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君后万安 > 第六十章 挣扎(下)

第六十章 挣扎(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十章挣扎,下,

    冯晴看她脸色越来越不好,到底是心疼她,不肯把她逼得太过,叫了浅娘进来,伺候她先歇下。

    浅娘见他手里的折子还是一本未批,不由愁得直皱眉。冯晴见了,也不多言,只道,“放心吧,你明天早上来这里取就是了。”

    不语见他挽了挽袖子,在桌边坐了下来,就明白他要做什么了,站在一旁苦着脸看他:“殿下,你的手腕经不起的......”

    “磨墨吧,”冯晴指了指桌上的朱砂:“小心些,这与平日的墨有些不一样,你按着的时候要稍微用力一点。”

    “殿下,让陛下自己批不行吗?”不语还是很不乐意,撇嘴道:“殿下虽能仿别人的字迹,可到底劳心又劳神的。哪里吃得消啊。”

    冯晴见他再三阻拦,已是皱起了眉,语气沉了沉:“你是要让我自己来研墨么?”

    不语脸上一红,不敢再违抗,沉默着低下头去研墨。

    “我又何尝想这样,只是,若让陛下自己批,你可能保证陛下不把如今的状况传出去?”知道他对自己的关心可比家人,冯晴也不忍见他难过,解释道:“只是批几本要紧的,伤不着的。”

    说是只挑要紧的,但三省六部,再加各地守军、地方大员,林林总总的事情总归不少。待他仿着穆罗云的字迹批完,已是手腕酸痛不已。搁了笔想喝口水,却不料茶盏刚入手就摔到了地上。

    清脆的声音在静夜里显得格外清晰,不语连忙跑出去拿手巾来擦,冯晴苦笑了一声,捏着手腕晃了两下。

    “明知道手上有伤还端什么杯子,怕吵不醒朕么?”

    冯晴一惊,这才发现穆罗云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桌边,一双眼正盯着他的手腕看。眼中的光说不清是怒是忧。

    “陛下...记得我手上有伤?”冯晴听得出她口气中并不是一味的嫌弃,忍不住高兴地看向她。

    穆罗云哼了一声别开眼去,方才见到他按着手腕苦笑的时候,心中竟莫名地痛了一下,出口的话虽是嘲讽,却藏着连她自己都能轻易听得出来的关切。

    冯晴心中百感交集,垂下眼定定地看着自己的手腕,忍不住有点哽咽:“陛下...你还记得的,是不是?”

    穆罗云不再回应他,冯晴也不气馁,只是温顺地看着她,示弱道:“疼起来很厉害,臣不是故意吵醒陛下的。”

    穆罗云没有理会,却也没有再说出嘲讽的话,在他笨拙地扶着桌子想弯下腰去捡碎瓷片时,到底是忍耐不住,扯了他一把,按到了椅子上。冯晴立刻弯了眉眼笑起来,不管在穆罗云身上发生了什么,她总归还是那个她。

    次日苏辰听他提到穆罗云脑中似乎是有两种记忆时,简直一个头两个大:“九哥哥是说,皇上有时候还记得原先真正发生过的事?”

    “嗯,”冯晴忆起穆罗云昨夜的神色,毫不迟疑地点头:“我是想问你,如果我对陛下说起以前的事,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

    苏辰苦恼得很,摇摇头,老实说道:“我也不知道,如果皇上原本的记忆和她现在被强加的记忆发生冲突,皇上也许会很痛苦很挣扎,不过九哥哥可以稍微试一试。若是皇上觉得难受,就着人来喊我,或许可以从那时的脉相里发现什么不对劲。”

    冯晴点头应了一声,听到下人回报说冯秀来了,连忙和苏辰把她迎到了正殿里。

    冯秀还完全不知出了什么事,见冯晴满眼的疲累,不由吓了一跳:“小九,你这是怎么了?”

    “阿姐,陛下...”

    冯晴张了张口,却不知该从何说起,苏辰见他为难,便接了话头,把穆罗云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对冯秀说了。

    冯秀惊骇:“这世上竟还有这样的药,我从未听闻......小九,那你打算怎么办?皇上不能总是不上朝啊。”

    “我已经传讯给和亲王,请她回朝,若是...若是陛下这几日还是不能恢复,我想让和亲王监朝,带陛下去行宫养疾,慢慢地再想法子。”冯晴心中其实已是做了最坏的打算,但穆罗云昨日的反应又让他多了几分期望。

    “也好,”穆罗云的几个女儿都还年幼,又并无姐妹,和亲王监国也说得过去。何况穆天青本身是个不贪图权势的人,这样的处理不失为上策。冯秀很快便点头赞同了:“这几日我会多注意朝里的动向的,你先别急,小辰既然已经给师傅传了信,师傅想必很快就能到京城了。”

