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君后万安 > 第五十二章 暗恋这种小事

第五十二章 暗恋这种小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二章 暗恋这种小事

    童毅所说的大夫很快就到了,见了面之后,冯晴才发现他们竟还是认识的。这位被称为“苏无药”的大夫正是冯秀的师妹。当年还曾与她们的师傅一道,在冯府住过一段时日。

    “她叫苏辰,是我朋友。苏无药这个名头虽说听着有点吓人,不过医术很不错的,你可以放心,”童毅与她似乎十分相熟,对冯晴介绍道,“不是无药可救的意思,是说她最擅长的是针灸,医药倒在其次了。”

    冯晴起身相迎,一边点头称是,“苏姑娘的医术卓绝,当得起这个名号。”

    童毅看他笑意盈盈,再看苏辰一脸又是惊讶又是欢喜的神情,奇道:“你们认识么?”

    冯晴点点头,见苏辰提着药箱呆呆站着,不由笑了起来:“苏姑娘的母亲是我三姐的师傅,我们见过的。”

    “九、九哥哥...你怎么...怎么会弄成这样?”苏辰好不容易开了口,满是难以置信:“你不是嫁给......”

    童毅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他并没有见过年轻时的冯晴,只以为苏辰看他身体弱才惊讶,见她眼圈都微微红了,不由无语:“你这是做什么?要是人好好的,我还找你干嘛?”

    被童毅一打断,苏辰终于意识到自己方才的表情有点伤人,立刻收拾起了震惊的心情,见冯晴手上还缠着白纱,不由气恼道:“九哥哥,谁这么大胆,敢伤着你?”

    “还没查出来呢,”见冯晴有点尴尬,童毅干脆替他答了,指了指苏辰的药箱:“我说苏大神医,你赶紧的吧。”

    有他解了围,冯晴也就自然而然地伸出手去,苏辰朝童毅哼了一声,才搭上冯晴的手腕。

    冯晴看她眉头越拧越紧,心里也不由跟着紧张起来,一会儿功夫,额头竟不知不觉出了一层薄汗。腹中也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推挤着,极不舒服地动了动身子。

    苏辰看了好一会儿,才撤回了手看向他:“九哥哥,你怀孕了。”

    童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道这不是废话么:“我连中草药都认不全也知道他怀孕了。我是让你来给他调理的。”

    冯晴朝他们笑笑,手却不自觉地捂到了腹上:“我...”

    苏辰虽只有二十出头,但自小跟着母亲学医行医,经验倒是十足,见他这样强自忍耐的样子,连忙道:“去床上躺下吧。”

    冯晴点点头,一手撑着桌子才站了起来,铜钱和不语连忙一人一边扶了他送到榻上。苏辰提了药箱过来,让他背对自己侧身躺下,才抿了抿唇轻声道:“九哥哥,冒犯了。”

    她说罢,便伸手抵在冯晴腰背之上按了按,掌下的身体颤了颤,很快就又克制住了。冯晴闭着眼咬了咬唇。

    苏辰诊脉的时候已经对他的身体情况有了个大概的了解,这会儿的试探只是为了确定一下,好对症下药,很快地在他腰、背、腹上好几个地方按了一圈,不时问他会不会疼。只一盏茶的时间,也就结束了。站起来示意不语把冯晴扶着坐起来。

    冯晴面色有点白,但还是温温和和地朝她笑了笑:“劳烦了。”

    “九哥哥,我给你开一副药,你从现在开始用到,等孩子满七个月,可以服用朱果,再给你换药,”苏辰说得很仔细,认真道:“还有,你气血两虚,每日睡前在药汤里泡一刻钟,然后我来给你行针。”

