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前夫,休想复婚! > 144 温暖,真是好久不见了啊……

144 温暖,真是好久不见了啊……

作者:太阳君的小尾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说起傅菁,自然而然地就会联想到另外一个名字,原盛世公司的董事长,傅菁的丈夫——李延盛。睍莼璩晓

    真是久违的三个字……

    盛世公司的收购案是由夏温暖经手的,个中的利害关系,尽管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但现在回想起来,也仍是历历在目。

    而据夏温暖所知,李延盛将自己的公司高价抛售之后,就攥着一大笔巨款,不知道跑到哪个国度逍遥去了。

    而一直和李延盛形影不离的傅菁,这一次却一反常态,没有一块儿跟着去…攴…

    她依旧心安理得地在丽煌珠宝行当她的股东,过着正常而又奢靡的贵妇生活。

    当然,傅菁也已经将丽煌珠宝行的镇店之宝——也就是那条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宝石项链——人鱼之泪,重新交还到夏振海的手中,完璧归赵,当做是自己洗心革面,想要重新振作的契机。

    这就让人不禁更加地怀疑,傅菁和李延盛这一对鹣鲽情深,让人艳羡的夫妻,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否出现了裂痕…迥…

    毕竟为了李延盛,傅菁曾经不惜代价,连在黑市恶意抛售丽煌珠宝行的股份,试图在最短的时间内为盛世公司进行资产增值这种事,她都义无反顾地去做了。

    但怪就怪李延盛不争气,被夏温暖抓到了他出轨的把柄,这才拖了傅菁的后退,让她冒着风险所做出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了……

    “爸,傅姨做了什么?难道……她又在股份上动了手脚?”

    夏振海摇摇头,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坠入了万丈深渊一般凝重,他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要真是这样的话,就好了!那么我这一次肯定不会心慈手软,直接请警方介入这件事!”

    夏温暖看着父亲攥紧的拳头,深深地蹙起了眉头,为防他情绪波动得太厉害而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她明智地从夏振海手中接过那个盛鸡汤的碗,远远地放到了旁边。

    “前段时间,傅菁为珠宝行找了一个合作商,对方要求加盟……基本上,这种决定,并不是说我同意,就能生效的,还得看董事会的意见。再加上我对她心存芥蒂,没法像从前那样相信她,所以很不看好这项合作,便也没有表态,让她先自行解决董事会那边的问题……”

    “然后?”夏温暖歪着脑袋吐出两个字,她看着夏振海欲言又止的表情,敏锐地猜测问道,“是不是你这样做,正中傅菁的下怀了?”

    夏振海苦笑着点点头,露出一副“什么都瞒不过你”的表情,他垂下眼眸,去看自己布满掌纹的手心,“现在想来,傅菁就是利用了我这种‘疑人不用’的心理吧……正是这样,她才可以名正言顺地安排那个合作商和每一个董事会面长谈,至于他们谈的是什么内容,可想而知了……”

    “所以,这完全就是傅菁演的一场戏——挂羊头,卖狗肉?表面上是邀请合作商加盟珠宝行,实际上她和那个合作商是一伙的,两人唱双簧,然后暗中拉拢董事会,试图促成丽煌珠宝行的收购么?”

    “对,敌人是从内部出现的,并且,越来越多的董事选择靠向傅菁这一边……这就意味着,比之外患,内忧更加的严重!可我一旦动手处理,只要傅菁稍稍煽一下风,点一下火,一个不小心,我就会毁掉自己手头的所有棋子……呵,这盘棋,还没有开始下,就已经全军覆没了呢……”

    夏振海摸了摸汗湿的额头,声音七分懊悔三分自责,“直到现在,消息才终于传到了我这里……他们实在是藏得太好了啊!做了这么卑鄙的事,对方却还敢底气十足,耀武扬威一般地公然和我开价,让我卖了一手经营的公司……唉,我……我发现得太晚了……”

