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嫁绾君心 > 第99章撒娇

第99章撒娇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兄身边美女如云,明妃娘娘温婉大体,最近又添了琪妃娘娘美若天仙,红颜知己数都数不过来,你才是人人艳羡的对象。王爷,皇兄来看咱们了,送了好些东西过来,快来谢谢皇兄。”

    千陌拉过拓跋晟的手,两人一起行了礼。

    “三王爷这么早就回来了,宫外的宅子还满意么?”楚天逸走向两人,笑道。

    “夏皇认为这个时辰还早,可本王却认为实在是太晚了。在知道夏皇会来,本王是绝对不会去搭理外面的东西的。”拓跋晟一点儿也不含糊,冷眸亦是灼灼。

    楚天逸含笑看了千陌一眼,一副恍然大悟才想起的模样:“皇妹走了一年了,朕想念的紧,今日难免就多说了几句。这时辰也差不多了,朕回去了,你们好生休息,后日是我大夏一年一度的秋狩,到时候朕派人来接你们。川川,好好休息。”

    千陌目送着楚天逸的身影离开,身边的人却恼了。

    “我一去就是半天,你也不知道差人来问问,原来是跟他在一起一下午……”

    背后一暖,千陌饶过他的手臂,从背后挽住了他的腰肢,小脸贴着他的背脊,嘟起了小嘴:“晟哥哥,我想你了!”

    莫相莫谦快步推了出去,还不忘遣走了宫女们,关上了殿门。

    “你……就知道我吃这一套……”

    他咬着牙,有些气自己,身子却不由自主地转过来,拥住了眼前的女子。

    温柔如水,恬淡静好。她乖巧地蹭着他的胸膛,小手缠绕着他的腰身,慵懒地好似一只小猫。

    第二天两人出来的时候,院子里已然哗啦啦跪了一地的人。两排人排着整齐的长队候着,每人手中都端着一只大木盘子,上面盖着锦帕。

    “奴公主万安!才是奉了明妃娘娘的命令来给公主送东西的。”为首的一个太监恭敬地递上礼单,一一掀开了锦帕。

    千陌淡淡扫去,每一件都是宫中的款式,而且都是珍品,她浅淡一笑,一扬手身边的人便带着他们进去了。

    人才进去,后面又来了一队人。

    “公主万安!奴才是琪妃娘娘宫里的,琪妃娘娘有几件好玩的东西想进献给公主,还望公主笑纳!”

    千陌抬眸看去,一盘盘饰物皆亦是精品,一点儿也不必明妃的东西差,亦是一笑,着人收了。

    她眨了眨眼睛,“知道昨晚皇兄为什么要来了吧?若没有他的眷顾,就算太后娘娘心疼我,宫里也不会有人将我放在眼里的。但是,他一来,一切就变了。”

    拓跋晟不屑地摇摇头:“这地方,本王才不在乎呢,若不是你在这儿,我才不住!”

    千陌有些好笑地看着他,这块石头一向是清高,如今,在人家的地盘也这副模样。

    “三哥,你是美人在怀,乐不思蜀啊!”外面,一道清隽的声音飘逸而来,拓跋睿谦淡浅色的紫袍,风流恣意,身后跟着的是林暮雪。

    “你怎么来了?”身边的爷显然不欢迎他。

    这些日子拓跋晟赶了他很多次,只奈眼前的主儿十分坚韧,硬是不肯回去,还带上了家眷像是一心要驻扎在拓跋晟的身边了。

    林暮雪一袭裤装打扮,干净利落,英气非凡,倒有些大夏女子的巾帼之风。

    她挽着手臂,眉眼高扬,依旧傲然轻慢。

    “我是你亲弟弟,你去哪儿我自然得跟着,再说,三哥现在是大夏的驸马爷,弟弟我自然得跟紧了否则,就没有了衣食父母了。”

    拓跋睿谦毫不客气地踏进了内室,像是自家内院一样自由落座,探看着四周的装饰,惊叹:“川川公主殿内的装潢,比着宫外的府邸可好看多了。我看,那地方还是让给我们将就吧,你们就在这儿挺好的!”

    千陌低眉浅笑,“你刚逃出一个牢笼,现在便又钻进了另一个牢笼,跑来跑去有什么意思?”

    “我乐在其中,里面的乐趣可大了去了,你们在宫里的人是不会明白的。哎,这些东西挺精致的……”他缓步走到一盘盘的精致饰物前,捡起一枚绞金丝贴宝石的步摇,把玩起来。

    端盘子的小太监立刻笑盈盈地躬身献宝:“这是琪妃娘娘特意命宫内司宝司新做的,用的都是上上品的宝珠。”

    “看着也一般,倒是那些的比较好看。”拓跋睿谦扔回盘子,走到里间的木盘子里挑了一枚流水型的玉坠:“玉,还是五嫂比较在行,但是这玩意比较水灵,暮雪,配你的今日的打扮也不俗套,拿着吧!”

