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君后万安 > 第七十六章 依靠

第七十六章 依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七十六章依靠

    这话问出口,冯晴也是一时沉默了。他翻来覆去考虑了一个月,也不知究竟该怎么办。

    穆罗云见他愁眉不展的,自是心疼得不行,不知道是不是刚把冯晴接出来那些时日看怕了,她特别受不了冯晴隐忍皱眉的样子。

    那时候冯晴身体太差,却什么都不肯与她说,实在难受得厉害了,就会不自觉地露出这样的神情。以至于到后来,穆罗云看了他这样,就觉得心里哆嗦,疼得厉害。

    这会儿看他这样,连忙拍了拍他的手,安慰道:“别这样,你就只管跟朕说说心里的想法,可行不可行的都不用管,有朕来操心呢。”

    冯晴眼中一热,穆罗云这一句承诺,真真安抚到了他连日来担着的心思。直到这会儿他才恍然,不知何时起,他对穆罗云已有了这般深的信任和依赖。反手抱了她一下,展眉笑了笑:“陛下,臣知道了...”

    他本就一副好颜色,只因为前些年的折腾才磨损了,这几年被穆罗云如珠似宝地养着,虽回复不到往日的容貌,却也有从前的六七成了。何况穆罗云心中爱他至深,这展颜一笑的样子,当真是叫她心口漏跳了一拍。

    冯晴看她呆愣的样子,虽说心中还悬着事,也忍不住轻笑出声,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笑道:“回神了,陛下。”

    穆罗云以前待后宫虽也称得上温柔,却又哪里会有这样把人纵容到底的心思。想起来自己这一身脾气真是被冯晴磨得半点不剩,偏偏还心甘情愿地没有半点想反抗的意思。

    “陛下,臣这话只说与你听,因为...这些话臣作为...作为君后实在是不该说,”冯晴“调戏”完她,便靠进了她怀里,轻声道:“沈真家里亲属关系简单,既没有拉拉杂杂一堆旁的亲戚,又没有什么姐妹,沈昂将军和沈夫郎都是耿直爽朗的性子,臣原先想给遥儿找的,也正是这样的一家。若是沈真对那季宁并无男女之情,臣...臣想......”

    “嗯,朕明白了,”穆罗云听得出他声音里有些犹豫,最后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便明白了他心里的挣扎,低头亲了下他眼下的一圈浅黛,点头:“朕会找个机会与沈真和沈昂聊聊。她们都不是多嘴的人,不管事情成不成,绝不会有碍遥儿的名声,你放心吧。”

    冯晴安心地合上眼靠近她怀里,贴着她心口轻声道歉:“因着臣的私心...叫陛下为难了...”

    生活不是戏台,皇帝也不能说赐婚就赐婚,若是人家已经定了亲,就是铁板钉钉的事了,就算是皇帝也不能强迫人家取消。

    穆罗云把手盖在他的长发上,轻轻揉了揉:“朕知道你一直从心底觉得愧对遥儿,所以有些时候对他总是格外严格些,可他的心思既说给你听了,你总是想要让他开心的......这点事有什么为难不为难的。只要你和遥儿能高高兴兴的就行。何况...说到底,你又何尝不是在为难自己?”

    以冯晴那样凡事心里自有一杆秤,骨子里都写着“正”的性格,要对她说出心里的这种想法,内心的挣扎和煎熬绝对不会少。

    冯晴无声地笑笑,心中一片安宁。半晌才在她心口蹭了蹭,打了个呵欠:“好些天没睡好了,困。”

    “那睡会儿吧,”穆罗云索性把人整个抱了起来放回床上,亲手给他换了衣服,亲了一下,柔声道:“这件事不要再多想了,朕去办。只要沈真与季宁并无男女之情,朕就跟沈昂磨一磨,最多把季宁收做义子,给他个郡主的封号,将来一定给他挑个如意的妻主。遥儿的事,过个一年两年地再跟沈昂定下来。不过...朕也得劝你一句,若是沈真与季宁是两情相悦的,这事儿就不可为了,朕倒不是怕得罪人,你知道,为你和遥儿,朕也不在乎这点脸面。只是...沈真心有所属的话,即使遥儿嫁过去,只怕将来也不会高兴。若是那样的话,朕就把沈真放几年外官,不让他们有机会再见着面。遥儿毕竟还小,时日长了,便不会这么执念了。好吗?”

    穆罗云的想法与他不谋而合。冯晴只觉得从身上到心底都是暖暖的,忍不住伸手握了她的手,弯了弯唇:“都听陛下的。”

    穆罗云不由也笑:“真这么听话就不会让朕天天提着心了。行了,睡吧。朕在这陪你一会儿,等你睡了得去一趟书房,估计积压的琐事多得能把朕埋了。等明天早朝以后,朕留沈昂说话。”

    **********

    大概是真的缺觉,冯晴醒来已经是掌灯时分了。他这一觉睡得沉,下人们也都不敢扰了他。听到里头有动静了,才敢进来伺候,问他要不要摆饭。

    冯晴还有点昏沉,揉了揉额头才转头问不语:“陛下还没回来?两位皇子用过了么?”