    苏辰看着年纪轻,于医道却是老道又严肃,规定的时辰一点都不许错,什么时间喝药,什么时间泡浴,甚至泡的时间长短、水温高低,都是一丝不苟。

    天气渐渐入秋,在热气缭绕的药汤里跑了一刻钟,冯晴也觉得通体舒畅,腹中暖洋洋的一片,止不住生出一种安心的感觉。

    等回到屋里,冯晴才发现榻边置了一张小几,摆了一只药鼎,上面依次铺了两排金针。苏辰显然已是准备好在等他了。

    其实两人虽说是旧时相识,但毕竟有七八年没见过了,更何况初相识的时候,苏辰还只是个十四五岁的孩子,因此两人其实也说不上有多熟悉。

    冯晴泡了药浴之后,就只着了中衣,外面随意披了件袍子,看到她端坐在塌边,便有些尴尬。

    但真正尴尬的事还远不止这些。

    或许是童毅对苏辰交待过,这次再见到,她便半点都没有再问他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受伤的事,只是细细地对他说明了自己要下针的几个穴位,以及可能会有的不适。

    冯晴越听越窘迫,苏辰方才提到的这些穴位多数都在肩背和腰腹之上。若要下针,势必要除去衣物。

    见他迟疑,苏辰自然也猜到了原委,解释道:“九哥哥...这里头有几个穴位十分不好掌握,要临时调整力度,即使是我也只能勉强做到,旁的人...只怕是不敢下针的。”

    冯晴不是古板到一成不变的人,听她这样解释,也知道别无他法,轻轻“嗯”了一声,只留了不语一人在屋里伺候,在床边坐了,解开外袍和中衣。

    他刚刚泡完药浴,身上皮肤还透着热气熏出的粉色,这一个月又是奔波又是受伤,前些日子养出的一些丰润早已消失,只腹上被胎儿顶起一个小小的圆弧,挂在清瘦的身体上,更显出几分惹人怜惜的瘦弱。

    苏辰垂下眼眸不敢看他的脸,斟酌着下了针。她的手法极好,冯晴几乎没感觉到疼痛,见她低着头紧张得绷紧了脸,鼻尖都在冒汗的样子,倒有点过意不去了。尽力平稳了声音与她说起自己看的药理书,不时请教两句。

    说到自己精通的东西,苏辰显然放松了不少,一边为他下针,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回应。紧张的神情渐渐变成了专注。

    冯晴笑笑,听到她关照自己“最后一处了,会很疼,你忍着点。”也就温和地“嗯”了一声。

    苏辰却没那么轻松了,先吩咐不语在他身后扶稳了,才转了转手腕,活动了一下,稳定心神扎了下去。

    冯晴顿时便觉得腰上一软,随即就像是有千百根针扎进了四肢百骸,到处都是酸麻伴随着剧痛。

    苏辰见他蓦然睁大了眼,一声痛呼还未出口便咬牙忍住了,攥紧了手直打颤,也是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扶住他的肩:“九哥哥,疼就喊出来吧...我知道这个很疼的。”

    初时的剧痛过后就是绵延的酸,冯晴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像是僵住了,仿佛动一下就要散架似的。听她急得语无伦次的,咬着唇勉强忍住了,压着酸痛缓缓地喘了两下,才对她摇摇头:“我没事,你去...休息吧。”

    “那...那九哥哥你也早点睡,”行针之后的酸痛是无法避免的,苏辰也无法可想。起针的时候才发现他披在肩上的袍子已经被汗打湿了,不忍心地又看了一眼,才对不语道:“你绞块热帕子给九哥哥擦一擦。”

    冯晴勉力对她笑笑。苏辰心口莫明地抽紧,疼了一下,不忍再看他忍痛的样子,匆匆离去了。

    送走了她,冯晴几乎是立刻就支撑不住了,蜷着身靠在枕上,忍不住溢出吃痛的呻/吟。

    不语看得又难过又害怕,声音都带了哭腔,替他擦了身盖上被子,忧心道:“殿下,可是疼得厉害?”

