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绝黛风华 > 第084章 贾式衡量

第084章 贾式衡量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日,看着甄宝玉因撑不住而昏睡过去的脸,贾宝玉突然发现原来他真的很差劲,若易地而处,他必定做不到如此坚忍。

    遇到事情,他贾宝玉第一个想到的永远是逃避。

    就好像,之前那样。他不追问自己的身世不是淡定的接受了,而是不敢问。甚至,想都不敢想。

    甄宝玉清醒的时候倒还好些,不管是愉快还是不愉快的对话都能分他的心,不去想那些闹心的事情。可如今,甄宝玉昏睡了过去,四周陷入了沉寂,他不能抑制的再次想起了自己的身份。毕竟,从心底而言,那才是对他最重要的事情。

    懊恼的抓着自己的头发,贾宝玉痛苦不已。

    他,作为贾宝玉活了近二十年,现在突然告诉他,他的身份、他的父母亲人、他的一切的一切都不是他的。这变故可谓是天塌地陷。

    如果他都不是贾家人,那么他在贾家又算什么了?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到底算什么?

    财物、亲人、甚至……心爱之人……

    都不该是他的。

    这一刻,贾宝玉才真正明白,原来真正的痛苦是说不出口的。

    “二爷,老太太……老太太来了,小的们……”外面急切的禀报声打断了贾宝玉的纠结。

    老太太毕竟是老太太,就算是有贾宝玉的命令,身为下人,他们也不敢硬拦老太太。尤其是,老太太明摆着要硬闯。

    贾宝玉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来不及细想,身体便已经下意识的豁然而起,“立刻将这里整理一下。”

    一边说,一边快步向外,半点也不敢多做停留。

    远远的,贾宝玉便看到怒气冲冲的老太太,本想上前,却又在踏出脚步的那一刻想起了自己的身份,无意识的后退两步,下意识的想要躲避。

    可是,这个时候老太太已经看到他了,她老人家根本不容许贾宝玉躲她,“站住!你还想去哪里?”

    在逃避的念头刚冒出来贾宝玉就知道自己不该,本就不允许自己继续逃避的他,此刻听了老太太的命令,自是生根一般的站在那里,待老太太走进,躬身施礼,“请……祖母安!”

    “哼!”老太太毫不掩饰自己的怒气,难得的对贾宝玉没个好脸色,“你还知道我是你祖母?我若不来,你是不是预备一辈子无视我这个祖母的存在?”

    贾宝玉垂眸,闷声道:“孙……孙儿惶恐,求祖母息怒……”

    明明不是祖孙,却偏偏要如此称呼,贾宝玉只觉得羞臊不已,好像被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小偷一样。

    见贾宝玉臊红了脸,局促不安的,老太太心中的怒火稍减。老人家明白,孩子大了需要脸面和威仪,所以,轻易的她不想在下人面前训斥于他。

    所以,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虽然仍旧硬声硬气的,面色却柔和了许多。

    “是!”贾宝玉做了个“请”的动作,引着老太太向*馆的会客厅而去。

    一方面,那是谈话的好地方,另一方,那里离卧房比较远,能够确保甄宝玉不被发现。

    这一路并不算长,可是贾宝玉却很是有些恍惚,深一脚浅一脚的好像踩在了棉花上一样,没着没落的。

    他,真的不想和老太太继续之前的话题了。那样只会再一次不欢而散。可是,他不确定不是贾家子孙的自己是否还有资格让老太太生气、伤心。

    他不是没有想过说出真相,但是只要想到真相披露之后可能造成的一切,他就会不寒而栗。到底,他也是自私的,他确定自己不能承担一无所有的结果。所以,欺骗只能继续。

    “你爹他……他要将赵姨娘扶正……”将下人们屏退之后,老太太艰难的说出了她此来的原因。

    贾宝玉猛地抬起头,诧异不已的看着老太太。

    他,怎么也没想到老太太要说的“事情”竟然和自己想的完全不相干。

    贾宝玉的惊诧在老太太而言完全合理,她听到贾政说要将赵姨娘扶正时也是瞠目结舌。毕竟,他们是如此尊贵的人家,就算是继室也该是正正经经大家闺秀,怎么也没有将妾室扶正的道理。家里出个妾室出身的主母,只会辱及门第,让人笑话。

