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君后万安 > 第七章 芝兰之家

第七章 芝兰之家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七章芝兰之家

    冯晴在第二天就提出搬回钟晴宫的事。穆罗云没有反对,勤政殿毕竟嘈杂,再者也不是中宫,冯晴住在这里,其实也委屈了他。因此亲自给他挑了二十人交给不语,又把自己的侍卫亲兵分了一半到钟晴宫外守护,这才一路浩浩荡荡的地把人送回了钟晴宫。

    把冯晴安置好后,穆罗云前后转了一圈,还是觉得殿中太过空旷,索性亲自带人到了库房,在各地贡品中挑选了一些别致精巧的物件,一一在殿里摆了。一干宫人见皇帝这么有兴致,更是不敢怠慢,不过一下午的功夫,钟晴宫里就全然改了模样。

    冯晴对这些身外物并不在意,却在看到她为儿子挑选的书籍和玩物时留意翻看了一遍,仿佛能想象穆芝遥看到这些东西时的模样,不由得就展了眉,穆罗云守在一边看着,也觉得心里暖融融的。

    不过钟晴宫到底不是勤政殿,穆罗云也不能整天在这里待着,把宫殿布置好了,轻轻抱了抱冯晴:“今日有几个将领回京述职,朕去见见她们,晚点过来陪你和遥儿吃饭。”

    她这话说得理所当然,一众下人却都有些惊讶。这二十人都是常年跟在她身边伺候的,对于她的脾性可以说是再了解不过。穆罗云看着好脾气,对后宫侍人大方又体贴,宠着你的时候会让你觉得被她捧在手心,甚至跟她使个小性子她都会来哄你。但若真有恃宠而骄,与她耍脾气,甚至想要掌控她的,肯定都会追悔莫及。这些年来后宫不停有新人进来,被她宠到极致的也有,却都很快湮没了。唯有稍稍摸得清她性子的人,才能在后宫站得稳。而如今,她竟会主动对冯晴交待行踪,这实在让他们不能不错愕。

    冯晴却不在意,傍晚时分,见穆芝遥回来了,便吩咐不语摆饭,仿佛浑然忘了穆罗云临走时说的话。

    宫人们面面相觑,不知该不该提醒他,想起穆罗云吩咐过他们凡事都顺着君后的意思,绝不可违逆,也只好依言摆了膳。

    穆罗云那厢见了几个大将,又与她们叙了会儿旧,回到钟晴宫已是入夜时分了,挑了帘子进屋,就听到穆芝遥在与冯晴说话。两人见了她,便都起身行礼。

    冯晴刚在不语的扶持下站起身来,穆罗云就三步并作两步赶过来扶住了:“往后这些虚礼都免了,你只养好身子,就是朕莫大的福气了。”

    “谢陛下恩典。”

    穆罗云笑笑,坐在他身边陪儿子说了一刻钟的话,也没见人进来伺候晚膳,就喊了不语来:“怎么还不摆饭?遥儿想吃什么?”

    穆芝遥跟她每天见面,对她倒是没有那么畏惧了,一边摆弄手中的九连环,一边仰起脸看她:“我们用过了,父后让人做了薏米粥。”

    穆罗云一愣之后只得在心里苦笑,虽然明知现在的冯晴根本不会把她的话放在心里,还是有点失落,才晚了半个时辰不到,就被“剥夺”了跟夫郎儿子一起吃饭的机会。只好暗自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自作自受”,摸摸鼻子去外殿随便用了一点晚饭。一边侧耳听内室两父子的谈话。

    “谢太傅寒雪日内集,与儿女讲论文义,俄而雪骤,公欣然曰,白雪纷纷何所似?兄女胡儿曰,撒盐空中差可拟,兄子曰,未若柳絮因风起,公大笑乐...父后,什么是柳絮?”

    “是柳树叶子上白色的绒毛,等明年开春,父后带你去看,可好?”

    “嗯,那父后,这个谢太傅为什么要大笑啊?”

    冯晴似乎沉默了一会儿,才伸手摸了摸儿子柔软的长发,目光却仿佛漂浮在远方,没有落在他身上,只是轻声道:“因为她看到家中的子侄辈都十分出色,所以很高兴啊。好了,故事讲完了,你该去睡觉了。”

    穆芝遥“嗯”了一声,爬上床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果真十分乖巧地让不语领着出了门,看到靠在门边的穆罗云,还十分知礼地问了安。

    穆罗云揉了揉他的脑袋,大步走到冯晴身边,把人拥住了。她大概能猜到冯晴方才的沉默所为何来。冯家也是如王谢一样的家族,他祖母家教极严格,家中子弟都是芝兰玉树一般的人物,如今却散落在各地,早已没了当年的风光。这虽然是她母亲一手促成,与她并没有太大的干系,但却是最终在她手上形成定局的。

