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前夫,休想复婚! > 097 林依,你不是灰姑娘

097 林依,你不是灰姑娘

作者:太阳君的小尾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走廊尽头的光线其实很暗,路灯也没有打开,所有的景象就像是蒙着一层厚重的黑雾,到处都透着不真实的感觉。睍莼璩晓

    但夏温暖可以肯定,那两抹近乎交叠在一起的人影,其中一个就是林依!

    她愣着,眼皮轻跳,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该视而不见地径直走过,还是该上前把人拨开,冷声质问。

    但仔细想想,不管她说什么或是做什么,都改变不了眼前这一幕的荒唐本质。

    “暖暖?轹”

    宋亦霖关切的声音再次传来,然而夏温暖却没有再回声了。

    他转过头,疑惑地看着她在原地失神,不由蹙紧眉头。

    宋亦霖轻轻摇了摇她冰凉的手,试图引回她的注意力篥。

    但夏温暖依旧无动于衷,眸光僵直而涣散,不知在想些什么。

    宋亦霖微微沉吟,将她的手握紧在手心,顺着夏温暖的视线,看了过去——

    殷司折磨了林依足足一分多钟,各种恶劣手段齐刷刷招呼了一遍,才坏笑着撤开精壮的身子,将她像块破布似的朝旁边一甩。

    男人根本不知道控制力道,手掌挥动起来的时候扇出了浓浓的厌恶感,就连背影都透着凌然冷峻。

    林依的后脑勺生生砸在墙上,发出很大的响动。

    那应该是极痛的,林依立刻就嘤嘤地哭出了声。她缩手缩脚地贴墙站着,浑身都在发抖,衣服被揉得皱巴巴的,不堪得像个被弄坏的洋娃娃。

    夏温暖冷冷地看着,手指一根接着一根僵硬地绷紧,脸上却还是空荡荡的一片,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宋亦霖敛下眉,继续不动声色地陪着她。

    殷司坏坏地打了个响指,有些意犹未尽地“啧”了一声,然后他凑近林依的耳朵,猛地吐出三个字来——“报警啊。”

    林依脖子一凛,低低地抽了一口气,热泪划得脸颊刀割一般疼。

    男人说着又笑出了声,恶质却又魅惑的声线,缓缓在半空中缭绕着。

    就见他不紧不慢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机,“啪”地拍打在林依的手心,继而捏住她的下巴拧了拧,阴冷逼迫道,“不是想让警察来抓我么?嗯?那还磨蹭什么?打啊!”

    林依身子狂颤,吓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的手心全是冷汗,差点摔了他的手机。

    “或者,你想找项慕川来?也行啊,我随时奉陪!”

    听他提到那个名字,林依却一下子不能淡定了。

    她猛地抬起头,忽然带上了一股疯劲,用力推着殷司坚硬的胸膛。这就和螳臂当车没两样,甚至可以听见她瘦弱的躯壳里骨头交错之下的‘咔嚓’声,瘆人得不得了。

    “殷司,你这个疯子、变态!你给我滚!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你……”

    她剧烈地喘息,目眦尽裂,却再也“你”不出来。

    喉咙里就像是被人灌进了一大桶强力胶,林依下意识扣住脖子,不停地上下顺着,就连呼吸都开始困难,她难受得快要吐出来。

    因为在被泪水铺满的视线里,林依看见了夏温暖。

    满世界的影子都在疯狂晃动,凌乱得一塌糊涂。

    优雅的女子就站在几米开外的位置,纤长的身影窈窕而柔美,扬着天鹅般高贵的颈项,一身淡色系的长裙,宛如下凡的女神。

    她的眼睛极美,闪着不知名的动人光芒,在漆黑的环境里尤为熠熠生辉,发光体一般,只是淡淡的没有任何的情愫,看得人有些发慌。

    林依像是瞬间被抽空了灵魂,脸白到几乎透明。

    “喂,你怎么了?说话!”殷司不耐烦地箍紧林依的下巴,狠狠用力,这个女人竟然有胆子在自己面前走神,这让他很不爽。

    他冷着脸,无止尽地在她柔嫩的肌肤上留下点点指印,就像是打上了属于他的标签一样。

    林依吃痛地皱眉,却也没有躲开。

    只因她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和夏温暖对视上。

    她抖着两片干巴巴的唇,吸气的时候胸腔疼得快要裂开,费力地发出极微弱的轻唤——“温暖姐……”

