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君后万安 > 第五十三章 醋意满满

第五十三章 醋意满满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三章醋意满满

    不管怎么说,苏辰的治疗还是一直坚持了下来。果然如她所说,每一日行针对冯晴来说都是一场漫长的煎熬。有时候行针结束,孩子也跟着一起闹起来,几乎能把他折腾得昏过去。

    来了一个新大夫的事穆罗云倒是知道,但对于行针的这百般苦楚,冯晴却是不许旁人得知的,因此也从未有人向她回报。

    是以她虽说惦记着早些把宫里的事清理干净了,好接冯晴回来,却也并不太心急。

    温子墨生下孩子后,就被穆罗云软禁在了书墨阁,他生的二皇女,养在膝下的三皇子,和刚出生的这个男孩,都将被交给其他宫侍抚育。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温家没落的事,他生下孩子后,身体就一直没有恢复,再也不复平日里容光焕发的模样。

    书墨阁从以前的门庭若市到现在的门可罗雀,下人们似乎也都知道主子失势,不是愁眉苦脸,便是暗自另寻出路。

    温音倒是一直陪着他,事实上,他也被变相拘禁在了书墨阁。孩子出生时,穆罗云就对他说过,既然他这么喜欢与温子墨在一起,那索性也就不用回自己宫殿了。

    眼看屋里的吃穿用度从穷极奢华变成简陋平淡,贴身宫人气得面红耳赤,温子墨也只能苦笑,墙倒众人推,跟红顶白一向是宫里不成文的规矩,他也无法可想,看了看温音,无力道:“有命在就该庆幸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她连我们这两条性命都要了去。阿音,你说陛下为什么忽然变成了这样......”

    温音淡漠地拨了拨香炉里的沉渣,仿佛外界的这些事与他毫无相干,听到温子墨的声音,才抬头看了他一眼,嗤笑道:“你与她同床共枕这么些年都不知道,我又怎么会知道。”

    “阿音,唉...我知道你对陛下的心思,咱们如今都是输家,你又何必跟我置气,”温子墨叹气:“你还有什么法子么?”

    温音也沉默了下去,眼神复杂地看了看他,到底是摇了摇头:“我连自己宫都回不去......你放心吧,一时半会的,陛下不会要我们性命。”

    温子墨知道他一向比自己聪慧,闻言也不怀疑,只是问道:“为何?温家已经土崩瓦解,下一步不就是我们了么?”

    “因为冯晴还没回来,陛下当然是要把我们交给他处置的,”温音以看傻瓜一样的神情看了看镜中的自己:“他甚至不用出手,我们就输得一败涂地。”

    君后不在宫中,四位君侍中又一下子被软禁了两个,整个后宫里位份高的竟只剩下了萧逸和李敏非。萧逸代掌后宫事,为人稳重而温和,旁人都以为温子墨的孩子定是会交给他抚养。穆罗云却偏偏出人意料,把三个孩子交给了李敏非抚育。

    萧逸听说后,只是暗自叹息,李敏非则是喜出望外,他膝下早已有一女一子,倒并不需要这三个孩子,但想到穆罗云对自己另眼相看,便忍不住喜上眉梢,接了圣旨后,立刻梳妆打扮了一番,前去谢恩。谁料在勤政殿外,竟还遇到了萧逸。

    萧逸对他点了点算作招呼,李敏非心情飞扬,自然也朝他笑了笑,两人互相见了礼。

    穆罗云下了朝,听浅娘回报两人都在殿外候着,便让她把两人都叫了进来。

    李敏非先是千娇百媚地谢了恩,已是初秋,他却还是轻纱裹肩,穆罗云一眼便知他的来意,见他没有旁的事,便随口应了两句打发他出去。

    萧逸则是来交还后宫各司各处印信的,穆罗云招呼他坐下,一面命人沏了茶:“这是今年新贡的大红袍,你试试看。”

    萧逸再次起身谢恩:“谢陛下。”

    “方才李敏非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与他相处,穆罗云也觉得十分自在,索性有什么说什么:“你身子不好,朕不想你平添几个孩子闹腾。”