    “不算晚的!”夏温暖振振有词,她的眼睛已经眯起,眸光闪着阴鸷的气息,唇角竟勾起了一抹讽刺的冷笑,“爸,既然傅菁能给你下套,我们也可以……那就不防先着手解决内忧好了,所幸,傅菁不是那种身正不怕影子斜的好人……她做过什么,你我都很清楚,够她吃好几年牢饭了吧……当然,也没有必要闹到这么大,只要偷偷放一些消息出去,让董事会的其他人产生动摇,就可以了……”

    “呃,这样好么?谣言这种东西,万一控制得不好,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要是惊动了警方……能真的将她绳之以法也就皆大欢喜了,如果不能的话,到时候逼得傅菁狗急跳墙,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

    夏温暖瞥了夏振海一眼,笑容里有着与生俱来的自信,她轻声反问,“爸,难道,你还有后路可以退么?”

    要是有更好的办法,她也不想出此下策。可如今,李延盛不知所踪,夏温暖手中原本握着的把柄也就无效了,傅菁就好像一下子没有了弱点一样,让她无从下手。

    “呃……这个……”

    夏振海顿时哑然,他想了想,又忧心忡忡地说,“可是暖暖,傅菁已经将所有的钱都补回来了……这就跟你悄悄地从一杯水里抽出一点,又重新满上,是一个道理……证据实在是太少了,很难对傅菁造成威胁的……”

    夏温暖琢磨了一下夏振海话里的意思,一时间哭笑不得,她咬住下唇摇了摇头,为父亲的妇人之仁默哀了三秒钟——“爸,并不是证据太少,是你一时心软,根本没有好好保留那些证据吧!”

    “……”

    夏振海被女儿犀利的一句话生生钉在了原地,睁圆了眼睛,再吐不出一个字。

    良久,夏振海才重重点了点头。

    他将脸埋在手心里,不想让夏温暖看到此刻自己的表情,光用“后悔”这个词,已经远远不足以形容夏振海此刻的心情了……

    是啊,怪就怪他当初顾念旧情,放了傅菁一马,如今被她反咬了一口,也怨不得旁人!

    瞧着自己又猜对了,夏温暖抱着胸,郁闷地叹了一口气,当然她并没有埋怨夏振海的意思,而是在苦恼当初自己为什么要图省事,怕殃及无辜,而跑到了夏园直接找夏振海求证。如果当初她自己查清楚了,今天傅菁也不至于猖狂成这个样子……

    “是我的错,我失算了啊……”夏振海抹了一把脸,振作地挺直了脊背,认真道,“而且,现在丽煌所面临的最大危机,其实不在傅菁,或者说,不光光是在她,而在于她投奔的那座靠山……”

    “怎么说?”

    “因为这座桥,傅菁已经帮忙搭好了……现在她完全就是在坐山观虎斗,无事一身轻,我就怕扳倒了她,董事会的决定也不会变。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对方在诱惑人这方面,确实有一手……上一回和他谈判,一轮下来,连我都有些动摇了。挂了电、话之后,我被自己气得险些摔了桌子……”

    夏振海抓乱了头发,满脸苦恼的神色。

    “但是爸,你的手中握着丽煌最大份额的股权啊,就算董事会全部倒戈了,可归根到底,主动权还是掌握在你的手里的……对方如果一味抬高价钱,或者用其他方式威逼利诱,就算丽煌最后真的被他收购了,你可以和对方协商,实行共同管理的政策,这样一来,至少总店和旗舰店还能正常运营,你这么多年的心血不至于付诸东流……当然,这是我所预想的最坏的后果了……这场仗如果真的打起来,我们未必会输的。”

    “不,这并不是最坏的结果……”夏振海倏然提高了语调,“暖暖,对方显然比你想的还要恶质的多。他要收购丽煌,并不是看中了珠宝行业的发展前景,而是——单纯为了那块地皮而已!”