    “我拒绝了他,可是,他很坚持。”老太太面色沉重,却又有着明显的疲惫,眼睛里隐隐可见泪光闪烁,“因为,他要向赵氏证明他真的不在乎……”

    原来,贾政之所以会着急着要将赵姨娘扶正是因为赵姨娘醒来之后接受不了自己曾流落在那种腌臜之地而一再的寻死觅活。

    其实,这本来也是难免的。一个人,一个女人,进了那种不干净的地方,又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以死明志似乎是唯一的选择了。

    当然,这赵姨娘是真的不想活了还是在做戏就只有她自己最清楚了。或许,两者兼而有之吧。毕竟,心伤再如何的严重,人也都是贪生的。

    只是,谁都没想到贾政的反应这么大,竟然想要许以妻子之位证明自己的诚意。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老太太才明确的认识到自己的儿子也是一个痴情种子。接连被儿子和孙子两代人伤了心,老太太的眼角眉梢愈发的颓惫,好像突然老了许多似的。

    “或许,我们当初……不该……不该做那件事情……”老太太无力的叹了一口气。或许真的是年纪大了,她真的很想很想放手。

    正为逃过一劫而窃喜不已的贾宝玉听到老太太这句话身体猛地僵直住了,就连心脏都停跳了一拍,然后才慢慢的、小心翼翼的再次怯怯跳动。

    一些,他想要遗忘的往事就这样再一次明明白白、赤*裸裸的展现在他的面前。

    那日,薛宝钗以腹中胎儿相威胁,贾宝玉为了扮演好“甄宝玉”这个角色,为了自己乃至于整个整个贾家日后的安宁,为了不被扯后腿,不得不对“母亲”王氏出手。

    只是,“母亲”毕竟是“母亲”,就算对她寒了心,也不可能真的伤害她。

    所以,贾宝玉决定施计让她离开贾府。

    “父亲”对赵姨娘的感情越来越深,贾宝玉是一直看在眼里的,他也明确的感觉到“父亲”疼爱贾环已经多过于他了。只是,偏心这种事情,他也无可奈何,只能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好在,他已经大到足以承受这种落差感了,也没有太过痛苦。

    毕竟,他贾宝玉再年轻也是男人,如果他的妻子做了那种事情,他自己都是不能原谅的,怎么能因此来指责自己的“父亲”呢?

    而王家的落魄让贾宝玉看到了“父亲”对“母亲”的薄情,他确定,他的“父亲”是真的看“母亲”怎么都不顺眼,而且,绝对绝有休妻的打算。

    于是,贾宝玉偷偷地命人将赵姨娘抓了起来。

    果不其然,“父亲”和“母亲”之间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战火,而且,比他预计的还要汹涌得多。

    幸好,还有老太太。

    因为,为了得到更多的支持,也为了计划更加顺利,贾宝玉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老太太。

    当然,他不可能将真正的原因告诉老太太。不是不信任她,只是不想让她老人家知道他曾在她的眼皮子地下被人囚禁、折磨了。老人家年纪大了,承受能力比较弱,贾宝玉不想她自责、难过。

    他对老太太说,“今上针对贾家的动作越来越多,我也已经做好了反击的准备,可是,我虽不在乎自己怎么样,却无法拖累我的家人陷入险境……”

    贾宝玉的发奋,正是老太太一直想看到的,所以,听到他这么说,老太太立刻鼓励、安抚他,“孩子,你尽管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不用担心我们。我们,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我想将家里人分批不着痕迹的送出京城。这样,我才能无后顾之忧。”虽然心里有些抱歉,但是,贾宝玉不能不这么做。横竖,这也不算是完全的欺骗。因为,这本来就是他数项重要原因里的一项。

