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君后万安 > 第三十九章 我不是你

第三十九章 我不是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十九章我不是你

    其实对于穆罗云来说,这些戏本都是演了又演的,剧情都烂熟于心,所不同的不过是些布景唱腔身段之类的,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但既是冯晴点的戏,她便也打起精神看了会。

    状元媒这本戏说的是前朝的故事,皇帝最喜爱的侄子秋郡主自小就习文习武,随着皇帝一起上阵杀敌,不幸陷落于敌军之手,被一位年轻的白袍小将救了出来,对她倾心相许,并以贴身的珍珠衫相赠。但阴差阳错之下,皇帝却以为救人的是另一位青衣小将,要将郡主许配给她。郡主自然不愿,幸而他的母亲曾留下遗言,说他的婚事定要天子主婚,状元为媒,珍珠衫为凭。

    因此,有珍珠衫为凭证,在众人的努力和周旋下,最后当然是真相大白水落石出,郡主与白袍小将有情人终成眷属,成了一对共同上阵,并肩杀敌报国的恩爱眷侣。

    大团圆的结局人人都喜爱,而过程的坎坷和波折也是扣人心弦,这便是戏剧让人着迷的地方。即使情节早已广为人知,看到小郡主为白袍小将茶不思饭不想,时而欢喜时而发愁的样子,众人也都随着心情起伏起来。

    “在渣台被擒性命好险,乱军中多亏她救我回还。这桩事闷得我柔肠百转,不知道她与我是否一般?”

    台上那男子身段妖娆,一颦一笑仿佛都能牵动人心。唱腔婉转动人,启了唇咿咿呀呀地唱着。把郡主的欢喜表现得淋漓尽致。

    连穆罗云也是心中一动,扣着冯晴的手掌,转头看了看他,柔声道:“原来你竟是喜欢这出戏的......朕倒是从不知道。”

    “陛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戏本,总是有许多人喜欢的,”对于她的话,冯晴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轻轻笑了笑:“看了这么会儿,大家也该饿了,人家是珍珠衫结缘,臣也凑趣应个景,让人准备的珍珠羹,陛下和众位赏脸尝尝。”

    “哦?”穆罗云稍稍有些惊讶,冯晴接管后宫之后,管束后宫虽然是井井有条,滴水不漏,却并不是事无巨细面面俱到的风格。

    因为他身体不佳,大多数事他只是拟一个大概的章程,细节处就都交给下人去办了。因此,听他连点心这种小事都安排到了,穆罗云不由觉得意外,奇道:“听着名字像是新鲜东西,既是你亲自安排的,朕定要见识一下。”

    冯晴微微一笑,并不多言,若有若无地朝温子墨和温音的方向看了一眼。但温家兄弟尚未有动作,右侧的萧逸却忽然站了起来,朝两人蹲了蹲身,请道:“陛下,君后,臣有些乏了,想先行回宫休息。”

    “唔,那你就先回去吧。”穆罗云知道他一贯不爱热闹,看了冯晴一眼,见他没有反对,便点头同意了。

    萧逸俯身谢过,再不停留,临去前深深看了冯晴一眼,柔声道:“殿下,臣前些日子听了一个故事,是关于万里寻妻报冤仇的,殿下若是有兴致,改日臣去钟晴宫,说与殿下听。”

    冯晴一笑,看着他点点头:“好啊,那便多谢你了。”

    “臣告退。”

    萧逸刚走,宫人们便将点心送了上来,穆罗云接过来,拿勺子舀了一看,便朗声笑起来:“真亏你想得这么应景的名字,不过是薏仁和紫米嘛。不过这薏米颗颗浑圆,倒的确与珍珠有那么几分相似,不算辱没了这名字。”

    “陛下尝尝看吧。”

    “好,朕就来试试,”穆罗云尝了一口,见下人只送了一碗过来,不由笑起来,推到他面前:“味道不错,你也试试看?”

