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君后万安 > 第三十五章 怀胎

第三十五章 怀胎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十五章怀胎

    穆天青母子的事让穆罗云很是苦恼了一阵,最后还是冯晴给她想了个办法,既然穆天青去寺中修行养福是得道高僧的指点,那干脆请这位得道高僧再来帮个忙。

    穆罗云自小在深宫长大,对这点弯弯绕绕的东西很是敏锐,一听冯晴说了个开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大笑道:“这个想法有意思,朕倒是没想到,唔,可见娶夫要娶贤,还是君后高明。”

    冯晴倒是没有她这么乐观,并不回应她的玩笑,而是担忧道:“只是这位高僧上次出现还是在十几年前了,如今陛下可知道高人身在何方?”

    “哈哈,阿晴是个实在人,怎么把自己也绕进去了,咱们只是要给皇姨找个台阶下,”穆罗云朗声笑起来:“又何必真的去找那个什么高僧,只要朕说高僧说,和亲王需要积福养身,命中只能有一位夫郎,难道还真有人能去找高僧问个究竟么?”

    冯晴也反应过来,跟着笑起来:“是,臣糊涂了。”

    “只是要委屈皇姨一点,担一下福浅体弱的名声,”穆罗云考虑了一下,很快便有了大致的办法。

    穆天青生性寡淡,又自幼修习佛法,对身外名声这些事当真看得极淡。自然不会在乎一个“福浅”的说法。双胞胎都已经跟她闹了半个月的别扭了,只要能摆脱现在这两个待嫁的“侧夫”,牺牲点名声自然一点都不放在心上。何况她本身也的确是先天体弱,才会在寺中休养至今。

    为了解决穆天青的事,穆罗云和冯晴还是比预计的时间提早回了宫。许是行宫的环境的确养人,又没有什么挂心的事,等到回宫的时候,冯晴的面色果然比来时好了许多。

    而同行的洛洲刚出月子,冯晴原是想让他在行宫多养一段时日的,但孩子的满月礼也耽搁不得,索性便让他们一同回宫了。

    虽说皇帝膝下已有四位皇女,但再度新添一位皇女,毕竟是一件大喜事。礼部和内务府按着惯例热热闹闹地操办了一番。

    洛洲是从侍中位份最低的四人之一,如今一举得女,穆罗云特地把他的位份提到了从侍之中最高的一阶。而他又得冯晴的亲近,一时之间便成了后宫新晋的宠儿。连温家兄弟和李敏非都特地派人送了厚厚的一份贺礼。也有不少人暗中猜测,冯晴之所以高看他一眼,是因为他生了一位皇女,而冯晴名下,至今还没有一个女儿,两人一定是达成了某种协议。

    后宫里从来就没有传得慢的流言,虽说钟晴宫大多是皇帝的心腹,不会传这些话,但冯晴对这些流言自然还是有所耳闻。他深知后宫向来如此,多数时候只是听过就算了,并不怎么往心里去。

    倒是不语听了很是气愤,一边学舌说给他听,一边恼道:“殿下,他们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您脾气好不与他们计较,他们还以为您好欺负。”

    见他一副气嘟嘟的样子,冯晴忍不住笑了笑,淡然道:“真不知说你什么好,你这脾气还是一直没变过。不过是几句流言罢了,有什么可气的呢。你若觉得难听,教训他们一顿就是了。谅来这宫里的下人,也没有敢与你争论的。”

    他说得淡然,言语间却自有一股威势,一边仍是看着自己手中的金器,招呼不语来看:“你来看看,这金花生和铃铛串的镯子如何?”

    “是要送给小皇女么?”不语听到他问话,便凑上来看了看:“殿下,您这么喜欢孩子,呃,奴才多嘴......”

    冯晴倒是没有在意他的话,拿着那只镯子摇了摇,似乎很喜欢那悦耳的清铃声。见不语还跪着,便朝他笑了笑:“起来吧,你跟了我这么久,就跟我亲弟弟一样,大的规矩上不错就行了,私底下又何必这么拘束?”