    “傻孩子,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容易,你实在不该在这种事情上费这么多心思。要知道,覆巢之下无完卵,只有咱们贾家不倒,我们才算是真正安全,否则的话,一切都是空谈。”老太太看着贾宝玉,目光柔和。在她老人家看来,她这孙儿什么都好,人也够聪明,就是太过心软了,所以显得有些婆婆妈妈的。不过,既然他决定走这一步了,她老人家还是很有信心扶持着他越做越好的。

    “那要看怎么做了。比如母亲,如今王家倒了,又不得父亲喜爱,如果再因为妾室、庶子什么的被厌弃至赶出府门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老太太终于明白贾宝玉说了这一大堆是为了什么了,心里有些嫉妒,又有些生气,“不可以!你知不知道有个被休弃的母亲对你的影响有多大,不管你走到哪里都会被人说闲话的!”

    自己的孙儿,疼若生命的孙儿竟然要为了“别人”自污,老太太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就算这个“别人”是孙儿的生身之母也不行。

    贾宝玉既然来了,自然是有所准备的,假装心焦思索了许久,这才道:“大户人家里不是常有这样的事情吗?对于那些不好休离却有厌弃至极的妻室会以她们身体不好需要静养的名义送到外面养病,我们也可以这么做。然后,就算我们造点什么惨案死遁也没有人会在意。就算有什么人注意到了,也多半以为夫家容不下落魄的妻室而杀人腾位子,而这种事情就算有人怀疑,也不敢说。”

    老太太下意识的想要反驳,可是心头却有忍不住一动。说实话,其实她老人家早就已经不满王氏的了,只是之前碍着王家权势,如今又碍着她是孙儿的生母不好发作。所以,仔细想来,贾宝玉这一番安排对她而言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你想得还真……周到!你但凡在那些事情上用一半这样的心思,咱们也不是现在这样的处境!”老太太有些抱怨,又有些酸溜溜的。

    老太太说的是什么事情,贾宝玉的心里十分清楚,无奈赔笑,主动承诺道:“孙儿知道错了,以后会用心的。”

    “真这样才好!”老太太横了贾宝玉一眼。

    贾宝玉明白,老太太这就是同意了,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大喜,“祖母放心,我会很用心学习的。因为,我也要尽快把您老人家送离京城才行。”

    老太太的眼睛亮了一下,心中顿时熨帖不已,虽然仍旧不满于贾宝玉将王氏放在第一位,但是,作为第二位被送走这一点来看,她这个祖母也是很重要的人。而且,她之所以是第二位,多多少少也总有些要留她指点学习的原因罢?

    这么想着,老太太心里舒服多了,眼角眉梢都染上了笑意,嘴里却仍旧嗔怪道:“我老人家都一大把年纪了,土都埋到脖子了,难不成还会怕死吗?祖母只想看着你和家里人都好好的!”

    “祖母一点都不老,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插科打诨的撒娇是贾宝玉最擅长的事情,他边说边往老太太身边挤,直逗得老太太眉开眼笑。

    就这样,贾宝玉很顺利的得到了老太太的支持。两人商定了之后,派人偷偷地将赵姨娘给掳走了。

    一开始的时候,老太太本来是想要对贾环下手的。因为,在她老人家看来,贾环比赵姨娘更有分量。毕竟,贾环是贾家的血脉,他的失踪更能激怒贾政,更有利于他的计划。而且,因为贾环要读书的关系,在外面动手也比在内院动手更容易有些。

    可是,她的这个提议被贾宝玉否了。贾宝玉的想法很简单,一则,贾环也是他的弟弟,他不想惊吓到自己的亲人;二则,他觉得父亲对赵姨娘的感情有些太重了,借此机会试探一番也是好的。

    对于贾宝玉的第一个理由,老太太嗤之以鼻,完全不赞同。但是,对于第二条,她老人家还是很赞同的。而且,看着自己养大的孩子终于也开始用心了,老人家欣慰不已,狠狠的夸奖了一番,并且将事情完全交给贾宝玉来处理。

    只是,祖孙两个人谁都没想到赵姨娘失踪时候,贾政的反应会那么大,大到虽然当着下人的面让了步,回头也还是坚持要将王氏休弃。

    “母亲,无论如何儿子都不能容王氏占着咱们贾家媳妇儿的名分。”赶走了所有的下人,贾政态度坚决的对老太太说了这句话。

    老太太皱起眉头,“你,是什么意思?坚持要休了王氏?”

