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长姐不易做 > 第27章 遇险

第27章 遇险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且说秦业保住那老仆的性命,又将养女嫁给了宁国府。种种事暂且不提。转眼已到了腊月末。离年日近,众人刚刚从贾敏去世的悲痛中缓过来,开始筹备过年了。不过这年少了林黛玉与贾敏,家中的诸事一切从简。林如海照例上京去回禀这一年的盐务诸事,这一来二去也到了年关。就将家中外事交给了林如涵,内事交给了沈倩打理。如涵便开了宗祠,着人打扫,收拾供器,请神主,又打扫上房,以备悬供遗真影像。

    这日沈倩正起来同舒玉,灯儿三个打点来年送往各房的针线礼物。正值书玉,嫣玉两个进来嬉闹。瑞瓶捧了一茶盘押岁锞子进来。舒玉看了看,只见也有梅花式的,也有海棠式的,也有笔锭如意的,也有八宝联春的。书玉和嫣玉连忙上前去要。沈倩拉着一双儿女,笑道:“这是过年时发的,现在要还早着呢!”

    门外忽然有小厮高唱道:“三爷到!”吓得书玉与嫣玉两个立即溜了出去。舒玉放下针线,只见三叔自大门而进,一身风尘仆仆,面露愁容。舒玉打发丫鬟收拾针线,沈倩问道:“老爷今儿不是去关儿领春祭的恩赏,事情如何了?”

    林如涵叹息道:“这知府大人说我隶属于吏部,这恩赏儿该去光禄寺要。如今我返回家乡,虽有兄长可以代为领赏,但是不能为圣上分忧已经是大不幸,如若是尸位素餐更加不妥。这御前的恩赐,兄长还是不去代领为好!”

    沈倩笑道:“老爷别着急。平日里大娘与我省吃俭用的,每年都积攒下不少闲银子可以使。这赏赐本来是皇上天恩浩荡。咱们家大业大的,到了年关倒不差这一分子,不过是供奉在祖宗的牌位前,图个御赐的吉利与体面。”

    说完,沈倩便让丫鬟拿上来一包碎银子。打开清点,足足有五十两,林如涵这才松了口气:今年的供案上的牺牲有着落了。想到妻子如此节省,不住地夸赞沈倩的贤惠来、灯儿忽然插口道:“老爷此言差矣:每年到了年关,老爷的银两其实也有剩的。只不过二房的姨娘爱显摆,都付作胭脂水粉,云锦华服上面去了!”

    场面一时间很尴尬。

    舒玉看三叔躁得满头大汗,就拉着灯儿先出去了。灯儿说道:“每年到了年关,陛下怜悯编纂字典的学士们清苦,就赏赐了不少银子。爷是总纂官,平日里得到的赏赐最多。但是老爷一心偏爱那个小贱人,还不是说什么就奉上什么!”

    “够了!”舒玉轻斥一声,灯儿就闭了嘴。秋姨娘骄奢,她有耳闻。然而现在三婶走的是贤惠的路线,这靠的是三叔心里的愧疚。若是灯儿多嘴,说不定三叔以为沈倩与灯儿合谋黑秋姨娘。到时候岂不是事倍功半?!

    到了月底,林如海从京城赶了回来。虽然赏赐拿了不少,依旧没有混到升迁的机会。不过经过爱妻过世一节,如海的功名之心渐渐消磨不少。想当年,夫妻两个举案齐眉,日日相对,而他只关心自己的公务,从不过问妻子的烦心事。如今妻子先他一步而去了,方才知道贾敏操劳家务,抚育两个女儿的不易。

    这年就在一片萧索中过去了。

    过完年,如海便派人去接女儿归来。与此同时,秋姨娘生下了个大胖小子。不过生产时,由于胎儿太大,胎位不稳,秋姨娘很是折腾了一番。最后落下了病根儿。从京城来的太医诊过后,遗憾地摇摇头:怕是以后不能生育了。

    几家欢喜几家愁。老太太得了个大胖孙子,乐得合不拢嘴。一高兴之下,就要将这个孙子加入自家的祠堂,前提是养在沈倩的名下。秋姨娘身体不好,正愁苦不能生育。忽然间儿子被大房的抱走了,只能大哭大闹,却无济于事。曾经的官妓身份,本来就是个不能见人的事儿。林如涵看秋姨娘生产后,身宽体胖,姿色减了不少。倒不如从前那般宠爱了。一来二去,沈倩要走了儿子,而青春娇媚的灯儿重新获得了如涵的宠爱。

    舒玉乐得看戏。

    这未尝不是一种好结果。

    又过了几日,贾府那边便来了信:黛玉即将启程返回。贾母先打发王嬷嬷回来通报情况,见了王嬷嬷,舒玉很是开心。王嬷嬷拉着舒玉的手,感激道:“大小姐,您说的不错。贾府的那个衔玉而生的哥儿就是个不学无术的混世魔王。那薛家的薛蟠,打死了人来荣国府避祸。却与那哥儿称兄道弟,整日游手好闲的。还有那薛家的小姐,听说是被王夫人安排,与宝哥儿毗邻而居。明明未出阁,怎么如此不知本分!”

