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绝黛风华 > 第092章 放心、安心、顺心

第092章 放心、安心、顺心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沉默了良久,风华缓缓的起身,不咸不淡的扔下这么一句。

    贾宝玉怔住,呆呆的看着风华,呐呐的唤了一声,“林妹妹……”

    没有给贾宝玉再说下去的机会,风华抬眸直视贾宝玉,“我和你,说白了,不过是姑表兄妹,没有其他任何关系。所以,请二哥哥慎言。”

    说实话,能够摆脱身体的疼痛,是风华求之不得的。

    可是,她不能。

    之前看着皇帝那架势,风华以为她在他心里多少是有些位置和分量的。就算其他什么都不算,她到底还是他的救命恩人,而且,在不知道皇帝身份的时候,两个人相处得并不坏。

    可是,在皇帝直直的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她病发直到生生痛昏过去。那样的冷血无情,哪里有什么感情?

    所以,从皇帝那里看,他绝对不会允许风华和贾宝玉结合,他不会允许风华和其他任何男人结合。哪怕,他得不到。

    也就是说,除了进宫任由皇帝摆布,风华只能选择青灯古佛了此残生的结局。而风华选择的是后者。这是她一早就想好了的。也是唯一的选择。不拖累任何人。

    风华划清界限的姿态惊呆了贾宝玉,使得他整个人都云里雾里,完全弄不清楚情况。而此时,风华已经从她身旁走开。

    一个闪身,贾宝玉堵住了风华的去路,“你糊涂了吗?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风华不想和贾宝玉说话,低着头,几次想要逃开,可是每次都被贾宝玉抢先。

    豁然抬头,风华怒视贾宝玉,“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说,我和你没可能了!我对你死心了!我不要你了!明白?”

    贾宝玉从不知道风华能把话说得这么直白,这么伤人,身体冷得打了个寒噤。

    他垂下眼眸,很无力的说道:“你不要再闹了,我真的很累了……”

    风华气得直想笑,合着她说这么多,在他贾宝玉的眼里就是使性子的胡闹?

    一把拽住贾宝玉的前襟,风华逼近他那张苍白中略带灰败之色的脸庞,“你哪来的自信?你怎么就认为我一定会和你在一起?因为我的伤吗?我告诉你,我就是痛死,也不会因此而委身于你!”

    “你就这么看我?”贾宝玉很受伤的看着风华。

    这个眼神让风华心里“咯噔”一下,很是不适。

    因为,这一幕虽然是男女分手常见的景象,可男女位置颠倒了过来。

    一般情况下,有那样受伤眼神的都是女方。

    这个认知让风华心里很别扭,慌忙收回了手。

    就算认清楚自己心中隐藏的感情,风华也没有办法接受动不动做女儿姿态的贾宝玉,很不喜欢。

    贾宝玉不知道风华心里的想法,他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兀自着急的辩解着:“你觉得我在趁人之危吗?我是真的真的没办法根除你身上的顽疾,并不是以此要挟……”

    风华的眼神暗了一下,说实话,她真的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怀疑。

    对于贾宝玉,不管风华怎么讨厌,总是会给予他下意识的信任,这一点她自己都控制不住。

    不过,既然贾宝玉这么想,风华也不介意他误会下去,“真相是什么,我根本不在乎。因为,只要想到要跟你在一起,我就恶心到给多少好处都不干。”

    贾宝玉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风华。

    风华不顾心中翻滚、叫嚣的疼痛,冷笑着,“别做出这幅无辜的表情!你和袭人发生了什么,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吗?”

    贾宝玉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惊骇莫名。

    “不仅是袭人,还有秦钟!”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风华索性也不留任何余地了,这样不仅能让贾宝玉死心,更能让她自己也死心,“女人也就罢了,居然还有男人?!”

    贾宝玉本来苍白的脸色被点燃了熊熊之火,直烧得他满头满脑都是火焰。

    看着风华那满是鄙夷的眼神,贾宝玉蹭、蹭、蹭的后退几步,然后踉跄着逃似地冲了出去,眨眼间便只留下了一道人影。

    风华似乎被瞬间抽干了身体,无力的闭上眼睛,倚着栏杆委顿下去。

    心口的疼痛愈来愈明显了,她拼命的深呼吸,告诉自己平静、平静,可是效果并不明显。随着脖颈上旧伤的复苏,呼吸越来越困难。

    情况,好像越来越糟。

    颤抖着从荷包里倒出一粒药丸,含在了嘴里。

    “旧疾又发了,是吗?”