    “臣明白,臣有瑾儿这个儿子就心满意足了。”萧逸很快点点头,他心里很清楚,对于温子墨的这几个孩子,穆罗云会给他们富贵荣华,却决计不会认真培养。说得残忍一点,她已经是打定了主意,要把这个女儿养成庸人了。交给李敏非这样没有家世背景的来抚育才是再好不过。他身后有萧家,穆罗云是绝对不会让萧家站到二皇女背后的。

    与聪明人说话,总是十分省力的,穆罗云满意地点点头,却没有收下各处的印信,反而笑道:“君后即日就会回宫,只不过他的身子操劳不得,这些东西你先收着吧,等君后回来,你捡要紧的事回报就是了,也好为他分忧。”

    若是旁人得了这协理后宫的权力,怕是高兴得不知怎么是好了。萧逸却还是波澜不惊,既不推拒也并不显得欣喜。淡淡地应了。

    十几天的光景里,穆罗云已经把柳瑜身边的人不动声色地换了小半,玉香那里,更是一直没有放松过。如今温家兄弟也被软禁看守在书墨阁。她索性大大方方地去“行宫”接人,出了京城便换了打扮直奔晋阳城。

    冯晴行针的时候是谁也不肯见的,穆罗云派来传讯的人也被铜钱拦了下来。苏辰还没扎到最后一针,冯晴便让不语出去看看出了什么事。

    不语依言去了,回来的时候见冯晴定定地看着他,不由笑了起来:“殿下,是陛下派人过来传讯,说这一两日就能到晋阳。”

    他们说话的时候,苏辰稍稍停顿了下,没有下针,看到冯晴眼底掩不住的笑意,终于轻轻咳了一声,低下头提醒道:“九哥哥,我继续了。”

    行针半个时辰,其实只有最后那一针十分痛苦,前面的时间虽然漫长,却并不难受,平日里两人都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说到兴致相投的,往往也十分高兴。

    这一日苏辰却有些沉默,提醒了她一声之后,就默默地下针。冯晴自小只有姐姐,而苏辰善良单纯,他已把她当做自家小妹妹一般。她平日里都十分开朗,冯晴难得见她这般模样,倒有些担心,疑道:“苏姑娘,可是有什么为难之事?”

    苏辰摇摇头,沉默了很久,指尖轻轻按在最后一处穴位揉了揉,终于犹犹豫豫地问道:“九哥哥,皇上待你可好?”

    冯晴一愣,过往的种种像是连成了一个圈,在心里不停地转。好,还是不好,苏辰简简单单的问题却让他陷入了纷乱无绪迷惘。

    冯晴张了张口,腹中的孩子微微一动,像是一尾小鱼荡起波纹,晃晃悠悠地从肚腹之处漫道心口。让他心里也跟着软成了一泓水。

    苏辰仿佛在等他的回答,迟迟没有下最后一针。冯晴朝她笑了笑,点头道:“她待我很好。”

    苏辰点点头,终于扎下最后一针,感觉到他的身体瞬间绷紧,忙和不语一起稳住了他,一边飞快地起针,一边维持着他的身体不让他倒下去。

    然而有一道身影却比她更快,苏辰还未看清,就见冯晴已被揽到了那人怀里。

    穆罗云出了宫本也就是日夜兼程赶路的,只不过比信使晚了几步罢了。她虽是微服而来,宫人们却都知道她身份,自然不敢拦她。倒是铜钱还伸手挡了挡,被宫人们告知,这是冯晴的“妻主”之后才肯让开。

    她进屋的时候,苏辰刚把最后一根金针起出来,冯晴忍不住弯下腰去抵抗疼痛。重逢的欢喜还没来得及表露,就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吓给逼退了。穆罗云几乎是下意识地把人护到了自己怀里。

    冯晴这会儿只松松地批了一件单衣,稍一动,便从肩上滑了下去。穆罗云见他单衣底下竟是什么都没有,眼中几乎冒出火来。扬手解了外袍裹住他,又惊又怒:“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还带着体温的袍子从上往下罩了过来,冯晴身上一暖,下意识地往她怀里靠了靠:“苏姑娘方才在为我行针。”