    穆罗云一脚跨进来,正听到两人后面几句,见不语一脸愧疚地站在一旁,便挥了挥手让他下去,自在一边坐了下来,伸手拥了冯晴,贴着他的脸蹭了下:“今天天好,有没有出去走走?”

    冯晴似是被她蹭得有点痒,往后缩了一下,却正好贴进了她怀里,摇头道:“这儿那儿的琐事多得很,还没得空出过门。”

    “唔,还是在行宫好,这一回宫,朕瞧你都瘦了,”穆罗云不赞同地埋怨了一句,拉着他站起来:“走,陪朕出去走走。”

    “陛下......”见她一副坚持的模样,冯晴也只好无奈地跟着站起来:“臣正要去洛从侍那儿,陛下要跟臣一起去么?”

    穆罗云一听这话,往外走的步子就停住了,显然是有点犹豫,想起进门前听到的主仆二人的对话,半晌才拉过冯晴,在他唇上浅浅落了一吻,方才咽下去的话到底还是说了出来:“阿晴,你...想要个孩子么?”

    “嗯?”

    冯晴微微低着头,扬起的尾调,带着点湿润的鼻音,仿佛是心不在焉地疑惑了一声。穆罗云怕他不高兴,连忙放开了一只手,扶起他的脸,认真道:“不管我们能不能再有孩子,朕待你的心都不变。”

    “若是,已经有了呢?”冯晴顺着她的手抬起脸来看她,见她认认真真地许诺,不由眨了下眼睛。

    弯弯的眼睫在指尖刷过,穆罗云只觉得指尖微微的痒,一直传到心底,让人一时失了神,竟是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冯晴话中的意思。

    “什么!你是说,你......”穆罗云反应过来后,整个人便呆住了,仿佛不知道手脚该怎么摆,一手僵硬得从他腰间撤开,用了好大的力气才握住他的手:“真的?我刚才搂着你会不会弄疼你,这、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与我说?”

    “只是这个月月事不曾来,还不是很确定......也并没有让太医瞧过。”见她这样紧张,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冯晴倒是有点惊讶,穆罗云几乎从来不再他面前提这件事,他原以为,她不会特别在意。没想到她竟这会这么激动,说到后面半句不确定的话,他几乎要不忍心说出口了。

    “那这就宣太医,”穆罗云还是很激动,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外间让人去传太医,一边盯着冯晴,埋怨道:“你都不与朕说,若不是朕问起,你是不是打算等孩子生下来再告诉朕啊?”

    “呃......这怎么可能,”冯晴被她带着点孩子气的埋怨弄愣了,哭笑不得道:“又不是一年半载见不上一面,就算臣想,到时候也不可能瞒得住吧?臣...只是想等确定了再告诉陛下。”

    “胡闹,要是朕平常不小心伤了你怎么办?”穆罗云瞪了他一眼,冯晴面上一红,显然是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转头不再说话了。

    那一厢太医被急匆匆地宣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听到皇帝只是让她给冯晴请平安脉,顿时在心里抹了把汗。

    再一抬头,就见帝后二人一个死死盯着她诊脉的手,一个目光游离地别开眼,不由心下奇怪。

    但作为一个在宫中打滚二十来年的太医,“多说多错,少说少错”这种金科玉律早已铭刻在心上,因此也只是垂下眼,让自己专注到脉相上。

    指下脉相往来流利,但仔细分辨,似乎能摸出温和细滑,有如圆润的玉珠滚动。

    “陛下,君后脉相温和,并无不妥,且有......”

    她一句话想了半天,穆罗云早已心中不耐,见她停顿下来,连忙问道:“有什么?”