    不语看他有点迷茫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下:“是,陛下下午出去,这会儿还没回来,两位皇子都已用过,回殿里去做功课了。殿下睡得不好这都一个月多了,难得瞧见殿下睡得这么沉,可见到底是陛下有法子。”

    “就你会说嘴,”冯晴说了一句,自己却也忍不住笑了:“既然遥儿和谦儿都用过了,就不摆了,收拾几个小菜,你随我去书房看看。”

    穆罗云不在京城的时候,虽然也每日有加急奏报送过去,但送去的多数都是急事要事,一些不怎么要紧的就搁下了,等她回来再议。

    两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积压的事却也是一下午绝对批不完的。

    穆罗云没想到冯晴会过来,她本来看着天色晚了,还估摸着冯晴该醒了,想着再处理两件,就回去陪他用饭的。乍一听玉娘回报说冯晴过来了,不由又惊又喜。亲自把人迎到了暖阁里。

    “哎,外面风这么大,你过来做什么?”

    冯晴指了指不语提着的食盒:“陛下用过晚饭了么?”

    穆罗云这会儿还真是觉得有点饿了,一边让玉娘和不语一起摆饭,一边拉着冯晴坐下来:“正想着回去陪你用饭的,你倒来了,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

    “陛下先填饱肚子再说这些吧,”冯晴笑意满满,亲手递了筷子给她:“想着陛下这些日子都在围场,估计天天山珍野味得也吃腻了,给陛下换换口味,让人弄了些河鲜。”

    冯晴体贴起来,当真是能叫人熨帖到心底,穆罗云心道她从前难道真是瞎了眼,这般招人的一个妙人在身边,居然都没看进眼里。

    “陛下尝尝这个鱼片,遥儿和谦儿最近很是喜欢,刀工和味道都不错,”冯晴亲手给她布菜,一边介绍。

    这会儿哪怕他舀的是白水,穆罗云也能尝出鲜味来。一边忙不迭地接了,一边按住了他的手,笑道:“可不敢叫你伺候,你的那个脾胃,朕宁可自己伺候你还放心些。”

    冯晴也没有坚持,只是他一贯用的清淡,这一桌小菜却都是照顾穆罗云的口味,色香味俱全。他只稍微尝了点便搁了筷子。

    穆罗云看了两眼,便吩咐了玉娘再去御膳房传一些清粥小食来,索性也放下了筷子,打算等冯晴一块吃。

    “陛下先吃吧,一会儿放凉了腥味重,”冯晴无奈,让不语也去外边候着,劝道:“臣不饿。”

    “来,方才刚好兵部有人来回事,今儿兵部值班的正好是沈昂,朕让人传了她过一个时辰到书房来,”穆罗云把他的手握在手心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他的手腕,轻声道:“正巧你过来了,一会儿就跟朕一块见见她吧?”

    “陛下,这...于理不合吧。”冯晴有些心动,对于儿子的事,他自然是十分上心,也很想亲自见一见这位被誉为军中传奇的大将军,只是御书房本就是后宫之人绝不该踏足的地方,他趁着没人的时候来一趟还不是什么大事,跟皇帝一起见外臣,就逾矩地有些过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沈昂虽然脾气暴,但并不是迂腐的人,要不当年也不会和她夫郎并肩上战场了,”穆罗云安慰道:“再说朕要和她说的也不是朝政军务,你是遥儿的父亲,朕的君后,这有什么听不得的?”

    冯晴明显有些犹豫,转头看到穆罗云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便也笑了起来,点头答应:“那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

    沈昂显然是个急性子,穆罗云传她一个时辰后来,她足足早了一刻钟。

    穆罗云倒也没非让她等足时间,随手把桌上的折子收了收,就拉着冯晴坐下了。

    对比起沈昂“性格直爽,脾气粗暴,军中传奇,用兵如神”的名声来说,她的长相真是可以说得上平凡,倒是身姿十分挺拔,一看就是行伍出生,常年的练家子。

    她看到冯晴也在屋里就愣了,她和冯晴在年节的各种宴会上见过几次,倒也不至于认不出来。何况能让穆罗云带进御书房的,也只有这么一个男子。

    但她在家里受惯了夫郎的“教育”,倒是不觉得冯晴出现在这里有多骇人听闻。只愣了一下就打算行礼。

    冯晴却推开穆罗云的手臂站了起来,特意绕到桌边站了,并不受她叩拜君王的这一礼。

    穆罗云明白他的心思,心知他凡事自有准则,便也没有拦着,待沈昂行了礼,叫她起来赐了座,才招手让冯晴坐回自己身边。

    沈昂丝毫没察觉这两人的小动作,规规矩矩地一旁坐了,朗声奏道:“陛下,兵部这两个月的折子臣都按着时间呈上来了,陛下召臣......”

    “沈爱卿,朕今日叫你来,不是为公事,”知道沈昂是个直来直去的人,穆罗云也不多绕弯子,开门见山道:“朕是想问问你,沈真的亲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君后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意忘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意忘言并收藏重生之君后万安最新章节