    风华抬眸,却看到林墨玉站在她身前不远处。

    他眉头紧锁,很是忧心。

    与风华一样,林墨玉也坐在栏杆上,眼神却不肯和风华对视,直接看向了别处,“不知道姐姐发现了没有,你每次见到宝二哥哥都会发病……”

    风华心中一惊。

    是的,的确是这样,只是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每次见到贾宝玉她都没有办法保持平静之心,然后就会诱发旧疾。

    “这是为什么呢?”林墨玉突然转眸看向风华。

    他的眼神明明清淡如水,可是风华却觉得暗潮汹涌得喘不过气来。

    “我看到他就没有办法平静。”风华并躲闪,直视林墨玉,“因为,他太讨厌了。”

    林墨玉似有似无的笑了一下,收回目光,不置可否。

    “我记得在甄宝玉第一次冒充宝二哥哥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没能分辨出区别。其实,这也正常,毕竟在此之前,大家谁都没有见过甄宝玉,自然不知道世界上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可是,姐姐你只不过和他说了三两句话就断言他不是‘贾宝玉’。”

    风华不喜欢这样的林墨玉,看似清清淡淡的,可是说得每一句都直指人的内心,让人很不舒服。

    对于风华的沉默,林墨玉没有任何表示。因为,他其实根本不需要风华有什么表示。

    林墨玉仍旧是那副淡淡然的样子,出神的看着远方,“这也就罢了,更让我不明白的是,后来姐姐看到断掌的甄宝玉竟然完全没有分辨出来。就连我都看出端倪了,可姐姐你除了紧张和慌乱再无其他。我甚至多番明示暗示,却全都没用……”

    眼看着林墨玉越说越露骨,越说越直白,风华实在坐不住了,豁然起身。

    可是,林墨玉先风华一步,他将风华牢牢地按住,“姐姐遇到事情就只会逃避吗?为什么不能面对你的心呢?”

    风华很不高兴,原本没有攻击性的两个人上了一次战场回来都变得咄咄逼人了起来。

    “不要再闹了!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风华不悦之色尽显,摆出了长姐的威严。

    只是,效果不太明显。

    “姐,我们是亲姐弟,虽然你努力掩饰,可我骗不过我。这两年,我冷眼旁观,你的心思我再明白不过了。”林墨玉俯身看着风华的眼睛,他的声音不高不低,极具磁性,能够引发共鸣,“我知道,你心里顾忌着那位爷,顾忌着林家,可是,你那些你都不需要担心,我能够处理得来。相信我,对我、对林家来说你的幸福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风华深深地看着林墨玉的眼睛,对于他的心意,她一直都是知道的。可是,听到他这样情真意切的表述,她还是忍不住热泪盈眶。

    沉默了好半晌,风华叹了一口气。

    “你的心意,我都懂。我并非为了这个而拒绝贾宝玉……”眼看着林墨玉露出无奈的神色,风华忙补充道,“至少不全是。你也知道贾宝玉那个人,他啊,说好听了是多情,说不好听了就是滥情。他对我好,我知道。他身边那么多女人,可对我是最特别、最好的。可是,就算有这个‘最’又能说明什么呢?他的身边还是别的姐姐妹妹……”

    “话虽如此,可是……”林墨玉犹豫了半晌,终于还是狠狠心说了出来,“这天底下的男人都是一样的。没有人只守着一个女人。”

    说到底,林墨玉也是土生土长的古人,在他的认知里,男人三妻四妾是理所当然的东西,便是自己的姐夫,只要不动摇他姐姐地位,小妾、庶子什么的他也是不在乎的。

    所以,甫一听到风华话里话外竟然有独占的意思,他不禁愣了半晌。

    “是啊,都是这样的,可我不想要那样的生活,我没办法看着我的夫婿和别人卿卿我我!”风华说得斩钉截铁,态度坚决。

    “姐,这不现实……”林墨玉眉头紧锁,他从来不知道问题的症结在这里,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风华垂眸,不再说话。

    “按照姐姐的想法,这日子……没法过了……”林墨玉纠结了许久,最后也只能是努力劝说风华,“其实,只要地位得到保证,又有这份特别,其他女人又算得了什么呢?”

