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君后万安 > 第三十三章 朝堂

第三十三章 朝堂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十三章朝堂

    冯晴摔下去的时候,背部直接撞上了石凳,穆罗云看过,发现他背上青了一大片,心疼得抽了口冷气。

    他伤在背上,太医自然是万万不敢给他上药的,只得把用药推拿的要领说给穆罗云听了。穆罗云一一记住了,让冯晴在床上趴着,细细地替他上了药。

    冯晴一直没有什么反应,即使是在穆罗云用力推开药膏时,能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体绷紧了,他却始终没有出声。

    穆罗云知道他心里对连累洛洲摔倒这件事很是自责,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给他涂好了药,便在他身边躺下了,劝道:“朕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洛洲和孩子都没事,你也看到了。早点睡吧。嗯?”

    “嗯,”冯晴背上有伤,一直维持着趴在枕上的姿势,声音从枕中传来,也是闷闷的。

    穆罗云知道他心思重,也不多劝,只是揉了揉他的头发:“疼得厉害的话,朕陪你说说话?”

    “不太疼,”冯晴转过脸来,倒是给了她一个笑容,轻声道:“陛下,为什么...相信我。”

    穆罗云一愣,才明白过来他指的是今天洛洲摔倒的事。冯晴是知道自己手上有伤的,那么,他今天去扶洛洲,却又失手让两人都摔倒的事,若是换一个多疑的人来,对他有所怀疑也是正常。

    但穆罗云却知道他绝不是那样的人。即使没有灵魂漂浮在空中的那段时间,她也能够确信,冯晴不是一个那样狠毒阴冷的人。

    “你是朕的君后,若想要他们性命,何需用那种不入流的手段,”穆罗云凑上去吻了他一下,弯着眼朝他笑:“还有,你是朕的夫郎,朕信得过你。”

    “陛下,谢谢你。”

    或许是因为在生孩子时受了一点惊吓,又是第一次生产,洛洲直到第三天才恢复了一点精神。冯晴郑重地对他说了自己的歉意,洛洲倒是一点怀疑都没,还关切地问了他的手腕:“君后,这伤还能好么?”

    “太医说时间太久了,很难恢复了吧,”冯晴并不避讳,时隔六年,他早已接受了这个事实,更何况,只是不能用力而已,并没有对他的生活造成太大的困扰。

    “我还记得小时候,君后刻的章连先皇都夸过,真是可惜了。”洛洲却是有些为他可惜,但这毕竟不是他可以改变的,因此也只是安慰了几句。两人说了几句话,宫人便抱着孩子来了。

    洛洲还不能下床,但一看到宫人手中的孩子眼中便瞬间亮了起来。冯晴见他抱着孩子时掩都掩不去的慈爱,一时竟有些羡慕。

    回清思园的路上,脑中竟鬼使神差地想到,若是自己有了孩子,只怕这手腕,连孩子都抱不起来。随即不由失笑,以他的身体来说,能不能怀上孩子或是平安生下孩子还是个巨大的问题,这个关于抱孩子的担忧显然只能说是杞人忧天了。

    经过洛洲的事后,冯晴接连几日都有些精神不济。他不愿让家人徒增烦恼,便不肯把手上有旧伤的事说与父母听,只说自己不小心摔了,扭到了手腕。冯秀过来回禀春闱的考题时,他也是一样的说法。

    冯秀将信将疑,只是碍于皇帝就在一边坐着,不好一再追问,只得朝他伸出手:“手腕伸出来,我给你看看。”

    “阿姐,已经上过药了,”冯晴自然不肯,抬了抬包得仔仔细细的手,一边讨饶,一边朝穆罗云看了一眼。

    穆罗云瞧见他递过来的求助眼神,知道他不想让家人担心,只得暗自叹了口气,伸手把人一揽,让冯晴顺势收回手。一边朝冯秀道:“朕亲自看着上的药,冯卿还不放心么?”

    “臣岂敢。”皇帝在跟前,她自然不能无礼,冯秀偷偷瞪了弟弟一眼,就见他朝自己吐了吐舌头,一副得意的模样。虽然明知他只是不想让自己检查伤势,但见到弟弟难得开朗活泼的样子,到底还是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

    “好了,春闱的事就劳冯卿多费些心思了,等这一次春闱结束,朕一定好好犒劳你。”穆罗云也看到了冯晴的表情,知道他只是在逗冯秀高兴,还是禁不住心里冒出酸意,开始“委婉”地送客。

    冯秀原也忙得不可开交,去见过了父母和小外甥,便赶回京城去了。穆罗云把人送走,才转向冯晴,揶揄道:“看起来朕成了你的挡箭牌。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奖励啊?”

    冯晴失笑,却并不接她的玩笑话,反是有些担忧:“陛下把春闱的事全权交给三姐,会不会有些不妥当?”

