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嫁绾君心 > 第47章公主是千陌?

第47章公主是千陌?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燕国京都,车水马龙,繁华似锦,各国的商人都在市互通有无。而今天本就繁华的街市更为拥堵。

    相传容可倾城、貌可倾国的夏国第一公主懿荣公主远道而来,欲与燕国共享盛世,分铸辉煌,共结秦晋之好。

    燕皇宫廊腰缦回,青蓝、金黄两色琉璃檐角铮亮辉煌,处处透露出祥和富贵之气,议政殿外的数条白玉雕龙更是威武雄壮,豪迈洒脱,意有一飞冲天之势。

    唯有仔细谨慎之人,才能嗟叹龙舞爪利,剑拔弩张。

    议政殿。

    年五十的男子威严坐待,一袭明黄色金龙出云装九龙盘旋,大意威凌,一派雄才大略、深谋远虑之态。只有身边最亲近的人才知晓,燕国皇帝病气缠绕,时日无多,所以急需定下接班人,掌控大燕的江山。

    本来太子失踪之后,焰战王拓跋晟是最合适的人选。他不仅是皇帝最宠爱的皇子,而且军功卓越,雄才大略,一心为国,连最宠爱的女子逝世,都没有丝毫懈怠。终日衣不解带地守在议政殿,处理国事。

    只奈皇后一族联络起庞大的外戚势力多加阻挠,至今未行。

    今天夏国公主到来,更加使得一触即发的局势又增添一份风雨飘摇之态。

    朝中大臣、诸皇子严正以待,翘首看望殿外那个重要女子的到来。

    一声尖利而高调的喊声划破空灵的殿宇,留下簇簇意蕴。

    “大夏国懿荣公主觐见大燕国皇帝陛下。”

    殿外,余音袅绕,环佩叮当。一个女子妖娆夺目袅娜行宫,所到之地,步步生莲,一室迷香。

    女子一袭华贵的天蓝色云缎,镶嵌金丝百蝶穿花,栩栩如生的蝴蝶飞跹围绕在周围,外罩霞飞果色纱裙,淡淡的光华,却有着睥睨天下的威势。

    “夏国懿荣公主楚川川恭请燕国皇帝万安,祝皇帝陛下圣体康健,福泽万年。”

    声音若出谷黄莺,婉转有余,清越宁香。

    众人顿时被吸了颜色,只道女子婀娜身姿款行腻骨,引得众人都忘记了呼吸,在徐徐抬眼,好一副倾国倾城的天仙之貌,宛若仙魅。

    可这声音,这容颜,对他而言,再熟悉不过了!

    拓跋晟看着,顿时呼吸一滞,听不得半点声响,脑子里嗡嗡地都是她刚才的话“圣体康健、福泽万年……”

    他喃喃:“千陌……”

    刚探出去的身子被拉住了,拓跋逸拽住他的臂膀,皱着眉,摇摇头。

    他眉心一蹙,目光看过去,这声音,还有这身形,分明就是她!

    拓跋逸哪里看不懂他的目光,不着痕迹地又探看去一眼。

    他一怔,有些颤抖着看去。

    娇笑伊人,惹的朝堂上欢声一片。如此的熟悉的身影,纵然流光似锦的华袍倾泻了一室的华美,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可是,何以要轻纱遮面?

    想到他第一次见她的情景,心中一苦,她是在跟他置气!

    以前,他不也是这样么?

    他眸光一敛,心扑通通地直跳。两年了,他寻了她两年,难道气还没有消么?

    “你骗我,欺我,利用我,我都可以原谅你!但是今晚你要杀他,我绝对不会允许!”

    “我只想陪在王爷的身边,我想抓住的只有这一件……”

    耳边又浮现了她的声音,愤怒的,娇羞的,哀求的。

    他痛苦了两年,而满颗欣喜和激动的心脏已然再也承受不了独自等待的寂寥。

    眸光一敛,疾步上前,一掌扯下她的面纱。

    “千陌……”

    一定是她!

    一样清越的声音,一样瘦小的身形,她回来了。

    夏啸天也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看着。

    她的样子太熟悉了,从进入议政殿开始,这个疑惑就一直在脑子里盘旋,必须要得到答案!

    一双纤纤素手兀然抚上了如玉的面颊,似是被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

    “千陌,你终于回来了……”

    他暗哑的声音急切又激动,满是藏不住的喜悦。

    女子一双水玉盈盈的眸子轻轻挑上他的脸,缓缓撤下白璧玉手,“你是谁?”

    一张绝世娇美的容颜清然施笑。肤凝如雪,云堆翠髻;唇绽樱颗,榴齿含香。的确是如众人所言,天下第一美!

    可拓跋晟却身子一冷。

    陌生的容颜,陌生的语气,不是她!

    不是!

    夏啸天亦是顿了顿身子,心口一松,幸好不是她!眉目一转,不禁又看向中间娉婷耀眼的女子,为何会这般相像?

    “这是何意?”女子水眸闪闪,美目微微凝起,一把扯起被抓住的云锦衣袖,“大燕的待客之道?”

    夏国公主不高兴了!

