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前夫,休想复婚! > 213亦霖我们结婚

213亦霖我们结婚

作者:太阳君的小尾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好似压着心跳在走。

    加护病房外的走廊上,笼罩着一股浓浓的阴郁之气,怎么也挥散不去。

    这个时间点,医院正好换班,所有的地方都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狭长的走廊上,放眼望去,只站着夏温暖那么三个人,看上去特别的萧条。

    宋母佝偻着脊背,站都站不直,她灰头土脸地挨着墙,一秒钟叹三次气旄。

    女人回过头,眼眶红通通的,她扶住发热的额头,又一次快步走到加护病房门口。

    深吸一口气抬起手臂,好不容易将手指虚握成拳了,她紧咬着牙齿,却怎么也敲不下去。

    “霖霖啊……霖霖……我苦命的儿子……崾”

    她根本不敢大声说话,连哭声都压抑着,伸手紧紧捂住嘴唇,一丝缝隙都没有留。

    然后,宋母懊恼地甩开手,走到长椅边上,一屁股坐了下去!

    陆加则双臂抱胸,缓缓地踱来踱去,走廊上的灯光不算太亮,但却将男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一直延伸到尽头。

    一步、两步……

    他的鞋底擦过地面发出的声响非常的清晰,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光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就让人的心底非常非常的不好受。

    而夏温暖,离他们两个离得很远。

    她一个人缩在角落里,那是完全没有亮光企及的地方,黑暗慢慢地从头到尾吞噬着她,她的手抓住铁制的栏杆,伴随着整具身体发颤的频率——抖动。

    她只要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回放着的就是几分钟之前,宋亦霖“发狂”的模样。

    没有吼叫,没有摔东西,更没有歇斯底里,有的只是从薄唇的缝隙之中轻轻飘出的两个字——“出去”。

    宋亦霖说话时的声音很轻很轻,几乎让人听不见。

    但是,当那个字沿着空气落入他们的耳朵里的时候,就像是忽然被点燃的炸弹一样,轰地一声炸开,顿时就血肉模糊了。

    夏温暖身上疼得厉害,但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疼——宋亦霖真的如宋母所要求的那般,撑住了,而且非常的平静,平静到几乎令人发指的地步。

    但是,看着这样失魂落魄的他,夏温暖倒宁愿宋亦霖用力地撕,用力地扯,用力地丢,用力地吼叫,而不是把自己一个人关在病房里,默默地承受着。

    就如同是一头行将就木的雄狮一般,在死前给自己找了一个山洞,然后备齐了食物和水,粮尽之日,就是它身死之时。

    那么悲壮,那么苍凉……

    夏温暖按住了心口,她努力做着深呼吸,但好像嗓子被人掐住了一般,一点空气都流不进去。

    她看了宋母的背影一眼,轻轻地叫她,“伯母。”

    “干什么?!”

    宋母心烦意乱,没好气地回了三个字。

    “我有话……想对你说。”

    夏温暖闭上了眼睛,手指下意识碰了碰自己的脸颊,那触感,干得就像是龟裂的土地一样。

    她甚至开始怀疑,之前走出病房的时候,自己究竟有没有掉过眼泪……

    -

    夏温暖很庆幸自己最终能和固执的宋母达成了共识,但是第二天,她去隔壁找宋亦霖的时候,却发现房间里已经空了!

    怎么回事,他提前出院了么?

    应该不可能啊,宋亦霖昨天才刚刚醒过来,有哪个医院敢这么草率放没有康复的病人出院?

    夏温暖四处环顾,心里告诉自己放轻松一些,不要草木皆兵——很可能宋亦霖只是出去上了个厕所而已,所以轮椅也会不见了。

    没事的,不会有事的……

    但越是这么想,夏温暖手心的汗便渗得越发厉害,直到为宋亦霖例行检查的护士出现在门口。

    她正埋着头在记录板上写着什么,抬头的时候恰好和夏温暖四目相对,小护士看了看空荡荡的床,又指了指原先放着轮椅的那个位置,眼睛眨巴了好几下,问她:“病人呢?”

    这三个字,让夏温暖的气息忽然急了起来,她没有回答小护士,而是匆忙地往外面走去。

    “诶,你去哪儿呢?好歹先告诉我病人的下落啊!”

