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君后万安 > 第二十六章 和好

第二十六章 和好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十六章和好

    冯父轻轻叹了口气,也知道他虽说性格通透,却是从小就很有自己的主意,便不再多说,转了话题问他:“这个柳瑜是怎么回事?我听说,他也在今年的选秀名单里?”

    “嗯,三姐夫托了我,”说起这个,冯晴倒是十分坦白,只是关照父亲:“爹猜到就罢了,不要让三姐知道。”

    “你啊,那你可知道柳家与温家关系也很不错?”

    “我知道,不过后宫里么,就那么一回事,”冯晴笑笑,并不怎么在意:“总归要添新人的,何必让三姐夫难做呢。”

    说到柳玲,冯父也没有再反对,毕竟柳玲待冯秀是真正算得上一心一意。父子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冯父才起身告辞,一同去花园寻柳家兄弟。

    待转过回廊,还未见到人,便听到了柳瑜的笑声,声音不大,脆生生地让人听了也十分高兴。

    等到了近前,冯晴才瞧见一边坐着与两人说话的竟是穆罗云,这一来倒真是有些惊讶了。

    穆罗云见他们过来,便站起身来,指了指桌上的东西:“你们来得正好,琼州今天刚进贡的东西,朕瞧着新奇,正要让人去找你们。”

    “琼州?”

    “嗯,是波斯国那边传过来的,”穆罗云拿过那东西给他看:“比铜镜清楚很多。”

    冯晴这才看清她拿的是一面镜子,却不似平常的铜镜,而是十分光亮,在太阳下甚至有些刺眼。

    大约是穆罗云手动了一下,镜子折射的光让冯晴忍不住闭了一下眼睛,身子晃了晃,穆罗云一愣,赶紧放下了镜子去扶他:“怎么样,没事吧?”

    “嗯,晃了下眼。”

    穆罗云一边扶他坐下,一边命人把镜子拿进屋里去,想给他揉一揉额角,又有些放不下面子,沉默了一瞬,到底只是咳了一声,问道:“要不要回去歇歇?”

    “不用,我没事,”冯晴听到她迟疑的问话,反倒是笑了笑。道了别把父亲和柳家兄弟送走了。

    虽说天气还冷着,但花园里已是有了春意,一到二月,不少花都争先恐后地开了。冯晴倒像是犯了春困,胃口也很差,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晚上却偏又睡不踏实。

    几个太医见他的症状,原本还以为他有喜了,诊了又诊,却并不是滑脉,不由担心起来。

    一连几日都是如此,穆罗云看着他眼下浅浅的黛色,心急上火地把几个太医好生训了一通。

    冯晴整个人虽是恹恹的,听到穆罗云怒气冲天,还是皱了皱眉,伸手拉了下她的袖子:“让她们先下去吧,我头有些疼。”

    穆罗云原本漫天的火气,再加上对他的那点别扭,心里不舒坦极了。但转头看到他蹙着眉烦恼的样子,立刻闭了口,回头瞥了几个太医一眼,示意她们下去想办法。这才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哪里还顾得上去管自己那点纠结的心思,柔声道:“怎么个疼法?”

    “一跳一跳的疼,”她的手很暖和,冯晴舒服地“嗯”了一声,便放下了自己原本压着额角的手,隐忍道:“我的身子我自己清楚,陛下不用太担心,过些时日就好了。”

    “怎么能不担心啊,朕瞧着你这样,心里难受得很,”穆罗云让他靠在自己怀里,温柔道:“你刚嫁给朕的时候,跑马射箭绣花弹琴,样样都拿手,如今身子这么吃力......”

    冯晴仿佛也想起了过去的事,轻声笑了笑:“陛下还记得,臣都快忘了。”

    “这几个月时常想起来,倒是记得越来越清楚了,”穆罗云索性拿掉了他发间的玉钗,帮他理了理散落下来的长发,突发奇想道:“要不朕带你去行宫住几天吧,换个环境,说不定你的病症就好了。”

    眼看她愁得要病急乱投医了,冯晴不由噗得一笑,睁开眼看她:“陛下不气臣了么?”

    “你...算了,”穆罗云一愣,看着他苍白的面容,到底是先败下阵来,苦笑着摇头:“朕哪里舍得生你的气,那天晚上说的是朕的心里话,你一日不信,朕等你一日。一世不信,朕等你一世。只有一条,朕不放你走。”

    “陛下...臣不会走。”冯晴低着头,似乎是想了一会儿,终于抓了她的手,轻声道:“臣嫁给陛下,就是陛下的人。雷霆雨露,莫非君恩。不管陛下怎么待臣,臣心中...一直视陛下为君。那些安排,只是为了遥儿和阿姐她们。”

    穆罗云听到他说“不会走”,一颗心简直高兴地要飞起来,等听完整句话,又是心疼又是无奈。简直恨不得揍他一顿。

    “你是说,就算我待你不好,你也不在乎是吧?”

    “陛下,臣不是这个意思,”冯晴听出了她的气恼,皱了皱眉,无奈道:“你知道的。”

    她当然知道,视她为君,性命可以给她,心里却不敢再信她,不肯再为她打开。就是知道才气,穆罗云恨得牙痒痒,也不知道是气他多点,还是气自己多点。偏偏又舍不得碰他一指头,气哼哼地在他额头敲了下,命令道:“不许说话了,闭上眼,睡觉。”

    冯晴莞尔一笑,见她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心情莫名舒畅起来,偏了偏头,笑道:“头疼,睡不着。”

    “你...你...”

