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君后万安 > 第二十七章 选秀

第二十七章 选秀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十七章选秀

    花廊另一边,那几个小侍子还在嘀嘀咕咕,冯晴像是很有兴致,制止了要阻拦的不语,反倒是自己站了起来:“听着挺有意思的。”

    他一起身,花廊外的人便听到了动静,面朝他们的人都吓了一跳,连连对中间那个侍子挤眉弄眼地示意,甚至有人拉了拉他的衣袖。

    那人却十分不耐烦,挥手甩开扯他衣袖的人,哼道:“要我说,就他那小家子气的模样,说不定什么时候肚子里的宝贝疙瘩就没了。”

    “储秀宫什么时候变成了市集?这般吵闹。”

    冯晴的声音不高,却很清楚。这下,连方才大呼小叫的那个侍子也转过身看到了他们,吓得跪了下来。待看清是冯晴和洛洲一起走出花廊,才明显松了口气。

    冯晴朝他们看了一眼,这几个侍子的容貌都不错,衣着打扮虽然是宫中统一的样式,从头上的发饰却能明显看出他们几个身家不俗。

    他笑了笑,招手让人搬了两张椅子,与洛洲一道在园中坐下了,才看向被几个侍子簇拥在最中间的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汪丞相的嫡出幼子。”

    他是相府的嫡出公子,一旁教规矩的几个老宫人都收过相府打点的银子,见冯晴开口问他话,便想提点他一下。谁料他竟不等他们圆场,竟然就开口顶了回去。

    “我问的是你的名字,不曾问你出身,”冯晴轻笑,冷冷扫过几个宫人,几人便都退了一步,不敢再开口。

    “汪浩然。”

    “你既无位份,我问话,你应当自称奴才,”冯晴渐渐冷下了神色:“你可知妄议后宫主子是什么罪名?洛从侍身怀六甲,你若言语冲撞了他腹中的孩子,可担待得起么?”

    汪浩然先前倒是有点被吓到,听冯晴不说他侮辱自己却把他酸洛洲的话拿出来说,反倒不怕了,心道不过是个狐假虎威的侍人而已。面上便恢复了刚才的骄傲,回道:“我是待选的侍子,犯了错自然有君后和君侍教导。不劳洛从侍费心。”

    冯晴看看他梗着脖子趾高气昂的样子,倒是笑了:“这一条规矩你倒是学得不错。可见不是什么蠢笨之人。那本宫今日就教教你,你可知哪里错了?”

    一众侍子一听他自称“本宫”,都吃了一惊,后宫之中,只有一宫主位能自称本宫,这样说来,他的地位至少也是排的上位份的从侍。

    汪浩然当然也了解这一点,低下了头再不敢抬头看他,他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苍白无力的人竟会是宫中主位。

    见他低着头不再说话,冯晴也不多言,朝底下一群宫人看了一眼,对领头的一人道:“我记得你是储秀宫负责的人吧,叫方程是吧。”

    见新来的侍子竟然得罪了君后而不自知,一众宫人早就恨不能把他的嘴缝起来了,只是慑于冯晴在,不敢摆明了去提醒汪浩然。这会儿冯晴问话,自然立刻跪了下来,喏喏道:“回君后的话,奴才方程,正是负责这批新侍子的训练的。”

    “你这规矩可教得不太好,”冯晴应了一声,点了点头,倒也没有过多责怪,只是看了眼汪浩然:“待会儿就替这一位收拾下,把汪丞相家的公子送回去吧。”

    从方程那声“君后”一出口,底下几个小侍子便知道自己是闯了大祸了,一个个都是大气也不敢出,唯恐冯晴张口处罚他们。汪浩然更是煞白了一张小脸,眼里顿时布满了懊悔和害怕。今日并不是正式的初选,冯晴过来的时候也只是穿了一身寻常的衣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病容惨淡的人,竟然会是后宫之中地位最高的人。

    汪家虽说不像冯家、萧家那样是累世簪缨的大族,但这些年却颇得皇帝重用,又是温家的姻亲,汪浩然的母亲汪月身为左丞相,更是权势不小。对这个嫡出的小儿子自小十分娇惯,此次他进宫选秀,汪月也为他好生上下疏通打点过一番,因此储秀宫中的宫人都相对照顾着他一些。

    而其他侍子知道他家中背景,对他也礼让三分,才越发纵得他目中无人。只不过被洛洲说了几句礼仪不规范,就心中记恨上了,甚至出言辱骂。

    几个宫人虽有心帮他,但汪家的银钱给的虽多,却也不敢违逆冯晴的意思。他们对冯晴的处事手腕都有所耳闻,知道他不出手便罢了,既是下了命令,就再无收回的可能了。因此只得连声应了,一边悄悄打发人去书墨阁找温子墨过来求情。