    风华叹气摇头,不是一个时代的,在这个问题上真的很难沟通。

    “墨玉,你怎么还不明白呢?若没有非卿不可的深情,便是年轻时有几分特别又怎么样呢?随着时间的流逝,年轻的颜色总会消磨掉那本就不多的感情。”风华直直的看着林墨玉的眼睛,“如果最终一切都会付诸流水,那不如就不要开始。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我宁可拒绝他,让他记挂一辈子,也不要看着感情一点一点消失。”

    风华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很坚定。

    这个理由,风华说得很顺溜。其实,风华自己都不确定她的拒绝里这个原因是否存在。她只知道,她没有办法接受有一天贾宝玉会离她而去。如果那样,她宁可没有人给她治伤,宁可一直疼下去,也好过看着曾经费力医治她的人不顾她的痛苦离她而去。

    那,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痛苦。

    怎么说呢?风华很确定,如果她真的接受贾宝玉,让他施法减去她的痛苦,她一定会沉沦!如果贾宝玉抽身,她崩溃的不仅仅是身体,更是心。

    “姐,你怎么会……”林墨玉着急得脑门都开始冒汗了。

    这个时候,后方突然传来了贾宝玉的声音,“表弟,你不用说了。剩下的交给我好了。”

    风华的身体僵直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贾宝玉竟然没有离开。当她意识到贾宝玉的画外音时,惊诧的抬眸看向林墨玉。

    而林墨玉则目光躲闪,“那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如风华所猜测的那般,贾宝玉之所以没走是因为林墨玉。

    其实,不止是如此。

    早在平遥那场战役里,林墨玉便发觉贾宝玉与风华一样身上藏着不可思议的能力。因为,在那场对峙里,贾宝玉谎称自己不是真的贾宝玉惹恼了曾诚,对方手中的长枪当时便穿胸而过。当时,林墨玉看得很清楚,长枪刺穿了心脏。

    在收拾战场掩埋尸体的时候,林墨玉看他死得有几分价值,便特意将他找了出来想要将其运回京城……

    可是,诡异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明明被刺穿了心脏,明明已经停止了心跳,可他却在林墨玉面前活了过来。

    这一幕,很震惊,也很熟悉。

    自此,林墨玉便收起对贾宝玉的偏见,细细观察之下发现他身上还有很多诡异的地方。而这些诡异之处,在他的细心掩饰下并没有曝光,所有人只当林墨玉这个神医弟子有两把刷子,而贾宝玉又实在走运。

    对于鬼神之事,林墨玉一贯持敬畏态度,接受起来并没有太大的难度。

    回来之后,借着回房换衣服的空挡,林墨玉将风华院子里的下人都支开了,目的就是为了给贾宝玉和风华单独相处的机会。

    结果不出林墨玉所料,从贾宝玉和风华的谈话里,他隐隐的发现些东西。

    秘密什么的,的确很吸引人,可林墨玉更在意的是贾宝玉能够解除风华的痛苦。

    所以,在看到风华拒绝了贾宝玉后,林墨玉拦住了恼羞成怒的贾宝玉。

    风华可以不在乎自己身上的伤,可林墨玉没有办法不在乎。不管怎么样,就算是骗,他也要贾宝玉死心塌地的为风华医治。更何况,在林墨玉的眼里,风华倾心贾宝玉是事实,根本谈不上欺骗。

    良久。

    风华和贾宝玉两个人都不说话,沉默了良久。

    仿佛,谁先说话,谁便弱了气势一般。

    终于,贾宝玉先开口了,“以前的事情,我……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但是,我保证,从今以后,我的眼里、心里都只有你一个人。”

    风华也不说话,只是轻轻的笑了一下,云淡风轻。

    只是,这种笑,比轻蔑的笑更让人心中不快。

    贾宝玉并没有生气,仍旧保持着低姿态,但是说出的话却是掷地有声,“如果我背信弃义,就让我一身修为尽毁,灰飞烟灭,化入虚无!”

