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长姐不易做 > 第62章 洞房

第62章 洞房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花轿出了城,林如海携着众位家眷送舒玉,真是看了一回,又望一回,直等去得花轿无踪无影,方大哭一场。老少互相搀扶着回去。又过了数日,舒玉一行人方到京城地面。正逢天下大赦,普天同庆。京城内外一片欢声笑语。

    隔日,就是冯家吉期。诸王妃、勋戚,命妇听说冯将军之子冯紫英娶妻,都念着他在几个月前的平叛中表现突出,现在是皇上面前的红人,所以要来瞧瞧,并送上一份贺礼。因此前来冯家贺喜的女眷,排场之大,都胜过了以往的那些王子娶亲。冯家为了照顾周全,照前叫了十几班好戏,内外唱戏宴客,还添了梨香院的两班,日日夜夜不间断地上演好戏。除了戏院之外,冯家的园内还铺设了芙蓉阁、锦绣堂两处用以招待宾客。只有当年为老太妃省亲的别墅门不开。林家迎亲的人看到了这个排场,也甚欢喜。

    虽然林家素来节俭,但是一些上年纪的婆子,嬷嬷们,当年在老夫人面前伺候着,见识过一二品的官吏娶亲的场面。又见识过贾敏出嫁时候贾家出的排场,因此心中不免要比较。这厢比较来比较去,还是数舒玉出嫁时候的排场最大。不禁有些感叹:一个没爹没娘的女孩儿,能嫁入这等品级的人家,那是三世修来的福分。又怕舒玉是个福浅之人,将来消受不了这等荣华富贵,或是与丈夫生了隔阂。

    就在婆子嬷嬷们小心脏纠结成疙瘩的时候,当事人却很淡定。

    舒玉走下花轿之时,看到地下铺着一条红毡条。毫不忐忑地踩了上去,厚实感适中。看来料子不错。纤手提起,瑾儿连忙接过来,十来个贴身伺候的婆子陪在左右,还有二十四名丫环提灯,将她这个新嫁娘按照规矩,一步步慢慢地送入洞房。冯紫英没有回来之前,舒玉自个坐在新房中枯坐半晌,听着外面的吵闹声越发习惯了。又觉得周围都是红光,不禁想要将红盖头揭下来,看一看这新房什么个模样。

    就在这时,外面的喧嚣声忽然大了起来。知晓闹洞房的一行人来了,舒玉连忙将双手放在膝盖上,以小学生见到校长的姿势坐直了。

    她细细聆听着,不一会儿听到纷沓而至的脚步声。然后是一拥而上的开门声……笑声……还有冯紫英应酬的声音……

    不知不觉间,面前的红盖头就被掀开来了。舒玉再睁眼看时,首先看到冯紫英有些醉醺醺的脸颊。再往后看,十几个熟人,十几个陌生人。满屋子都被站满了。还在心中默默盘算着如何称呼的时候,舒玉忽然发觉有些不对劲:为何刚才还闹哄哄的,这一掀开盖头,大家都安静了?!莫非她脸上有奇怪的东西?!、

    忽然有人喊道:“冯公子,你这是金屋藏娇哇!好端端一个王昭君,怎么被你这个单于给摊上了?不行不行,再罚一杯酒。你和新娘子都喝!”

    接着又是一大票劝酒的声音。无不都是赞叹新娘子如何漂亮,冯紫英如何抱得美人归。所以要罚一杯。舒玉倒是不介意喝酒,只是介意这群人的眼睛长在什么地方:今日一早,那些化妆的婆子就来折腾她了。光是刮脸一道程序就是半个时辰,又抹上了一层堪比砒霜的白粉。化完妆,她都不忍直视自己的脸蛋。结果在这种毁容妆的映衬下,居然还有人看出她长成什么样。只能说原来京城惊悚的女人很多。

    不管他了,喝酒!舒玉刚举起一杯酒。一只手就拦了下来,抬头一看,冯紫英用眼神示意我来代劳。舒玉知道他醉了,又不能当众驳了丈夫的面子,就将酒给了他。自己又不能太面无表情,就以袖掩面,好当得起“娇羞”二字。

    好不容易罚完了酒,冯紫英非常不客气地送人了。几位嬷嬷还想要嘱咐舒玉几句。一则因冯紫英此时要送客,二来当着冯家的丫头们在跟前,只得忍耐不说了,随着众人散去。冯紫英又叫小厮们按照寻常的夜班把守好府邸上下。

    等一干事情做完了,冯紫英这才来亲近舒玉。

    感觉到一双坚实有力的臂膀将自己搂住了,舒玉脸颊发热。推了推身上的男人,简单明了一句话拒绝:“你喝了酒,酒醒之后再说。”

    冯紫英笑道:“你看着我的眼睛,是不是喝醉了?”

    结果醺然醉意之下,男子的眼眸中一片清明。舒玉立即知道丈夫是个海量,没了脾气。只能问道:“刚才,怎么忽然间安静了下来?我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么?”一边说着,舒玉一边摸了摸脸,也没发现什么异物。只怕胭脂口红不小心抹开了。那就是一幕惊悚剧了。而且那样的话,丢脸也就丢大了,真心伤不起。

    冯紫英笑道:“没听别人说你很好看?”