    穆罗云继位后一直是歌舞升平,前朝的事一时半会也许还起不了乱子,后宫却很快就开始有各种声音出现。

    最先发难的是李敏非,他多年都在君侍的位置上,而原先的四君侍如今只剩了两个,洛洲新晋,在位份上要逊他一筹,他的位份便只比萧逸稍微低些。见冯晴日日拦着不让旁人见穆罗云,心下早就大不痛快。

    “君后,就算陛下是在钟晴宫休养,也没有下过旨意说不许我们探望,您每次都加意阻拦,到底是什么居心?”李敏非牵着温子墨所出的二皇女和自己的三皇女,把孩子推了出来:“皇女们也想向陛下请安呢。”

    “李君侍,现在是上书房开课的时间,你未经陛下和本宫允许,私自把皇女们带到我这钟晴宫里来大呼小叫,我倒要问问,你是个什么居心呢?”冯晴脸色一沉,语气却并不急,反而悠闲地拂弄着宫人们刚拿上来的桂花枝,吩咐左右道:“你们把两位皇女送去上书房,告诉上书房的师傅们,若再这么让人随意带走皇女,陛下和本宫绝不轻饶。”

    他避重就轻的把话头带了过去,李敏非却不肯罢休,咄咄逼人道:“我要见陛下,就算你是君后,也不能不让我们见陛下。”

    “我们?”冯晴心知他一贯是漂亮无脑,此番会这样相逼,定是受了旁人的蛊惑,而那人,大约就是幕后之人,因此也不与他纠缠,只笑道:“我只瞧见你一个人在我这钟晴宫里撒泼,何来的我们?”

    “还有玉从侍,何从侍,”李敏非不疑有他,立刻便反驳。

    冯晴听到了意料之中的名字,也就懒得和他争辩,招手叫过一人:“你去对浅娘说,李君侍要见陛下,让她通报一声吧。”

    他这么快就退让,李敏非反而一愣,待浅娘出来,说陛下除了君后谁也不想见之后,脸上顿时不好看起来,气哼哼地拂袖去了。

    冯晴毫不在意地笑笑,对立在一旁看了半天的苏辰道:“这个玉香是静国人,据我所知,静国原先是南疆一带的,陛下如今的状况,会不会与那一带的蛊术、禁术有关?”

    苏辰点点头,但她醉心于医药,对这方面也并不了解,替穆罗云把了脉之后便说要去查一查这方面的记载。

    冯晴这几日以要为穆罗云侍疾的由头免了后宫众人的请安,他眼下又要批折子又要顾着穆罗云的情况,着实每日都疲累得不行。即使是晚上躺下来,也是腰背酸痛,四肢都凉凉的,偶尔有个抽筋反胃之类的,更是要闹得半宿无眠。

    穆罗云却也不好过,冯晴总是在她眼前晃,不时与她说说话,碍于时时刻刻在一旁的暗卫们,她既不能赶走他,又不能伤他,每每看着他挺着肚子行动不便,却还坚持亲自给自己布菜、伺候自己更衣,都觉得心里老大的不舒服,却越来越分辨不清是讨厌他还是心疼他。

    “今天李敏非来了,说是要见陛下,”冯晴状似与她闲聊,一边给她盛了一碗粥:“臣没有让他进来,陛下不会生臣的气吧。”

    “朕的性命都在你手上,哪敢生你的气,”听到冯晴说得温温柔柔的,却含着几分被娇宠出的任性,穆罗云心里更烦躁,脑中两个声音叽叽喳喳吵得好欢,引得她头痛欲裂,一伸手便打翻了他递上来的碗,捉住他的手腕,恶声恶气道:“既然你这么喜欢绕着朕转,朕就让你好好伺候一番。”

    冯晴一被她拉住,四周便有两个暗卫现了身,冯晴却示意她们稍安勿躁,忍着手腕上的痛回了穆罗云一个笑:“陛下,你弄痛我了。”

    穆罗云下意识地就放轻了手上的力道,待到自己反应过来,顿时脸色更差,丢开他的手腕,无力地嘶声低吼:“滚、滚出去。”

    但既然有点进展,冯晴又怎么肯放弃,见她拂袖而去,也就默默地跟了上去。

    穆罗云知道他跟在自己身后,却也无力阻止,索性放弃一般,拿了一坛酒往后院走,沉默地在树下坐下来,拍开酒坛大口灌酒。

    冯晴见她心烦意乱,也不去拦她,只是远远地看着,见她喝得大醉,才让暗卫把人抱回了屋里。

    穆罗云喝了半夜的酒,这会儿酒性上来,便觉得身上暖洋洋的,推开冯晴替她盖上的被子,嘟哝着翻了个身。

    冯晴无奈,又怕她着凉,只得命人换了一床薄被过来,给她搭在身上,又让下人取了热水来,亲自给她净了脸。

    等他批完这一日的折子,就见穆罗云已经睡得沉了,往日里总是神采飞扬的面容显出一点疲倦,似乎连醉了也不能减轻她内心的挣扎和难受。他忍不住在床边坐了下来,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陛下...你可知道,臣很想念你......”

