苏并收藏红楼之绝黛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