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前夫,休想复婚! > 079 你干嘛对它这么凶?

079 你干嘛对它这么凶?

作者:太阳君的小尾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夏温暖说完了那句话,毫不犹豫地,就连缓冲的时间都不给他,便利落地切断了通话。叀頙殩晓

    项慕川连她的名字都来不及叫全,机械的忙音便排山倒海般地压了过来。

    右耳刺啦一痛,像是被针狠狠刺了一下,甚至能感觉到温热的鲜血无所顾忌地流了出来。

    那一刻,切身的凉意,深入骨髓。

    夏温暖充满讽刺的冷笑久久消散不去,项慕川甚至能想象她说话时的表情——清丽绝伦得不可方物,眼角眉梢却掩不住浓浓的厌恶檑。

    轻轻地叹息一声,终究是因为会见到自己,她才不愿意来的……

    项慕川默默地将手机收好,无奈地扯了扯唇角,然后僵硬地转过身去,垂眸看着面前的金毛犬。

    桑尼不知何时已经将耷拉着的脑袋抬了起来,坐得笔直,身上的毛发像是能软到人的心里去憨。

    它好像知道这通电话有多么的重要,一双乌溜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特别有神,似是藏着一泓涌动清泉,隐隐浮现着类似于殷切期待的情绪。

    桑尼吐着舌头,朝项慕川汪汪叫了两声。

    “对不起啊,桑尼——”男人惨淡一笑,脸色苍白地对着它摇了摇头,笃定里带着刺痛,“她或许……不会来了。”

    项慕川重新坐回到椅子上,撑着昏沉的脑袋,和同病相怜的金毛犬面对面。

    他伸出手去,展开,掌心的纹路凌乱错节,就像是他此刻的心情。

    桑尼低下脑袋瞅了片刻,往前挤了一些距离,然后会意地将自己毛茸茸的爪子递了过去,似是一种无声的安慰。

    男人牵着狗儿,轻轻地紧了紧手中的力道,语气里满满的怅然,“桑尼,她没有出差,也没有负气离家出走。她是真的,不会回来了……”

    项慕川叹息一声,强迫自己把话说完,他知道这很残忍,看着桑尼清澈的眼睛,就会有冷风灌进心口,冻得他瑟瑟发抖。

    可长痛不如短痛,他不能再瞒它了。

    但其实项慕川并不知道,夏温暖离开项家的时候,是有和桑尼告别过的。

    在这个家里,夏温暖最宝贝的就是桑尼,她绝不会冷血到扔下它就走!

    还有女佣莎莎,司机齐叔,看门的老师傅等等,她也都一一打过招呼,却独独没有对项慕川说过再见。

    真正被排除在外的人究竟是谁,这显而易见……

    桑尼似乎很伤心,好不容易直起来的身体又重新倒回了原地,它怜惜地舔了舔项慕川的手背,又用自己毛茸茸的脑袋去拱他的手臂,它知道他不好受。

    项慕川摸过它软绵绵的毛发,叹了口气,余光瞥见那盆堆成小山一般的狗粮,心里难受极了。

    然而他什么也做不了,除非桑尼自己想通了,不然没人能逼它做它不愿意的事。

    一人一狗不知呆在一起沉默了多久,久到桑尼眼皮打架已经快要睡过去,项慕川头疼的感觉越来越严重,身子犯冷得厉害,抖得跟个筛子似的。

    但他偏偏懒到不愿意起身,回房去添一件衣服。

    这时候,莎莎再一次走了进来。

    项慕川以为是她弄好了晚饭,目不斜视地恹恹道,“饭菜放在桌上就行,等我饿了会去吃的。”

    “呃……少爷,饭还在煮呢。”

    “那是什么事?”

    莎莎双手交握,压抑住声音里的那丝喜悦,尽量镇定地吐出一句,“是太太回来了。”

    项慕川猛地抬起头来,黯淡无光的眼眸似是忽地一下子点亮了整个天空的星辰,炯炯有神得可怕,就听得他急切地问道,“你说什么?!谁回来了?”

    莎莎被男人身上那股气势骇得有些头皮发麻,搓着手指如实回答,声音却不由地吞吐起来,“那个……我、我在监控里看见太太的车子了,现在,她应该已经到……”

    还没等她说完,项慕川就如同一道闪电般急速飞了出去。男人消失的速度实在太快,桑尼都不知道主人是什么时候撇开自己的爪子的,它迷茫地朝门口的方向张望了一眼,有些委屈地扭过脑袋,舔了舔肚子上的毛,庞大的身躯看上去特别的可怜兮兮。

    莎莎屏住呼吸,拨了拨被项慕川冲出去所带起的狂风吹乱了的刘海,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她蹲下身子,拖着下巴喃喃,“桑尼,还是你厉害呀。你把太太叫回家了呢……”

    金毛犬没理她,换个方向继续顺毛。

    -

    夜色如水,冰寒刺骨。

    项慕川站在玄关处,气息有些不稳。方才跑得太急,以至于现在停下来,眼睛都有些模糊了。他的手撑在墙上,抹过额角细汗,正在努力地平复着。

    冷风叫嚣着鞭在裸露在外的肌肤上,生疼生疼的。

    男人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层极不自然的浅红,在夜幕之下若隐若现的,给他整个人平添了一丝妖冶的病态。但项慕川咬紧牙关,给死命撑住了。

    没有什么事比项太太能回来这一趟更加重要的了。

    自己身上这点小病小痛算什么,让他再难受些都没有关系!