    夏温暖急吸一口气,“爸,你是说……”

    “对!”夏振海沉重地点了点头,脸上满是化不开的怒意,“对方打算收购了丽煌之后,便将那里改头换面,然后开拓酒店业务。从策划、集资,到投入工程实施,他已经通通计划好了,预计一年之内就能正常运营!我这一关还没过呢,他就敢早早地摆出一张胜利者的嘴脸,真是欺人太甚!也就是说,如果真让他成功了,以后就再没有‘丽煌珠宝行’了……我们的员工将会面临失业,那些留下来的,也只能在酒店当当服务生,扫扫房间,叠叠毛巾了……”

    夏温暖原本还能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绪,听到这里,也有些忍不住了,低吼了一句——“过分!这和强买强卖有什么区别?!”

    夏温暖摩拳擦掌,此刻特别想去会一会夏振海口里这个目中无人的合作商!

    “而且,最大的问题还不在这里……”

    “嗯?”

    夏振海转过脸,咳嗽了两声清嗓子,“其实,我手中的股份总额,只有百分之四十七。另一边,股东们手中握有百分之四十五,这两个百分点的差额,实在是……太微弱了!而他们人多势众,一旦全部联合——胜局,可以很轻易便被扭转。”

    “那还有百分之八的股权呢?在谁那里?听你这样说,那个人应该不隶属于董事会……只要先一步拉拢过来,股份就能增值到百分之五十五,那么赢面就会大幅增大了!但是相对的,股东们也肯定已经将矛头对准他了……”

    夏温暖沉吟着摸了摸下巴,声音越到后面越轻,近乎是在自言自语了,但她的视线却紧紧盯着夏振海,仿佛急欲想知道答案。

    “那百分之八的股权……”夏振海搓着手掌,面色越来越难看,但有些话,迟早是要说出口的,虽然他的内心此刻非常希望忽然发生什么事,将这一段掩盖过去。

    然而终究是什么也没有发生,夏振海动了动嘴唇,艰难地吐出一句,“那些股权,在……在夏琳那里……”

    这一次,夏振海默默地将脸别开了,但是夏温暖却很清楚,对方并没有说谎,而是单纯地,他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自己罢了……

    夏温暖没有出声,她闭上有些干涩的眼睛,平静地吐息。

    夏琳……么?

    叶素琴的——当然,也是夏振海的女儿。

    夏温暖面无表情地抿了抿唇,看样子,那百分之八的股份,原本是属于自己的东西……

    只是三年前,夏振海将她赶出了夏家,她的东西,自然也就不是她的了。

    真是顺理成章的事,却又很讽刺。

    很奇怪,明明这种时候,自己应该极不甘心,极气愤才对,但是事实上,夏温暖却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

    因为再怎么说,夏琳都是夏家的女儿,亦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她可以忽视她们母女俩的存在,却不能抹杀这个事实。

    “那个,暖暖啊……”

    夏振海虽然词穷,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好听的话来,但看到夏温暖沉默了这么久,他实在是没法继续淡定地装下去了。

    然而,夏温暖却没事人一般地接过了他的话茬,轻笑着问道,“那么爸,既然股份在夏琳那里,你还担心什么呢?她是你的女儿,夏家的二小姐,难道还会不知轻重地去偏帮外人,自毁家业么?”

    呵,真是世事难料,一个高中都还没有毕业的小丫头,竟然一下子成了左右局面的关键人物,不知道本人会作何感想!

    然而,夏振海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眸之中渐渐蒙上了一层暗淡的死灰,没有再说话了。

    夏温暖怔了怔,笑容逐渐隐去,她忽地记起,夏振海这次心脏病发入院,似乎和夏琳,脱不开关系……

    而夏琳,一直到现在,都没有露过面。

    李管家闪烁其词,叶素琴是有意包庇,现在夏振海苏醒了过来,或者直接问他,会更加容易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夏温暖又怕刺激到他的身体,想了想,还是欲言又止了。

    气氛,一下子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

    这时候,及时的叩门声打破了这片宁静,李管家在门外喊着“老爷”。夏振海让他进来,问了一句“什么事”。

    李管家苦着脸将疯狂振动的手机捧在手心,就像是托着一个烫手山芋一样,屏幕一直亮着,上面的字闪得人眼花。

    “老爷,看样子对方是不接通电、话就不会罢休的……既然你不想接听的话,能不能,索性关机啊?”

