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长姐不易做 > 第42章 反击

第42章 反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姐姐……”见到舒玉,黛玉哽咽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舒玉让瑾儿扶着黛玉坐下,又叫小雪雁到跟前坐下,沏上两壶冻顶乌龙,趁着热气轻呷一口。慢吞吞地问道:“到底发生了何事,这么大早的急冲冲到了我这儿,像是活见鬼似的。”

    雪雁扑通跪了下来。抽泣道:“大小姐,您不知道,外面的人,外面的人说你……呸!什么,什么玉体横陈!”雪雁一急之下,语无伦次起来。舒玉好笑地让她慢慢讲。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原来王嬷嬷今晨去外面收租子。走街串户之时,听到人家窃窃私语。仔细一打听,这才得知街坊里外流传着舒玉与卫若兰的轶事。其情节之香.艳.露.骨,简直堪比j□j了。王嬷嬷大吃一惊,事关自家小姐的清白,也顾不上催租子了。赶忙一路打听起来,几乎人人皆知。又听一个千户的夫人说,这段子已经在金陵的夫人们传开了。

    王嬷嬷赶紧问,是谁嚼舌根,说了这么不中听的话。那千户的夫人说,而传出这段子的人物,原本是扬州当地一个小官的姬妾。那妾原本在林家做活儿,知晓其中内情。后来做了小妾之后,深闺寂寞,就说这些段子来取悦夫君。后来被一位与林家有交情的官儿知晓了,命那人休了这小妾,又将她赶出了扬州。再请了扬州官僚一顿,让各户人家的夫人管好自己的嘴巴。别听信了道听途说,否则日后有的苦吃。

    本来这事儿就该停了,哪里知道,这大户人家的丫鬟婆子众多。俗话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不知哪个多舌的,就将这话儿传到了民间。近来又有骚客将其改编成话本《玉兰春梦》,供勾栏瓦肆上演。所以弄得是满城皆知。

    王嬷嬷大吃一惊,赶到了最近的一处瓦肆。打听了下消息,果真有个《玉兰春梦》在流传。又听了两句“春兴勃然,玉体横阵。”讲的是舒玉与卫若兰在林家小院私会,未婚男女互相爱慕。就做那夫妻之事。简直是败坏礼法,无耻之极。

    王嬷嬷差点吓昏过去:如此淫诗荡词,居然用来形容自家小姐?!老脸一张都红了。知晓这事儿不得了了,赶紧回来禀告了黛玉。黛玉比王嬷嬷更为惊讶:她本来知晓瑞心造谣一事,又闻听冯紫英前几日宴请扬州官僚,席间不断暗示阻止谣言。意在为好友卫若兰洗清了污名。反本以为冯紫英插手,这谣言就不攻自破了。哪里知道这悠悠众口之利害,想到姐姐一世清名,毁于一旦。更是急得心火上攻,顾不得歇息。就闯了进来。

    “我当是什么事,这种情形,早已经料到了。”舒玉不以为意地放下茶盏:君不见,有多少美女明星死于留言之下。好歹是个二世人,当她想不到?!又看黛玉哭的下气不接下气,就让洛兰先行服侍她歇息。让雪雁守在门外。再去探望林如海。到了大房寝室中,只见林如海的气色好了不少,再问大伯几句,也不糊涂。这才稍稍放宽了心,又看房中一株佛手花已经凋谢,叶色枯黄。暗暗惊讶这中药的寒效果真不得了。

    回到房间之后,看黛玉已经止住了泪。这才细细询问其中的波折。黛玉一一说了,然后谈及自己的爹爹如今卧病在场,不能为姐姐做主。甚是戚戚然,又恨恨道:“姐姐,你看到房中那株佛手花了罢:我用药汤浇灌了几日,就畏寒而枯了。要是爹爹喝下这劳什子,身子哪里撑得住!”说完,忍不住眼泪扑唰唰而下,用帕子拭了又拭,哭泣道:“三婶欺人太甚,不如告诉三爷这回事。谅三爷也治得住她!”

    “傻丫头:若是姐姐手上有证据,肯定跟三叔说了。可是……”可是沈倩掌管家中大小事务,做事向来滴水不漏。她该拿出什么证据证明她如此做过,好让人信服呢!左思右想,只能从她身边的人下手。那两个彩字辈的丫鬟跟着她,也是个口风甚严的;秋姨娘是个极品小三,与她联手节操就丢了。辛姨娘因为感念沈倩待书玉不错,也算是死心塌地。其余的嬷嬷,都是一问三不知。思来想去,只能先从灯儿身上下手,虽然天色尚早,但是忖度三爷此时也该起了。便让人将灯儿喊到跟前。

    不一会儿,灯儿到了。弱质芊芊,秀色可餐。举手投足,似翠柳之醉熏风。舒玉知晓她最近得宠,有些不安:怕这又是一个厉害的角色。日后也会弄得家宅不宁,又转念一想:沈倩与三叔形同陌路。秋姨娘如此手段,不来这一招小妾争宠。怕家中已经出了血光之灾。以毒攻毒,方能两毒具消。便邀灯儿入座。又让众人下去,连黛玉也一起赶了出去。口中只道:“我请灯姨娘叙旧,你们这些木桩子杵着做什么,快快下去。”

    灯儿看舒玉如此礼遇,心中大慰。问道:“大小姐请我来,所为何事?”舒玉淡淡道:“只是今日听说了一些事,有些不安。所以特地来提醒一下姨娘。”口风一转,却是微微笑道:“也只是道听途说的流言。我从来不当真的。只是怕那些嚼舌根的小人传了出去,于你,于我林家都是大祸临头。所以不得不请你来详谈。”

    灯儿心中一惊,连忙问道:“何事?!”