    小护士拿笔盖不断敲着记录板,紧紧跟在夏温暖的身后。

    然而,两人都还没有走出门口,迎面就看见宋母提着早餐盒子朝她们走来。

    宋母和夏温暖的视线不期而遇,前者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有些尴尬。

    她还没有调整好心态该怎么去面对她,但是脾气已经不像前两次一样一点就着了,宋母轻轻咳了一声,忸怩地打着招呼,“你来得好早啊,那个……”

    “伯母,亦霖不见了!”

    “你说什么?”

    “什么,病人不见了?!”

    小护士的嗓音比宋母还要高上好几个调。

    “麻烦你联系一下各个部门的主管!他身上的伤口还没有愈合,不能在外面呆太久的!请你们调动人员,马上找到他!”

    原地打转的小护士听了立刻照办。

    “伯母,你也先别慌,我们分头出去找就是!你放心,亦霖不会有事的,我保证!”

    夏温暖其实也很慌乱,但当务之急是宋亦霖的安危,心乱如麻不但对此一点帮助都没有而且还会坏事。

    夏温暖按了按宋母的肩膀,又握住了她冰凉的手臂,但是很显然,她的安慰收效甚微。

    毕竟宋母没有夏温暖那么强大的心理,而且宋亦霖还是她的亲生儿子,她就怕他想不开,有个万一。

    “哦,哦,是吗?好的我知道了!”

    小护士挂了电、话,夏温暖立刻紧张地问道:“怎么样?”

    “两……两位,我刚才问过传达室的保安了,他们……他们说,没有看到过坐、坐在轮椅上的人!”

    “也就是说,亦霖还在医院?”

    “应该是的。”

    夏温暖松了一口气,他没有跑出去就好,至少范围减小了。

    她看了一眼窗外,早上起床的时候还是阴天,这会却下起了倾盆大雨,雨脚胡乱地砸在地上,就如同她此刻的心绪一般,虽然竭力控制着,但还是乱成一团。

    宋母这会正打电、话让陆加从公司里赶回来,她说话的声音很急,而且语无伦次的,任那头的人怎样安抚,她就是没办法冷静下来,好好地将事实陈述清楚。

    夏温暖发现自己已经有些听不下去了,她就算再镇定,也无法忍受在原地干站着,等着别人去把宋亦霖找回来。

    她没有拿伞便跑了出去,穿着高跟鞋,飞奔,也不怕摔了。

    夏温暖就这样冲进了雨里,冰凉的雨点无情地砸下,她用手挡住脑袋,试图让自己的眼睛睁得大一些,方便找人。

    这时候,她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从兜里掏出手机,拨通了宋亦霖的号码——夏温暖知道这么做就能找到他的几率很低,但本着一些侥幸心理,万一……

    ——“喂?”

    “!!”

    他竟然真把手机带在身上了!

    而且,还接了!

    “亦霖……”

    夏温暖气喘吁吁,抓着手机的手都在颤抖,她几乎听不见那头的男人的呼吸声,一时间怔住了,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应该说什么。

    她站在原地任大雨冲刷,抬起头,却看见了不远处的那辆轮椅,上面坐着一个人,正向自己慢慢靠近。

    夏温暖连忙跑上去,抓住了轮椅的扶手,像是害怕宋亦霖会忽然消失一般。

    男人已经浑身湿透,从头到脚都在淌水。

    他还穿着那套宽大的病服,布料因为被打湿而紧紧贴在他的身上,领口敞的很开,深深凹陷进去的锁骨仿佛都能盛水了一般。

    夏温暖暗暗责怪自己的粗心大意,刚才跑出来之前,她要是带上伞,该有多好!

    自己被雨淋一下也就算了,宋亦霖现在的身体,哪里经得起这样折腾啊!

    夏温暖四处看了一下,赶紧将人推到了一处能够避雨的屋檐下。

    宋亦霖一直没有说话,她在他后面,也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雨势渐渐小了下来,没有之前那样张牙舞爪了。

    夏温暖打了个冷战,她抱着手臂,慢慢蹲下身子,让自己比坐在轮椅上的宋亦霖还要矮上一截,她不知道这么做会不会让他觉得难受,可她真的不想居高临下和他说话。

    “亦霖,你到哪里去了?你冷不冷?你身上,有没有哪里痛啊?下次你要出去的话,能不能叫上我,让我陪着你,好不好?”

