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嫁绾君心 > 第131章嘤嘤哭泣

第131章嘤嘤哭泣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正说着,门外一阵嘈杂的声响,“王爷和六爷回来了!”

    千陌忙扶了水若的手,紧赶着跑了出去,林暮雪已经投在拓跋睿谦怀里嘤嘤哭泣了。

    身边,拓跋晟见她匆匆忙忙的模样,立刻冷眸一凝,有些不高兴:“头发散了!”

    千陌一怔,摸了摸头上的发髻,“刚才太着急了!”正想回屋让水若重新梳,却被他一手揽住了腰身,不顾众人的目光,径直拉进了屋子里,不忘顺手关上了房门。

    苏安了然地笑了笑,朝着不远处的宁湾招了招手,“差不多了,出来太久,你又嫌皇奶奶叨叨,走吧!”

    宁湾拉了拉秦雅的手,笑着道了声再见,便跑去拉住苏安的手笑闹着离开了。

    房间里娇软轻盈声、假愠呵斥声一阵阵传出来,院子里,拓跋睿谦、林暮雪紧紧拥抱着一起,任由落英飞旋,两人的身子仿佛被玺印在一地白雪花瓣中,静美无限。

    秦雅怔怔地看着,心,不由地生出好多羡慕。

    “六爷是受伤了么?衣服上好多血……”她走到他们面前,很是担忧。

    林暮雪早就为他把了脉,见秦雅走来,一时便没有了好脸色:“连个婢女都不如,一点眼力界都没有!”

    秦雅小脸一白,脱口而出就冲上了她,水若早就躲起来了,而她还在这儿干看着。

    “奴婢只是瞥见六爷流血了……”

    “千陌真是瞎了眼,这样不知进退的女人还放在府里,完全是给自己找气受么!记住你自己的身份,连个侍妾都算不上,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林暮雪眸光冰冷地瞪一眼她,拉着拓跋睿谦就走了。

    林暮雪泫泪欲滴,噙在眸中久久未落!

    芬香幽幽,院子里又恢复了平静,水若看着女子清瘦的背影,心中却愈发幽暗。

    “有什么话快点说出来!”

    亭子里,拓跋晟负手而立,对面,水若垂着头,十指紧紧绞在一起。

    “奴婢发现公主最近举动有些异常,最近她经常提到一个叫金蝉的女子,每次都哭哭笑笑的,昨日王爷去寻找六爷的时候,公主又哭了一次。虽然六王妃说是产前忧郁,但是奴婢还是不放心!”

    终于说出来了。

    她轻叹着,这些日子,胸口都快被压轧平了。

    “你发现了什么?”

    水若一怔,他不急不缓的样子,似乎一点都没有在意,抿唇一想,反正都说出了一半,好坏也躲不了了,咬了咬唇,她继续说道:“奴婢就是什么都没有查验出来才着急!公主的饮食,汤药,奴婢已经留意很久了,却什么都没有发现。这次连六王妃给公主诊脉之后都没发现异常,依奴婢的能力更加不可能找出里面的蹊跷了,所以才壮了胆子来禀告王爷……”

    一口气说完,水若心中舒坦了,可是,眼前的人依旧沉默不语,她又开始慌了。

    “是奴婢错了,王爷恕罪!”

    “今日之事,你罪该万死!”

    水若闻言一惊,他的声音不怒自威,别有一番凶狠的意味,吓得她忙埋下了头:“奴婢胡言乱语,王爷恕罪!”

    头顶的声音缓缓倾泻而下,一如往常的冷冽:“莫谦,送她回去!”

    水若拧了拧眉,他这是信了还是没信?

    不敢抬头看,只能福了福身赶忙离开了。

    莫谦见她一路心神未宁的样子,肩膀轻轻推了推她:“王爷是怪你禀告晚了!公主是王爷的心尖上的人,她的一切都是千万个心担待着,哪怕磕碰了一点,王爷都会心疼个半天。你这小丫头也太没有分寸了!这种事情,早就该告诉王爷了!”

