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君后万安 > 第二十四章 可缓缓归矣

第二十四章 可缓缓归矣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十四章可缓缓归矣

    柳玲的娘家也是诗书世家,当初门第虽不及冯家,在士林中也是颇有名望。他这个表弟刚过十六,名唤柳瑜,也是自小习诗书,学书画。性子却与柳玲十分不似。

    柳家借着来看柳玲的名义把他送来冯府“小住”几日,他倒是全无尴尬不适,跟着柳玲进来请安,也是大大方方的。

    冯晴仔细瞧了瞧他的容貌,五官都十分出色,难得的是秀雅之中又透着几分聪慧灵动,说笑起来便全是和气欢喜,回话的时候也落落大方,十分机趣。即使抿着唇的时候嘴角也有个微翘的弧度。浑然一个不知忧愁为何物的少年。

    这样的容貌,又有柳家的疏通,即使柳家不来求他,也是绝不会落选的。穆罗云既是应承过柳玲,此刻便问清楚了他的姓名,叫不语记下了,又对柳玲道:“你放心吧,这事我记下了。”

    这件事冯晴并未与父母和冯秀说起,家中旁人也只当柳瑜是舍不得柳玲才住下玩几天,自然待他十分和气,也都很喜欢这个懂事知机又喜欢逗趣的孩子。

    转眼冯晴已是在家住了半月,等到了第十五日,穆罗云果然如那日所说,亲自来接他回宫。只是这回不再是微服,而是用了整副的帝王仪仗,浩浩荡荡往冯府来。

    仪仗出了宫门就有人来报与冯秀知道,冯秀和冯家二老都是一惊,立即吩咐了大开中门,一家上下拥着冯晴候在门口。

    冯晴居中,两边分别是冯母和冯秀,后一排是冯父柳玲和几个侧侍,柳瑜则站在柳玲身后半个身位。

    穆罗云还没下御辇就看见了冯晴,他披着一领紫貂披风,半张脸都埋在那一圈毛领里,就这样静静站在风口里。

    穆罗云一看到冯晴,脸色都变了,浅娘才刚喊了声“皇上驾到,跪迎——”,就被她阻止了。一转眼就见她快步走下御辇,伸手扶起了冯晴,旁若无人地替他拉起了帽子,与他低声说了句话,

    身旁还跪着父母姐姐,冯晴顿时红了脸。穆罗云连忙道了“免礼”,让众人都回屋里叙话,一边转身把穆芝遥抱了下来。

    冯晴看到儿子倒是好生一愣,又惊又喜地喊了声“遥儿”。穆芝遥嘻嘻笑着过来给父亲行了礼,一手拉住父亲,一手要去牵穆罗云。

    穆罗云自然乐意至极,两人一左一右牵着穆芝遥进了门。家中自然也已布置好了,冯母请穆罗云在主位坐了下来,众人便再次上前行礼。穆罗云也不好再阻拦,只是牵着冯晴不肯放手,两人一起在上位坐了下来,和善道:“冯卿不必太过拘礼,朕只是来接君后回宫,略坐一会儿就该走了。”

    “是。”冯母口中应着,礼数却是一点不失,冯秀等几人也十分守礼。

    穆罗云也不多说,给她们一一赐了座,又将准备下的赏赐物件指给了她们。唤过穆芝遥,对他耳语了几句。穆芝遥似乎有点疑惑,但很快就笑着点点头,走到冯母冯父身边,脆生生地喊了声“外祖母,外祖父。”。

    两位老人从他出现起就猜到了他的身份,一路上早已把他瞧了许多遍,这会儿听到他喊自己,冯父已是热泪盈眶,连连应声,连一向稳重的冯母也红了眼眶。

    穆芝遥又对着冯秀和柳玲叫了“小姑姑小姑父”,这才回到穆罗云和冯晴身边。穆罗云摸了摸他的头,转头朝冯晴笑了笑:“遥儿说这么多天没见着你,想你了,朕便把他也带来了。也正好让他认一认外祖家。”