    却分不清是在求救,还是在求饶。

    夏温暖垂下眼睑,复又抬起,除此之外再无动静。

    听到那三个字,殷司的肩膀明显垮了几公分,但他很快反应过来,短促地“咦”了一声,这才饶有兴致地转过脸来,动作慢得就像是电影中的特写镜头一般。

    几乎是同时,宋亦霖上前一步,挺身拦在了夏温暖面前,保护意味明显。

    夏温暖没有说话,只是眼神更冷了。

    她在脑中搜索着关于这个陌生男人的信息,但过滤来过滤去,才发现结果是为零。

    殷司的脸带着一股极强的侵略性,每一个角度都透着张狂,就是那种一眼就能让人记住的类型。

    而且这个男人光是背影就透着强烈的戾气,更别说他的正面,疯狂叫嚣的气场几乎可以将周围的瓷砖震碎。

    也难怪宋亦霖在他转过身来的那一刻,就警惕地将夏温暖护在了身后。

    “Ciao~”

    殷司歪着头,很自然地发出一个单音。

    纯正的意大利语,大气而典雅,却透着无尽的疏离。

    男人微微笑起来,洁白的烤瓷牙亮得晃眼,尽管是在打招呼,却感受不到半分的礼让,眼角眉梢尽是睥睨。

    夏温暖微微蹙眉,疑惑地想:林依怎么会招惹到这样子的男人?

    她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个性又那么的怯懦胆小,照理说应该与世无争才对。

    而且,林依都已经被欺负到这份上了,项慕川还不闻不问的么?

    等等……听他们之前的争吵,似乎项慕川,并不知道这号人物呢。也就是说,林依是有意瞒着的?为什么?她和这个诡异的男人,到底有什么关系?

    夏温暖正沉浸在自己千丝万缕的想法之中,冷不防殷司的手机来了一条简讯,他点开看了一眼,然后遗憾地耸了耸肩膀,说道:“真抱歉,我临时有事,得先走了。不过,我们迟早会再见面的。”

    说完,殷司将手插进裤兜里,抬高精致的下巴,施施然,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剩下哭哭啼啼的林依,神情淡漠的夏温暖,还有,一头雾水的宋亦霖。

    殷司一消失,空气一下子就平和下来了,夏温暖觉得浪费了不少时间,便转头对宋亦霖说,“亦霖,你先去前台把账结了,别忘了把北北押在那里的身份证拿回来。”

    “哦。”宋亦霖点点头,看了一眼柔柔弱弱的林依,又衡量了一下夏温暖的战斗力,觉得没什么问题,便叮嘱了一句,“那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好。”

    很快的,走廊尽头只剩下夏温暖和林依两个人。

    夏温暖视线轻动,扫过林依脸上凌乱的泪痕,有些嫌弃地从包里拿出纸巾,塞进她的手中,“擦擦。”

    “谢、谢谢。”

    林依惶恐地攥紧纸巾,赶紧将脸弄干净。

    夏温暖的目光在林依白净的十指上停留了片刻,而后冷冷移开。

    她抿住唇,再一次沉默了。事实上她也没什么好问的。

    和林依狭路相逢,她没有落井下石,已经算是自己仁至义尽了。

    可林依却不是这么想。害怕、无助、惊慌失措……种种卑微情绪像是成群的蚂蚁一般啃噬着她的心脏。

    在夏温暖平稳的呼吸声里,林依哆嗦着,连头都抬不起来。

    和殷司的那一晚是她一辈子的污点,如果可以,她宁愿永远都不要再记起!

    如今项慕川虽然还是尽心尽力地照顾着她,但性质较以往已经完全不同了。

    林依知道,自己已经离他越来越远了,但她始终是不愿意放手的。

    但要是让他知道她已经不干净了,那就真的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

    “温暖姐,今天的事,你能不能不要告诉慕川?我……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男人的!我怕……”林依绞着手指,泪光涟涟,吞吞吐吐地说着话。

    夏温暖冷笑一声,轻挑着眉梢打断她,“你怕什么?你当你是谁?灰姑娘么?总有恶毒的后母和姐姐们刁难欺凌你?”

    好端端的,提什么项慕川?难道她不知道,自己已经大半个月没见过他了么?

    林依喉头发堵,登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夏温暖无比烦躁,一点没有占了上风的优越感,她刚准备走了,忽然从背后传来一个清亮的男声——“姐?”

    林依缓缓抬起头来。

    “姐,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害我一阵好找……”林竟从后方跑上来,脚下生风,小伙子擦过夏温暖的肩膀,清秀的侧颜比之两年前大气了许多。

    他的眉峰尖尖的,就像他这个人一样,年轻气盛,尖锐得不知收敛。

    “对了,Ris哥呢?他刚刚也走出来了,你有看到他么?”

    听弟弟提到殷司,还是这么担心的口吻,林依心中苦水翻腾,但无奈什么都不能说,只好强撑起笑容,“好像他有事,先走了。”

    “哦,这样……”林竟应了一声,慢悠悠地转过脑袋,这才看到几臂之外的夏温暖。

    只不过一秒钟的时间,林竟脸上那些好看的表情就消失得一干二净了,声音也随之沉下来,拉住林依的手,“姐,为什么这个女人也在这里?”

    他低下头去,看见她红红的眼睛,立刻愤怒地指着夏温暖问道,“姐,你哭了?是不是她欺负你了?!”