    薛宝钗这一节,舒玉也听系统说过:王夫人不喜欢病怏怏,小性子的黛玉。

    当初老太太要将黛玉安排住进宝玉降芸轩的碧纱橱时,王夫人就极力反对。好在王嬷嬷与刘氏出面劝说。贾母这才安排黛玉单独住一间。之后宝玉三番四次来找这位天仙般的妹妹,不曾想黛玉提防宝玉犹如防贼,每每宝玉都吃了闭门羹。越发觉得意趣阑珊。过了不久,薛宝钗到了贾府。听闻她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所不及。宝玉看宝钗比黛玉多了一份通融圆润,也很是贴心可人,就将爱惜的心思转到了宝钗身上。

    王嬷嬷一边吃茶,一边笑道:“那薛家的姑娘是个好的。可惜了与这混世魔王混在一起,将来大了不知出落成什么样子!……这会二小姐要回来,贾老夫人的意思是让琏二爷送她。但是琏二爷的女儿最近生病,琏二爷爱女心切,不忍离开。你说巧不巧: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冯老将军的儿子冯紫英到了贾府拜访。听闻咱们三爷又得了个大胖小子,就要来贺喜。正正赶上了黛玉回乡,贾老夫人就托冯公子护送小姐一程。”

    【叮咚!冯紫英剧情二开启。】

    林舒玉有些头疼:冯紫英这个节骨眼上来扬州做什么?她可不会自作多情地认为:人家是来谈情说爱的。别的不说,昨个儿,她刚刚得到系统的最新情报:贾元春被提拔为皇贵妃了。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义忠亲王这派赢了第一场!

    有了个四大家族出生的贵妃,老皇帝这块儿就不怕没有枕头风吹。只是可怜了贾元春。本是极好的女孩儿,如今红颜陪着枯骨,等到哪日老皇帝一撒手,元春就免不了独老宫墙内的命运。所以原应叹息,第一声叹息已经开始。

    林舒玉不着急,只是糊着手中的小纸兔子:年过了,这元宵佳节也就快到了。

    然而,这日子处处能给人惊喜。

    三日前,黛玉与冯紫英一道从金陵离岸上船。几日后,船只就到了京口西津古渡。月上待渡亭,微雨沁人心脾。观音洞中传出悠扬的钟磬声。不过歇息到午夜时分,船又开了。这时天公扯起了倾盆的雨幕。这滚滚长江经此一场,更是水势浩荡。大船在风中上下颠簸,好像将要颠覆。这可吓坏了满船的丫鬟婆子们。

    冯家的船落在林家大船之后。船身颠簸不稳,又听得船外一阵喧嚣。正在船舱中捧书夜读的冯紫英闻声,起身走出船仓。冯紫英临风危立。只见孤山一带,颓垣没水,不知哪家的船翻了,顺流漂下许多板扉竹片。而前头的林家大船上,隐隐听得儿女儿啼哭之声。冯紫英再向外湖一望,洪流滚滚,滔滔不绝。江水漫过堤岸,斜雨点点劈头而下。怕是扬州二十四桥都尽失所在!冯紫英当机立断:停船上岸,避开大潮。

    其他的丫鬟婆子还好说,唯独黛玉身子娇弱,经不起如此大的风雨。冯紫英就安排几个小厮先去岸边找客栈。然后亲自在前为黛玉开道,又让雪雁扶着黛玉走。黛玉看水势浩大,堤坝即将被淹没,再不走恐怕有性命之忧。就硬咬着牙泅行半里。彼时,水已经淹没了一层护栏,走在地上,倒灌的江水没膝数寸。

    众人互相扶持着,靠着一点渔火辨认方向,这才勉强前进。

    雨点杂乱,不休不止地倾盆而下,黛玉娇喘吁吁,好几次都累得不想走了,幸好有雪雁不离不弃地扶持鼓励,冯紫英亦是帮助良多。这才勉勉强强走过了深水处。到了较高的官道上,四周漆黑不见五指。冯紫英派出去打听消息的几个小厮回来了。告知他们:这里是铁瓮城去扬州的官道。往前再走几里路,便有一间客栈,不过甚是破旧。此时冯紫英的紫金冠早已失去,髻散发披,又兼大雨冲刷,一身非常狼狈。冯紫英明白夜晚的官道上极易碰到不法之徒,尤其是最近*乱窜,极易难防。便让众人快走去客栈。

    一点灯光亮在远处。

    黛玉看到这灯光,不禁哭了起来。方才若不是冯紫英当机立断,要众人弃舟舍船。怕是自己就要陪伴娘亲去了。又想到爹爹,姐姐,祖母都在远方。已经有三个月不见,又不知道他们是否安然?是否得到了自己安全的消息?种种念头涌上心,黛玉双眉蹙起,不禁低头垂泪。这一低头,却是一惊:不远处,冯紫英的靴袜皆被水浸透。而且蓬草荆棘划破了厚毛皮的靴子。隐隐有斑驳的血迹渗透出来。怕是双脚皆为草根戳伤了。