    夏振海一脸凝重,牙齿咬得咯噔咯噔地响,作势就要将手机甩出去的模样。

    然而,夏温暖却比他快了一步,取过李管家手中的手机,果断地将电、话切断了。

    噪声倏然停止。

    “暖暖?”

    “大小姐?”

    夏温暖挑挑眉,轻巧地摆弄着那只手机,然后转过脸朝面露疑惑的两个人道,“这个,交给我就好。”

    “暖暖,你……”

    夏温暖俯下身,朝夏振海摇了摇头,贴心地为他掖好被子,声音中带着一股安定人心的力量,“爸,你就先安心地把身体养好,然后快点出院。至于工作方面的事,以后就交由我全权处理好了……”

    说完,也不给夏振海反应的时间,转过身,径直就朝病房外走去。

    “可是暖暖,你还怀着孩子呢……”

    夏温暖回头,一边摸着小腹一边嫣然笑道:“这个小家伙,可比刚开始的时候,听话多了。”

    她瞄过李管家的脸,特意向他使了个眼色,然后对方有条不紊地放置好了药和水,跟着她退了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穿过转角。

    夏温暖的腰杆挺得笔直,双手抱胸的姿态尽显优雅,步伐不紧不慢,像是高傲地踏在人的心尖上一般。

    李管家不明所以,但也不敢造次,只是很规矩地跟在夏温暖身后,并且和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然后,夏温暖停下了脚步。

    “李管家。”

    莫明地就有些诚惶诚恐——“在。”

    夏温暖将手负在身后,转过头去,果不其然对方的脑袋压得极低,一头的白发非常的醒目,几乎就是在向她躬身行礼了。

    所幸旁边空无一人,不然被瞧见了,肯定会指责她没有道德,不懂得尊敬老人之类的吧……

    夏温暖僵硬地抬了抬唇角,自己莫名其妙地就变成坏人了呢。可是,却不想解释太多,倒不如李管家真的误解了她,更容易说出真话来。

    “因为昨天晚上的情况太过混乱了,我也就没有多问……但是,你最好和我好好交代一下,最近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我爸为什么会突然心脏病发?夏琳又是怎么回事?”

    “大小姐,这个……”

    “李管家,你如果还当我是大小姐,我的家事,你就不该瞒着我!”

    “大小姐!”李管家终于抬起了头,忽然激动起来的声音吓了夏温暖一跳,“大小姐,并不是我不想说……而是老爷已经交代过了,不论谁问起,都不能多嘴啊……”

    “我爸?”

    夏温暖喃喃吐出两个字,转眸瞧了一眼李管家进退两难的表情。

    他像是受了极刑一般,不住地点着头,要是放在古代,估计磕头都已经磕得头破血流了。

    夏温暖叹了口气,本想硬逼他回答的,但李管家一直对夏振海忠心耿耿,他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她再加以为难,就显得太不近人情了。

    “这样啊……那我就不问了。”夏温暖露出了大赦天下一般的笑容,李管家吸了两口气,又开始欲言又止,然而她自然猜得出他心里在想什么,朝他摆了摆手道,“你放心,我有分寸,不会贸然去问我爸的……我知道他经不起刺激……”

    李管家松了口气,眼角的皱纹都垂了下来。

    反正,知情人,也不止是夏振海和李管家两个人而已……

    正巧这时候,刚刚被她挂断的手机又再一次振动起来,夏温暖皱起眉头“啧”了一声,腹诽对方真是不死心。

    她低下头刚想去接电、话,冷不防旁边的李管家却忽然冒出一句,“大小姐,二小姐年纪还小,心理不成熟,也不懂事……但是,你可是做姐姐的,千万得把她找回来啊!”

    没头没脑地说完,李管家如梦初醒一般地回过了神,有些懊恼地拍着自己的嘴,健步如飞地走远了。

    夏温暖呆了,一头的雾水,心想着这什么和什么啊?李管家的有感而发?‘找回来’?去哪找?夏琳,不见了么?