    舒玉早就听系统说过:秋姨娘早年草芥人命的事儿。其他的不消说,那收养她的婶娘一家死于非命。这事儿就跟秋姨娘与灯儿脱不了干系。料想自己久居深闺,这事儿只能推在了沈倩头上。就简明扼要道:“三婶最近让几个嬷嬷,去了你们的老家,去查一户黄姓婆娘一家。说来也好笑:这一家人曾经收留过秋姨娘与你。不过早就在十年前丧生于一场大火之中。你说:三婶没由来调查这事做什么!”

    短短几句话听下来,灯儿犹如五雷轰顶!顿时耳聋目眩,想那一夜火光冲天……冷汗涔涔而下。再想沈倩的手段之阴损。一下儿冷得如坠冰窟,一下儿热的简直如处烈火之中。五内俱焦塞住了。正惶恐不知所措时,看到舒玉亲切的目光,立即握住了她的手——一只温柔的手,像是立即有了主心骨。这才慢慢镇定下来。颤巍巍开口道:“没,没想到三婶居然有此居心。难不成,怀疑那黄婶娘之死与我有何干系?!”

    “谁知道呢!听说纵火的元凶至今逍遥法外。”舒玉知道:灯儿不过在这件人命案中担当了一个通风报信的小角色。但是她不过是一个出生寒微,目光短浅,尚且有些良心的丫鬟。做下这件事,以为是一生的罪孽。便添油加醋,将沈倩如何派人去调查,自己又如何得知说了一遍。其实就将沈倩派出去联络收租子的婆子诬陷了进去,谅灯儿知道自己久居深闺,外边绝无人手调查,能得知如此之多。所以说完了以后,灯儿已经对沈倩暗中查访陈年命案之事深信不疑了。只是怔忪着,不知如何办才好。

    良久,灯儿才幽幽叹息一声,六神无主地盯着舒玉:“请大小姐赐教。”

    舒玉道:“这事,我是插不上手的。是非定夺,都在三婶的手中。我不过看着她如何布置这一步步棋子,除掉眼中钉罢了。”说完,甚是悠闲地要送客。灯儿立即跪了下来,哭道:“秋姨娘未出阁之前做的事,我都是一知半解的。大小姐,您千万不要认为我与那秋姨娘是一伙人。我待她如此忠诚,到头来,她算计我年逾二十不嫁。咱们的姐妹情谊已经到头了,现在我是大小姐的人,是三爷的人。请大小姐帮帮我,将那秋姨娘与我脱了干系!灯儿日后有个一子半女的,必定让他感激大小姐的恩德!”

    “你说这话儿,可是折煞我了。”舒玉道:“要阻止沈倩,也很简单。只看你有没有这个狠心!”灯儿本性不坏,但是锦衣玉食的日子已经过惯了。一想到从前当官妓的辛苦,简直是心惊肉跳。也顾不得其他了。立即凑了过来,磕了三个头。坦然道:“求大小姐救救我,日后做牛做马,也必定报答您的恩情!”

    “谈不上什么恩情。只盼望你好自为之,恪守做妾的本分。不得越位,不得存不该想的心思。如此,我才能为了家宅安宁,为你谋划。”

    “大小姐,您知道的:秋姨娘霸占了三爷这么久。主母已经与他无半点情谊。所以我才敢上位,也算是压制那秋姨娘不将三爷带坏了。至于主母之位,我是半点心思都不敢存。只盼望三爷好,日后我的孩儿也好。”灯儿抽泣道:“我出生寒微,自小没了娘亲。盼望日后吃饱穿暖就够了。哪里有不本分的心思!”

    “记住你今日的话,否则谁都帮不了你了。”舒玉这才悠悠说道:“办法也不难:去买几个柿子,几只螃蟹。让厨房做好,然后与三爷一同吃下。如此吃了几天,你们两个必定卧病在床。然后我出来说三婶因妒生恨,故意弄相克的食材陷害你们……”

    灯儿一惊。

    舒玉继续道:“这条计策也不用急着实行,大伯还卧病在床。万一你们两个病倒了,沈倩一手把持后宅,反而对我不利。所以只能等大伯能起床处理事务了,再慢慢实行不迟。不过有件事倒是能解燃眉之急,大概半个月后就能奏效:十日之后就是刘娉婷与沈渭的大婚。你作为沈倩的左右手,也可以随她归宁参与侄儿的大婚。在沈渭刘娉婷成亲当日……我要送沈家一份大礼!让她尝尝人言可畏的后果!”

    灯儿抬头看着舒玉,少女的眉宇之间隐隐然有一股戾气。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一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长姐不易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方不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方不败并收藏[红楼]长姐不易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