    到了客栈,雪雁赶紧去收拾房间。冯紫英想黛玉是大家小姐,不便抛头露面。就将客栈中的闲杂人等赶走。黛玉这才安然坐下。回过神来,黛玉不禁感激万分,向冯紫英行了礼:“今晚多谢大哥相救,妹妹感激不尽。”冯紫英倒不矫情,落落大方地受了礼。梳洗一番后。冯紫英又与林黛玉相会在客栈下。清点人数,林家的丫鬟婆子一个不少,冯家的小厮被派出了几个去寻找马车与干粮,好备明日启程。

    “冯公子,若不是你仗义相救。我等女流之辈怕是要与波臣为伍了!”黛玉想起之前的那一幕幕,心有余悸。却叹息道:“不过爹爹说明日午时在渡口等我们的船只。这下爹爹等不到我们了,他老人家想必会很担心罢!”

    说完,黛玉用粉帕拭泪,她不过是个孩子。经此一场,哪里有不害怕的。

    冯紫英安慰道:“林二小姐无需担心,我已经派了汲泉,涌泉两个去最近的驿站借了快马,会将这里的消息传给林御史大人的。”

    冯紫英一边手执画烛放在案台上,一边看着扬州城的地图,还回答黛玉的话。一派游刃有余的正经模样。好在黛玉只有七八岁,男女之防尚未存在。如今不幸糟了水灾,因缘际会在这间破客栈里。正面谈话倒无不可。黛玉庆幸之余,忽然想到总是躲在屏风后的舒玉姐姐。破涕为笑道:“冯公子若是与姐姐能如此说话就好了。”

    “你说舒玉小姐?”冯紫英这才将眼风从地图上移开。

    “不错,姐姐每次见外人,总是躲在屏风后。她是个极有规矩的人,平日里虽然冷漠,但是为人却是很好的。”黛玉想到姐姐,心里涌起丝丝暖意。冯紫英不知为何,也笑了起来,吩咐伴读清泉打开书箱,从中拿出一条手帕。手帕内解出一袋槟榔。林黛玉双手送过,却不解这闽南的土产,问道:“这是什么呀?”

    “槟榔,能助小孩安神静气。”冯紫英随口说了一句。雪雁却惊喜地跳起来:“我知道这槟榔!听说对于多咳之症最为有益。小姐在那贾府住了多日,身体清减不少,还日日晚上咳嗽。公子有这等宝物,真是太好了!”

    “不是什么宝物,不过江南不多见罢了。”

    说话间,冯紫英已经看完地图,收起来随手给了侍从。想更深露重的,黛玉又是个病弱的女孩子,便让她早点休息了。一宿胡乱歇息。隔日雨势不减。扬州至京口的这一段是钟山山脉的绵延,地势坑洼,土壤松软。汲泉到了第二日午时才赶着两辆马车来。冯紫英让众位女眷乘了马车,自己骑着个高头大马,护送女眷们向着扬州而去。一路上又遇到了几处洪水拦路,只能绕道而行,这一耽搁又是几天过去了。

    到了扬州时,已经是七八天之后。

    林如海已经几天没有合眼睡了,这日终于接到女儿到了扬州的消息。却是再也坐不住了,一大早,晨光熹微之时便去了城外迎接女儿。却白白等了一日,看日落山腰,冯紫英一行还未到。心中着急不已。又派出驿站的使者去打听,这才知道冯紫英他们中途断粮,人员疲乏,只好在营膳郎秦业家歇息了几个时辰。

    林如海只能耐心等待着。

    直到夜色苍然,女儿还未到。林如海独立在江畔,看着渔灯隐映。这人上了年纪,越发看不清景物了。他想着亡妻贾敏,又想着自己年过半百才得了这么一个女儿,心中百感交集。不知不觉中,鬓发又白了几根。到了三更时分,林如海已经在江畔呆站了一天了。小厮回家禀告说:老爷滴水未进。这下林家可炸开锅了。

    毕竟林家虽大,林如海这个长子才是家中的主心骨。林如涵,沈倩并舒玉都陆续赶来了。老太太要不是身体不方便,怕也要来劝劝儿子。

    所有人都在劝林如海回家,唯独轿子里面的舒玉是准备陪着林如海一起等的。手中缠着一窜紫檀佛珠,这是老太太给她安神用的。

    冯紫英是在三更时分到的。

    远远的,舒玉听到了林如海的呼唤声,然后听到了黛玉妹妹的哭泣声。这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最近林家多事,幸好老天这回放过了林家一马。将妹妹平安送回来了!舒玉平生不信佛,这次却真心真意地念叨了几句阿弥陀佛。然后,微微挑开车帘,只见不远处的冯紫英背对着自己站着,穿的却是寻常的粗布衣。

    以往几次见面,这个年轻人不是华冠丽服就是靡靡之音,谈得上绝顶的富贵,却不能赢得她的一点儿好感。这回,冯紫英只是一介布衣打扮,风尘仆仆的模样。

    舒玉却意外地,对他有些好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红楼]长姐不易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方不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方不败并收藏[红楼]长姐不易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