    宋亦霖沉默了好久,他并没有抬头看夏温暖,只是凝视着自己修长的手指,淡淡道,“我就是出去散了个步,然后下雨了,我就回来了……”

    余光瞥见了和双腿并列的两个轮子,他抿着唇,又补充了一句,“……坐着轮椅散步。”

    夏温暖抓过他的手,握紧,两人肌肤相触,却都是刺骨的冰凉,“亦霖,你不要这样。”

    宋亦霖许是笑了一下,声音很沉,像是能沉到海底一般,“可我说的是事实啊……”

    “……”

    夏温暖的手机铃声响了,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宋母,于是她抹了一把脸颊,眨了眨红通通的眼睛,然后划开了屏幕。

    “喂?伯母……对,我找到他了。他……没事。我很快就送他回去……好的,你不要担心……嗯,就这样……”

    夏温暖挂了电、话,宋亦霖终于抬头看了她一眼,但也仅仅只持续了一秒钟而已,他低声吐出两个字——“我妈?”

    “嗯。”

    “她是不是担心,我想不开,跑到某个角落自我了断去了?”

    听到宋亦霖这么说,夏温暖的心像是被狠狠戳了一下一般,一时间不知道该点头还是该摇头。

    “你肯定也这样想了,对不对?”宋亦霖看着夏温暖的身子真切地抖了一下,然而,他没有等她的回答,只是抬起手无力地对她摇了摇,声音无比的疲累,“暖暖,你走吧……”

    “走?你要我走到哪里去?”

    “离开我……去哪儿都行。”

    夏温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以为他们之间,自己才是心智不坚的那个,没想到,却是宋亦霖先一步对着现实投降了。

    “亦霖,你……你不要我了?”

    宋亦霖闭上了眼睛,声音一下子沙哑了下来,“不是不要,是要不起了……暖暖,我无法忍受这样的自己和你在一起,我也无法忍受我不能好好照顾你,不能给你幸福……我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了,活生生就是废人一个,哪有资格……”

    “亦霖,我不准你说这样的话贬低自己!”

    “你再怎么不准这都是事实!”

    宋亦霖低吼出声,用力地拍着自己的大腿,可是,他就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不是因为强忍着,而是他根本感受不到生理上的疼痛。

    “你看啊,我用了十成的力道,却还是一点感觉都没有……暖暖,我的人生现在充满了绝望,我不想拖累你……和我在一起,你只会过得比从前还要艰难……”

    “可是我心甘情愿!你以为这四个字真有说起来那么容易吗?而且,你的生命里不会只有绝望,你还有我!亦霖,你听到没有,你还有我!”

    夏温暖郑重其事,一字一顿道:“我会陪在你身边的,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

    “你这又是何必……”

    宋亦霖苦笑,夏温暖的那股子倔强霸道而热情,像是火焰一般,径直冲入心肺,烧化了冰冻起来的希望。

    她不会知道,要将她推离自己的世界,几乎花光了他所有的勇气。

    她如果真的走了,他怕是真的会想不开自杀了……

    他很软弱,他承认。

    他或许真的经不起这样的双重打击……

    可是夏温暖却说,她不愿意走,而且,她很生气自己这样不负责任的行为……

    然而,还没等宋亦霖想完,夏温暖的下一句话就是——

    “亦霖,我们结婚吧!就明天好不好?我们结婚!”

    “你……你说什么?!”宋亦霖一脸被雷劈到的惊愕表情,说话间都咬到了舌头,“你、你不要……开这种玩笑!”

    “我没有在和你开玩笑!我已经和你母亲商量过了,她也同意了!”夏温暖弯起眼睛笑了,外面的雨还没有停,可她心里却似乎已经雨过天晴了,她轻昂着脑袋,霸气十足地吐出一句,“宋亦霖你听清楚,我,夏温暖,要嫁给你!你娶不娶?!”

    “……”

    宋亦霖木头人一般看着夏温暖的笑容,忘记了眨眼,也忘记了呼吸。

    他们两个,好像总爱在风雨中表白心迹。

    有一种近乎歇斯底里的浪漫。

    上一次在日本是这样,此时此刻在医院里,又是这样。

    ——“我娶!”

    两个字,掷地有声!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裁前夫,休想复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太阳君的小尾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太阳君的小尾巴并收藏总裁前夫,休想复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