    意义不明啊……

    她无奈地耸了耸肩,然后将手机贴在耳边,郑重其事地“喂”了一声。

    隔了半秒钟,那头才有了声音,稍显低沉的音色,听上去十分的稳重——“老板,有人接听了。”

    夏温暖翻了个白眼,握着手机的力道不由地大了一些:敢情一直在拼了命地打电、话***扰自己的,只是个小员工而已么?老板可是一直在作壁上观,乐得清闲呢!

    呵,大Boss还没出声,就先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呢!

    夏温暖不怒反笑,她一向喜欢挑战,女子清冷的嗓音犹如泉水一般缓缓地流泻了出去,“你好,请问有人在听么?咳咳,请容许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夏温暖,是夏振海先生新聘的特别助理,从今天开始,我将负责丽煌珠宝行和贵公司之间的‘业务往来’,包括各类问题的协商、咨询、以及处理……详细的请等我把话全部说完你再发言。麻烦记住我的号码187XXX,以后请别再拨打这只手机的号码,要是因为无人接听而造成了什么损失的话,我本人以及我的所属公司将不负任何的责任。哦对了,这段对话已经录音,请别事后说出什么啼笑皆非的谎言来。那么我最后报一遍我的号码,是187XXX,如果这还记不住,烦请自行解决,以上。”

    这一段话,夏温暖的语速可谓惊天地泣鬼神,并且全程流利得不行,没有停顿,也没有任何的吐字不清,水准完全可以去当播音员,真是好听到让人骨头全部酥麻的地步。

    并且从未到尾礼数周到齐全,几乎每一句话里都带有一个“请”字,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有一股浓浓的压迫感侵袭而来,就像是裹挟着巨浪的海啸一般,一直到近在眼前了,你才能切身地体会到那种感觉究竟有多么的恐怖,多么的绝望!以这种近乎是教训人连一个脏字都不带的方式,却让对方连大气都没有喘一口,大概已经是连话都说不出来的状态了,不可谓不酣畅淋漓啊!

    然而,要真是这样就好了……

    因为,在接下来一大段没有声音,甚至连呼吸都听不见的令人愉悦的空白之后,却蓦地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顿时就有一种——一大波僵尸正在靠近,这一头却连向日葵都还没有种下的窘迫感。

    那个声音才刚一刺入夏温暖的耳朵,她的眼睛倏然睁大,便感觉浑身上下瞬间起了N层鸡皮疙瘩,搓都搓不掉!

    身子往后一靠,冰凉的墙面给了夏温暖一点支撑,她仔细地辨认着那个声线,脸色更加的白了,心里想着——不会……这么巧吧?

    然而,那一头的男人仿佛猜中了她此刻在想什么一般,笑得更欢畅了,愉悦地和她打了声招呼,“温暖,真是,好久不见了啊……”

    夏温暖的思绪像是被人,哦不对,是被一只小野猫撕扯着一般,完全乱了节奏,她就连换气都忘记了,眨巴着眼睛,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竟然——真的是项忱!

    等等,怎么会是项忱呢?

    傅菁找到的所谓的大靠山,竟然是项忱?!

    “你……你……”

    “号码,我记下了哦……我会有一空,就和你联系的!~”

    尾音上扬,赤、裸裸的调笑,夏温暖的脸一阵青一阵白,还有一丝可疑的红晕,她倏然有一种自己被人耍得彻底的感觉。

    夏温暖狠狠地拍了一下额头,试图拯救自己快要烧断线的理智——让你没搞清楚状况就跑上去冲锋陷阵,真的是……太羞耻了啊!

    等等,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项忱,你……你要收购丽煌珠宝行?”

    所幸这句话一抛出口,夏温暖整个人都认真起来了,眼睛里含着异常灼热的光芒,让人不禁肃然起敬起来。

    那头不慌不忙吐出一个字,“对。”

    “势在必得?”

    “啊~”

    “收购了之后,扩展酒店业务?”

    “嗯。”

    “为了这个目的,不惜每天跑去游说丽煌的董事会成员?”