    穆罗云方才是惊怒之下失了理智,把人揽在自己怀里之后,才稍微冷静下来,略一环顾,倒是不再发火了,只抿着唇抱紧了怀里的人。

    冯晴勉力朝苏辰笑笑:“劳烦了。”

    苏辰从穆罗云进来后就像是呆住了,听到冯晴的声音,面上一下子红了起来,摇摇头提着药箱便出去了。

    不语看了看冯晴,又偷偷瞧了一眼穆罗云,怕她对冯晴有所误解,想要开口解释,却也被冯晴打发了出去。

    屋里很快就只剩了两人,穆罗云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她的袍子罩在冯晴身上有点空,领口露出一大片白皙的肌肤。

    穆罗云目光沉了沉,把人打横抱起来,塞进被子里,却依旧抿着唇不肯说话。

    冯晴知道她为何不悦,张了张口想要解释,刚说了一个“我”字,就见她板着脸别开头去。顿时心口一堵,再没了开口的意思,索性转了个身背对着她。

    他身上依旧是像前些日子那样,一阵赛过一阵的酸麻和疼痛,不一会儿,孩子也不甘寂寞地动起来。冯晴全副心神都被身体上的不适占据了,忍不住蜷起身抵抗着。

    穆罗云把人抱到床上之后就气呼呼地坐在床边,见他尝试了一次就不再搭理自己,根本没有与自己说话的意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左等右等不见他开口,到底是忍不住,恨恨地锤了一下床沿:“你就一点都不想跟朕说话?”

    冯晴意识已是有些模糊,只知道她俯□凑近了,下意识地便抓住了她的袖子,迷糊地低哼了一声。

    穆罗云这才意识到不对劲,见他满头满脸的汗,那点纠结的小心思立刻吓得烟消云散,忙不迭地把他抱了起来:“怎么了?”

    冯晴不说话,只死死攥着她的衣袖,穆罗云又是心疼又是着急,抱着他就连声喊人。

    不语和铜钱一前一后地跑进来,一看之下就明白了,连忙解释了一番。穆罗云这才知道每天行针之后他都是这般忍耐。原本心下那点醋意惹出的恼火一下子就被浇得连火星都不剩了,斥退了下人,小心翼翼地抱着他一起躺下来。

    冯晴在她怀里辗转着不得安稳,穆罗云怕他伤着自己,便手脚并用把他抱住了,与他紧紧贴着。

    身体紧贴之后,她才知道冯晴已经出了一身的汗,胸口和肚腹都是凉凉的,穆罗云见他咬着牙,便贴上去亲他,灵巧的舌尖温柔地抵在他牙关处,轻轻地刷过去。

    冯晴清醒了一点,睁开眼看她,眼里明显还有控诉。穆罗云知道方才错得离谱,自然乖乖地任由他瞪着,抱着他轻轻拍了拍。

    冯晴出了一身的汗,即使是肚腹上也不像平常那样温暖,而是凉凉的。而她的身体比冯晴偏热,两人肌肤相贴,冯晴大约是觉得暖暖地很舒服,不由自主地挺了挺腰。穆罗云感受到他把肚子往前顶了顶,连忙配合地把手托在他腰上。

    小小的圆弧就这样顶在自己腹上,不时传来的胎动让穆罗云眼中一热,方才的亲吻更是如春风化雨一般温柔,落在他的颈间。

    身体上的暖让冯晴心中也熨帖起来,不再为方才的事介怀,主动伸手抱住穆罗云,贴在她身上,半是难受半是舒服地哼了哼。

    作者有话要说:陛下。傲娇要不得啊。

    贴在身上的君后一枚~陛下你扛得住么。会不会什么什么焚身~

    PS:晚上要出去吃饭。今天干脆早点更啦~

    明天可能会稍微晚一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重生之君后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意忘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意忘言并收藏重生之君后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