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被强吻了

作者:太阳君的小尾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温……暖……?”

    就像是不确定一般,项慕川动了动薄唇,又唤了一声,他刻意加重了语气,更加的缓慢,也更加的深沉。请使用访问本站。舒睍莼璩

    夏温暖手中握着的那块石头“啪”地一声砸在了地上,但女子仿佛失去了知觉一般,忘了应有的反应,忘了伸手去捡,甚至忘了呼吸忘了眨眼。

    男人的身子轻晃,他的脚步有些踉跄,往前走了一步,却不小心踩进一个水坑里,黑亮的皮鞋被溅上了泥点子,裤腿上也有,但他看都没看一眼,完全不去理会。

    雨声越来越大,却盖不了项慕川那沉重的呼吸声,就像是濒死之人似的那样用力,胸腔剧烈地上下起伏着熨。

    男人举着一把硕大的黑伞,很重的模样,身上也穿着黑色的西装和长裤,要是再配上一副墨镜,表情再冷漠孤高一些,俨然就是黑客帝国般的炫酷打扮了。

    项慕川隐在夜色之中,路灯幽暗的灯光淡淡地描摹着他的轮廓,很模糊,仿佛稍微一眨眼睛,他就会如同忍者般消失一样。

    但是,男人的双眸却闪闪发亮,星辰一般,几乎亮到让夏温暖无法直视的地步姐。

    “温暖,你怎么会在这里?”

    项慕川问道,小心翼翼的,目不转睛地盯着夏温暖,生怕她会忽然不见了。

    对方甚至可以听见他吞咽口水的声音,足以和心跳的频率相媲美。

    原来,到这里缅怀过去的人,不止她一个……

    蓦地在心底冷哼了一声之后,夏温暖这才意识到,自己应该将时间胶囊收起来,可是项慕川却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抱歉,她不是魔术师,根本来不及把所有的东西给弄没了……

    夏温暖吐出一口浊气,索性不再藏着掖着,十分干脆地站了起来,速度快得简直要让人误以为她要逃跑似的。

    只是她给忘了,油纸伞还夹在自己脖子上,这一动,那伞便落在了地上。

    而且,更糟糕的是,那油纸伞根本经不起摔,一碰地,便撕开了大半,发出一声悲鸣,然后彻底报废了。

    “……”

    夏温暖的唇微微张着,然后又闭上,如此反复了好多次,她花了三秒钟才消化掉这个事实。

    果然出门的时候就应该拿小虎递上来的那柄花伞,图案是俗了点,但至少——它不会这么脆弱啊!

    夏温暖正皱着眉在懊悔,项慕川不知不觉间已经离她更近了,男人不动声色地将手中的雨伞罩在了她的头顶,举得高高的,好像这样她就不会察觉到一般。

    这一次,项慕川没有再说什么“别淋雨”,“当心着凉”一类的话,因为他知道,夏温暖不爱听。

    项慕川的目光慢慢移到树下的那颗时间胶囊上,第一眼看到那件白色的公主裙,他整个人震了一下,一股强烈的眩晕感袭来,让他忍不住低咳了一声。

    接下来的其他东西,项慕川觉得自己大可以不必再看了。

    夏温暖早已侧过了脸,闭上了眼睛,等项慕川扶住额头,问出一句“这些是……”,她却不让他问完,自顾自说道,“你都已经看明白了,又何必要问我呢?我要回去了……”

    她有些急躁地迈出去一步,最后看了那颗时间胶囊一眼,但当着项慕川的面,自己实在没有办法抱走它。

    “等一下!”项慕川紧紧地抓住了夏温暖的手臂,但却没有弄疼她,他尽全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身材高大的男人手长脚长,却在她的面前束手束脚,“温暖,就这样?你就要这样走掉?你难道不准备和我解释一下吗?!”

    “解释?”夏温暖低低地重复着这两个字,连冷笑都不屑丢他一个,恨不得连话也不同他说了,“和你么?有这个必要么?”

    女子转动着手腕,因为挣脱不了,她的眉头拧得死紧,咬牙吐出两个字——“放开!”

    “不放!”项慕川见她挣扎之间,身子已经有大半露在外面,被雨给淋湿了,连忙冷着脸色将她大力地扯了回来,说话的声音一句比一句响,“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什么叫没有必要?你到底为什么要瞒着我?难道我没有知道的权利吗?刚才在你爷爷家的时候,我都那样问你了,你又为什么要对我说谎?就因为对象是我,所以让你点个头,就有这么难吗?”