    议政殿顿时唏嘘一片,这三皇子出人意表的举动,实在不妥。

    对面,拓跋睿谦冷眼看着,唇边一丝笑意。

    当初去接公主的时候,他也吓了一跳。若不是扶着她下车时看清了她的长相,还真怕自己也会失礼。

    看着他大失心性,总算缓减了些内心的苦闷。

    “公主海涵!三哥他新丧爱妻,所以才会一反常态,差点僭越了公主,还请公主谅解!”拓跋逸拉下他的手,递去一个眼色。

    “对不起,公主!我认错人了。”拓跋晟牵强地笑了笑,说不出的落寞和失望。

    “本公主不接受!”楚川川对着他冷冷一哼,嫌恶地甩甩袖口,随即有人上前清理起刚才被触碰的地方。

    殿内众人,包括高台上的皇帝,无一不尴尬万分。但毕竟是自己人失礼在前,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川川水眸一弯,看着身边的拓跋逸浅浅地笑了,声音竟说不出的温柔:“王爷如何称呼?”

    拓跋逸清隽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本王在众皇子中排行第五,拓跋逸!”

    “原来是五王爷!”川川一声娇唤,故意拖长了尾音,围着他款步一周,嘴角扬起,笑意深深:“本公主是来共结两国友好邦交的,王爷不必见外,唤我川川即可!”

    “川川公主!”拓跋逸点点头,还是一副清淡的笑容。

    “多谢王爷!王爷不和本公主见外,本公主自然也应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怕只怕,这事情事关本公主的性命,所以,必然要大燕国给个交代!”川川指着早已归位的拓跋晟,抬头看着议政殿最高处的人,目色冷冷。

    殿内顿时冷气森森,众人惶然一惊。这公主变脸也太快了!

    “川川公主,若不是无关紧要的人,本王也将您认成了三嫂。三哥对三嫂情深意重,恍有错失,还请公主大人大量。”拓跋逸眉目一深,看着她。

    “就是,况且众目睽睽,三哥也并没有做了大不敬的事情,公主何必咄咄逼人?”拓跋靖见女子指着拓跋晟,十分无礼,所以,语气也不免冲起来。

    “九弟,休得无礼!”拓跋逸一眼看去,他硒硒嘴,站到拓跋晟身边。

    川川冷冷地看着,拓跋晟眉眼未抬,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

    “川川公主,九弟年幼,还望您不要见怪!”

    对着拓跋逸,川川又是浅浅一笑,摇摇头道:“王爷莫要错怪了本公主。你看!”

    顺着葱白玉手,一柄青翠的翡翠玉如意掉在地上,已然碎成了两半。

    一个浅绿色宫装的婢女立刻上前,睁着大大的眸子大声说道:“公主从小体弱多病,是上神恩赐了这柄玉如意,为公主挡灾挡煞,国师预言这柄玉如意便是公主的命数。如意碎人碎,如意旺人旺!现在三王爷撞碎了玉如意,就是害死了公主的性命!我大夏国皇帝陛下对公主千岁宠爱无穷,此事,决计不会善罢甘休!”

    一个浅绿色宫装的婢女立刻上前,睁着大大的眸子大声说道:“公主从小体弱多病,是上神恩赐了这柄玉如意,为公主挡灾挡煞,国师预言这柄玉如意便是公主的命数。如意碎人碎,如意旺人旺!现在三王爷撞碎了玉如意,就是害死了公主的性命!我大夏国皇帝陛下对公主千岁宠爱无穷,此事,决计不会善罢甘休!”

    这小丫头语气凛凛,丝毫没有怯懦的样子,看来,定是公主身边的大宫女。

    “花知所言,尽是国师原意。这东西,本公主一直随身携带,就怕一日不慎中了国师所说的劫难,可刚才,偏偏就被三王爷给毁了,只怕,本宫命不久矣!”川川哀怨戚戚,泪眼朦胧,用帕子轻轻拭着泪水。

    “术士之言,祸乱殃民,扰人心智,岂可当真?”拓跋靖大声骂道,清脆的声音顿时引来人中侧目。

    这种情况了,九皇子居然还敢骂人家国师,还不嫌够乱么?

    拓跋逸眉心一蹙,看向川川:“川川公主莫急,既然国师预言公主的劫难,肯定也有应对之法,还是说说如何化解吧!”

    说罢,看向皇帝。

    皇帝虚晃着身子,本来就是勉强打着精神坐着,现在被这事情一闹,早就心神紧冽。

    “对,我大燕定然倾尽全国之力,为公主化解劫难!”

    说完,还不争气地看了静默不语的拓跋晟一眼,这个儿子,一向果敢决断,今日实在是让他失望了。

    “父皇!”拓跋靖呼道,他们居然都相信一个术士之言,真是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闭嘴!你给朕滚出去!”皇帝龙眉一皱,喝道。

    拓跋靖吃了亏,顿时泄了气,他冷冷地瞪一眼中央的女子,甩手走了。

    在皇室,他这个儿子,不管如何做还是不受待见!

    拓跋睿谦一袭紫袍锦缎,光华溢彩,站于一旁,饶有兴致地看着殿内的一切。

    自始自终,川川眼角未抬看拓跋靖一眼,只目光柔柔地看向拓跋逸:“这个法子,不甚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再嫁绾君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契合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契合也并收藏再嫁绾君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