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花招 > 小花招

小花招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白看了我一眼,有点慌张地一跃,就跳进了我的怀里。

    外面有声音不断地传进来,是妈妈和奶奶的声音,两个人似乎在争辩着什么,从阿白的眼神里我也可以断定又是一堆鸡毛蒜皮的事情。大人们就是怪,什么事情好像都要分出个对错,有时候还不如小孩子,其实争了半天又有什么用,不还得在一个屋檐下吃饭睡觉?我和阿白从来就不吵,从爷爷把它捡回来的那一天起,它似乎就要死心塌地的做一个听话的小猫咪,无论我高兴还是烦恼,它都会静静地看着我,做出一副很懂事的样子。我喜欢阿白。

    我趴在窗户上向外张望,阳光透过枣树的叶子,把院子照得斑斑驳驳。树上的枣子大部分都红了,有一些蜜蜂在枝叶间穿梭忙碌。大概已经是秋天了吧,昨天我追着爷爷的屁股问他什么叫“秋高气爽”,后来爷爷不耐烦地甩下一句:你看看天空是不是很高,心情是不是很爽快啊。我抬头看了看天空,心情果然一点点好起来。

    妈妈大概很生气,脸色就像还没有成熟的茄子。奶奶不见了,可能是被爷爷拉进屋里了。爷爷真聪明,一个巴掌拍不响,似乎是永远的真理。有一次爷爷对我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多亏了你是个男孩,幸运啊幸运。我要是个女孩子呢?爷爷一瞪眼说,你有那本事吗?我吐吐舌头,抱着阿白赶快躲开。

    午饭吃得不是很好,本来大家应该在一起吃的,可是饭桌上不见了妈妈,也不见了奶奶,爷爷草草吃了几口干脆放下饭碗出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很没有意思。

    中午我睡了一觉,妈妈喊我起来的时候,我说肚子疼,一副慵懒的模样。妈妈说你怎么啦?中午不是还好好的吗?我说我怎么知道。我在炕上翻来覆去地折腾,直到妈妈慌慌张张地去找医生。

    阿白焦急地看着我,它纯净的眼神似乎想知道我的病因。我说阿白,快去喊爷爷啊。阿白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跳下炕出去了。

    医生很快就被妈妈喊来了,医生说你哪儿不舒服?我说肚子疼,头也晕,还想吐。医生说让我看看。医生粗糙的手按在我的肚子上,一会儿右边,一会儿左边,一会儿上面,一会儿又跑到下面,我的小肚子被他按得都快尿尿了。爷爷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他的眉毛紧皱,很严肃的样子。他对妈妈说,孩子怎么了?刚刚不是还好好的?谁知道呢?妈妈的声音很低,好象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医生又用听筒在我胸脯上听了半天,然后半信半疑地说,没有什么异常啊?你中午是不是吃了什么变质的食物?我摇摇头,但马上又说,是不是那盘剩豆角,好像是有一股子味的。医生说,大概是这个原因吧,先开点解毒的药,多喝点水,很快就会没事的。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又睡去的,我原来没有午睡的习惯,可现在这一折腾,竟然迷迷乎乎地睡了很长的时间,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见了妈妈和奶奶,一个在炕的这边,一个在炕的那边。我听见奶奶说,你看我都老糊涂了,为了一点小事差点误了孩子的身体。妈妈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也怨我,我就是脾气不好!

    我躺在那里,听着她们的对话,忽然觉得有些“秋高气爽”。

    我咳嗽了一声说,我要喝水。

    妈妈长嘘了一口气,你终于醒了。奶奶也凑上来,孩子,饿了吧,你看奶奶给你煮了多少鸡蛋?

    我贪婪地吃了两个鸡蛋,真香啊!

    夜幕降临的时候,我的病已经好了,我和阿白在屋子里嘻戏着,仿佛下午的事情就没有发生过。爷爷透过老花镜疑惑地看着我,后来他自言自语地说,这小子是不是就没病啊。

    谁知道呢,反正我不说,连阿白也不知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花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佛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佛刘并收藏小花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