    “是的!”贾政郑重的点头。

    老太太有些烦躁,也有些生气,“把她赶出去和休了有什么区别?”

    “如果没有区别,母亲又何必一再的阻挠儿子?”贾政反问了一句,态度上颇有些咄咄逼人的气势。

    老太太语结,随后是恼怒,自从她老人家成了贾家老太太之后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这样呛声了,“休了她有什么好处?难道你从来都不会为你的儿子想想吗?”

    贾政被老太太问住了,面上有些讪讪的,却仍旧坚持说道:“我觉得,有那样一个母亲不如没有得好!”

    老太太气得笑了起来,“你说得真轻巧!好!咱们暂且不说宝玉!就说说你罢!妻子之位不宜虚悬,休了王氏之后,你预备怎么办?你都现在这把年纪了,儿子都娶媳妇儿了,难道还要再娶一个比自己女儿还小的继室回来吗?”

    “儿子没有这个打算!”贾政被老太太这话闹了一个大红脸,“就算是需要一个妻子,也不会再娶!儿子,宁可将贞儿扶正了!”

    老太太瞪大了眼睛,怒斥道:“胡说!咱们这样的人家怎么能有个扶正的主母?”

    “有何不可,贞儿温婉贞淑,除了身世,其他方面都较王氏强上百倍!”贾政目光坚定。

    很明显,人家说这话一点不适感都没有,完全的出自心底深处。

    这是老太太第一次认识到儿子竟然会有将妾室扶正的想法,虽然她觉得这很荒唐,绝对不可能发生,可是,老人家到底是老人家,人老成精的她必须要将一切所有一切的苗头扼杀在摇篮里。尤其是看到贾政随着时间流逝愈发暴躁乃至于消沉之后,老太太愈发的容不下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深情了。

    于是,在告知了贾宝玉之后,她老人家直言要将赵姨娘送到烟花之地去。她还真就不信了,她的儿子还能有把沾染烟花之气的女子扶为正室夫人的想法不成。

    对此,贾宝玉也觉得有些过火,可在老太太的坚持下,再加上自己自身的利益驱使,他选择了保持沉默。

    当然,祖孙两个人谁都没真想让赵姨娘受辱。毕竟是贾家的人,他们也不能容许她的身子变得不干净。可是,言语上的亵渎,拉扯却是免不了的。

    然后,按照计划,贾政派出去的人在老太太的刻意引导下,在勾栏院里找到了赵姨娘。为保贞洁,受了满身伤的赵姨娘。而老太太也用她的坚持和威严,将王氏妻室的地位保了下来,顺利的将她送出了贾府。

    这一切,可以说是相当的完美,神不知鬼不觉。可是,老太太怎么也没想到会有现在这样的后遗症。

    贾政不仅没有嫌弃赵姨娘,反而更加的怜爱她了。怜爱到,王氏一“死”,他就迫不及待的坚持要把赵姨娘扶正。

    被自己的亲人尖锐的态度伤害,老太太很受伤,她甚至后悔当初将赵姨娘送到勾栏院去,她鸵鸟般的认为,如果她不那么做,贾政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坚决。

    “如果……如果父亲坚持的话,祖母便允了罢。”贾宝玉沉默了许久,终于说了话。

    如果是以前的贾宝玉或许还没有办法说出这样的话。可是,现在的贾宝玉都不是姓“贾”的又有什么资格不允许呢?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如果赵姨娘被扶正了,你的处境会有多尴尬啊!贾环本就比你讨你父亲欢喜,若是再有了这半嫡出的身份,这个家里,你还怎么立威?”老太太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这没有多少生气的孙子,怒火再一次燃烧了起来。

    其实,老太太这次来见贾宝玉是存着几分示弱和诉苦的心思的。毕竟是自己疼宠了多年的孙子,同时又是贾家未来的希望,她不能让这个孙子跟自己离了心,哪怕是要她示好也在所不惜的。

    可是,她完全没想到贾宝玉会说出这样一番话,逼得她完全抑制不住自己胸中的怒火。

    贾宝玉再一次沉默,眼睛微微发红,闷闷的道:“环儿……很好……”

    是的,贾环很好。好在,他身上真正流着贾家的血,是真正姓贾的人。亲生儿子得到父亲的疼爱,甚至是家业,都是理所当然的。

    “没出息!”老太太再一次怒骂,“我还以为你终于变懂事了,终于有志气了,没想到……没想到你变得愈发的懦弱了!”