    “没、没有。”

    “还说没有!姐,你不要这么怕她。”林竟扶住林依的双肩,像是在给她勇气,“我在这里,我会保护你的!”

    林依连忙将他的手拨下来,充满歉意地看了看对面的夏温暖,有口难言,“小竟,你别这样……”

    夏温暖抱着胸,觉得有些缺氧——这出姐弟情深的戏码,看得她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脚尖在地上不耐地点了两下,她纳闷,宋亦霖怎么还没回来?难道是看上了前台的帅哥收银员,打情骂俏去了么?

    夏温暖叹了口气,这地方呆得她胸闷,但是刚转身想离开了,林竟却不依不饶地拽住了她的胳膊,沉声道,“喂,你别走!和我姐姐道歉!”

    二十岁刚出头的男人,浑身上下都卯着一股蛮劲,加之林竟又对夏温暖有偏见,出手更重,狠狠一扯,差点将她掀翻在地。

    夏温暖急忙扶住墙,吃痛地嘶了口气。她觉得,被林竟掐住的地方肯定淤青了。

    稍稍动了一下,却被他攥得更紧,钻心的疼猛地窜上天灵盖,她视线一冷,有些不悦地剜向那个盛气凌人的小鬼。

    “小竟,你做什么?快放手!”

    “不,她先道歉!”

    “小竟,你听话……”

    “姐,是她欺人太甚!”

    ……

    夏温暖疼得冷汗直冒,偏偏一双耳朵还得受着疲劳轰炸,顿觉心力交瘁,唇都快咬破了。

    宋亦霖要是知道他估计错误,发生了这种事情,大概会恨不得砍了他自己的腿!

    “哟,姐弟俩这是在唱双簧呢?真好听……”轻快的脚步声逼近,还伴着“呵呵”的笑声,但夏温暖光听着就觉得毛骨悚然,她忍着疼往后瞄了一眼,就看见梁北北甩着半干的手,正向他们靠近。

    “要不要姐姐我给你们包个包厢,让你们好好唱一唱啊?”

    梁北北的速度快极了,一走上来便扣住了林竟的手,他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狼狈地嚎了一声,差点给她跪下了!

    “啊,我的手!疼——”

    “小竟!”林依急忙上前扶住他,厉声质问梁北北,“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梁北北翘了一下唇角,眉梢飞扬,“教训你弟弟咯!”

    林竟叫得更加凄惨。

    林依心疼地皱紧眉,又是快哭了的节奏。

    梁北北今天本来心情就差,经历了程向凡的事更是憋屈,刚刚有男神拦着,她才没有将项忱揍得找不到北,但刚出厕所,就见到夏温暖被缠住了,这让她还怎么忍得下去,小宇宙直接就爆炸了!

    “你、你是谁啊?放……嗷——放开我!”林竟抖着手臂,痛得整个人都扭曲了。

    梁北北眯起眼睛,邪恶地哼哼了一声,笑得如花般灿烂,“小子,你给我好好记住了——姐姐我姓梁,名北北!这只是个小教训,如果下次你再敢胡乱朝你碰不得的东西伸手,姐姐我就废了你这一条胳膊!”

    她靠近,轻轻拍着林竟的脸颊,冷冰冰地威胁道:“听清楚了没有?”

    大概是见多了社会上的不良分子,梁北北学得倒是有模有样的,哪还有半分正义的女警形象可言。

    夏温暖转着被捏疼的手,忍笑忍得辛苦。

    林竟整个人呆住,连眼睛都忘了眨,只猛力点点头。

    就连梁北北放开了他的手,他也没有察觉到。

    “暖暖,我们走!”

    梁北北在前头开路,拽得和什么似的,林竟愣愣看着她的背影出神,就连林依在旁边心急火燎地问他怎么样了,他也一点反应都没有。

    梁北北心情舒畅地将双手叠在脑后,长长吐出一口气来,“暖暖,男神哪去了?”

    夏温暖心里头乱得很,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在前台结账。”

    “哦……你怎么了?手疼?”

    夏温暖将手负在背后,摇摇头。

    “诶,暖暖我和你说哦,我一看到那个林依啊,就浑身起鸡皮疙瘩!”为了缓和气氛,梁北北伸出手臂,献宝似的给夏温暖看。

    密密麻麻的一片鸡皮疙瘩,梁北北用力搓了两下,想了想,又忽然说,“对了,你上次不是说,项慕川要和她求婚么?可我没看到她有戴戒指啊……”

    夏温暖瞥了她一眼,心里一阵刺痛,但语气淡淡,“谁知道呢。”

    “呃——”梁北北这才意识到自己嘴快说错了话,恨不得咬断舌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而从后面追上来,想替弟弟和夏温暖道歉的林依,听到她们二人的对话,生生被钉在了原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裁前夫,休想复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太阳君的小尾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太阳君的小尾巴并收藏总裁前夫,休想复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