    他的声音轻柔地几乎听不清,不语在一旁看着,也十分心酸,劝道:“殿下,折子也改完了,咱们回去休息吧?”

    冯晴看了看难得平静的穆罗云,心下的不舍更甚,轻轻摇了摇头:“你去睡吧,我陪她一会儿。”

    因为酒力的缘故,穆罗云睡得很沉,冯晴也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坐着,握了她的手,与她十指交缠,有点艰难地俯身亲了她一下。陛下,快醒来吧,我和宝宝都在等你呢。

    穆罗云睁开眼的时候还没完全回神,酒的后劲让她觉得脑子里一片晕乎乎的,想下床倒杯水喝,也觉得自己踩在棉花上一般。待回到床边,才发现冯晴竟靠坐在床头睡着了。

    钟晴宫的床榻很大,他却只窝在角落一点,脸靠在床背上。无论对谁来说,这姿势绝对都算不上舒服,更何况他还怀着孩子。圆隆的肚子坠在腰间,更显得他身形消瘦。

    穆罗云鬼使神差地把他抱起来安置在床上,冯晴显然是太累了,即使这样都没有醒过来,只是嘤咛了一声,撑着腰扭动了一下,缩进被子里。

    入秋之后夜里已是很凉了,穆罗云见他裹着被子还冷得打了个寒战,连忙伸手把他揽住了,这下意识的动作让她一愣,再想要退开,冯晴却自动自发地贴进了她怀里,无意识的呢喃了一句“冷”。

    盖着被子都冷,那你还在床边干坐着。穆罗云心中微怒,然而对着这个熟睡的人,她不再满身倒刺地防备着,索性遵循了最本能的动作,手上不仅没有再推开他,反而悄悄收紧了怀抱。

    但到了半夜,冯晴还是发起了烧,他的身体本就是需要精心调养的,平日里被穆罗云捧在手心护着还三不五时要不舒服。这几天却又是劳累又是伤心,加上晚上受了凉,更是一发不可收拾起来,整张脸上都烧得红红的,抱着肚子直喊着难受。

    穆罗云心中一疼,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却被他抓着按到了腰上,这才明白他是腰痛得难受,忍不住就伸手揉了两下。

    “嗯,”温暖的掌心和适中的力度让冯晴叹了一声,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着她:“疼...”

    “哪里疼?”沙哑的声音里满是关切,出口后穆罗云自己都吓了一跳。

    “这里,这里,还有好多...”冯晴半梦半醒,拉着她的手按在腰上,肚子上,委屈地看了她一眼,又闭上眼缩进她怀里。

    穆罗云想要抽回手,却被他固执地按着,腹中的孩子不失时机地踢了两脚,那隔着衣物都让人吓了一跳的力度让冯晴难受地呻/吟了一声,却也成功阻拦了穆罗云的动作。她一手托在冯晴沉坠的腰上,一手顺着孩子的动作轻轻安抚起来。

    熟练的动作仿佛做过许多次。根本不需要思考,她就知道怎样才能让怀里这人舒服一些。穆罗云心中矛盾,理智告诉她这是害死了温音的人,绝不应该怜惜他,可是看到冯晴酡红的脸和紧紧拧着的眉头,情感上却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去推开他。反而小心翼翼地替他揉着,看到他干裂的唇,竟着了魔一般,轻轻吻了吻。

    冯晴身子一颤,穆罗云的情况不同以往,是以他的精神一直高度紧绷着。虽是发着烧,却也还维持着一丝清明。只是看到穆罗云很是迷茫,待自己又并不像清醒时那样厌恶痛恨,才放纵自己顺着心意依赖她。

    这一个轻柔的吻让他心中剧颤,明知穆罗云并未恢复,却还是忍不住心中的期盼和酸楚,睁开眼看着她。

    穆罗云被他眼睫上微微的泪光震住,原本微弱些的那个声音忽然提高起来。你曾经错待了他十年,你让他的身子成了如今这模样...他爱你信你,他忍着百般不适怀着你的孩子,你发过誓要好好待他,怎么还能这样伤他!

    “不,我没有,我喜欢的是温音...是温音......”穆罗云忍不住抱住头,却还是压不住在心里拉扯的两种思绪,终于狠狠地撞向床柱。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吧。。

    陛下就算不清醒的时候,对着君后也还是很怂啊。。

    PS:为了快点走剧情。最近都更的超长章!

    求花求好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君后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意忘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意忘言并收藏重生之君后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