    舒玉道:“奉承话谁都会说。脸都涂得自己认不得自己了,还有什么好看不好看的?”

    冯紫英不禁莞尔:“的确看不出你原本的样子了。这样也好,省得那些老大哥,小老弟非要一睹你的庐山真面目。我还不舍得别人看你。”

    舒玉正襟危坐:“说正经的。”她可不好糊弄。

    冯紫英也正儿八经道:“大概是因为你的眼睛比较好看。看过画中的王昭君了么,出嫁单于途中,就算以纱布蒙住了半张脸。露出的另外半张脸就有沉鱼落雁之美。你也一样,只凭这双眼睛,就赛过很多美若天仙的女子了。”

    舒玉道:“我不懂。”假如她没有自恋的话,这张脸完全是遗传了父亲的一些特征。简而言之:脸型好看,皮肤细嫩,一双丹凤眼,还有个美人尖。虽然在扬州这种风月之地的官宦人家,摊得上数一数二。但是到了京城,那些烟花巷陌的头牌们,就不信能比她不好看。那样就对不住男人们都长得这么好看的古代世界了。

    冯紫英赏了一个鼻子:“就是你的眼神很好。虽然娇而不媚。是个有福气的。我的那些朋友,都是看惯了风尘,估计他们也从来没有看过你这样的女子……”

    舒玉赶紧道:“打住,咱们两个聊这个干什么?好话留着以后慢慢说,时候不早了,还是早点睡吧。”说完,不管不顾往大床里面一躺。想来冯紫英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不会勉强自己的。舒玉就在各种自我安慰中开始召唤周公了。

    不料冯紫英道:“坐了一天的轿子,你怎么就累了?哪里累到了?”

    舒玉随口接道:“我腰疼。”

    话音刚落,冯紫英的手就放在了她的腰上。指腹隔着一层布料,摩挲着女子的肌肤。仿佛很享受似的。舒玉抗拒不得,只能盼望他摸完了事。但是冯紫英显然意犹未尽,因为他翻过了自己的身子。舒玉一句:“你做什么?”尚未说完,唇齿就触及到了男人火热的身体。她闭上了嘴,闻到熏人的酒味。知晓这是夫妇之间该做的事情,但是事到临头了,能不能接受那是另外一回事——理论与实践毕竟有代沟啊!

    就在舒玉欲拒还迎的时候,冯紫英已然“天赋寻常”地脱下了自己的衣物。接着再脱她的衣物。红烛光下,大红衣裳被一层层褪去,露出少女凝脂般雪白的肌肤。不知不觉中,男人的呼吸不稳了,连带着动作都有些粗鲁,三两下就把舒玉衣裳全数褪下,扔到一旁。此刻,少女的*完全呈现在他的眼前,寸寸肌肤皆如初放的梨花般娇嫩。

    他的手略带着点薄茧,轻柔地抚摸着少女的每一寸肌肤,触手所及都是宛如丝绸般的顺滑触感,居然如此的精致水灵。仿佛储满了温暖。

    舒玉有些恍惚了,兀自咬紧牙关忍受着。感觉到男子在抚摸着自己的身体。而且那么专注地看着自己。等到手指下移之时,到底忍不住呻.吟一声。出.口之时,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声音怎么如此娇媚?!却不知雪白身子上慢慢腾起的红云朵朵,宛如桃花般艳丽绝伦。上面的冯紫英,只觉得身下的女子太可爱了。

    不知不觉中,冯紫英的两根手指摸到了少女的胸部。舒玉的胸不大,正好够他一掌握住,温顺可爱的宛如小小的白鸽在手掌心安眠一样。他忍不住低头亲吻着她挺起的酥胸,手指还意犹未尽地挑逗着她的身子。舒玉到底忍不住了,努力推开身上的男子。不料男子的牙关一紧。舒玉痛呼一声,连带着半边都身子颤抖起来,然后她睁开剪水双眸,含情脉脉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感到有烙铁般的东西抵在她的大腿上。

    舒玉本以为心智这玩意已经被锻炼出来了,但是事到临头,却是控制不住了。不过短短片刻,就被面前的男人弄得不知所措。她只由得他在股掌间挣扎。男人在那方面真的有天赋,冯紫英的一举一动,或新奇刺激,或带着火焰般的侵占。每一次动作,都能带给她一种灵魂深处的甜蜜与颤抖。不知不觉中,舒玉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已经软了下来……

    就在这时,男人毫无防备地覆上了她的身子。

    “痛!”舒玉惊呼一声,身体像是瞬间被撕裂一般。这疼痛刺激得她灵台短暂的清明。仿佛黑夜中出现了一道闪电。片刻之后,又堕入一片漆黑的深渊。男子在她的身上驰骋不已,仿佛脱缰的野马一样。毕竟是未经人事的处子,她疼得j□j,双手紧紧攀住男子的肩膀,试图减缓他的动作。但是她的这个举动,让男子仿佛受到了鼓励一般,动作反而更加急促。一阵一阵的疼痛传来,直至她的眼泪滑落眼眶,男子才停下动作,轻柔地吻去她的眼泪,然后再次加速冲刺……春晓漫长,一刻千金。

    作者有话要说:各种无节操的飘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长姐不易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方不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方不败并收藏[红楼]长姐不易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