    皇帝亲自来接君后回宫,这个面子一半是给冯晴的,另一半自然是给冯家的。自然要与冯家人叙叙话。

    大人说话小孩子不喜欢听,穆芝遥在冯晴身边乖乖坐了一会儿,就开始东张西望起来。冯晴平日在宫里对他教导严格,但此时既是在家中,便不愿太苛责。朝不语招了招手,小声吩咐道:“你带小殿下去花园玩会儿吧。”

    冯府的花园虽不如御花园大,但胜在别致精巧,穆芝遥在园子里逛了一会儿,就止不住好奇,这里看看,那里瞧瞧。不语带了几个宫人一路跟着他倒也自在,待他逛累了在亭子里坐下来,就笑眯眯地上前给他擦了手,嘱咐冯府的下人去取些点心来给他吃。

    穆芝遥虽是逛累了,新奇感却没怎么消退,一边吃点心,一边还在四处瞧着,指着路边的落叶,好奇道:“那个叶子真好看,像扇子一样。”

    不语瞧了一眼,认清那是银杏叶子,正要与他说,却听到一把清脆的声音道:“这是银杏叶子。”

    不语皱了皱眉,虽说身边侍卫众多,但视线范围里忽然出现一个不怎么熟悉的人,还是让他多了一点警觉,待看清来人后,才算松了口气,冷淡道:“柳公子,你怎么会在这?”

    他话音里的不喜虽不明显,但柳瑜还是听出来了,却是并不怎么在意,依旧笑着行了礼,捡了一片叶子递到穆芝遥面前的石桌上。

    穆芝遥不认识他,只是礼貌地点了点头:“谢谢你。”

    柳瑜朝他笑笑,正要行礼告退,却见身边所有人都跪了下来。转过身才知道是穆罗云和冯晴过来寻穆芝遥了,连忙也跪下来行礼。

    “都起来吧,”呼啦啦跪了一群人,穆罗云也没注意到柳瑜是方才有过一面之缘的人,只是不以为意地挥了挥手,抱起了儿子:“遥儿,咱们要回宫去了,去跟外祖母祖父道个别好不好?”

    冯晴倒是瞧见了柳瑜,但他同意让他进宫是一回事,对他刻意亲近穆芝遥却十分不喜,因此也只是朝他看了一眼,冷淡道:“给柳公子添麻烦了。”

    穆罗云这才注意到宫人中多了个生面孔,又听冯晴喊他“柳公子”,料想应该是冯秀的姻亲,便朝他点了点头,一手抱起穆芝遥,一手牵了冯晴,三人一起走了。

    虽说一家人都是在京城之中,但儿子一回到宫中,就不是说见就能见到的了。因此冯晴在门口与家人道别时,冯父把他左看右看,到底是忍不住红了眼眶,拉着儿子的手不肯放:“小九,在宫里不比在家中,你自己要好生把握......”

    “嗯,爹,我知道的,”冯晴朝他笑笑,让他放心,一边朝穆罗云看了一眼。

    穆罗云正站在一边等他,见他看过来,便朝他笑了笑,走过来伸手笑着安慰:“朕已命人准备册封诰命的事了,等册封完了,你父亲随时都可以进宫看你。”

    冯晴一愣,穆罗云已把手环在了他腰上轻轻搂着,一边道:“冯卿的夫郎本就是一品诰命,这也是原就该还了你们的。何况你三姐如今在朝为官,这也不算违例。”

    她的手很暖和,即使是隔着厚厚的冬衣,也能感受到那股暖流,冯晴心中竟莫名地有点胀,不自觉地往她身边靠了靠。

    见他这样,穆罗云早已喜上眉梢,揽着他上了御辇,又特地命人去传旨,免了两位老人的跪送之礼。才抱紧他深深叹了口气:“十五天了,朕可真是太想你了。”

    “陛下不是前几日才来过,”冯晴有些好笑,伸手推了她一下,与她打趣道:“难不成臣在家待了两个十五日还不自知么?”