    直到那一抹高挑纤瘦的身影步入视线范围之内,项慕川脸上一直绷着的肌肉才稍稍松弛了一些。喉咙发痒,他竭力忍住不让自己咳出声来,反而牵起嘴角淡淡笑了一下。

    女子身着盖过膝盖的米色长袖开襟风衣,硕大的牛角盘扣只扣了两个,凸显出她的腰肢愈发的纤细。脖子上系着一条纯手工的黑白水玉点丝巾,与她胜雪的肌肤同润泽的唇色搭配得天衣无缝。

    夏温暖只随意抹了个淡妆,却美得不似凡人,那一双精致的眼中也不知浮动着何种情绪,靠近的时候,竟让项慕川胸口一窒,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倒是夏温暖如入无人之境般地径直走到他面前,也不做任何的开场白,迎面就问,“桑尼的情况怎么样了?”

    她耐着性子等了片刻,细长的眉轻轻挑起,仿佛会呼吸一般。待她再抬高眼眸,却发现男人还是怔怔地望着自己,整一块大木头,就连嘴唇都不动一下。

    夏温暖无奈地叹了口气,忽然连名带姓地叫他——“项慕川,你有没有听见我说话?”“嗯?”男人这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急忙将脸上泛着傻气的笑意敛去,声音渐渐沉了下去,“桑尼它,不太好……不过你不用太担心,明天我会带它去看兽医的。”

    夏温暖脱下风衣外套,收好挂在衣帽架上,不屑地冷笑,“说得真好听。你早点干嘛去了?”

    项慕川也笑了一下,只是有些苦涩,“它那算,心病吧……”

    夏温暖微微一怔,似是没料到他会那么说。

    她总觉得,他不仅仅是在说桑尼那么简单。

    彼此的视线不经意间相撞,那瞬间,像是有电流窜过,脊背一片战栗。

    夏温暖率先抽出身来,冰凉的手指摸了摸脸颊,强辩道,“桑尼只是胃口不好……而已。可以不用再喂狗粮,弄点热饭,再浇点骨头汤,可能会好一些。”

    “嗯,听你的。”项慕川点点头,嗓音似是羽毛划过丝绵。然后是一阵短暂的沉默,男人一时不知该说什么,终是搜肠刮肚挤出了一句,“温暖,你……能不能去看看它?”

    问完之后他也有些悔了,这真是句废话中的废话!

    不过夏温暖这回倒是没有再像刺猬一样,一副冷冰冰地不戳死他不罢休的架势,只轻笑着反问,“不然我来这儿干嘛呢?”

    说完便准备往偏厅走去,谁知下一秒就被项慕川拦住了去路,要不是躲闪及时,她险些就要撞上他硬实的胸膛!

    夏温暖低叫着后退了一步,男人却在她发问之前先说话了,面上显露出隐隐的担忧——“不过……你现在怀着孕,可以和犬类接触吗?”

    项慕川想起之前抽空学习过的各种资料,关于女人怀孕的整个过程,孕期需要注意的事项,小常识,以及孕妇分娩产程中的禁忌等等,他现在完全可以倒背如流。

    前三个月,与猫狗接触,确实不大好。

    虽然项太太以前和桑尼一直很亲近,但那一次她严重脱水被送进医院,项慕川曾仔细地向李医生询问过胎儿的情况,确认宝宝是非常健康的之后才安下心来。

    不过夏温暖听完他所说的话之后立刻就不高兴了,娇俏的脸一沉,虽然知道他是在关心自己,但还是忍不住嗔怪地瞪了过去,抗议道,“别把我家桑尼说得和个病菌携带体一样。我很注重它的卫生,也会定期带它做检查的好不好,它一直很健康的……而且,我自己也会注意。”

    最后一句话,她说得轻如蚊蚋,下意识扯了扯脖间的丝巾,夏温暖细长的手指抚过小腹,淡淡吐出一口气来。

    “好好好,是我多嘴了。”项慕川自觉失言,失笑着摇摇头——自己是关心则乱,才会草木皆兵的呀!