    贾宝玉低着头,任由老太太骂,一言不发。

    老太太气得原地不停地打转,拿龙头拐杖狠狠地敲击地面,“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难道……难道就只是因为一个女人?你就这么英雄气短……”

    “祖母!”贾宝玉第一次对老太太大声,甚至打断了她老人家的话,“她不是随便什么女人!她是林妹妹!是您的外孙女!”

    “外孙女又怎么样?消磨你的意志,让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是我的外孙女,我也容她不得!”老太太的眼睛都快要喷出火来了,吐出的话却冰冷得让人忍不住直打冷噤。

    贾宝玉终于抬眸直视老太太的眼睛,“所以,当年的偷梁换柱并非完全的情不得已,对不对?”

    嘴里虽然这么问,心里确实不愿意相信的。

    可是,老太太一挑眉毛道:“对!”

    “为什么?”贾宝玉厉声质问。

    老太太更大声的吼了回去,“因为你过于喜欢她了!她只会消磨你的意志!事实证明,我是对的!”

    是的,其实,在老太太的心底是不喜欢贾宝玉那样在乎林黛玉的。而且,在她老人家看来,林黛玉那样的个性做他们家的孙女很好,做孙媳妇就不行了。反倒是与她截然相反的薛宝钗更合适一些。

    所以,偷梁换柱之计也挺贴合她老人家的心意的。正是因为如此,她老人家没有做出阻挠的动作,任由那些人施为了。

    只是,毕竟是自己女儿唯一的血脉,老太太不愿意承认和面对自己这样的心思,所以,她将一切都推给薛宝钗的逼迫,以此来逃避良心的问责。可有些念头,有了就是有了,不是你捂起来不看就可以当不存在的。只要有合适的时机,他就会冒出来。

    现在,正是这样一个时机。

    贾宝玉向后踉跄一步,喃喃的念叨着,“好可怜的林妹妹!”

    老太太的眼神黯淡了许多,眉头紧锁,刻着深深地“川”字,“那丫头……她以前或许很可怜,可是,现在的她早已不是当初的她了,她和皇帝……和皇帝……扯上关系。你真的要为了她,消沉至此吗?”

    老太太不知道在贾宝玉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从贾宝玉表现来推断,断定这一切和风华有关。而且,绝对不是好事。能把贾宝玉打击成这个样子的,多半是她之前的猜测命中了。

    之前她还想着,毕竟是自己的外孙女,就算不满于她的许多作为,她身为长辈也不好说什么,而且,借此鼓动孙儿向上也是好的。可是,现在看来,为了女人而向上的男人同样也能因为那个女人而消沉。

    如此,那单薄的血缘关系又如何能阻挡得住老太太的怒火呢?

    她,再一次想起了不足十二时辰之前的那一次争吵,起火点,仍旧是她的那个好外孙女。

    那个时候,是风华被甄妙玉抓起来的之后。

    张婶奉甄妙玉的命令通知贾宝玉此事,要求他前往指定的地点赎人,可是,贾宝玉不在家。

    原因很简单,贾宝玉上山处理“母亲”王氏的事情去了。

    那所谓的什么强人,实际上就是贾宝玉自己命人假扮的,目的就是要使他的母亲以死遁出,然后,安排她离开京城。

    所以,贾宝玉知道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甫一知道自己耽搁了一天时间,贾宝玉就慌了,他不敢想象这一天里“他的林妹妹”会发生什么事情,他懊恼、悔恨,想也不想就要召集手头上能用的人出去搜索。

    可是,老太太不同意。因为,她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妙玉有什么理由要挟持风华。

    “不可轻举妄动!”老太太拉住不冷静的贾宝玉,“先静观其变!”