    “这是我的自由!”夏温暖扯着嗓子吼出一句,使了狠劲甩开男人的手,和他面对面,她很容易就变成一点就着的炮仗,一个不留意就噼里啪啦了,让人不得不退避三舍。

    “项慕川,你到底哪来的这么多怨言?你又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地质问我?我欠你的吗?那么多年前的事你非要刨根问底做什么?你知道了,又能改变什么吗?”一气呵成地反问回去,她的眸光凌厉极了,夏温暖挺起胸膛,底气十足拍着心口,接下去一字一顿地说道,“好啊,我是!我就是囡囡,是你二十年前碰到的那个双目失明的小女孩!我承认了!这下你满意了吧?那又怎么样?然后呢,你又要做什么?问问我过得好不好吗?”

    “你……”

    男人气闷地瞪大了眼睛,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破灭了对不对?很尴尬对不对?不知道说什么对不对?项慕川,你到底有没有想过,以我们现在的这种关系,贸然把这层窗户纸捅开了之后,只会连唯一干净而纯真的童年记忆都给毁掉了,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那么,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项慕川扣住她的肩膀,手背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让人没由来地一阵害怕,“夏温暖,我以为你死了!我以为你早就不在人世了!整整二十年,要接受一个随时、随地,都会闯进你的大脑,然后搅乱你所有的思绪,无论怎么驱赶都赶不走的人已经离自己而去的事实,你知道那有多么的痛苦吗?你就在我的身边,哪怕是告诉我一个字,都好啊……”

    “我……”这一下,轮到夏温暖语塞了。

    “别说你忘记我了……我不相信!你没忘,不然你不会在我叫你‘囡囡’的时候露出震惊的表情,你不会到这里来,更加不会挖出我们的回忆!”

    夏温暖顺了口气,一脸豁出去的表情,点着头,咬牙接上男人的话,“对,我是没有忘啊,所有的事情,尽管我看不见,但我仍旧记得清清楚楚。可是项慕川,我已经不是六岁时候的自己了……你也不是曾经我的‘慕川哥哥’了……”

    “你知道我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的——爱哭,懦弱,胆小,需要人的保护……因为你讨厌这个样子,所以从你离开我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告诉自己——我要改变,我要变得强大,变得遇到困难只靠自己解决,变得,足以和你匹配!”

    项慕川望着她,怔住。

    “可是直到见到长大之后的你,我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你讨厌我的要强,讨厌我的刚烈,讨厌我的锋芒毕露,讨厌我这个人,甚至讨厌我的一切……”

    夏温暖的眼眶忍不住红了,说话的时候已经带上了鼻音,她没有再看项慕川,而是努力地将泪水憋了回去,勾起唇笑着,笑得嘴唇都在抖,“所以啊,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呵,我已经够傻了不是么?你以为改变很容易吗?你说我不知道你的痛?那你又知道我的吗?你知道我的二十年是怎么过来的吗?你的囡囡确实早就已经死了,可是重生之后的她,却是你最痛恨的模样!项慕川,是你不要她……”

    “温暖,我不是……”

    项慕川急欲辩解。

    “你住口,我还没有说完!”夏温暖猛地抬起头,深深地望进男人的眼睛里,既然要说,那不如就把所有的话一次清摊开,一了百了!

    ——“项慕川,你不是曾经问过我,我到底对你是怎么样的感情吗?你说你想不通,你说你看不懂我,你还说我让你迷惑……我现在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了,你听好——我们两个人的婚姻,或许是一场交易,但我是因为爱你,才不惜一切要嫁给你的!甚至在那之前,或许在我小时候遇见你的那一天,我就已经认定你了……”

    项慕川听到她这样说,心上蓦地一疼,或者是酸,又或者是冷,总之复杂得让他几近窒息。

    “你说我伤害你在乎的人,项老夫人,项乔伊,还有林依,那是因为她们要破坏我的家庭,这是我的底线,谁敢碰,我就会让她生不如死……你说我伤害你,我为什么能伤害到你,你又想过没有?”

    “而且,在嫁给你的那三年里,我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你!我的第一个孩子,那是我心底最深的一道疤!你害得我失去它之后,便没有再在我面前提起过,你觉得这就算是对我的补偿了么?你一直不提,我自然也

    不会主动和你去解释,这根刺扎得我有多痛苦,我绝对不会让你好受多少……但是,在古宅的时候,你不是已经无意间从我爷爷那里听说了么——本来应该在日本有一段外遇的我,根本没有出现在那里过……我一直不肯说出孩子的父亲的名姓,那是因为我其实根本就不知道和我发生关系的男人是谁!我在上飞机之前被人给绑架了,那群人给我下了药,我神志不清,更加是身不由己,后来又中了枪伤,要不是被一个好心人救了,我早就死了!”