    “哎,在朕心里,都不知道多少个十五日啦,”穆罗云见他心情好,也十分高兴,指了指穆芝遥道:“芝遥都怨你狠心啦,把我们母子俩一丢就是这么多天。”

    “才没有呢,明明是母皇想念父后了,”穆芝遥皱了皱小鼻子,朝两人做了个鬼脸,搂住了冯晴的一边胳膊:“父后才不会丢下遥儿。”

    对于穆芝遥的活泼和爱娇,冯晴有些惊讶,在他的印象里,穆芝遥懂事谨慎,却很少有撒娇的时候。不知这些天发生了什么,竟让他的性格开朗了这么多。

    穆罗云了然地朝他笑笑,俯下身贴在他耳边轻声道:“回去你就知道了。”一边把他和儿子都揽住了。

    皇帝要亲自去接冯晴回宫的消息早在前几日就传遍了后宫,但两人同乘御辇回宫的情景还是让不少人暗自嫉恨。只是碍于皇帝,也只好各自强作笑脸去迎他们。

    半个月过去,温子墨的身形已是有些显了,见两人携手下了辇车,便状似不经意地伸手按了按腰,笑着迎上去,领着众人道:“臣等恭迎君后回宫。”

    穆罗云倒是不含糊,说了声“都起来吧。”一伸手就把温子墨扶了起来,还在他腹上摸了摸,似喜似怒地责怪道:“不是叫你好生歇着么?怎么还是来了?”

    “陛下,臣在书墨阁为皇上和君后准备了宴席,”温子墨似是很不好意思,转头瞧了一眼众人,对穆罗云小声嗫嚅道:“大家都在呢。”

    的确,他们身后还有一众君侍、从侍,何况,这还是在钟晴宫门口。冯晴似乎也十分不悦,皱着眉看了一眼,便冷下了声音:“陛下,臣有些累了,恐怕不能相陪,要扫了各位的兴致了。”

    他说完便朝穆罗云福了福身,径自进了钟晴宫。穆罗云像是被他旁若无人的姿态弄愣了,笑容在脸上僵了下,蓦然冷下脸来,拂袖怒道:“既如此,就各自散了吧。”

    这明显的迁怒让众人都是噤若寒蝉,连温子墨也不敢再多言,与温音对视一眼,彼此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高兴,一起告退了出来。

    李敏非惯来就不是老成持重的性子,虽说在宫中磨练了多年,但到底没有温家兄弟那样不动声色的本事,见穆罗云当面发火,还是有些被吓住了。随即就有些庆幸,幸好没把自己绑在冯晴这条船上。一边朝温子墨笑道:“看来用不了多久,就要恭喜温君侍了。”

    “李君侍说什么?”温子墨仿佛没有听懂,伸手抚了抚肚子,微微抿了抿唇,才柔声道:“我腹中的孩子还有半年才出世,李君侍这声恭喜说的也太早了点吧。”

    李敏非并不说穿,只与他说笑了几句。旁边几个从侍也看得出,冯晴的性子显然并不讨皇帝喜欢,看来温子墨的地位稳固的很,心下各自也都有了盘算。

    这厢几个侍人各有盘算,钟晴宫里却浑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穆罗云冷着脸让众人散了,转头便依旧是笑意盈盈,寻了冯晴,见他正在廊下坐着看穆芝遥写字,嘴角就忍不住弯了弯:“君后,方才可是太不给朕脸面了啊。”

    冯晴听到她的声音,却并没有抬头,依旧一手握住儿子的手,认真指正他的笔画。只是回道:“陛下难道不该谢谢臣帮陛下演了一场好戏吗?”