    其实冯晴对这件事倒是能够看开的,家族虽然不再是权势滔天,但至少家中亲人都还健在,在清流士林中的名声更是几百年积累起来的,就算是皇帝,也轻易不敢要了她们性命。只是想起儿时家中的笑语盈盈,而今各自凋零,难免走了神。

    穆罗云见他不愿说话,也不由叹了口气,把他抱紧了些:“也好些年了,你若是想见她们,朕让她们都回京吧。”

    冯晴愣住了,他和穆罗云相处的时间不算长,从嫁给她到自囚于钟晴宫,满打满算也就四年时间,但他满副心思都是围着穆罗云的喜怒哀乐转的,对穆罗云的了解绝对不算少,也知道穆罗云从来不是一个会为男人改变意志的人。

    穆罗云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只是笑着在他眉梢亲了一下,自己解释了自己的行为:“其实此一时彼一时,母亲在时几个藩王动荡,士林多有闲话,才不得已敲山震虎。如今天下太平,很该有个清流领袖的。放心吧,朕没有什么别的目的,只是不想看到你难过。不过这事得慢慢来,朕记得你跟你三姐最亲,过两天就先把她调回京来。”

    她一个人自言自语似的说着,指尖在他弯弯的眉上轻轻描摹:“你好好地养身子,等过几年,朕一定还你一个芝兰玉树满庭芳的冯家。”

    冯晴始终沉默着,只觉得脑海里一片乱七八糟,心中像是被无数铁蹄踏过,震颤不休。忍不住伸手压住了心口。穆罗云伸手覆在他手背上,像是在安抚他的情绪,哄道:“太晚了,快睡吧。”

    冯晴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但他睡得极不安稳,耳边一会儿是呼啸的风声,一会儿是幼时家中朗朗的读书声,想要喊出声,却好似被人堵住了喉咙。想要翻身,手脚却使不出一点力气,整个人都陷在无法自拔的困境里,难受得恨不得立刻从这个躯体里离开。

    穆罗云早已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不敢叫醒他,也不敢放任他这样,见他身子冰凉,索性抱着他翻了个身,让他趴在自己身上,手脚并用的抱紧了他,在他耳边哄着:“别怕,只是梦。有我在呢。谁都伤不着你。”

    她自小骑马射箭样样精通,体质是极好的,即使是大冬天身上也是暖洋洋的,冯晴被她这样抱着,仿佛整个人都飘了起来,趴在暖烘烘的云朵上,方才被压抑和折磨的感觉一下子去掉了,仿佛真的好过了很多,慢慢舒展了眉头,甚至闷闷地哼了一声,像被逗弄舒服了的小猫。

    穆罗云听见这一声轻呢,竟觉得心里一下就被填满了。睁开眼看看他,冯晴大约是觉得暖和,凉凉的腿不时往她身上蹭。穆罗云被他磨出了十分的情丝,却不舍也不敢对他有什么动作,只得苦笑,强自压抑下去。

    这一夜两人睡得都不好,宫人叫起的时候穆罗云连声制止了,把他安顿好了,才轻手轻脚地爬起来,让人伺候着换上了龙袍,一边嘱咐不语:“君后昨夜歇得不好,别扰了他,有事也等他醒了再去回。”

    不语有点迟疑,今日算是君后第一次在钟晴宫召见后宫侍人,冯晴昨日特地吩咐过他,今日不可怠慢。

    穆罗云见他这样,便朝他招了招手,把人领到外间:“怎么?”

    “君后昨日吩咐过,今日要早些叫起的。”

    “为何?”

    “四位君侍和从侍们,还有几位小殿下都要来请安。”

    不语跟在冯晴身边最久,也最能明白他的心意,知道他既真的打算重掌凤印,肯定不会再让旁人轻视。穆罗云听他说完,也猜到了大概,想了想,到底是妥协了:“早上天凉,备厚一些的衣物。哎,算了,你去找浅娘,就说朕染了风寒,今日早朝就免了,有本要奏的去御书房等着,朕晚点自会过去。”说罢也不再管他,进屋取了暖炉上烘热的衣裳,俯下身喊冯晴。

    ~~~~~~~~~~~~~~~~~~~~~~~~~~~~~~~~

    日更中~~

    打滚求包养求撒花。。

    很久木有写文了。。前段时间爬墙萌了个三次元CP。胡歌X袁弘。然后在鸡血这一对的时候。终于把游戏A了!!

    于是回来码字。。想了好久没想到要写神马类型。然后某天跟基友聊天。忽然说到宠文--。。我就狗血地。。。一晚上写了三章。。。

    所以,这篇其实就是没啥太大情节的甜宠文。。傻白甜吧大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君后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意忘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意忘言并收藏重生之君后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