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君后万安 > 第八章 皇帝也会吃瘪

第八章 皇帝也会吃瘪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八章皇帝也会吃瘪

    冯晴觉得自己这一觉睡得太漫长太疲倦了,以至于醒来的第一眼对上穆罗云,竟也觉得松了一口气,转头微微眯了眯眼去看窗外的晨曦。

    穆罗云帮他换了衣物,又陪他用了早饭,最后索性抱着他坐了下来,他脾胃弱,偏偏又不像旁人可以饭后散散步消食,穆罗云怕他积食胃胀,手掌便隔着衣服按在他腹上轻轻揉着。

    冯晴对她这么晚了还在钟晴宫待着有些莫名,倒是主动开了口:“陛下不去上朝?”

    “天冷,左右也没有什么大事,让她们等会去御书房奏事就行了,”只要他肯说话,穆罗云都是高兴的,低下头来笑着回答了他。

    “烦劳陛下放我下来,”冯晴并没有劝阻她,甚至并没有在早朝的问题上多停留,只看了看他的手:“这般太不成体统了。”

    穆罗云舍不得违逆他的意思,只好吩咐下人拿了靠枕,让他倚着坐下了,自己也坐正了身子,这才吩咐不语让后宫众人进来请安。

    比起前几日重阳宴时,天气已经转凉了许多,不少侍人都换了厚重的衣裳,一进屋都被扑面而来的热气弄得一愣,再看到皇帝在上方端坐着,心里也不知是酸楚还是高兴,规规矩矩地上前请了安,按着位份依次坐下了。

    冯晴原以为穆罗云留下是有话要说的,等了片刻,她却只顾盯着自己瞧,索性也就不再管她,朝众人看了一眼,吩咐宫人们上茶点:“多年未见了,也不知你们各自喜欢什么点心,就让厨房每样备了些,都尝尝吧。”

    虽说众人心思各异,与他更是没什么可以聊的,但能在后宫站住脚的,毕竟都不是蠢人,冯晴开了个头,话题便一路热热闹闹地扩展了开去,连穆罗云都似乎听得津津有味。

    不一会,除了尚在襁褓中的四皇女和五皇子,其他几位小殿下也都到了,由大皇女穆疏风领着向穆罗云和冯晴请安。冯晴略略坐直了一些,让人给他们都设了座。穆罗云却朝穆芝遥招手:“遥儿,过来。”

    穆芝遥这半月来每天都和她一起用膳说话,对她亲近了许多,听到她唤自己过去,也不怎么害怕了,腻到父亲身边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喊了声:“母皇,父后。”

    另外几个皇女皇子年纪都不大,见母皇对他这般亲近,不由露出了羡慕的神情,从前最受穆罗云宠爱的二皇女穆疏芷更是掩不住一脸失落。

    温子墨却始终维持着柔柔的笑,替女儿擦掉了沾在唇角的点心屑,又和善地给另外几个孩子擦手。

    若是以前,他这般慈爱温柔又不做作的举动九成九能够赢得穆罗云的好感,但如今看在她眼里,却只觉得十分可笑,眼看冯晴到底还是不耐久坐,支撑了一会便靠回了枕上,穆罗云便站起身来:“时辰不早了,朕要去御书房议事,孩子们也要去上书房,你们都早些散了吧。”

    众人本来就没什么可聊,只是在她面前不得不勉强做出其乐融融的样子,她开口叫散,自然是十万分的愿意,千娇百媚地向他们跪了安,三三五五地出去了。

    穆罗云还记得昨夜对冯晴的承诺,与几个重臣阁老议完了事,就提出了让冯秀回京主持国子监的事。

    她早已大权独揽多年,这又算不得什么大事,何况冯秀的才学的确是一等一的,几个阁老虽有点疑惑她的用意,却是都没什么意见,旨意很快就发了出去。穆罗云想到昨天回去得稍晚就只能吃“剩饭”的事,手下不由得加快了批折子的速度。紧赶慢赶出了勤政殿,却见温子墨一袭云锦披风,独自站在梅树下。

    “你怎么在这?”

    “陛下,求您救救方从侍。他要生了。”

    温子墨一见到她立刻跪了下来,眼睛红红的,脸上还有泪痕。穆罗云一愣,她如今膝下有四个女儿五个儿子,早已没了第一次做母亲时的激动,见温子墨哭得梨花带雨的,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奇道:“既然要生了,让人传太医就是了,你这么哭哭啼啼的做什么?”