    正安排人放置东西的太监得意地看了刚才说话的太监一眼。

    林暮雪接过抛来的玉坠,小巧玲珑,色泽清透,是一块好东西,她亦是没有客气,笑着别进了发间。

    才说话的小太监立刻红了脸,咬了牙低下头走了出去。

    “公主,那边的玉器是明妃娘娘送的……”身边一个小宫女沉着音小声地说道。

    千陌打量了她一眼,看样子比自己要小一两岁,梳着小宫女的发髻,小脸很清秀,尤其是一双眼睛,纯净水灵。

    心,不自觉的柔软了一下。

    “你叫什么名字?”

    小宫女立刻跪了,“回公主殿下,奴婢水若,是居光殿的三等宫女。”

    “今日起,提拔你做二等宫女,你就在内室伺候吧!”千陌吩咐道。

    水若听着,激动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几个大宫女正在门口处指挥着太监们进进出出放东西,听着纷纷露出羡慕的神色,才一天便能得到公主的青睐,今后的日子可惬意了,以前的汀兰,现在可不是成为了燕国的妃嫔么?听说还是如今唯一的宫妃呢!

    千陌打发了人出去,面对着西窗坐着,长柔的发丝被风吹起,盈香阵阵。

    拓跋晟穿过发丝,拥住了她的肩头,“看到水若,你就又想起了她?”

    “她们的眼睛太像了。一看到那一双眼睛,我就想到她临死时候的样子,我……对不起她!不能帮她报仇!”千陌转身抱住他的腰身,头深深埋入。

    拓跋晟只觉腹部一阵凉意,她的泪水湿透了衣服,他紧紧地搂着她,却说不出一句话。

    上阳殿,清冷的秋风卷起长长的纱帐,台下一个小太监趴在地上,不敢抬头。

    “那么公主说了什么?”幔帘后,一道女声如离弦之箭,射向小太监。

    “公主什么都没有说。只让她新提拔的一个小宫女带着燕国的六王爷和王妃在宫里逛逛。”小太监周身一凛,只是趴着。

    “本宫知道了,难为你的忠心,燕儿,赏一锭金子,下去吧!”

    小太监趴的更低,脸都快着地了,千恩万谢地走了。

    宽大的内殿冷意慢慢凝结,燕儿关上窗户。

    “一个假公主,皇上居然这么给她面子,本宫父母的新宅都赐给了她。”琪妃懒懒地靠在榻上,吹着豆蔻上透明的尘埃。

    “娘娘,小心说话。皇上可是下了封口令的!”燕儿小声地提醒着。

    “本宫在自己的宫里,有什么不能说的!她本就是个冒牌货,可偏偏太后和皇上都吃她那一套,抢了宫外的宅子不说,还来宫里搅合。”琪妃狭长眉眼挑起,冷声应着。

    “娘娘,既然皇上这样安排了,您就这样做,皇上的这些事儿不都是想着您么?明妃那儿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呢!只要成为皇上一边儿的人,他日封后,还不是小菜一碟?”燕儿轻轻捶着腿,抬起头看着她。

    “既然皇上有心抬举她,那本宫照办就是,没必要为了钱财俗物伤了本宫和皇上的情分!对了,秋狩的事情安排好了么?”琪妃忽而想到了什么,垂目看着身下的人儿。

    “早安排好了。娘娘放心吧!”燕儿咧嘴一笑,眸光闪闪。

    “嗯!既然娘亲这么抬举本宫那个庶妹,那本宫就让她心想事成。呵呵……扒了她的衣服,看看今后还敢肖想皇上!”琪妃凤眸一弯,含满毒辣的精光。

    “二小姐一心想挑高枝儿,奴婢这次安排的人可是很合她的心意呢!”

    秋狩那日,天气格外温暖,柔和的阳光撒耀着大地,宫人、马车,侍卫组成了一只浩浩荡荡的行军队伍,不紧不慢地行进着。

    夏国尚武,几乎每一年都会举行一两次狩猎,而猎物最多的,也会得到人们的由衷的钦佩和赞扬,前几年的狩猎冠军,后来都进入了大夏的军队,都成长为不可或缺的栋梁之才。

    所以,每一年的狩猎比赛都异常激烈,也异常精彩。

    才找到自己的马车,脚还没有踏上去,一匹马儿高昂着嘶喊声,接着便是拓跋睿谦的笑声:“公主,本王也去,到时候想要什么东西,本王都给你弄来。”

    “川川才不会接受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想要什么,我自会给她打回来,你还是一边呆着吧!”拓跋晟将千陌推进车里,毫不客气。

    拓跋睿谦倒是没有回话,只淡淡一笑。

    “怎么,难道我没有那个本事?”见他含笑扶额,拓跋晟便没有了好脾气。

    拓跋睿谦抚掌而笑,轻扬马鞭,拂尘而去。

    拓跋晟捞起帘幔,冲着女子扬唇,眼底是毫不掩饰的笑意:“见缝插针的家伙!想强我的千陌,窗户都不给。”

    千陌只觉好笑,自从两人在一起,他便围成了铁通,将她日日箍在身边,现在她变成了私有财产了。

    “公主,太后娘娘派人送了一封信来!”

    正要出发,外面一道声音响起。千陌挑起帘子接过信笺,余光正好瞥见居光殿的一个大宫女正在训斥着水若,水若亦是看见了她,噙满着泪水求助地看着她。

    千陌水眸一敛,放下了帘幔,吩咐道:“走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再嫁绾君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契合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契合也并收藏再嫁绾君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