    “君后的脉相,似是喜脉,”太医见她眼角眉梢都写满了焦急和期待,便知她是十分渴望这个孩子,但越是如此,她越发不敢断言,生怕皇帝万一空欢喜一场,自己就成了她出气的对象,只是小心翼翼道:“只是时日尚短,臣学艺不精,因此,还不能确定。”

    穆罗云顿时觉得一口气提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的。冯晴受冯秀影响,对医术也粗有涉猎,知道怀胎时日短的确不易确诊,倒是很能明白太医的迟疑,点点头让她退了下去,转头朝穆罗云笑了笑:“原是想等确定了再与陛下说的,陛下非要问,如今提着心不上不下的,可怪不得旁人了。”

    “那朕也乐意啊,”穆罗云一挑眉,伸手便把人捞进了怀里:“朕高兴与你一起提着心等。”

    穆罗云的怀抱温暖踏实,只有极淡的皂角气息。他不爱熏香的味道,虽从未说过,穆罗云却也发现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钟晴宫里的熏香都撤换了,连勤政殿的龙涎香也一并收进了库房。

    这些细枝末节的事他并没有提过,穆罗云却都注意到了,并无声无息地处理了。大半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他并不是铁石心肠,这点点滴滴的体贴,如同春风化雨,一点一点浸润了他的心思。

    冯晴闭了闭眼,抬手回抱了她一下,打趣道:“臣要去洛从侍那里,待会儿还要见一见那两个被和亲王退婚的侍子,陛下再不放手,臣这儿事情都没法做了。”

    温香软玉在怀,美人不但不再抗拒,还肯对她有所回应,穆罗云怎么能舍得放手,听他这样说,也只是哼哼了两声,手却像是黏在他身上。

    冯晴好笑地拍了她的手一下,见她还是不肯放,只得无奈道:“那陛下随臣一道去?”

    “你这一天比朕还忙活,怎么那么多事做不完啊,”穆罗云好不容易放了手,仍是在抱怨:“你不要休息,朕的女儿还要休息呢。”

    “陛下,您的几个女儿这会儿要么在皇女宫,要么在摇篮里,跟臣忙不忙可都没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好不容易放下去的手立刻又黏了上来,贴在他腹上轻轻摩挲。冯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沉默着拉开了她的手。

    穆罗云不知他为何忽然转变了态度,但她早已经习惯了对冯晴包容,因此只是抱了他一下又放开,温柔道:“忙归忙,别让自己累着。那两个侍子家里,朕都安抚过了。虽说是被退婚,但既然说清楚了是天青这边的问题,他们的名声也不会太过受损,你就不要太放在心上了,赏赐厚重些便是了。”

    “臣明白。”

    冯晴一一应了,其实无需穆罗云嘱咐,他也已经对身体状况刻意注意了一些。待到渴睡、恶心这些问题陆续出现,即使不用太医,他也可以确定,腹中的确有了一条小小的生命。

    后宫诸人每日都来请安,他也没有刻意隐瞒,几次下来,众人也猜到了大概。

    冯晴坦然接受了众人的道贺。倒是穆罗云听说之后锁紧了眉:“阿晴,你受的委屈,朕会帮你讨回来。你不该拿自己的身体冒险。”

    冯晴别开眼,低头喝了安胎药:“陛下指的是什么,臣不明白。”

    “你想为原先失去的那个孩子讨回公道,想查出真相,这些事,朕会去做,”穆罗云不跟他打马虎眼,认真道:“眼下温家被迫分出手里的权力,温子墨和温音在后宫多年,你这么早说出孩子的事,无非是想把他们逼得更紧。但你把自己置身在危险下,朕会很担心。”

    “陛下,臣有分寸。”冯晴没有再回避,认真承诺:“臣保证。”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更得有点晚了。不过也比昨天长了!\(^o^)/~

    明天尽量早点更。

    PS。新入V。昨天上了收藏夹,涨了1000收藏虽然很高兴。但今天就收了几个负分。。略桑感~~~~(>_<)~~~~

    求虎摸-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君后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意忘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意忘言并收藏重生之君后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