    “嗯?”

    穆罗云气得瞪了他一眼,一把把人抱了起来,恨恨道:“疼你还笑,有什么好笑的。去躺着,朕给你揉一会儿。”

    两人之间半冷不热的冷战这便算过去了,眼看天气一日日暖和起来,穆罗云倒是当真动了去行宫的念头,某日早上对冯晴说了后,却还是被拒绝了。

    “陛下忘了,后天就是大选的初选了,臣走不开。”

    “随便选选就是了,”穆罗云毫不在意,皱着眉看宫人替自己更衣:“你这几天精神不济的,朕不想你劳神。”

    冯晴见那小宫人连续几次没能扣好她玉带上的环佩,便披了件衣服起身,接手道:“我来吧”。

    穆罗云自然千百个乐意,展开双臂让他忙碌,在他系上最后一处衣带时,捉了他的手,在他指尖亲了下:“朕有你就知足了。往丑里选好了。”

    “陛下这是埋汰我还是埋汰自己啊,真往丑里选,臣该给天天给人上折子骂了。”

    一旁的宫人各个红了脸,他们都是穆罗云选出来的心腹,穆罗云也不避他们,亲完了手指又亲他的唇,玩笑道:“骂你的折子朕一概骂回去。”

    冯晴不以为意,替她整理好了衣冠,便推了推她:“陛下该去上朝了,臣也要去储秀宫看看。”

    储秀宫里已住了许多符合条件的官家男子,每日有人教导礼仪,有位份的君侍从侍们都要去看一看,临近初选,连萧逸也走形式地去了一趟。

    这些选出的男子都在十四到十八岁,正是少年心性,即使是在宫中,被规矩压抑着,也难掩那几分活泼和好奇。

    冯晴到的时候,正遇上洛洲撑着腰靠在椅子里,微笑着看他们训练行礼。便没让人通传,只自带了几个宫人进去。洛洲见了他,便笑着站起来,扶着腰要跪。

    冯晴立刻摆了摆手:“免了,一直想找你说说话的,又不晓得从哪里说起。今天倒是赶巧,在这里遇着你。”

    “殿下一向安好?”洛洲也不执意行礼,他的肚子很大,脱去了冬天厚重的衣服后,就更显得身形十分沉重,只站了一小会,就忍不住把手撑到了腰后。

    “坐下说话吧,”冯晴见他站着吃力,便上前扶了一把,领他到花廊后寻了个地方坐下来,询问道:“身子还好吧?”

    “嗯,谢谢殿下挂怀,”洛洲摸了摸肚子,笑容十分柔和。

    冯晴也笑,见他手下的肚腹圆隆高挺,也很为他高兴:“有个孩子,宫里的日子会有趣很多。”

    “殿下说的是,”洛洲温柔地点头:“原先还能与殿下说说话,后来殿下。。。臣又没什么法子帮您,真是活得无趣极了。没想到能有这个孩子。”

    他的容貌在遍地佳丽的宫中不算十分出色,也并不受皇帝宠爱,一向就是默默无闻的。

    “别这么说,不语对我说过,多亏你帮了我们许多,”冯晴朝他笑笑:“否则我们在钟晴宫的时候恐怕过得更难堪。”

    “殿下言重了,冯家对我一家都有救命之恩,我粉身碎骨也无以为报。”

    冯晴拍了拍他的手:“陈年旧事了,这几年你父亲身体还好吧?”

    “嗯,他跟着我大姐去了任上,听大姐传来的消息,这些年精神好很多了。”

    冯晴点点头,两人坐着说了会儿话,见洛洲时不时抚着腹底皱眉,便朝不语招了招手:“去传太医过来给洛从侍瞧瞧。”

    “啊,殿下,不用的,”洛洲连忙制止,一边托了托沉重的肚子:“只是孩子动得有些厉害,太医前几日看过,说是正常的。”

    “那也该好生注意着,”冯晴也不勉强,只示意他的宫人道:“你们主子身子重,你们也该多用点心。”

    “不过是个从侍罢了,摆那么大的派头。”

    “哎,你少说几句吧,人家到底是有位份的侍人。再说,你也看到了,他怀着孩子呢。”

    “哼,要不是他多嘴说我,我也不用被罚着加练规矩,孩子,还不知道是女是男,能不能好好生下来呢。有什么了不起的。还有后来过来那个年纪大点的,一看就病歪歪的,真是物以类聚,都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侍人。”

    “喂,你啊,这是宫里头,别乱说话啦。”

    “怕什么,我爹爹都告诉我了,宫里最得宠的就是温君侍,剩下的几个有地位的君侍从侍咱们也都见过,那两个能有什么本事。”

    冯晴和洛洲一直在花廊后面说话,倒是没注意到前面学规矩的侍子们已经学完了一阶段,正四下散了三三两两地说着话。

    洛洲只听了几句,就有点尴尬,转头去看冯晴,却见他眼中似笑非笑,倒是看不出来有没有动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重生之君后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意忘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意忘言并收藏重生之君后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