    他们说话的地方正好是侍子们平日里训练礼仪的地方,此时虽说是训练结束了,但一众侍子知道君后到了,都聚了过来。平日里看不惯汪浩然的一些侍子更是掩不住眼里的高兴。

    汪浩然从小到大都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哪里受过这等被别人看笑话的委屈,一时之间脸上白了又红,红了又白,一双杏眼中早已蓄满了眼泪,虽然再三压抑,哽咽声还是传了出来。

    洛洲一直在边上坐着,瞧见这情形倒是有些不忍了,汪浩然刚才的话虽然让他很不快,但这事毕竟可大可小,他倒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因此迟疑着看了看冯晴,小声道:“君后,念在他年纪还小。。。。。。”

    冯晴拍了拍他的手,却没有接下他的话头,只是重新看向汪浩然,眼中已是冷了下来:“言语不过是过耳云烟,不能伤人。你不与他计较是你大度,但我不喜欢的是他的心思。”

    洛洲尚未说话,门外便传来了一阵跪地请安的声音,伴随着温子墨柔柔的一声“免礼”。冯晴略微皱了皱眉,倒是有几分惊讶。他当然知道汪家与温家是姻亲,走得也近,但没想到温子墨竟会对汪浩然的事这么上心,得了消息就亲自赶过来解围。

    温子墨只带了几个宫人随从,一见冯晴,仿佛也是一愣,赶忙过来行了礼。冯晴便也点了点头,命人伺候他在一旁坐下,并不提旁的事。

    汪浩然此时倒是机灵了,见温子墨到了,也顾不得丢不丢面子了,立刻连连磕头,一边哭着求道:“君后,君侍,奴才知道错了,求您原谅。”

    温子墨似乎才注意到他,很是吃了一惊的模样,柔声谢罪道:“原来君后在教导侍子,倒是我来得不凑巧了。”

    “温君侍多虑了,教训下人罢了,有什么凑巧不凑巧的?”冯晴却不与他寒暄,平平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便转向方程,吩咐道:“吵吵嚷嚷像什么话,还不把他带下去?”

    “且慢——”温子墨见他不搭自己的话头,也无法再绕圈子了,只得出口阻拦,一边起身朝冯晴福了福身:“君后,依我看,这侍子年纪尚幼,又是无心之失,咱们选秀本就是替皇上选些可心的,他既知错了,何妨再给他一次机会呢?”

    “看来温君侍匆匆而来便是要为他说情的。”冯晴笑笑,朝底下一众宫人看了看:“这后宫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温君侍的消息倒是十分灵通。”

    温子墨没想到他会当面说破自己的来意,一时有些尴尬,勉强笑道:“君后说笑了,前几天陛下还和臣说起这次选秀,说是有几个人才和家世俱是不错的,让臣多教着点。臣不过是想着后天就是初选了,所以来看看他们规矩学得如何了。没想到这么巧遇到君后和洛从侍。”

    他这几句话连消带打,还稍上了穆罗云,洛洲在一旁听着,已是觉得很膈应,抬眼去看冯晴,却见他依旧是没什么表情,才稍微放下心来。

    冯晴心中的确没有太大的波动,事实上,他听到这几句话,第一反应是不太相信,毕竟穆罗云对他说过,准备着手把温家收一收,是不可能让温子墨来特别关照几个侍子的。

    “人才和家世固然重要,品性却是更要紧的,”冯晴没有因为温子墨的话有所动摇,反而冷冷地回了一句:“温君侍可知他方才说了什么?”

    “这...”

    “他不但对洛从侍和本宫出言不逊,甚至还诅咒洛从侍腹中的孩子,小小年纪便这般阴暗,日后岂不是更叫人寒心?温君侍可敢与他朝夕相处?”

    “君后教训的是,是臣莽撞了,只是如今已临近初选,不如就等皇上看过之后,君后再做处置吧,”温子墨见他丝毫没有容情的意思,便直接架出了皇帝。

    仿佛是与他的话相映衬,他话音刚落,便有宫人连声道:“皇上驾到——”

    冯晴下意识地抬头,面上浅淡的笑意僵硬了一瞬,一时竟说不出心中的感觉。三分惊讶,七分难以置信,难以置信穆罗云竟真的如温子墨所说那样来了。

    然而更难以置信的,是此刻他心中竟然会有些难受。

    ——————————

    更新更新。。今天有点晚啦。

    明天。。可能还是这个时候。。我尽量早点~\(≧▽≦)/~啦啦啦

    君后君后,我真的不会虐你。。你要相信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重生之君后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意忘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意忘言并收藏重生之君后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