    他的声音温温和和,因为正低着头,传出来就有些低,带着一点点笑意,几乎是立时就让穆罗云笑了起来。站在桌边看他纠正了儿子的下笔、收笔,俯下身在他脸上亲了下。

    穆芝遥“呀”了一声,丢下笔做了个捂眼睛的动作,跳下椅子笑道:“母皇,父后,我写完啦,我去找小姨和小舅玩。”

    “去吧,”穆罗云拍了他一下,示意身边的侍卫跟上去,一边握住了冯晴的手:“来,朕有话与你说。”

    “遥儿这些天是怎么了?”冯晴没有反对,他也有话要问,两人便一道在榻上坐了下来。

    “正是要与你说遥儿的事,”穆罗云知道他对儿子的事看得比什么都重,自然不会让他担心:“天青前几天回京了,还带了两个孩子回来。”

    “天青?”冯晴一愣,对这个名字似乎很陌生,想了片刻才蓦然睁大了眼:“你说的是...先皇的幼女......”

    “嗯,就是我的那个小小姨,”穆罗云点头:“她从小身子差,母皇才会把她送去天龙寺养福。你也只见过一次吧。”

    “那孩子是?”

    “是一对双胞胎,模样像是跟天青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性子却十分古灵精怪,天青不肯说他们的生父是谁,只说是她的儿女,”穆罗云叹了口气,无奈道:“朕问过她身边伺候的人,也都说不知道。”

    冯晴也觉得颇不可思议,奇道:“那方才遥儿说的小姨和小舅,就是天青的女儿?”

    “是啊,天青前两日又犯了喘症,我怕她太过劳累,就让他们在宫里住下了,”穆罗云说完,又怕他担心,连忙补充道:“她那对双胞胎机灵得很,朕与他们说话,看着也像是极有教养的,你不用担心。”

    “遥儿瞧着很喜欢他们,连性子都比平日里开朗多了。”

    “可不是么,”穆罗云也赞同:“所以我不曾拦着,等过两天,你见了那对双胞胎,定是也会喜欢他们的。”

    冯晴点点头,见穆罗云一直盯着自己看,不由别开了眼,不知为何,柳玲托付的事竟一时说不出口。

    穆罗云却不管他在想什么,伸手就把他的腰搂住了,低声叹息:“唉,满心就惦记着遥儿,什么时候肯分一点点惦记着朕,朕就欢喜死了。”

    “陛下与臣说笑呢,”冯晴摇了摇头,似乎有些无奈:“遥儿不也是陛下的孩子么?”

    “是啊,当然是朕的孩子,有时候想想,要是没有遥儿,没有冯家,你大约是再不愿见我的吧,”穆罗云无奈地自嘲。

    习惯了穆罗云的纠缠,她的低迷和颓唐倒是让冯晴有些奇怪,心里莫名跳了下,想说不是这样,但又觉得她似乎没有说错。到底还是没有说话,只是伸手在她手臂上拍了拍。

    颓废从来不是穆罗云的性格,只过了一会儿,便抬起了头,依旧是弯弯的桃花眼:“哪有那么多如果,既然老天让我们有机会重新来过,可见我们是注定要在一起的。走过去的人生已经不能重来了,不过,至少可以不再重蹈覆辙。这个道理,朕明白得很。”

    冯晴不明白她说的“重新来过”、“注定要在一起”是指她自己死过一遭的经历,只以为她说她忽然对自己转变了态度,也只是耸了耸肩,朝她笑了笑。

    这个带了点俏皮的动作,让穆罗云心中的阴影一扫而空,笑着把他抱了起来,亲了他一下:“你可别招我啊,我不想伤了你。”

    ~~~~~~~~~~~~~~~~~~~~~~~~~~~~~~~~~~~~~~~~~~~~~~~~~~

    本来想写完6000一起发的--。

    不过有点晚了。还是先更了吧。。

    加长章~~~算1.5更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君后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意忘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意忘言并收藏重生之君后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