    “陛下忘了,臣如今可不能用这个,”冯晴笑意盈盈,一手轻轻拢在腹上,一边道:“陛下有所不知,不单是臣,温君侍也是不能碰这个的。”

    穆罗云对医术并不精通,但她反应很快,听他这样说,便知道这薏仁是不适合孕夫服用的东西,皱眉道:“厨下没有准备旁的吃食么?”

    “自然有的,”冯晴顺势应了,果然又有人奉上了一盅燕窝粥。冯晴朝温子墨看了一眼,轻笑了起来:“备了这么多,臣一个人也用不了,温君侍,让人过来匀一些过去吧。这是养身的好东西,对孩子极好。本宫记得你也是喜欢的。”

    他的热情让穆罗云有些疑惑,温子墨那一边从听到穆罗云说“薏仁”的时候就已经白了脸,这会儿更是心下煎熬,如坐针毡,面色煞白地撑着腰站了起来,勉强辞谢:“殿下的好意臣领了,只是唔...腹中孩儿着实闹腾,臣有些支撑不住,想...想先回宫去了。”

    冯晴皱起了眉,仿佛是一片好意被拒绝了,明亮的眼里多了几分不解和委屈,朝穆罗云道:“陛下,这样看来臣是最没体面的一个了,萧君侍一走,温君侍也不乐意待着。看来回头臣该反省下,看是不是哪里得罪了众位。”

    穆罗云见他这般反常,便知他是心中有计划,自然要与他配合。更何况,即使并无旁的理由,他这委屈不满的样子,她也实在是见不得。因此转了头,朝温子墨看了一眼,不容置疑道:“子墨,朕记得太医劝过你多服用这些补气益血之物。更何况,君后是你的主子,君有赐不敢辞,这么简单的道理,温家难道没有教过你么?”

    温子墨面色如土,再坐下的时候已是捏紧了手心。眼看着燕窝被送到自己面前。而端坐上位的冯晴拿着银匙搅了搅他自己面前那碗,尝了一口。又朝他看过来。

    七年前的一幕霎时像是被回放一般,温子墨一阵恍惚,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声音。冯晴知道了,他果然是知道了。

    状元媒,为其他人准备的薏米粥,为自己准备一盅燕窝,与他分食。

    处处都与当年一样,那时冯晴虽不受宠,但腹中已有了孩子,若是生下女儿,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祸害。温音给他出的主意,让他也假装怀孕,在宴会之上,刻意请冯晴与自己同用一盅燕窝。

    那时候的冯晴不是没有疑心,但他也像冯晴如今这样,先尝了一口,冯晴在众人目光下,才不得已喝了下去。

    那燕窝里当然不会那么干净,他和温音下的药虽不会让孩子流产,却会阻碍胎儿的成长,所以,即使后来冯晴没有滑胎,那个孩子将来也会胎死腹中。

    台上还在唱着,冯晴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他们这边,温子墨知道势必不能免,就算自己说这里头有不妥,只怕也没有人会相信,更何况,冯晴处心积虑设了这个局,又怎么会容他拒绝。

    果真是风水轮流转,当年他借着穆罗云的宠爱,强逼着冯晴喝下去的东西,如今冯晴一五一十地还到了他身上。

    温子墨不甘心地朝穆罗云看了一眼,见她只是瞧着冯晴,终于掐紧了手心,一咬牙喝了下去。

    台上的剧情已到了j□j,真假两位“救驾”的小将在金銮殿上对峙,白袍小将拿出了郡主给的珍珠衫作为信物,真相终于大白,众人都知道是白袍小将冒死救下了郡主,而青衣小将只是冒领了功劳。皇帝也亲口给小将和郡主赐了婚。并让新科状元做了两人的媒人。

    演郡主的男子面上几乎是瞬间亮了起来,既高兴又难掩羞涩,以水袖遮住半边面容,清唱道:“百姓们闺门乐如花美眷,帝王家深宫怨似水流年。幸喜得珍珠衫称心如愿,宋天子主婚姻此事成全。”

    穆罗云下意识地朝冯晴看了一眼,只觉得他的容颜在夜里显得沉静端雅,不由伸手握住他,轻叹:“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百姓有百姓的乐,帝王家也有帝王家的好。”