    冯晴摇头,伸手攥紧了被褥:“你出去吧。”

    不语知道他一贯是不愿让别人看到狼狈的模样的,即使他们自囚钟晴宫,天寒阴雨的时节,冯晴痛得动都动不了,也很少在他面前表露。因此只得放下帐子,自己在外间守着。

    幸好这种透进骨子里的酸痛并没有持续太久,约莫一个时辰后,就渐渐消退了。冯晴虽被折腾得全身虚软,却也扎扎实实睡了一个好觉。

    苏辰被童毅召来之后,就在百草堂住着,来去也方便,几乎是一日照三餐得过来看冯晴。她知道冯晴自己也通晓医理,对他的身体状况并不隐瞒。详细地给他解释自己这套针的穴位和原理。

    “刚开头的一个月可能很难熬,到后面你身子强健些,就不觉得太痛了,等完全不痛的时候,就不用再行针了。”苏辰说着说着,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低声道:“我知道这针法疼起来难受,九哥哥,你等我再想想办法。”

    她埋着头的样子让冯晴想起小时候在府里她在冯秀身边跟前跟后的样子,不禁莞尔,反倒是安慰起她来:“也不是太难受啊,这几天晚上行针之后就睡得很好。早上起来也觉得挺有精神的。真是多亏了你。”

    他虽这么说,苏辰却总还是有些不乐,出了他的屋子便亲自去替他挑药浴的草药。连穆天青和童毅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身后都没发现。

    看她挑挑拣拣地弄得很细致,童毅像是也颇有兴致,低头与穆天青说了两句话。穆天青挑了挑眉,稍一迟疑,还是点点头先离开了。

    苏辰埋头整理了许久,包好了药刚一起身,就见童毅笑眯眯地坐在自己对面。顿时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大掌柜!你坐这里干什么?”

    “那你呢?”童毅不答反问,笑道:“你平常这会儿不都是在研究你的医书么?”

    “我抓药啊,给九哥哥泡浴的,”苏辰举了举手上的药包示意,莫名其妙地看他:“大掌柜,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你...你别告诉我你又有了啊。”

    “你想太多了,”童毅白了她一眼:“有那三个小鬼我这辈子都够了。我可不想再挺个肚子过日子。我是问你啊,你跟你这个九哥哥很熟么?”

    他问得没头没脑的,苏辰更奇了:“他姐姐是我娘的徒弟啊,我们自小就认识的,你不是已经听我们说过一次了么?不过我们有七年多没见了。”

    童毅皱了皱眉:“你知不知道,他肚子里怀的是皇帝的孩子?”

    苏辰瞥了他一眼,目光里明显在说“我当然知道,你没毛病吧”,童毅抚了抚额,觉得自己有点头大。想了想,对着这个一根筋的小神医,实在迂回不起来,索性直接道:“皇帝只是暂时让他在百草堂住一阵子,过些天就要接他回宫的。”

    苏辰似乎终于领悟到了他话里的意思,沉默了片刻,才低头“哦”了一声,半晌才又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呃,”童毅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个恶人,类似于戳破了少女心中对幼时男神朦胧的暗恋情怀。连忙劝道:“你看,天涯何处无芳草嘛对不对,再说你那个只是因为小时候的崇拜才...呃,总之,你自己知道就好了。”

    苏辰拿着药呆呆地站着,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飞快地朝他点点头,拿着药去了。童毅舒了口气,转身看到从屏风后转出来的穆天青,忍不住按了按额头:“天青,你那皇帝侄女儿什么时候才来啊?我这都快成管家公了啊。”

    穆天青靠过来,自然地代替了他的手,替他揉了两下,歉疚道:“看前朝的动静,温家的嫡系都清得差不多了。宫里应该也就在这几天了......让你费心了。”

    作者有话要说:陛下~有危机感吗~~呆萌萌的小神医是很乖巧的~君后这种御姐范儿的说不定会喜欢哟~~

    所以陛下快来接你男人回家吧~

    咳咳咳。。新年第二更~~求花求好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重生之君后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意忘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意忘言并收藏重生之君后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