    “是啊。”

    听着对方简短而又轻松的回答,夏温暖此刻就连冷笑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觉得自己完全就是在和项忱鸡同鸭讲。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

    和夏温暖对话,项忱好像真的很开心,不管她的语调如何,他总能用一副非常欢畅自然的声音开口说话,就像是天真的小孩子一般。

    “‘怎、么、了’?你竟然能这么淡定地问我怎么了?”夏温暖咬牙切齿的声音分外明显,一字一顿道,“项忱,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根本就是在杀鸡取卵,百害而无一利,简直就让人无法容忍!从商业角度来看,丽煌珠宝行的业绩可谓是蒸蒸日上,它本身不存在任何问题,你非要硬插一脚干扰它的发展,到底是什么意思?不,用‘干扰’这个词太降低你做这种事的恶劣性了,你根本是要毁了丽煌!!”

    “呵,如果我说是呢,你会怎么样?”

    “你!”

    “温暖,冷静一些。”

    “该冷静的人是你……”夏温暖可没那个闲工夫和他心平气和地聊天,她的嗓音已经带上了寒意,“没有关系,项忱,你要胡闹,尽管闹好了,丽煌我绝不会让,我们商场上见输赢便是!”

    “唔,真霸气呀!比你父亲强硬太多了……”

    “过奖了。”

    夏温暖一手扣紧手机,另一手早已攥成了拳,她在长长的走廊上来来回回地走着,电、话的那一头并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陌生人,而是深不可测的项忱,这让她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应对。

    庆幸的是夏振海还不知道被傅菁拉拢过来的强敌也算是半个“项家人”,不然,恐怕会翻天……

    对了,傅菁!

    这两个人会合作真是奇葩到家了!

    夏温暖沉了口气,随口问道,“对了,你为什么要帮傅菁?”

    她并不期待项忱会回答,但是不尝试又不是她的风格。

    “哦,你说她啊……她和我母亲,是闺中密友,声泪俱下地求我帮忙,我能有什么办法?”

    夏温暖顿时直了眼,真想摔了手机发泄不满。自己的家业随时会有消声灭迹的危险,竟然就是因为这么一个可笑而又简单的理由?!

    “项忱,你……你公私不分!”

    夏温暖的脑中窜过许多难听的话,但杀伤力都太弱,她重重捶了一下墙面,手背很快通红一片,她却感受不到丝毫的疼痛。

    “温暖,这话从何说起呢……”项忱吃吃地笑出声来,慢悠悠地吐出一句,“我不记得自己在牵扯到你的事情的时候,公私分明过啊……”

    夏温暖天灵盖一疼,花了好半天才弄清楚项忱说的那句话的含义——竟然是因为自己么?!因为他对自己的执念,所以,才会不顾后果地做出这么极端的事情来么?

    “项忱,是不是如果傅菁完全和我不存在交际,你根本不会去在意她?”

    夏温暖的声音发着抖,她从来都不知道,项忱竟有这样黑暗的一面!或许她潜意识里有这样的想法,但往往轻易地错漏了过去。

    “对啊,要不是在陪你去慈善年会的那一天见过傅菁,得知她是你父亲珠宝行的股东之一,我才不会在她的身上浪费哪怕一秒钟的时间!”

    “你……”

    “对了,有些事情,在电、话里还是无法说清的吧……不如,我们约个时间细谈,怎么样?”

    夏温暖微微皱眉,要是项忱此刻就和她面对面,看到她脸上的表情,肯定会大受打击。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夏振海传染的,她的身上好像也类似有不论何时何地都抗拒着“项家人”的症状,尤其是现在,她连一个字,都不想对项忱说。然而这时,眼前倏然闪过一道身影,夏温暖眸光一冷,随口应了一句,“随便你,我奉陪!”

    “那好,我们就……”

    “我很忙,再见!”

    “诶,温暖,等一等——”

    项忱的声音里终于有了一丝慌乱,然而夏温暖才不会有所停留,二话不说便挂了电、话,因为她看见叶素琴匆匆地走了过去,那一瞬她看见她的口型,好像是在叫着“小琳”,于是,她便机警地跟了过去。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总裁前夫,休想复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太阳君的小尾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太阳君的小尾巴并收藏总裁前夫,休想复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