    “祖母,对不起,我没有办法静观其变。如果不做点什么事情的话,我会疯掉的。”贾宝玉扭动这想要挣脱束缚。

    老太太自然不会让贾宝玉如意,愈发的用力抓紧了他的胳膊,“你焉知这不是一个陷阱?那一位,只怕早就在暗处布下了眼线,只等着看咱们贾家到底有几分家底了!我看,这多半就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

    “不可能!”贾宝玉想也不想反驳,“被绑的是林妹妹,天下任何人都可能会算计我,只有她不会!”

    老太太手攥得更紧了,眼神愈发的幽深,“或许……或许……她也是被人算计了呢?”

    贾宝玉面色巨变,老太太看在眼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可是,贾宝玉接下来的话让她大跌眼镜。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林妹妹就危险了,那我更要去救她了。”话音未落,他竟然挣脱了老太太的束缚,眼看着便要夺门而去了。

    老太太厉声吼道:“你给我站住!你要将整个贾家陷入险境吗?”

    贾宝玉转身,“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祖母,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林妹妹有事。就算是陷阱,为了林妹妹,我也要跳一次。”

    说罢,磕了三个响头。

    老太太瞪大了眼睛看着贾宝玉,好像从来都不认识她这个孙子似地。

    起身,夺门而出。

    “拦住他!”

    老太太这命令一出,贾宝玉甚至都没来得及踏出他的院子就被抓了回来。

    既然来了,老太太当然是有准备的。她有的是能够限制贾宝玉行为的暴力手段。

    贾宝玉急得眼泪都掉了下来,哀声唤道:“祖母!”

    “真相大白之前,你哪里都别想去!”怒极的老太太黑着脸发恨,“我,绝对不会让你拿整个贾家冒险!”

    贾宝玉还想再求,脑子里却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一件事情,“那个女人说她昨天就已经来过贾家了,是不是这样?如果我没有在门口撞见她,您是不是预备瞒着我?”

    越想越像这么回事,贾宝玉只觉得背后直冒冷气。

    原来,刚回贾府,他就撞见了守在门口等着的张婶。风华被绑的消息,就是在这个时候得知的。得知这个消息,他立刻赶回怡红院,因为,他要召集人救人。可是,他前脚刚来,后脚老太太就来了。

    之前他不曾怀疑,下意识的便一味他的祖母是要告知他林妹妹被挟持的消息,现在看来,他似乎完全会错意了。

    他的祖母,根本就是要来阻止他的。

    老太太也不否认,“是!”

    贾宝玉就算不是聪明人,也绝对不是蠢货,联合老太太之前的话和后来言不由衷的眼神,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难道……难道您怀疑林妹妹和那位一起算计贾家?”

    被看穿了心思,老太太反而淡定了,直接承认,“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不!”贾宝玉毫不犹豫的起誓,“我拿我的性命担保,林妹妹绝对不会做这种人!”

    “你什么都别管了,安心在家里等消息罢。”老太太根本不理会贾宝玉的所谓担保,豁然起身,对束缚这贾宝玉的下人道,“带上宝二爷,咱们回去!”

    “祖母,我求求您了,求求您了……”贾宝玉满脸的急切,哽咽着哭求。

    贾宝玉的声音太过凄凉,凄凉得老太太忍不住心头一紧,“孩子,不是祖母不疼你,只是身为上位者,你应该学会取舍,不能什么事情都由着自己的性子!”

    “林妹妹会死的,她会死的……”只想一想这个结果,贾宝玉就觉得心痛如绞。

    “如果这是……如果这是她的命……”老太太的眼睛狠狠地颤抖了一下,“那就算……就算我对不起敏儿了……”

    贾宝玉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的祖母,眼看着就要踏出怡红院的大门了,他突然垂下眼眸,低喃一句,“既如此……既如此……”

    再次抬眸,眼睛中已见清明,“来人啊!”

