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长姐不易做 > 第20章 鸿鹄

第20章 鸿鹄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从江畔回来,途中经过营膳郎秦业的府邸。恰逢秦夫人携秦可卿烧香回来。两家本是旧相识,看到林老夫人的轿子,秦夫人便拦了下来。本想行晚辈谒见之礼,不妨挑开车帘。却是林家大小姐坐在里面。

    “秦夫人,秦小姐,别来无恙。”舒玉向内招了招手,秦可卿心领神会。立即屏退了小厮,只留下丫鬟随着。待到轿子进了秦府,舒玉才下车行礼。秦夫人又非要强留舒玉做客,有道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舒玉纵然明白秦家想向自己打听宁国府的事,也只能点到为止。毕竟各人的缘法不同。想通了奥妙,她便不能与这家人走得太近。疏离淡漠了,身子也懒了。秦可卿还以为她乏了,便引入闺房休息。

    本来女儿闺房百步之内,是男儿禁足的。然而却有一个清秀的小厮转了出来。舒玉也装作没看见。她也曾听说过,这秦家祖上只是瓦匠。自然家中的诸项规矩,比不得其他大户人家森严。侧首看秦可卿媚眼如丝,也不像天真的少女。

    桌上的云南子润如珠,手谈真不俗。论先后,分宾主。二女对弈,隔着楚河汉界,论步位,分心路,步步为营。不过半柱香的功夫,舒玉便输给了秦可卿,她还自嘲道:“姐姐当是其中的好手。妹妹就不献丑了。”

    秦可卿笑道:“你故意让了我,这局不算数……算了,胜负已定。不如姐姐我问个问题,妹妹你来回答,作为惩罚好不好?”

    “愿闻其详。”

    “听闻贾家与林家多有瓜葛,那么你可知道宁国府的情况?”秦可卿一边收拾残局,一边笑道:“我们秦家与他们家素有些瓜葛,母亲也提过几次。说贾家塾中现今司塾的是贾代儒,乃当今之老儒。有意让钟儿去他那学习。”

    “贾府是钟鸣鼎食之家,当然是门规森严的府邸了。不过我也听说,这宁国府的大老爷贾珍,由于自幼父亲贾敬痴迷道学,并不得多少管教,所以名声糟糕。贾蓉还小,不是个能主事的,所以还事事顺从于父亲。所以秦家如果想攀上贾家有利有弊。该如何取舍,也不在于我们这些女儿。”言尽于此,舒玉便要告辞。秦可卿立即阻拦了她,继而闭门。行了一个大礼,舒玉搀扶起秦可卿,道:“姐姐何必如此客气呢?”

    “妹妹,你也知道:做儿女的婚姻自有父母做主,但是听你一言,那宁国府岂不是不能去了?”秦可卿愁上眉梢,不知如何是好。舒玉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道:“这也未必,姐姐若是肯牺牲一点,弄出个“秦河东”的恶名。这女儿的名声坏了,谁还敢要你。不过以后嫁人就难了,自然不能高攀贾府那等人家。”

    秦可卿呆坐半晌。忽然叹息道:“妹妹所言甚是。但是谁不知自古以来男女是一样的人,怎么我们做了个女人,终身终世,除了生男育女,此外天大的事,都不能管?!几时世界上女人也同男人一般,能够出出面,做做事情,就好了……我听我娘说,那宁国府是三代单传。珍老爷的尤夫人又是续弦,本性懦弱本分。我要是去了就能当一家之主。论一展女人的抱负与才能,宁国府是个极好的地方……”

    “那就祝姐姐,一展宏图抱负。”舒玉不动声色地退了出来。秦可卿有此等志向,她真是意料不到的。怪不得王熙凤单单与秦可卿交好,原来不是一种人凑不到一块去。惦记着时间不早了,便早早收拾了回林府。到家后,又径自去了后院,老太太正在念佛。秋姨娘正站在门外等候着,一身珠光宝气,宛如玉树华茂。

    系统提示【叮咚!战秋姨娘剧情开启!】

    来的正好。舒玉故意放慢了脚步,却打量着姨娘。秋姨娘行了礼,笑得就勉强了。还不住地夸赞舒玉如何的美貌,像个大家闺秀的样子……笑话,舒玉故意大声道:“姨娘好记性,记得我是林家嫡出的大小姐。而你不过是个破落官宦家的小姐,真正是一朝麻雀飞上枝头当凤凰了,忘记了自己贱妾的本分!”