    风华的手不受控制的微微抖动了一下。

    以前的贾宝玉可不会说这样的誓言。

    到现在,风华终于确定,她面前的这个人不仅仅是贾宝玉,更是神瑛侍者,是那个对绛珠仙子有灌溉之恩的神瑛侍者。

    “看来,你真的想起来了。”风华轻轻浅浅的笑,笑意未深达眼底,“你既然想起来了,便该知道我不是真的林黛玉。你要续木石前缘,应该找绛珠,而不是我。”

    原本不想探究贾宝玉究竟知道多少,现在看来是不能了。

    贾宝玉无奈的摇头,也不着急,只坐下,一副要和风华长谈的模样,“你觉得,我是谁?是贾宝玉?还是神瑛侍者?”

    风华没想到贾宝玉这么容易就承认了,更没想到他知道这么多,微怔片刻,沉吟一下,“神瑛侍者!”

    这个答案是风华仔细衡量过的。

    可是,贾宝玉却笑了。

    “那我就不是贾宝玉了吗?因为有了神瑛侍者的记忆和能力,我就是神瑛侍者,而不是贾宝玉了?这是什么道理?”

    风华皱起眉头,其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道理,她就是这么认为的。

    “其实,仙子有跟我说起过,你觉得她是绛珠仙子,你是风华,而林黛玉已经泪尽而亡了。”贾宝玉和风华开诚布公,没有半点隐瞒,“可是,你知道吗?不管是绛珠、风华、还是林黛玉都只是一个名字、一个代号而已。”

    这事件所有的东西都有两面性,按照贾宝玉的说法足以推翻风华之前所有的坚持,所以,她很不耐烦、很烦躁、很不安。

    “我心归处是吾乡。这个道理,你该明白的。”贾宝玉将手搭在风华的手上,颇为深情的说,“情在这里,我心便在这里,其他的不过皮囊而已。”

    风华抽回手,豁然起身,“别拿你那些似是而非的禅机来糊弄我!我不会被你说服的!我和你,没有可能,你死心罢!”

    “林妹妹!”贾宝玉头疼不已。

    这个时候,一道凉凉的女声响起。

    “唉!我说你们可真麻烦,我看得都累了!”

    风华转头,正看到绛珠仙子斜斜的倚着栏杆站在不远处,微风吹起她的裙裾,使她整个人好像一朵盛开的荷花一般摇曳生姿。

    “你怎么来了?”贾宝玉上前,走到绛珠仙子面前,压低了声音说,“你别胡说八道刺激她!”

    贾宝玉的皮囊本就是极好的,此时和绛珠仙子站在一起,真真是一对璧人,赏心悦目得很。

    真般配!

    整个认知让风华心里堵了一下,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哟?现在就护上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担当呢?”绛珠仙子一边拿帕子捂着嘴唇调笑,一边戏谑的看了贾宝玉一眼。

    风华举步要走,可这一次换绛珠仙子堵住了她的去路。

    “生气啦?”什么都不用说,甚至不需要眼角眉梢带出分毫,绛珠仙子便已经抓住了风华的情绪波动,“不!应该说是吃醋了!”

    一再的告诫自己冷静,可风华还是忍不住对绛珠仙子怒目而视,好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脏又开始翻腾了起来,血液开始叫嚣。

    “别忘了,你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你的心思,我再清楚不过了。”绛珠仙子始终在笑,笑得人心中直冒火。

    贾宝玉拉住咄咄逼人的绛珠仙子,低声呵斥道:“别说了!”

    眼看着风华借着这个机会快步离开,绛珠仙子大声嗤笑道:“我知道你为什么拒绝她,因为你心里可笑又可悲的自我厌弃!”

    风华倏地停下脚步,全身止不住的颤抖。

    “什么担心林家,什么怕他变心,都只是借口!真正的原因是你的自我厌弃!”绛珠仙子并没有见好就收,而是趁着风华和贾宝玉都惊呆了大声的将一切的撕扯开,“你讨厌你自己,你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讨厌你自己!你小心翼翼的讨好林墨玉,你生怕他不喜欢你,因为你要从他对你的在乎里找到你自己存在的价值!你总是想为林家做什么,可是每次你都不能如愿,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变故发生,然后你就更加讨厌你自己,你觉得你什么都做不好!你甚至觉得你的长生不死是惩罚,你觉得地府都不愿意容纳你的灵魂,只有无尽的痛苦才能赎你的罪孽……”

    “够了!”风华转身,大踏步逼近绛珠仙子,对着她咬牙切齿,“你不要再说了!”