    此言一出,立刻便有身着清一色衣衫的人从四周迅速而来,并且,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将贾宝玉解救了出来。

    老太太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你……你好大胆子!”

    她老人家很清楚这些人是什么人。

    这些,是贾家豢养了死士。依照贾家百余年的规矩,他们只听从于家主一人,而贾宝玉正是新任不久的家主。这个仪式,甚至是老太太这个上一任家主亲自主持的。

    虽然是上一任家主,在和家主意愿相悖的情况下,他们也不会听命的。

    这一点,老太太比谁都清楚。所以,她并没有呵斥这个死士。

    贾宝玉再次跪倒,“祖母,我会向您证明,您只是多虑了。”

    说罢,再叩了一个头作为赔罪。

    起身,冷然道:“送老太太回房休息!”

    然后,转身离开。

    他的心里很庆幸。因为,如果不是要去处理母亲的事情,他不会贴身带着死士。没有如果带着这些只听命于他的人,这一次,他真的可能被控制住了。

    老太太气得直发抖,怒斥道:“你……你糊涂!”

    贾宝玉听到了,他没有回身,只当没听到。

    老太太见贾宝玉根本当她不存在,差点气死,怒骂道:“你色令智昏!”

    贾宝玉的双手下意识的握紧,他很不喜欢他放在心尖的人被这样的形容词侮辱,很不喜欢,不,简直是不能忍受,回眸,“我不是为色而昏!只是因为她是林妹妹,我才乐意昏头的!”

    就这样,老太太眼睁睁的看着贾宝玉离开,而她自己也被胁迫着回房。

    老太太感觉自己简直要气疯了,却不知道,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她根本不知道,她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气到险些晕厥。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你们这些人才能看到的只是真心而不是利益呢?您但凡用一点心,便知道林妹妹是何等可爱、可敬的女子,而不是这样侮辱她!”贾宝玉看了老太太很久,终于忍不住说出心底的话。

    “我眼里只有利益?”老太太气极反笑,“你从小到大吃的是什么?用的是什么?如果没有贾家,如果你不是贾家的子孙,你又如何能高床暖枕、金尊玉贵的长大?你,这样无用的你,只怕比大街上的乞丐强不了多少!更不要说用我们贾家豢养多年的死士救你的心上人了!你以为他们为什么为你出生入死,任你驱使?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姓贾,是贾家人!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是贾家给你的!”

    贾宝玉踉跄着后退几步,跌坐在椅子上。

    是的,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他姓贾。可是,他自己很清楚,他根本就不是姓贾的啊。

    其他的都算了,是骗也好,是命也好,都可以算了。但是,最重要的是,他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因为身世太过震惊的关系,他忘记了要去处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他,在前一天,发了密信给平遥节度使命他联合其他几州给皇帝制造状况来着。

    那个时候,他找不到风华,又因为老太太的话而担心是皇帝利用不知情的风华来试探贾家的实力,更怕会趁机对贾家下手。为了防止皇帝用对付甄家的那招对付贾家,他决定努力掌控先机。

    犹豫了那么久,被逼到了绝路,贾宝玉终于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对那个时候的他来说,就算是反,他也在所不惜。

    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也就罢了,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的他如何能拉着整个贾家去做那等抄家灭族的事情?骗了人家其他的东西都可以算了,怎么能骗人家的性命?

    想到这里,贾宝玉甚至来不及再说什么,直接夺门而出,“来人啊!立刻备两匹上等好马!我现在就要!”

    老太太看着贾宝玉就这样,只觉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你……你给我站住!”

    可是,贾宝玉完全听不到。

    因为,他的心里只有一件事情。

    他必须要尽快赶上去,截下了那封密信。否则的话,贾家可能真的要被他害死了。

    他没有时间了。

    因为,他当时下的命令是“以最快的速度”送信。所以,信使多半也会日夜兼程。

    除了抓紧任何能抓紧的时间外,他没有别的选择。

    如果他不吃饭、不睡觉的赶路的话,兴许还有机会在一切都没有来得及发生的情况下,将这场劫难消除于无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绝黛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流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流苏并收藏红楼之绝黛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