    冯晴像是听懂了她没头没尾的感慨,垂了眼掩去了方才复杂混乱的心思,悄声道:“陛下,你再不放手,粥可就要凉了。”

    一场戏唱了这许久,台上从最开始的兵荒马乱战火四起,到最后花团锦簇满目恩恩爱爱。台下却一直暗潮汹涌,这一厢冯晴悠悠闲闲地喝了几口粥,一边与穆罗云悄声说话,那一厢温子墨却是坐立难安,即使隔了好几个人,穆罗云也能看到他一手捧在腹上,脸色惨白惨白。

    等台上最后一句“愿天下有情人都成姻眷,愿天下从此后国泰民安。”唱完,冯晴便笑着道了一声好,穆罗云收回目光,依旧专注于他,握着他的手,朗声道:“赏。”

    台上众人得了皇帝的赏赐,自然高兴得很。班主领着下了妆的郡主和小将过来谢恩。

    那郡主的扮演者果然是身段高挑,纤腰楚楚,眉目如画。盈盈弯腰拜下去,一举一动都是满满的风情。

    穆罗云即使满心都是冯晴,也不由多看了他一眼。班主见状,忙道:“皇上,这是草民的儿子,草民原是不许他学戏,他倒是倔得很,非要学。”

    这显然就是在说,我儿子并不是贱籍的戏子,皇上你如果看上他的话,快把人收了吧。

    穆罗云没什么兴致,随口“嗯”了一声。若是放在从前,见了这样满身都是风情,又长得十分不错的,她倒说不准真会有点兴趣。但如今,看看身边站着的人,就丝毫没了那种想法。

    人的胃口大概是会被养刁的,品尝过美味珍馐,粗茶淡饭还怎么能入口呢。

    而此刻被她当做“美味珍馐”的人正带着一点调侃看着她笑,穆罗云悄悄捏了捏他的手,板着脸让戏班子的人退了。方道:“夜已深了,都各自回去歇着吧。”

    月上中天,再多热闹也终是要散场的。皇帝既已牵着君后说散了,剩下的人也都各自散去了。

    温音和一名宫人一左一右地来扶温子墨,他却像是丝毫没有力气,靠在椅背上,低垂着脸不言不语。两人好一会儿都没能把人扶起来,正要叫人传太医,却见刚刚走了几步的冯晴停下了脚步,回过身来,沉默地看着他们。

    穆罗云有些不明所以,她能感觉到冯晴今晚的反常,而这些反常的举动大多是针对温子墨。此时见他停下了步子,便也跟着站住了,转过身来看着温家兄弟二人。

    温子墨仿佛被抽去了所有的精神,虽是看到了他们,却也没有反应,两手抱着肚子,微微弓着身。

    隔了好一会儿,忽然弯下腰去,撕心裂肺地呕起来。他身形沉重,温音和另一人一时都没来得及扶住他。一众人便都看到他跪倒在地上,满面泪痕地抱着肚子。

    月色平铺在园中,没了刚才的热闹,就显得清宁静谧,冯晴不言不语地在园中站着,静静地几乎能听到风吹动竹叶的簌簌声。

    他就这样安静地站着,看着温子墨和温音。隔了好一会儿,才朝他们浅浅一笑:“温君侍,不要用自己的心去算别人的心,这世上总会有一些人,不在你的算计之中。”

    他没有言明,但温子墨依然是听懂了,蓦然抬起脸来看着他,面颊上泪痕宛然,眼中却一下子满溢出期待和祈求。

    冯晴移开了眼,不再看他们,只吩咐立在一旁的宫人:“扶你们主子回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君后真的是好人- -绝对不邪魅。。最多有点腹黑

    今天更得早吧~~~而且很长\(^o^)/~求花求评~~

    PS:

    上一章很多同学问状元媒,戏本身的话,没啥特别的。

    说的是杨六郎和柴郡主的故事。

    好学的孩纸们,你们满意了吗0 0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君后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意忘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意忘言并收藏重生之君后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