    “王爷是公主的夫君,公主突然性子大变,难道他自己没有发现么?”

    莫谦见她一副死不承认的模样,笑着一手捏住了她的鼻子:“你都看的出来的事情,王爷会不知道么?王爷早就解决了,所以你才查不出里面的原因,现在公主的举止,真的是产前忧虑!”

    “不许动手动脚!”水若捂住胸口,俨然一副很防备他的样子,上次那小子居然敢亲她,还借口说是度真气给她,分明就是**熏心的狡辩之词!

    “不会好好说话啊?”

    莫谦挑眉一笑,甩手便往前走,听见身后紧紧跟随的脚步声,心中好笑,故意回身一顿,水若就直直地撞了上去。

    “你干嘛老欺负我?”

    她嘴巴气鼓鼓地,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亦是如火烧云一般。

    “真是凶残!可怜见的,我怎么救了一个泼妇?真是作孽啊……”

    莫谦砸了咂嘴,摇着头失望地往前走着。

    泼妇?

    水若大怒,跑着赶了上去。

    花径幽通,余香阵阵,留下一路爽然的笑声。

    云卷云舒,吹散了一地洁白的花瓣,千陌让人搬了软榻在院子里,倾身半躺着,整个身子无比放松,静静地沐浴在明媚的秋光下。

    拓跋晟出来的时候,晨曦温柔地打在她脸上,平和而宁谧,唇边勾着一抹满足的微笑。

    岁月静好,安然若素,再有一个月,他们的生活便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圆弧,想到这儿,他亦是不知不觉嘴角上扬,一抹无比温柔的笑意。

    “公主要生了,多晒晒太阳是好,但也得注意着别伤了皮肤,秋日的光线还是很刺激人的!”不同方向,秦雅盈盈款笑着走来,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这是奴婢采了夏天的露珠调制的,很滋润皮肤,奴婢给您抹一点吧!”

    “最近犯懒,起个身都觉得辛苦的很!”千陌冲她笑了笑,半躺着伸出手。

    “临盆的女子就是这样的,哪怕是在床上翻个身都觉得很累。公主就躺着,奴婢给您抹!”秦雅翻开盖子送到她鼻下,一股清幽的荷花香味飘散而出。

    “清雅幽微,是个好东西!”

    见她点头满意,秦雅报之一笑,正想伸手帮她涂抹却被她挡了回去。

    “这些东西留着我以后再用吧,都快生了,弄得这么漂亮做什么,而且,王爷说我素颜甚好!”

    她示意水若接了东西,并拿出了另一个小盒子。

    “是您平时用的胭脂!”秦雅打开盒子一闻,略显吃惊地看着她。

    “你鼻子好!这东西是王爷派人独独为我调制的,其他的不说,里面一味雪参便是珍贵无比,现在我也用不到,给你吧!”千陌笑着塞在她手里,复又躺下了,阖上了眸子。

    秦雅捧着东西爱不释手,娇美的小脸满是兴奋的笑意,福了福身子离开了。

    “公主,奴婢看着她表面上很喜欢,可心里却一点没有高兴的样子,她能用么?”

    见她出了院子,水若俯身凑上她耳边,不放心地说道。

    “用是一定要用的!我们只能做到这儿了,接下来就要看你的了!”

    接过她清淡的眸光,拓跋晟幽深黑眸一敛,走了出去。

    “姑娘,这公主突然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是怎么了?”

    秦雅笑看了丫鬟一眼,目光瞥向远处:“许是感谢我为宝宝做了这么多的小东西吧!”

    “奴婢看,公主是知道了王爷的丑事,想要姑娘给王爷收心呢!”

    秦雅柳眉高挑着撇一眼她:“连你也相信王爷那些风花雪月的事情?真是傻瓜,王爷不可能碰其他的女人的!”