    “大小姐这是何意?!”秋姨娘脸色忽变。

    林舒玉摘下祖母赏赐的手镯,放在阳光下看着水头,漫不经心道:“从丫鬟抬为姨娘的,是为贱妾。而你是由官府变卖进来的,更是贱妾中的贱妾。平常的大户人家,连贵妾都没有每日侍奉公婆的资格。你怎么有资格参拜祖母?!”

    林老太太实在太单纯了。当初一个瑞心,一个岳姨娘放在身边多日,老太太都是看走了眼,差点导致祸根。毕竟老太太是自己的保护伞,舒玉不能不管这茬。而这位秋姨娘从小时候受他婶娘的苦处,又被变卖为丫鬟,自怨自恨而来。怕是比养生堂抱养来的秦可卿,更有一番“宏图抱负”,舒玉不提防才怪。

    “大小姐,你,你这个……罢了。你说什么我不管,反正我今日来,为的是一片孺慕孝心。不如就跪死在这里,也好让老太太收个尸!”秋姨娘顿时红了眼,裙子提起,即将要双膝跪下。却没来的一双玉臂牢牢搀扶住,秋姨娘傻了眼,这下怎么样都跪不下去了。舒玉的脸庞近在咫尺,两个女人第一次交锋,便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犀利与精彩。偏偏舒玉是个面瘫,这时候还面无表情,更显得有些高深莫测。

    “屈膝礼便够了。再行礼就是折煞晚辈了。”

    舒玉使了个眼色,喜梅并洛兰唤来几个嬷嬷,连拉带拽将秋姨娘从后院弄走了。望着秋姨娘梨花带雨的模样,当真是我见犹怜。怪不得三叔会喜欢她。然而,三婶能在家中有如此地位,靠的是祖母。若是秋姨娘也骗过了单纯的祖母,这家怕是会招来腥风血雨了。一道门槛,一个妻妾规矩,能阻拦多少是多少,反正她如贾敏一样不吃素

    佛堂安然。静立了一炷香后,才有瑞瓶接引。转过个大堂,来到香堂之内。舒玉看到祖母正捧着一本《金刚咒》唪诵唪诵。舒玉忍不住道:“祖母,你看的见么?”老太太回头望了望站在门边的她,冷哼了一声,却是笑道:“看不到近处的丫鬟,总得看得见远处的亲孙女罢!”便让沈倩出去,祖孙两个聊起知心话来。舒玉与她捶腿,捏背,祖母便靠着孙女的身子,揭开了话题:“舒丫头,想问什么,就说吧。”

    “祖母为何要我去送冯公子?”

    老太太这下可乐了:“你屋里的那副《水月观音》,我也看过不少次,如此笔法当然不可能是那呆子薛蟠画的。所以祖母一直担心是哪位公子看到了我的孙女,还惟妙惟肖地把她画了出来。这人呐,颇有你祖父的影子。当初也是画什么都画得不算拔尖,只有画你祖母我这把老骨头时才有神采……本来我以为是卫若兰画的,去问他,才知道一年前你被薛蟠调戏的事情。当时替你解围的,还有个冯紫英……”

    舒玉天然呆:“他画我做什么?”

    祖母长叹一口气:“傻丫头,以为祖母混帐到不知道日子了:当日本来是我特地祈求佛祖保佑渭儿高中去的。你却支开丫鬟,独自一个人去参拜菩萨。这是你不想扫祖母的兴。谁都说你是个傻儿,却将你的娘的忌日记得比谁都牢靠。冯紫英说当日看到你站在菩萨面前哭……冯公子没认出来你是谁……却晓得这个傻姑娘肯定心里很苦很苦……”

    舒玉呆了半晌,才叹息道:“没有父母的孩子,心中多苦谁都不晓得。冯公子怕是可怜那自幼丧母的姑娘,未必见得是可怜有祖母疼爱的舒玉。这女人的姻缘靠的是现实。祖母,咱们还是从长计议吧。反正我尚未及笄呢!”

    舒玉敛袖行礼,却是无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红楼]长姐不易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方不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方不败并收藏[红楼]长姐不易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