    “怎么?我刺中你的心?既然是事实,为什么不能说?”绛珠仙子半步也不退,与风华针锋相对。

    风华上前,伸手抓绛珠仙子,可是,对方既然是仙子自然不可能轻易的被风华抓住。

    落空的手使风华脑中最后一根名为理智的神经断掉,“你好意思说?!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谁?如果不是你的自私自利,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我给了你灵魂,让你长生不死,你反过来责怪我?你这算不算恩将仇报?”绛珠仙子说的每一句话都好似利刃一般,“我知道,你恨我!因为你现在很痛苦!因为活着对你来说很痛苦!”

    “是!”怒火中烧的风华没有否认。

    绛珠仙子冷笑一下,指着风华的胸口,“怎么样?这里很痛罢?可它为什么痛?是我弄伤了它吗?是你自己没保护好我给你的身体!是你让它痛的!”

    被点明了隐藏的秘密,原本叫嚣的疼痛如同出闸的猛兽,疼得风华腿一软便跌倒在贾宝玉的怀中。

    眼疾手快的扶住风华,贾宝玉立刻输真气给风华,同时,很不赞同的瞪了绛珠仙子一眼。

    有贾宝玉在,风华的疼痛霎时间便消失了,浑身只有说不出的舒坦。

    “感觉好些了吗?”绛珠仙子再次开口,却是满脸的关切。好像之前怒骂风华的并不是她一样。

    风华冷哼一声,不肯理她。

    绛珠仙子也不生气,反而轻笑了一下,那一颦一笑,才是真正仙子的风范。

    “其实,你很不必那么辛苦的证明自己的价值。你总是觉得你把事情弄糟了。每办一件事情,你看到都是你搞砸的那部分。可是实际上,正是因为有你存在,事情才往好的一面发展。”绛珠仙子温和的看着风华,轻笑,“你知道的结局里没有林墨玉,对不对?”

    风华心念一动,可她还是没有说话。

    “你知道贾宝玉没有了你以后会出家,你知道贾家会被抄家,可你知道林墨玉原本的结局是什么吗?虽然书上没说,可他也是存在的……”

    一忍再忍,风华始终没忍住,“他原本的结局是什么?”

    “他原本一直疯疯癫癫的待在姑苏老宅里,直到甄家的杀手找到他……”

    “他……他被杀了?!”风华的手脚不禁冰凉。

    明明是没有发生的事情,可是,只要想一想,风华就忍不住的战栗发抖。

    绛珠仙子点头。

    “甄家?之前害他疯疯傻傻的罪魁祸首是甄家人?”风华自言自语,想到甄宝玉曾经就在自己面前,她恨得肝儿都疼了。

    贾宝玉扶着风华的手不禁紧了一下。虽然没有知道,可他身上也是留着甄家血脉的。所以,止不住的心虚。

    “你不用这么生气,林墨玉不是傻子,他自己知道的。”绛珠仙子如是说。

    风华突然泄了气。

    林墨玉对她真的很好、好的不能再好了。可是,他总是不肯她掺合到这些事情里来。

    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是从别人口中知道,风华说不清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

    “这个时代的男人就是这个样子,你也不用难过。虽然不能改变,可他,总是为你好的。”绛珠仙子看懂风华的心,很好心的劝说。

    “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犹豫了一下,风华还是忍不住问。

    “林如海林公是江南的巡盐御史,而江南是甄家的大本营,盐政更是牢牢地握在甄家手中。所以,林甄两家的敌对,也就不言而喻了。林家的男儿,各个都是人杰,林公更是个中翘楚。他上任后,生生的将铁通一般的江南盐政撬开了一个大窟窿,为此,甄家很是不满。无奈,手段使尽,都不能动摇林公,甄家人便将向林公唯一的儿子林墨玉下了毒手。”抽离了所有感情的绛珠仙子提起林如海也只是尊称一声林公,而无法当做是父亲了。

    “林家本也铜墙铁壁一样的人家,可是,有千年做贼的,没有千年防贼的,到底还是让甄家给钻了缝子。甄家在贾家给林夫人的年礼里做了手脚,使林夫人中毒,而毒素通过林夫人的身体传给了抵抗力最弱的林墨玉。当林公发现,妻儿都已中毒,江南最好的大夫都束手无策。最后,林公对外称儿子夭折,暗地里却将林墨玉送到了冯老先生处。一则为解毒,二则为保护儿子的安全。”