    这一句话出口,两人皆是一愣。冯晴说完之后就立刻意识到自己逾矩了,就算穆罗云再怎么宠爱他,后宫不得干政却是千百年来的祖宗家法。连忙退开一步跪了下来:“臣失言,请陛下降罪。”

    穆罗云一时愣住,则是因为他的敏感。对于朝政局势,她从来没有与冯晴说过,倒不是刻意要瞒着他,只是冯晴身体差,她不想让他多费心思来考虑这些。也有信心能保护他不会受到伤害。然而冯晴却还是极其敏锐地发现了其中的问题。

    主持春闱,听起来像是在考校文化,但事实上远没有那么简单。每年开科取士是官吏选拔的唯一途径,各家当然都想要分一杯羹。往年都是由礼部和吏部共同主持,各方的势力都维持着平衡。今年皇帝却忽然把这差事交给了冯秀,等于是硬生生地从礼部和吏部手中分走了一半权力。了解其中关节的人,自然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唉,起来起来,朕又没怪你,请什么罪啊,”见他跪下请罪,穆罗云连忙把人扶起来,解释道:“这些事,朕没有跟你说过,只是怕你操心罢了。”

    “是,臣不该......”

    “又想多了不是?朕是怕你身子撑不住,不是什么后宫干不干政的规矩,”穆罗云打断他的话,一边道:“不过你既问了,朕就一并说与你听,省得你自己琢磨,心里还担着心思。”

    “你大概也知道,温家的嫡系几人大多在吏部,这几年掌着官员的考绩和调动,”穆罗云索性拥着他坐下了,一边给他细细解释:“京城和各地不少官员都跟她们有过往来,朕要直接把她们撤换掉当然也可以,但是底下难免人心惶惶的,说不准就要闹出什么事来。所以,朕与冯秀商量过,先把吏部的权力分一半出来,这也算是个风向标吧,让那些善于见风使舵的人都看着点,赶紧把绑在她们那艘船上的身家撤下来。”

    “那三姐......”

    “有朕替她保驾护航,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旁人就算有什么心思,朕也给她兜着。”穆罗云笑笑,对着他故做烦恼状,叹道:“哎,看来夫郎太聪明也是不好,总是记挂太多,想让他好好休养一段时间都难。”

    “唔......陛下说的是,是臣辜负了陛下的美意,”冯晴知道她并没有怪罪的意思,也眨了眨眼,玩笑道:“臣听凭陛下处置就是了。”

    “这样笑起来瞧着可真像只狐狸,”穆罗云无奈地搂着他,低头直把人亲得意乱情迷了,才克制着把人放开:“明知道朕舍不得伤了你还来招朕,要不是你背上和手上还伤着,朕可没这么容易放过你。”

    “陛下、君后,呃...”

    不语急匆匆地闯进来,一抬眼便瞧见冯晴红着脸从穆罗云怀里退开,顿时有点尴尬,连忙跪了下来。

    穆罗云倒是十分坦然,“嗯”了一声让他起来,因为冯晴的关系,她对不语很少苛责,只是随口教训了一句:“你这冒冒失失的毛病可真该好好改改,说吧,什么事?”

    她这一问,不语也想起了来意,一时也顾不上尴尬了,连忙道:“陛下,和亲王家的双胞胎把陛下赐给和亲王的两位侍子,呃,把两位待嫁侍子的头发剪了。”

    “什么?!”

    冯晴听他说得扭扭捏捏地,原本还有些奇怪,等听完整句话,顿时整个惊住了。穆罗云也是又惊又疑,两人异口同声地问了一句,彼此都有些难以置信。

    “呃,是温君侍差人过来回的。”

    不语请示过两人,才把前来回话的人传了进来。那人是温子墨身边的贴身宫人,说话倒是还挺有条理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才规规矩矩行了礼退出去。

    穆罗云很是无语,和亲王自然就是穆天青,她对穆天青家那对双胞胎的调皮倒是有些了解,但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竟会这么大胆,把两个待嫁侍子的头发剪了:“这还真是,什么事都有。这可怎么好?那两个可都是勋贵之家的,两家的老太太可不好应付。”

    冯晴与她面面相觑,他与那对双胞胎相处不多,但他们的“事迹”倒是听穆芝遥说过不少,知道他们时常有些出人意料的举动,但这事也委实太叫人吃惊:“陛下是不是问问和亲王的意思。”

    “先前朕问过皇姨,双胞胎的父亲是谁,皇姨也一直不肯说。朕说给她赐两个侧夫,她也没拒绝。”

    ————————————————

    陛下越来越会调戏君后了~~~

    终于。。三更·完成!

    为了三更--今天在开荒曹炎烈的时候都在抽空码字咳咳咳。。被团长喊了好几次。囧。

    看我多么勤奋。。星星眼。快来好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重生之君后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意忘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意忘言并收藏重生之君后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