    “那只猫儿不偷腥?何况公主都怀了身孕这么久了,王爷又这么帅,招他的漂亮女人又多,难保哪一次他就把持不住了!昨儿个,水若姐姐在院里遇上王爷回来,撞在了一起,那脸都红透了!人家都说,她早就爬床了……”

    “你这又是听谁说的?”秦雅听着,毫不在意地撇了撇嘴:“耳听为虚!”

    丫鬟不甘心地转了目光,却立刻叫了起来:“哎,你看!”

    顺着丫鬟手指的方向,秦雅面上顿时僵住了,一时间竟失了言语。

    “眼见为实了吧!姑娘,奴婢看,那女人还没有您漂亮呢,王爷真的是憋坏了,饥不择食了!”丫鬟扬眉吐气一般,还不忘摇了摇头可惜地咂咂嘴。

    秦雅僵着步子,漆黑的瞳空了。良久才回过神来,“难道真的要这样做?”

    “姑娘说什么?”

    丫鬟好奇地问道,却只见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失魂落魄地往屋子里跑去。

    “秦姐姐,等等!”

    两人齐齐回身回身,只见水若笑着追了上来,手里还捧着一个香包。

    “这是皇上特意吩咐太医院配制的安神香包,每日带在身上,可以让人神清气爽,精神奕奕。晚上放在床边特别助于安睡!公主说看见秦姐姐脸色不好,就让奴婢特意拿了一些送来。”

    和煦的秋风吹进院子,卷带着新一季雏菊幽幽的香气,让人闻着格外舒心。

    千陌落了一子,娇笑地看着对面的人。

    “跟我下棋,你不知道我最擅长的就是万无一失么?”

    拓跋晟一扫平日的冷寒,脸色难得的温润,“女人最了解女人,却不一定了解男人!”

    说罢,又是一子落下,千陌探眸看去,大片黑子已然被逼得进退两难,嘟嘴浅笑,“但是,男人却不一定能掌控的了女人!”

    这一局输了,她净了手,端起了桌上放凉的茶,目光却落在满脸笑意回来的水若身上:“收了?”

    “这么贵重的东西,自然会收了!公主就是太小心了,送了那盒胭脂还不够,又白添了一个香包。奴婢也觉得亏了!”

    看她嘟着小嘴一副不舍得的样子,千陌轻轻一笑:“眼睛看到了不一定是真的!你也认为我是多此一举?”

    见她转向自己,拓跋晟眉眼都懒得提一下,半躺在软榻上:“不是我送的东西,一律不准用!丢干净了才好呢!”

    千陌撇嘴一笑,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一大一小,十指交缠,紧紧不分!

    水若笑着看了一眼,退了出去。

    夜沉如水,无形的黑纱笼罩在茫茫雾气中,偶尔几簇微弱的灯火奋力一搏,最终熄灭在黑暗之中。

    趴在树干上莫相的身姿已然融入了夜色之中,即便火眼金睛,也难以分辨。还有三个时辰天色就亮了,莫相正犯愁如何交代,一抹黑色的身姿,如同离弦之箭飞速腾起,又飞速消失在公主府。

    莫相唇角一勾,快速跟了上去。

    浓浓的夜色下,两抹身影,一前一后,奔向大夏皇宫。

    “皇上,今日是二十,您又要一整夜不休息,奴才看着真心疼……”

    林元端上新泡的一杯茶,见楚天逸依旧低头批着折子,丝毫未动,便静了声停在一旁,继续眼观鼻鼻观心。

    殿外一抹身影微微一晃,熟悉的暗号响起,楚天逸静默已久的长眸一弯,“你出去守着,不许任何人进来!”

    林元心知肚明,立刻扬手推光了众人,关上殿门守着。

    “今日晚了些!可是路上出什么事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再嫁绾君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契合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契合也并收藏再嫁绾君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