    “陛下,臣着人去了太医院,可是太医院说方从侍在软禁中,没有君后的懿旨,她们不敢擅自踏入他宫中。”温子墨闻言眼泪掉得更急,咬着唇哽咽:“可是方从侍似乎、似乎是难产了。求陛下救救他啊。”

    因为跪着的缘故,温子墨一直仰着脸看她,楚楚的面容在寒风里显得格外惹人怜爱,穆罗云若不是已知道他并非如表现出来的这般温顺良善,大约真要为他这番举动对他添几分柔情蜜意。

    她这几日一直对自己不冷不热,温子墨这样做原本还有些没底气,但见她一直看着自己,便多了几分自信,膝行到她跟前,哭着哀求:“就算他有什么过错,可他腹中的孩子何辜,臣不忍见陛下的血脉......”

    穆罗云原本以为太医院是因为她上次发作了方容而轻忽他,倒还有些过意不去,她对方容虽说不上有什么感情,但也没多少憎恶,何况他肚子里的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因此伸手扶了温子墨一把:“起来吧。既如此,你去钟晴宫禀过君后便是。”

    温子墨却不肯起来,反倒是一头磕在地上:“陛下,臣和李君侍去求见,都被钟晴宫宫人挡在了门外,只说君后身体不适,不想见人。若是君后肯见臣,臣又岂会来惊扰陛下。”

    绕了这么一圈,其实就是要暗指冯晴心狠手辣,不肯下旨宣召太医为方容接生。穆罗云明白了他意思,眼里飞速地闪过一点嘲弄,转头吩咐了浅娘去太医院找人,索性也不让他站起来了,只是冷下声音“嗯”了一声,甩了甩袖子径自走了。

    温子墨听到了那声冷哼,心中不由一喜,他自认对穆罗云颇为了解,宠爱的人争风吃醋,偶尔闹出点小事来,她会当做乐趣,一笑了之。但若是涉及加害子嗣,试图影响朝局等,绝对是触到了她的底线的。见她离去的方向正是钟晴宫,忍不住弯了弯唇。不出他所料的话,冯晴这次定会栽个大跟头。

    穆罗云的确进了钟晴宫,冯晴却并不在屋中,而是搭着毯子坐在廊下。余晖落在他身上,让他整个人都显得十分柔和。见她走过来,便侧过身向她躬身行了个礼。

    穆罗云在他身边坐下来,捉了他的手合掌捂着:“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坐着?手这么凉。”

    冯晴动了动手指,奈何她握得紧,他也就不再徒劳,随她握着。穆罗云这些日子以来早就练就了自说自话的厚脸皮,见他不反抗,干脆把他环住了:“天越发冷了,往后可别出来吹风。受了凉晚上又该睡不好了,昨晚上朕都被你吓着了。”

    她一边说一边埋头在冯晴颈边亲了两下,一抬头就见穆芝遥领着几个宫人,拿着风筝从花园里一蹦一跳地过来,这才知道冯晴是坐在这里看儿子玩耍的。

    穆芝遥也远远地就看到了她,小跑着过来给她请了安。冯晴见他跑得鼻尖上都渗出了细汗,红扑扑的小脸上不知哪里蹭来的灰,便伸手在他鼻子上刮了一下:“脸上都弄脏了,花猫似的。”

    他声音很轻,也很温和。穆罗云却想起来他昨天夜里那软侬的舒服的呢喃,心道儿子像花猫,可你倒是比猫儿还要招人呢,心里像是被挠了一下,也不管有没有下人在,在他和儿子脸上各亲了下:“走了,回去吃饭。朕今日可是特地赶回来的,免得君后不给朕留饭。”

    她选到钟晴宫的宫人各个都是人精,自然知道她是在逗冯晴的乐子,纷纷极给面子地掩口偷笑,冯晴没什么感觉,正要不语扶自己起来,就被穆罗云抱在了怀里,凑到他耳边轻笑:“这么多下人呢,好歹给朕个面子,笑一笑嘛。”

    冯晴只觉得她说话的时候耳边全是热气,愣了一下,就看到她低着头看自己,眼里都是笑意。穆罗云本来也没指望他能回应自己,虽然屡次碰了壁,也只是轻轻把他安置在椅中,一边吩咐传膳。

    冯晴的晚膳从来都是一碗薄粥,多了他的脾胃也承受不了,太医们只得想方设法在把各种药材熬进粥里,还得注意着不能让他虚不受补,实在是愁白了头。穆罗云看他吃得毫无胃口,只得跟儿子商量,两个人一唱一和地说话逗他开心。

    冯晴听他们说了一会,在她第三次试图借着儿子让自己说话的时候,终于对着儿子点了点唇。穆芝遥便乖乖闭了口,甚至还偷偷扯了扯穆罗云的袖子:“父后说过,食不言,寝不语。”

    穆罗云顿时尴尬地说话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再看冯晴云淡风轻的样子,只好埋头吃饭。眼角正瞥到浅娘在门边悄悄与不语说话,顺势转移了话题:“你们俩在那嘀嘀咕咕什么呢?有事就过来回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重生之君后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意忘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意忘言并收藏重生之君后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