    “你说什么?”项慕川听得浑身的肢体都僵硬了起来,心跳如鼓,紧张道,“温暖,你说的是真的吗?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是谁绑架你?他们对你做了什么?你是怎么逃出来的?犯罪团伙呢?落网了没有?你……”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夏温暖被项慕川烦得大叫,紧紧地捂住了耳朵,她搞不懂为什么男人忽然对这件陈年往事这么穷追不舍起来,过了三年多了他才来感兴趣不觉得太迟了吗?

    “现在你问这些一点意义都没有了!因为重点不在这里,就算你全部查清楚了,还我一个公道,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价值!我不需要,也不想了解当年那件事情的真相,为此我失去了太多,也承受了太多,真的够了……”

    “温暖,你听我说,其实事情比你想象得要复杂多……”

    “不,你听我说。项慕川,我爱过你,很爱很爱,但我用了错误的方式,我们俩,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夏温暖呼出口气,忽然笑了一下,“呵,原来说出来这么的轻松啊,我从前竟然会纠结这种事情,真是愚蠢……其实承认我爱过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几个人渣呢……”

    “爱……爱过?”

    或许这两个字眼,对项慕川来说,非常的难以消化吧,非要傻兮兮地重复一遍,才显得自己真的听见了似的。

    男人的手心一颤,硕大的伞也和那柄油纸伞一样的命运,砸在了地上,只是还算牢固,并没有破,但是,项慕川却没有力气再将它捡起来。

    “是……”夏温暖的神情淡漠,冰冷的雨水砸在她的脸颊上,一滴,两滴……顺着滑嫩的肌肤往下,一路没入了她的衣领之中,“但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在原地傻傻地等,等着你回头看我一眼了。我早就不会这样了……”

    “温暖……”

    “项慕川,对于小时候能够遇见你,我很感激,因为那个时候,如果你没有出现的话,我可能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我没有后悔爱过你,也没有后悔过嫁给了你,只是这些年来的不开心让我终于懂得了——爱是强求不来的:我爱你,却无法要求你用同等的爱来对我,这就是无奈,这也正是真实的生活……”夏温暖的头发和外衣已经湿透了,却还是非常豁达地笑了笑,“既然人注定要历经挫折才会成长,那我也不会再去怨恨什么,毕竟现在,我已经不……”

    然而,夏温暖的话还没有说完,人已经被项慕川扯进了怀中,她不明所以地抬起头,刚要开口说话,对方的唇却强势地压了下来,密不透风地堵住了她的薄唇,就像是在沙漠里渴了好多天的旅人一般,恶狠狠地汲取着水源,感觉要把她活生生给吸干了一般!夏温暖愣了好久才猛然意识到和自己贴合得毫无缝隙的男人是谁,她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已经被他咬破了,不是破了一点皮,而是嵌进去了一个很深的牙印,或者是两个。

    可就算是这样,项慕川也还是没有停下来的念头,反而变本加厉,夏温暖甚至能感觉得到血液缓缓渗出,下一秒却淌进了他的嘴里,她急坏了,用力地推搡着项慕川的胸膛,但是,效果却小得可怜。

    这一吻近乎昏天暗地,夏温暖被项慕川弄得差点缺氧,脸上一点人色都没有了。

    然后,他放开了她,但手还是扣住她的双肩,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全然没有霸王硬上弓的强硬,反而有种悲从中来的感觉。

    夏温暖气若游丝,艳红的唇惹人犯罪,“你……你要……唔——”

    嘴唇再一次被堵住,毫无征兆的。

    项慕川不想让她说出那句话,他无论如何也不想听见,更加不想知道她已经对自己没有感觉了!

    明明他还爱着她啊,明明他越来越爱她了,可是她为什么,不要自己了呢?她甚至不想听到自己对她的感情……

    所以,他选择用这种自欺欺人的方式,去赌她的嘴。

    夏温暖觉

    得,项慕川大概是疯了……

    这时候,一道雷电闪过,比路灯亮了千万倍,夏温暖这才看到,离香樟树几臂之遥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又站了一个人。

    而且,借着光亮,夏温暖一下子就看清了那人的脸,竟……竟然是——宋亦霖!

    他就近距离地看着自己……在被项慕川——强、吻!

    天啊,老天爷,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吧?!

    ---

    【ps:过年咯,撒狗血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裁前夫,休想复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太阳君的小尾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太阳君的小尾巴并收藏总裁前夫,休想复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