    明明是这么平稳的叙述,可风华却听得热泪盈眶。她似乎能想象当初林如海的心情。

    “拖了两年,看不到林墨玉真正好起来,林夫人便故去了。林公心灰意冷,直想和甄家拼个你死我活,便把你送到贾府。之后,甄家的确被林公打压得喘不过气来,可连番变故,他的身体早已经吃不消,最终未能亲眼看到甄家倒台。这也罢了,偏偏他的卧病使得林墨玉走进了甄家的视线。意识到林家并未绝后,甄家倾尽全力追杀林墨玉,最后林墨玉在一场惨烈的打斗中撞上了头,变成傻子了。因为挂念着林家,挂念着回姑苏为父亲扶灵,痴傻的林墨玉遵从自己的内心回到了姑苏林家老宅……”

    风华无意识的点头,现在她才算把所有的事情串联起来。

    “甄家人知道林墨玉的身手,也知道林家的本事,没有看到林墨玉的尸体便一刻都不敢放松,于是,他们开始地毯式的搜索林墨玉。直到他们在姑苏老宅里发现了林墨玉,并且,杀了他。”

    这是没有风华出现的结局。

    可是,风华突然意识到一点不对劲的地方,“师父呢?他……他不管墨玉吗?”

    这个猜测太过惊悚,风华自己都不敢相信。

    “其实,林公过世的时候并不同意林墨玉奔丧,他觉得林墨玉太小了。按照他的安排,林墨玉应该在你及笄议婚时出现,以你弟弟的身份为你撑腰。可是,林墨玉不肯,他背着冯老先生私自下山了。之后,冯老先生自然一处处的找他,可他只是一个人,怎么也快不过甄家一个大家族……”

    风华松了一口气,为自己的怀疑感到很羞愧。她差点以为林墨玉的事情冯老先生是有份的了。

    “因为你的出现,林墨玉被提前找到,然后他恢复了记忆,接掌了林家,并且借着林公留下的证据一举端掉了甄家这个毒瘤!”

    风华微微抬眉。

    她原本并不知道甄家是林墨玉毁掉的来着。

    看到风华的表情有所松动,绛珠仙子不禁眉眼弯弯,“现在,你还觉得自己是灾星,只会给别人带来灾难吗?”

    风华垂下眼眸。

    虽然这些事情并不是她的功劳,可是,对比原本的结局看来,现在这样也是不错的。一直以来死死压在心头的石头似乎轻了许多。

    “你为林家做了很多事,虽然每一次都有得有失,总会有些变故和小插曲发生。可是,你要明白,没有人可以算无遗策,很不必每次都看着失败的小细节。生活就是这样,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有多大本事,都不可能尽如你意。”

    风华的眼睛闪烁了一下,眼睛里撞见了一抹光亮。

    “其实,不仅仅是人,就算是神仙也不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否则……”绛珠仙子看着风华轻笑,“也不会有你了……”

    根据绛珠仙子透露出来的内幕,风华之所以会出现便是天庭上神仙之间互相争斗的结果。所以,这话是很有道理的。

    风华有些被说动了。

    “我知道,你心病的根源是你的爸爸。”沉默了良久,绛珠仙子还是选择把话一次性说透了,“你责怪自己识人不清而且不孝,想补偿却没有机会,所以拼命的自罪,拼命的对林家付出,似乎只有这样心里才能安稳。”

    风华再一次被刺中了心底最深处,可这一次,她无力暴怒,而是垂下眼眸不肯说话。

    “可是,我要说,你完全没有必要。”绛珠仙子一瞬不瞬的看着风华的头顶,“你完全可以直接孝顺他、补偿他,因为,他就在这个时空。”

    风华猛地抬起头,瞪大了眼睛看着绛珠仙子。

    “怎么这副表情?”绛珠仙子很不够意思的笑着,“这是肯定的嘛!放你一个人在那个时空,我也不放心!所以,我只能从‘红楼’时空里带一个人过去了!”