    夏温暖沿着长廊往偏厅走去,莎莎已经站在门口迎接她,恭敬地弯下半个身子,甜甜道,“太太,晚上好。”

    她拍了拍小女佣的肩膀,微微抿唇一笑。

    项慕川比夏温暖慢了一步,站在她身后,就听得她用极度温柔的嗓音轻轻唤道——“桑尼。”

    这一声果真是不同凡响,只见原本还窝在狗屋里精神不济的金毛犬立刻钻了出来,一秒钟就站直了身体,它昂着脑袋抖了抖身上的毛,四条腿像是被打了兴奋剂一样剧烈地颤动着。

    桑尼朝着夏温暖的位置用力拱了拱鼻子,就像是短跑运动员锁定了目标一般,忽地蓄势而出拔足冲向了她!

    那速度快得,人眼都分辨不清。

    “别扑——”项慕川见状,立刻长臂一伸,将夏温暖拉至身后,一下子把她整个人拦得严严实实的,而后保护意味明显地逼视着完全不安分的桑尼,低声一字一顿地警告,“给我把爪子收回去!”

    桑尼登时就被吓住了,脚步一顿,软软地趴在了地上。硕大的身子在项慕川面前显得很是畏缩,连狗毛都蜷曲了。

    “项慕川,你干嘛对它这么凶。”夏温暖脸色难看地再次抗议,绕过男人,朝缩成一团的金毛犬招了招手,“桑尼乖,慢慢地过来。对,我就在这里,哪儿都不去……”

    然后她蹲下身去,一扫之前的责难神色,脸上的微笑和煦得如同暖风一般。桑尼咧着嘴巴,哧哼哧哼地呼着气,夏温暖爱不释手地摸着它的毛发,恨不得和它头抵头,然而最终她只是象征性地轻轻抱了它一下,便很快撤开了身体,口中轻念,“桑尼,我好想你啊……”

    金毛犬就像是弃妇一般滚地卖萌,好像在数落男主人的多管闲事。

    要不是他,女主人这会已经抱着自己蹭啊蹭的,很可能连香吻都送上了!

    项慕川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尖,忽然觉得自己里外不是人了。

    “饿了没有?去吃东西吧。”夏温暖指了指那盆狗粮,循循善诱。

    果然,桑尼被夏温暖一拍背,就好像得了什么丰厚的奖励一般,颠颠地跑过去进食了。

    莎莎在一旁适时插进一句,“太太,桑尼好多顿没吃了呢,这些肯定不够的。要不要我再去弄点狗粮?”

    夏温暖立刻摇摇头,“不行的,这样它会撑到,到时候更加的麻烦。其实桑尼胃口不好和天气也有些缘故,它很多天没出门了吧?待会带它出去溜两圈,它心情就会好一些的,明天吃东西也就更香。”

    莎莎认真地一一记下了,她看着金毛犬吃两口就从狗粮堆里抬起头,幽幽地朝着她们这边望,一眼觉得有些不解,就问,“太太,桑尼怎么老是往这边看呢?”

    夏温暖无奈地扶额,摊手道,“你吃你的吧,我不会突然消失的。”

    莎莎笑得别提有多开心了。

    夏温暖走过去,捏住狗儿身上挂下来的好几两软肉,皱着眉头嫌弃道,“桑尼,你是有多少天没运动了啊?懒死了——变成大胖狗小心没有母狗要你!”

    桑尼很不赞同地摇着尾巴,继续吃它的粮食。它那么帅,又威武雄壮,有很多母狗愿意和自己交配的!

    夏温暖顿时哭笑不得,顺着它的毛说道,“桑尼啊,以后你如果想我的话呢……”她停顿了几秒钟,点着下巴想了想,又说,“就去我们平常散步的地方等我好了,反正那里离我现在住的地方很近。知道了没有?”亏得桑尼在埋头吃饭的时候还很有良心地没把她当做空气,空出嘴巴叫了一声。

    项慕川垂下眼帘,看着夏温暖笑着在说“真乖”,一下一下地抚着桑尼的毛发,心里顿时很不是个滋味。就像是吞了一块烧红了的炭,整个咽喉都已经血肉模糊了,他却没办法将那颗东西给吐出来。

    他还以为她会说,如果桑尼想她了,她就会像今天这般回家来看看它,但事实证明,是他自己想多了。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很夏温暖的作风!

    莎莎留意到自家少爷干巴巴的表情,大着胆子又问了一句,“太太,你吃过晚饭了没有?”

    夏温暖摇摇头。

    事实上,她是在准备点餐的时候接到了项慕川的电话,之后匆忙离开,因着歉意还多给了那位招待自己的侍者好些小费,想起来就让人郁闷。

    莎莎自然而然地接道,“这样啊,少爷也没吃呢……过十分钟就能开饭了,太太你要不要留下来,一起……”

    项慕川顿时噙着两片苍白的薄唇,眸光一转也不转地注视着身旁的女人,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谁知夏温暖在莎莎还没有说完之前就断然吐出三个字——“不用了。”

    她又看了桑尼一眼,吐气如兰,“我这就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总裁前夫,休想复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太阳君的小尾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太阳君的小尾巴并收藏总裁前夫,休想复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