    “是谁?”风华紧张的问,声音不禁拔高了几个度。

    “是‘红楼’时空和此处共通的一个人。”绛珠仙子故意不直接回答风华的问题,“而且,带灵魂穿越时空是很危险的事情。所以,我必须要灵魂自己同意。”

    “我认识这个人?”风华紧急发问。

    绛珠仙子挑了挑眉毛,轻笑。

    这个问题,不需要回答。

    风华也知道自己问了一个白痴问题,可她实在没有心情再猜下去了,“你快告诉我,别卖关子了!”

    风华着急,可绛珠仙子是一点也不着急。

    “那个人就在你身边。就算长得不一样,平日里生活的小细节总会有相通的地方,难道你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吗?”

    不管怎么样,绛珠仙子就是打定了主意不说出来。

    风华的脑子开始快速旋转,“是我爹吗?”

    纵然是心灵相通,绛珠仙子也不禁愣了一下,随后苦笑摇头,“那个人必须是你焚稿而亡之后还活着的人,已故之人的灵魂在地府,我怎么能带走呢?”

    风华口中的“爹”指的是林如海。

    老太太?!

    不可能!老太太对林黛玉是有些感情,但是根本到不了那种不要命的地步!

    风华下意识的看向贾宝玉,看着他皱眉深思的样子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绛珠仙子也不着急,只站在台阶上,等着风华自己慢慢排除。

    风华绞尽了脑汁,始终想不到。

    “我实在猜不到……”

    绛珠仙子失望的摇头,“是冯老先生!”

    “是冯老先生!”

    “是冯老先生!”

    “是冯老先生!”

    这句话在风华耳边再三的回响,直惊得她瞠目结舌,呐呐的自言自语,“怎……怎么可能?”

    嘴里这么说着,可脑子里却迅速的分析出二人的共同点。

    他们都喜欢叫她“丫头”。

    他们都会不计前嫌的包容她的错误。

    他们看着她的眼神都是那么的温柔。

    难怪……难怪在那个时空里,她的爸爸会对诸葛连弩感兴趣……

    “虽然灵魂是同一个灵魂,可是,从你来到这个时空之后就出现时空分叉。所以,冯老先生并没有‘21世纪’那个时空的记忆……”

    风华蹙眉,她听不懂。

    而且,她实在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红楼’时空里没有见过她冯老先生能够命都不要的到另外时空去照顾她呢?

    绛珠仙子想要解释,可是,她发现解释起来真的很麻烦,根本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

    “横竖,事情就是现在这样。你只管孝顺他就行了。时空以及修仙方面的问题,跟他在一起久了,你自然就懂了。”绛珠仙子指了指贾宝玉,然后直接告辞,“我先走了。”

    “等一下!”风华唤住绛珠仙子,“师父他……他走了。请你告诉我他的去处。”

    “这点小问题,你问他就行了。不仅是冯老先生的去处,还有你的心中的疑惑,他都能为你解开。”绛珠仙子再一次把事情推给贾宝玉,“虽然这个时空灵气稀薄得很不适合修仙,但是咱们这位补天石体内自有的灵气,足以让你们在这个时空通行无阻。”

    “为什么?”

    风华突如其来的一句让绛珠仙子愣住了。

    “你已经抽离了所有的感情,为什么……”

    风华想不通,照理说,没有了感情,绛珠仙子应该是冷冰冰的,石头一样的仙子。可是,她的表现明明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

    既然有感情,何必撮合她和贾宝玉?他们两个在一起不是更合适、更般配的吗?

    风华的想法让绛珠仙子啼笑皆非,“我的感情不是对他,是对你!因为,这感情是我在塑造了你之后才有的。”

    绛珠仙子轻轻抚摸着风华的面颊,“我感觉,你就像我的孩子一样……”

    听了这话,风华忍不住恶寒了一下。

    绛珠仙子又笑了,笑得开怀。

    “我也觉得挺别扭的……”

    话音未落,人便已经消失无踪了。

    贾宝玉上前,握住风华的手,“时候不早了,我们先用膳,然后我再来慢慢告诉你冯老先生的故事。”

    风华看了贾宝玉一眼,他的眼神那么温柔,好像大海一般充满了包容。

    突然间,风华没有了甩开他的念头,任由他扶着。

    不得不说,绛珠仙子一番又骂又哄,真的逼风华真正面对了自己。而林家的过往,林墨玉的本事,再加上贾宝玉的能力让风华放松、安心了许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绝黛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流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流苏并收藏红楼之绝黛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